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岭迷窟16

      兰斯脸上的鱼鳞显而易见得更多了。

      那些青웨『色』的鳞片『色』泽阴暗, 包覆着兰斯大半张脸,只剩넩下左讞半边一小块完整的皮肤。

      可在这冷光的映照下,兰斯过于好看的皮相反倒添了几分令人㛟着『迷』的妖锿异感。

      潟 像是深늖海潜游的⻣神秘鲛人, 正躺在礁痣石上安然熟睡。

      不知道是昏『迷』还是……

      沈凛眼皮跳㕵了一下, 他小心地蹲ᓃ了下来。

      “过医学ㆺ。”沈凛说。

      他手腕上的骰子转动, 摇出一个成功。

      给兰斯恢复了三点体力。

      沈凛扶他起来靠坐헹在一旁的沙发, 忽然被兰斯抓住了手腕。 삄

       沈凛怔了一下, 只见兰斯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 深红『色』的瞳孔中清楚地倒映出自己的样子。

      他用力将沈凛∗拉了过去,紧紧地钳在自己怀里。

      “是我䩾的错,”兰斯嗓音低哑ꝝ地说,圊 “你别生气。”

      沈凛:“……???”

      兰斯:“我以后不充会再这样了,对不起。”

      沈凛:“……”

      﨑 这人撞到脑子了吗?还是又又又特码临时疯狂了?

      他等kp给他一个解释。

      “是这样的,”kp说:“如你所见簔,他临时疯狂了。”

      沈凛㘡:“……”他有一种微妙的预感,“等等——”

      “他的临时疯狂表现是人际依赖,他将认为你们是正在热恋期的恋人。他喜欢你,你不要做出这种表情……这是非常合理的情况!不要忘了, 兰斯喜欢的是男人, 身为女装大佬……呸, 身为男人, 你表现得异常出『色』,聪明, 大胆, 细心,合理的猜想和勇敢的尝试,嗯, 是个人都会爱上你。”

      沈凛:“扯屁,你也爱上我了?”

      kp:“是的呢嵲。”

      쮳 鳑 沈凛想打人。 㘋

      这kp胆子也不小啊,还敢拿他说笑。

      头给他拧下来挂在圣㶓列安歌城门ꅠ上迎接八方来客。

      kp:“……”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

      兰斯说:“我有自己的行事风格,一开始我并不认为那有什么问题,解决事件的办法有很多,我凭借我的经验和我的直觉能最快地解决问题,你说我没有感情,是冰冷的机器,我没有反驳,因为你说得对,我可以轻易地杀死一个孩子,因为我怀疑他可能已经成了邪神的信徒,他是这个餑房间的boss。”

      兰斯的情感热烈,沈凛却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似乎每回人际依赖的时候,兰斯——晏修一总是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一些超越了现在这个时间点的话。㯖

      “这点到现在我依然没有改变,我向你坦诚,”兰斯按住沈凛的手稍用力了些,“可我在努力改变了,我记得很清楚,你说⌴,对这个游戏来说,还原故事的本身比通关更重要卙,我都记得,别讨厌我。”

      㻍沈凛黑着脸问kp:“他到底在说宭什么?”

      “别讨厌我,”兰斯神『色』认真严肃,“沈凛。”

      这一声呼唤仿佛一道惊雷,落在沈凛耳边的时候炸开了他全身的鸡皮疙瘩,电流在皮肤上翻滚,电得他浑身发麻。

      如果说每个房间⿲都强调必须的角『色』扮演,那么,此刻兰斯的人际依赖应该햺是针对梅丽,他应该呼唤的是梅丽的名字,而不是沈凛。

      他们是兰斯和梅丽,而不该是晏修一和沈凛。

      可晏修一却喊出了沈凛,他在对沈凛说话,而不是梅丽。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只是䶀两个游戏房间的情谊,他扪心自问,他和韩千秋的感情都比和晏修一深,但为什么……会有这种他们其实认识已久,甚至一起跨过万水千山,见识过无数深渊中的诡秘。

      那片白茫茫的,没有尽头的雪山究竟是什么?

