亡灵传说之游魂

《亡灵传说之游魂》

不该回来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小剑峰上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过去了一个月。

每日除吃饭时间外方言几乎见不到其他剑门弟子,这偌大的小剑峰上总显得空荡荡的,好不寂寥。

忙完每天厨房的工作,方言也会抓紧时间修行,只是苦于无人指导,加之手臂上咒印的缘故,体内灵力始终不见增长,仍然处于黄道三阶。

心中难免开始着急,想着一定要想个法子才行。

经过一个月的相处,他对这儿的其他人也有了初略的了解,年纪稍大一点的布同林平日神出鬼没,老不见踪迹,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卫知返喜欢独自在后山上的洞府中捣鼓丹药,不过经常被自己炸得灰头土脸,一脸狼狈。

徐天酬酷爱钻研符咒灵法,在房间里有时一呆就是一整天。

若桑和顾秋白则自顾自在峰上修行,只是前者意在练剑,后者旨在练气,一静一动,大为不同。

方言寻思这五人中最有可能帮助自己提升灵力的便是捣鼓丹药的卫知返,兴许他那儿真有什么灵丹妙药,想着决定立马就去找他。

卫知返所炼丹的山洞位于后山,听徐天酬说这山洞原本是几十年前一剑门前辈的炼丹之所,那前辈走后便一直荒废着,直到三年前卫知返到小剑峰上,意外发现后对洞内的炼丹古书着迷不已,这洞时隔多年终才重新燃起炉火,而且比之前烧得更加旺盛。

山洞所在颇为隐秘,方言一路来到后山,穿过一片松树林,又走过层层近人高的芒草丛,费了好一会儿总算找到了洞口。

来到洞外,只见洞口上歪歪斜斜刻着“长生洞”三字,看字迹深浅应该是卫知返用剑刻出来的,每个炼丹师毕生所追求的便是突破凡体,达到长生境界,永享仙福,寿与天齐,卫知返取这名想必也是此意。

驻足了片刻,正打算进洞,忽听洞内轰的一声炸响,响声震耳欲聋,方言感觉自己耳朵都快被震聋了,脑中嗡嗡作响。

“发生什么事了?”方言稍稍回神,连忙跑进山洞。

此刻洞内黑烟弥漫,根本看不清四周情况,只能闻到一股浓烈的焦糊味。

“卫知返!你没事吧?”方言捂着鼻子大喊。

片刻后,卫知返的声音终于缓缓响起:“我,我没事儿。”

待黑烟渐渐散去,朦胧中只见洞内已是一片狼藉,各种药罐、书籍、草药散落一地,连洞中那鼎炼丹炉此时也翻到在地,炉盖都不知滚到哪儿去了,卫知返倒在一堆杂物中,身体被埋了大半截。

方言赶紧上前清开杂物,将他扶起,关切问道:“你还好吧?刚发生什么事了?”

卫知返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憨笑回道:“没事,炼丹炉炸了而已,常规操作,不必惊慌。”说着便弯腰捡起地上的书翻了翻,嘀咕道:“我明明是按照书上写得方法做的啊,怎么还是不行呢?难道是火候没掌控好?”

方言看着卫知返一张脸黑乎乎的,衣服也被炸得破烂不堪,心里想着要不求丹一事还是算了吧,就算他真有什么灵丹妙药,自己也未必敢吃。

正想着卫知返转头问道:“对了方言,你来找我是为何事?”

“嗯……”方言顿了顿,还是说明了来意:“我见你每天都在这儿炼丹,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可以提升灵力的丹药。”

卫知返回道:“这炼丹有内丹和外丹两种,你所求的是内丹还是外丹呢?”

方言一脸疑惑,问道:“内丹?外丹?有什么不同吗?”

