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宝寻龙

《夺宝寻龙》

拆包拆到千年神器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及膝的西装裙下『裸』『露』的腿, 清凉柔滑的肌肤贴着的方正脖颈的腺体所。

江为早此之前死也想不到,庄时晚所说的办法骑肩。

但从另一个角度说,这确实非常合理高效且目前为止唯一可以达成目的的办法。以她的身高, 用这种方式支撑起晚晚的,晚晚能轻而易举拿到橱柜上的纸箱。

这样快捷的方法, 她那个被称作天才的脑瓜竟然完全有想过,荷尔蒙的影响下, 她已经变得如此迟钝和愚笨了吗?

“我、我可以,你坐稳了。”

江为早虽然有alpha不能说不的执念,但庄时晚面前, 她确实不想表现得比其alpha软弱——她终究有逃过alpha的基因控制。

“你抱住我的腿啦,这样好安全感!”庄时晚用脚跟轻轻碰了一下江为早处安放的手臂,抱着江为早的脑袋撒娇一般道, “你长高后我就想这试试看了,个子高的人呼吸的空气会更清新一吗?”

这个笑能引江为早的共鸣,她此时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后颈和脑袋上。

时候她也坐过江楚的肩膀, 庄时晚更少坐庄琦的,可她知道,这两者之间存着巨的差别。

“好……”

年轻的博士乎已经停止了思考, 比她正研的智能机器人还要听,一举一动都按照着肩膀上的少女所指示的动。

但她还下意识用了最谨慎的动作,将手臂横抱胸前以夹住庄时晚垂身前的双腿,而不用手掌直接接触,然后慢慢站直了身体。

就如庄时晚说的一样, 她很轻,轻到江为早不费吹灰之力就站起了身。虽然已经不孩子,但身形娇的omega坐高挑的alpha肩头, 场景看起并太的违和感。

江为早极力不让自己去注意脖颈上的触感——有着细致纹理褶皱的西装裙磨擦着后颈,纤细又带着一丝肉感的腿挤压着肩膀,清凉细腻的柔软皮肤磨蹭着颈间烫的腺体——然而额头微微渗出的汗水表明她的努力并未取得如何显着的效果。

“呜哇,早早你好厉害!”

而长后次享受了骑肩膀待遇的庄时晚,此时对幼时好友的成长出了惊叹——虽说决定这做之前,她肯定已经预料到了这件事。

江为早挺了挺腰直起上身,很自然……或者说过分自然被这句称赞取悦到——啊,alpha那该死的虚荣心和omega面前的表现欲真人类探索真理的敌!

“你……咳咳,你拿得下吗?”

江为早一开口就现自己声音有点变调,连忙清了清嗓子才敢继续说下去。庄时晚稳稳当当坐她的肩头,双手已经顺利取下了装着麦克风的纸箱。

“可以,东西不重的。”

然而因为这个动作,庄时晚不得不向上挺动了一下身体,重心因此前倾压了江为早的后脑勺上,紧接着,一直磨蹭着她后颈的西装裙就盖到了她的脸上。

江为早觉得自己真的快疯了!

“啊,对不起。”

她听到庄时晚带着歉意的声音,感觉到裙摆被轻轻移开,身体却那迟钝,脑也已经法思考。

“早早,你事吧?”

晚晚一定用了抑制剂的,但为什身上的香气还那浓郁呢?让她不禁回忆起了那个夏季里饮下的酒精饮料,乎快要就此醉倒。

“早早?”

幸好从顶上传的呼唤适时将她惊醒,想入非非之前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晚晚安全放下。

“呃,那我放你下,你心一点儿。”

她心翼翼蹲下身,一边庆幸这种甜美的折磨终于要结束了,一边又难以抑制生出一股遗憾与失落。

庄时晚先将纸箱放到上,而后慢慢从江为早身上下。这一过程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江为早敏锐的感官和可以快速处理信息的脑反倒成了她此时难熬的根源,每一个动作,每一点触碰都让她备受煎熬,等庄时晚完全与她分开时,她背脊上的衣料也已经被汗水浸湿。

终于结束了。

就算最懂得自我批判的江为早,此时此刻也忍不住想要夸赞自己一句。最梦寐以求的场景出现现实之中,她却好好忍耐了下,这一定就妈咪说的,一个人的品格比『性』别更重要——她用理智战胜了

欲望,这时候夸奖一下自己也关系吧?