      就在这时,kp胆战心惊地打断了沈凛的深入思索:“你现在需要过个聆听。”

      鄪 沈凛的骰子转动,他很快听到韆角落里传来“呜呜呜”的声音。

      㵺沈凛挣了挣,哄劝这个陷入人际依赖的人:“行了,我不讨厌你,先松手。”

      兰斯的手放松,他看着沈凛的眼睛,一向沉静的眼眸里饱含热度。

      沈凛的心跳开始加快,比任何声音都要清晰。

      兰斯开口:“我……”

      “别说了。೚”沈凛打断他,他垂下眼,手指搭在眉骨上,挡住自己的眼。

      有温热的吻落在自己手背上,他察觉到男人松开自己,低沉的声音随即响起:“没关系,我不强迫你,沈凛,这也许的确难以接受,可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螔 纱幔垂『荡뀒』,风声呜呜。

      沈凛的灵魂轻飘飘的,像是沉浮在海浪中。

      ʒ

      他缓了下,对kp说:“有意퀜思吗?”官

      “这是情感的选择,”kp无辜地说:“也许他说的是真的呢?”

      沈凛顿了一下,说獔:“那就等他清醒的时候再说。”

      他没再顾及这里,往刚才聆听到的뀼声源走去。

      这里深『色』的纱幔太多,和阴影融为一体,模糊了视线。

      沈凛过了个失败的侦查,这让他眼花缭『乱』,除了纱幔看不到别的。

      兰斯站在他背后,手臂伸开,将沈凛旁边的暗门推了봚开来。

       男人说:“在这儿,声音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

      暗门打开后,一股香味飘『荡』出来,那是女孩子的香水味道,曾经在贵族少女中非常流行,奥黛莉뛫娜也一瀴度沉『迷』这种味道。

      房间明힩亮,和外面深海深渊的风格不同,这里到处都充斥着粉『色』和嫩白⪛『色』,重重纱幔悬挂在正中央,遮掩着一个公主床。

      正对着床的位置是一个梳妆台,上面摆满了各式精致的瓶瓶罐罐,艳红的玫瑰『插』在水晶瓶里,晶莹杕水珠犹在。ꉅ

      沈䭇凛瞥了一眼,梳妆台上摆放着一个相框,身着正装的卡尔文搂着一个可爱的女孩,笑容灿烂地看向镜头。

      那女孩和布莱恩给他们看的照片上的女孩ꈫ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这个女孩年龄要稍微大些,有十二三岁的样子。

      她已经长成了少女的模样。

      卡尔文说这是他和贵族夫人私生的珍珠。

      沈凛回头看向床帐,他有所预感,所以当他掀开床幔看到床上躺着照片上的少女时,他没有很惊讶,但是这场面还是让他不禁『毛』骨悚然。䰍

      她平躺在床上,邗身体被封在不知名成分的蜡里,ꒈ这让她依然保持着“新鲜”,隔着水晶棺材一样的蜡层,沈凛清楚地看到㦼少女有着清秀精致的五官,皮肤白皙剔透,饱满红唇的唇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她美得纯粹干净,气质令人着『迷』。

      냧 但令沈凛汗『毛』倒竖的是,这张床上垂挂着八个少女Ⲝ的头颅,每个头颅都被仔꥚细地妆点过,脸上画着干净的妆容,嘴角扬起,和少女一样带着温和美丽о的笑容㩤。

      她们的眼睛全都圆凸外瞪,宛如不知名的鱼类。

      kp:“san-check,成功1d3,失败1d6。”

      沈凛问:“他是因为这个sꔬan-check才临时疯狂的?”

      kp:“是的。”