卫知返拿着书踱步悠悠地道:“所谓外丹指的是将特定材料放入炼丹炉中炼制出的丹药,材料不同炼制出的丹药效果也不同,你所求的提升灵力的丹药属丹中上品,材料十分珍贵,我自然是没有,不过我这儿倒有一些可以调理气血的醒神丹,吃下虽不能立马提升灵力,也能让你在修练中精神力更加专注,修练效果事半功倍。”说着便从兜里摸摸找找掏出了两颗。

方言见这两颗丹药黑乎乎的,实在不像是什么好东西,但碍于情面还是勉强收下了。

“那什么是内丹呢?”方言接着问。

“内丹则是以身体为炉,经过一定的修炼方法,将体内的精、气、神三宝凝炼**成丹,这丹不像外丹那样有行,而是运行于人体周天之内的一股真气,蛰伏于丹田。练就内丹讲究炼气化神,炼神还虚,以达到天人合一之境界。”

卫知返口若悬河,方言听得云里雾里,感觉这内丹好像更靠谱一些,便接着问道:“那要如何修炼内丹呢?”

卫知返在杂乱的书堆中翻出一本厚厚的古书,书页十分古朴破旧,上面字迹斑驳,隐约能看见书皮上写着“金丹录”三字。

一页页翻看了好一会儿,卫知返忽然惊喜道:“有了,书上说内丹术共有五个修炼阶段,分别是筑基炼己、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修炼方法,书上都有详细记载,你可拿去研究研究,相信不出二三十年定小有所成。”

方言一听,瞪眼吃惊道:“二三十年!这也太久了吧。”

卫知返合上书,一脸严肃地道:“你以为炼丹这么容易?不管是内丹还是外丹都不是一朝一夕能炼出来的,不仅要刻苦专研,熬过千百个日夜,无数次失败的尝试,还要讲究机缘,机缘未到,终其一生可能也毫无所获。”

方言心想自己哪有这么多时间,这炼丹一事看来只能就此作罢。

卫知返见他神情低落,忽地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忙从书堆里翻找出一本名为‘百草集’的古书,快速翻了翻后说道:“其实我倒是知道一个能快速提升灵力的法子,就是有些危险,不知你敢不敢?”

方言登时来了精神,连忙道:“你且说说看,是什么办法?”

“在我们小剑峰西面有一片茂密的丛林,叫做幻雾密林,其间终年浓雾弥漫,密林里长有不少珍贵的药草,书上记载说里面有一种极为罕见的药草,叫做‘灯芯草’,外形酷似灯笼,这种药草往往长在极阴之地,花心会在月光下发出幽蓝的亮光,只要将其吃下便能增长不少灵力,一朵至少抵得上寻常人修炼三五年。”

方言听后心中顿时翻涌起来,感觉终于看见了一丝希望,不料这时卫知返又补充道:“不过我可告诉你,这密林里妖怪丛生,危险异常,不少灵法高强的之人都不敢深入其中。”

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方言好不容易燃起来的希望顿时又凉了大半,果然修行之道,千劫万难,想要走捷径就必须冒着生命的危险。

他叹了口气,随后告别卫知返,悻悻离开了山洞。

夜晚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里始终惦记着卫知返所说的那个能提升灵法的灯芯草。

越想越是觉得不甘,心里忽地一热,挺腰坐起,神情坚定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随即翻身下床,拿上床边的破影剑推门而出,朝着西面的幻雾密林大步走去。

出发之前方言不忘到厨房做了一个火把,又见灶台上正巧有一壶酒,应该是花婆婆放在那儿的,便顺手拿了去,权当给自己壮壮胆。

借着皎洁月光,一路来到密林,方言拿着火把心怀忐忑地朝里面走去。

走进密林,他本以为林中会很昏暗,不曾想却是光亮异常,别有洞天。

身边那些花草树木在夜里好似全都活了过来,散发出五彩斑斓的亮光以及阵阵奇异的幽香,方言仿佛误入了仙境,感觉周遭一切好似梦境一般,心中的胆怯转眼烟消云散。

越往密林深处走景色越加瑰丽奇特,时不时有成群的火荧虫从眼前飞过,闪烁着淡黄色的光,好似流动的星星,颇为奇特。

没走多远,只见前方一棵巨树上垂落下无数或紫或蓝的细长树须,密密麻麻排列在一起,像五彩的珠帘一样。

方言抬手轻轻拨开树须,兴致勃勃地继续往前走,好奇前方还有什么瑰丽的美景在等着自己,全然忘记了此行而来的目的。

一时也不知走了多久,寂静的密林中突然传来一声小孩子的啼笑,笑声清脆灵动,只是在这密林深处听来却是十分诡异。

方言心中登时一怔,疑惑道:“这儿怎么会有小孩儿?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惊疑间那笑声又再次响起,这次方言听得更加真切,的的确确是小孩子的笑声,而且声音很近,感觉就在前方不远处。