就江为早松了一口气,打算起身的时候,一个柔软的身体却轻轻伏到了她的背上。

江为早浑身一震,膝盖一软,差点就要跪倒。幸好庄时晚并太多的重量压她身上,与其说趴她背上,不如说一种若即若离的紧贴。

“晚——”

“早早,有一件事我也想让你知道。”

江为早的被庄时晚从身后环住她的手臂以及近耳边的吐息打断,她的心此刻提到了嗓子眼。

晚晚想让她知道什?也……什意思?

、指之前的那个题吗?

她有一连串的问题想问,却身体像僵住了一般,不仅失去了动能力,甚至连说的能力也丧失了。

她唯一能做的只有感受庄时晚的碰触,以及她耳边的轻声低语。

“你告诉了我只有alpha知道的事,那我也告诉你一只有omega才知道的事吧。”

江为早听到庄时晚轻轻笑了一声,抿唇的声音清晰而暧昧。

“其实……会想入非非的并不只有alpha,”庄时晚的指尖轻轻划过江为早纤细的脖颈,“如果你愿意深入一点去探索真相,或许会现那你所谓的下流思想有着更加美好的一面。”

指尖像穿透了皮肤碰触到了内里一般,让江为早喉咙痒。她本该对这样的庄时晚感到陌生,却不知道为什……不,她知道为什会有熟悉的感觉。

因为这样的场景她不知道梦见过多少回,好像只要晚晚动,她的负罪感就能减轻一般。

啊,可现的她也梦里吗?如果也梦里,那她不就能够肆忌惮回应晚晚了呢?

这样的念头江为早的脑海中疯狂生长,但她毕竟有真的醉倒,更有失去神智,所以知道此时的一切都真实生的,她只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梦境照进现实这件事。

“你流了好多汗,难道很热吗?”

庄时晚却似乎根本不知道她的挣扎与煎熬,抬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汗湿的脸颊。江为早的喘息逐渐粗重起,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乎就要撞碎理智。

晚晚究竟什意思?

她那的、那的想要搞明白这件事,比探究知识、探求研究、探索科学更加迫切。

“晚晚……”

“你等下,我帮你擦一擦。”

庄时晚却这时放开了她,与碰触、吐息一起远离的还有信息素的香气,江为早陡然回过神,仓皇转身看向了庄时晚。

然而此时此刻的庄时晚看起根本有一丝异样——她笑盈盈望着江为早,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块手帕,西装裙式的校服整整齐齐,丝毫有因为刚才拿东西的举动而有一点儿凌『乱』的痕迹。

“早早?”

论甜美温柔的声音还灵动天真的神情都平时的庄时晚,好似刚才对她耳语的人根本就有出现过。

江为早心口起伏,额头的血管突突直跳,柔顺的长被汗水打湿,后颈处的腺体热得像要燃烧起了一般。

“我我我、我去一趟洗手间。”

她此时已经顾不上否失态,也顾不上去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因为身体对疑似梦境的场景做出了条件反『射』,巴普洛夫的实验一次得到了验证。

江为早手忙脚『乱』从上爬起,不管不顾低头往外冲。

“你知道哪里吗?要不要我带你去?”

庄时晚跟着追了步,得到的江为早慌张而坚定的拒绝。

“不不不、不用了,我知道哪里,你不要跟……你一定不要过!”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庄时晚捏紧了手帕微微叹了口气。

“咦,江博士她怎了?”

一直等外面的助手一脸惊愕看着江为早跑远,要不器材室里只有庄时晚和江为早两个人,都不敢相信那跑出去的人实验室中的那个冷面天才少女。

“为了拿器材,早早弄脏了衣服。”庄时晚意识到助手还一旁,脸上很快恢复了笑容,“她说去洗手间处理一下,我们就这里等她吧。”

“哦哦……”助手偷偷打量着庄时晚,“那个……”

“叔叔,叫我晚晚就好了。”

面对着不知该如何称呼她的助手,庄时晚『露』出了亲切又友好的笑容。不过被叫叔叔的助手还心塞一下,明明也只比这高中的孩子了个六七八九岁而已。

“咳咳,晚晚,你的志愿者臂章快掉了。”

庄时晚经过的提醒才现,原本别短袖袖口的红『色』臂章不知道什时候滑到了手臂上。

“谢谢。”

她若其事将袖章别回了袖口,又将已经『揉』成一团的手帕塞回了校服裙的口袋——校裙的内衬已经被汗水打湿,只有庄时晚自己知道后颈的腺体究竟有多灼热。

这个夏季似乎比以往得要更早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