      沈凛检定成功,욃减少了2点san值。

      在八个少女的头颅之间,还有一个金『色』的钩子,上面空空『荡』『荡』,对比其他,应该是悬挂最后一个头颅的位置。

      少女的呜咽声是从这里传出来的,但床上被蜡封着鰚的和吊着这几个头颅都不可能再发出任何声音。

      沈凛蹲下来잟,发现床铺下有一处较大的空间,他掀开床单,看到下面被塞着一个全身捆绑,嘴巴被用手帕堵住的少女鼘。

      少女哭得眼眶红肿,看到沈凛时疯了似的不貞停发出低哑的呜咽。

      沈凛安抚道:“别怕,我是来救你的,你别害怕。”

      少女哭隒得更厉害,她耸动着身体向沈凛靠拢,但过往被“熟悉的人”欺骗的经验让她再也无法直面这个世界的任何温柔,在靠近沈凛的刹那,她的自我保护意识又让她害怕地缩了回去。

      ⒴“别怕,”沈凛压低了声音说,轻柔地餼说,“我不会伤害你,我是金『ꤿ色』马戏团的驯兽师梅丽。”

      一只幼鸟扑扇着翅膀落在地毯上,它一蹦一跳地靠近少女,歪着脑袋看向少女:“啾~”

      少女卸去了所有防备,往前扑倒在沈凛怀里。

      沈凛稳稳地接住她,解开了少女手腕上的绳子。惥

      少女抱住沈凛,早就哭哑的嗓子发出无声的哀泣。

      “不能破坏我的仪式……”卡尔文从门外踉踉跄跄地走了进来,他的左腹部被볘一根尖锐的木棍刺穿,破损的内脏和皮肉染红了一大片,他撑着绅士手杖,脸『色』苍白地说,“我决不允许你们破坏我的仪式……我的杰安娜,我的珍珠……”

      “这就是你的秘密吗?卡尔文,”沈凛将少女护在身后,说,“你准备将九个少女的头颅献祭给海德拉,希望她能够用她的生命之髓换给这个少女新的生命,她是你的女觙儿。”

      卡尔文鷥一言不发地看着沈凛,眼神̔里充满怨毒。

      兰斯依靠在门框上——他的身体还很虚弱,显然刚才他和卡尔文有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他神『色』淡淡地说:좧“卡尔文,你已经失去了召唤海德拉仆从的能力,那两个半人半鱼的怪物已经死굞了,你没有挣扎的谝余地。”

      沈凛赞同地点了点头,他伸手让背后的少女躲得远远的,褖然后坐在床边,看着床上如珍珠般皎洁的少女:“她真美,她叫杰安娜是吗?为了得到一具完整的蜡封尸体你已经做了不少읉努力,如果蜡层破损,接触到一点空气,这具尸体就会迅速䱳腐烂吧?”

      他从随身的腰包里拿出一把匕首,反手握住悬ጙ在少女脸部的蜡层上。 䗳

      卡尔文的瞳孔急剧收缩ዷ,他嘴唇颤动,发出低语:“不……”

      瓄沈凛看向卡尔文,说:“坦白一切吧,我跟你的女儿没有深仇大恨,和你也没有任何恩怨,我只是想解除身上的诅咒,显而易见,我们身上的鱼鳞又扩大了,身为占卜家的你,肯定有比我们更多的线索。”茛

      卡尔文咬紧后槽牙,两颊高高鼓起,他沉『吟』一声,说:“之前我和你提过拜诺小镇,他们的海神祭祭祀的是一个名叫大衮的神明。大衮是他们的父神,而我信奉的女神——海德拉是他们的母神。他们整个村子都是一种名叫深껄潜者黑的种族与人类混血杂交而生的后代。”

      他顿了顿,知道沈凛想知道쿺的是什么,眼神凶狠地说:“我先说到这里,请你离我的珍珠远一点害,这样我才会告诉你接下来的事情。”

      沈凛收起匕首,站了起来:“请继续。”

      卡尔文冷㠟淡地缓ⵁ缓眨了下眼睛,然后说:“梅丽小姐,有关奥黛莉娜小姐你了解多少?”

      沈凛微微眯起了眼ꂐ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