“难道真有小孩儿?”方言壮了壮胆,决定前去一探究竟。

循声而去,穿过层层大树垂落下来的树须,方言很快来到一处被树须环抱的空地中,那声音却在此时戛然停止了。

“笑声明明就是从这儿传来的。”方言站在原地,环顾了一番,却并没有发现有任何小孩儿的踪影,只是觉得此处亮光比起之前经过的地方要明显暗淡不少,也更加安静。

一股凉意从脚底冲到头顶,心中不禁泛起一丝不祥的预感,直觉告诉他此处不可久留。

刚一转身,一张深红色的笑脸赫然横在眼前,离面庞仅有一掌的距离,同时伴随的还有那熟悉刺耳的笑声。

方言顿时被吓得连连后退,惊慌中脚下一滑,被一根树藤绊倒在地,火把也从手中掉落,好在并没有熄灭。

昏暗中,方言见那张笑脸极为诡异,一双血红的双眼瞪得浑圆,一眨不眨,直直盯着自己,眼下没有鼻子,只有一张微笑的大嘴,嘴角两边高高翘起,显得又惊悚又滑稽。

还未来得及思考,很快又有一张同样的笑脸赫然凌空出现,接着是两个、三个……渐渐的越来越多,成百上千,数不胜数。

那诡秘阴冷的笑声同样也是越来越密集,直听得方言头晕目眩,几欲作呕。

“这是些什么鬼东西?”

双眼渐渐熟悉的黑暗,方言此刻总算看清了面前之物的真面目,登时心里感觉更加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原来这些笑脸全是一只只从树上垂落下来的黑色蜘蛛。

只见这些蜘蛛每个个头都有婴孩般大小,通体漆黑,唯有肚子上那形似笑脸的图案呈血红色。

方言不知这些蜘蛛名叫‘笑脸鬼蛛’,常常隐秘在密林深处的树干上,靠发出小孩子一般的笑声来吸引猎物,一旦有猎物上钩便会群拥而上,用细长的毒牙将猎物麻痹,接着用蛛网紧紧包裹,待猎物尸体腐烂后再一同分而食之,片骨不留,极其凶残。

此刻被无数笑脸鬼蛛团团包围,方言心中焦急万分,自知已是退无可退,吓得大气不敢出,唯有紧握手中的破影剑。

心中快速思索应对之策,突然间,笑声兀地戛然而止,与此同时四面的蜘蛛纷纷露出毒牙齐齐朝他袭来。

眼见就快要被淹没,生死之际方言目光忽然注意到了腰间的酒壶以及脚下火把,脑中一念头飞速闪过,当下没有丝毫迟疑,飞速取下酒壶,用嘴咬开酒塞,紧接着一个灵巧翻滚,避开前方蜘蛛的同时捡起地上的火把,跟着猛喝一口酒,起身对着蜘蛛群大口一喷。

烈酒遇上火焰瞬间火势大盛,将面前的蜘蛛点燃了一大片。

那些蜘蛛因为屁股后的蛛丝被烧断的缘故纷纷掉落下来,方言抓准时机,从缺口处奋力一跃,拼命逃离此处。

不过那些笑脸鬼蛛并不打算放弃,一群群地快步追来。

方言此刻只恨自己只长了两条腿,怎么跑得过蜘蛛八条腿。

眼见身后蜘蛛越来越近,惊慌之下,方言突然脚下一空,纵身掉进了一个坑洞当中,并顺着坑洞一路往下滑,不知滑向何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