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下载的欧美午夜剧场

      “皇上驾临天一堂。”

      慆 听到陪驾公公的喊话,沈慕辰忙停下讲课跪倒在讲台边上,学堂内的所有学生也全部站尠起来,跪在课桌旁准备接驾。杨珂一看也急忙跟着站了起来跪在旁边。他低下头,问旁边的熊世元“皇上怎么说来就来?”

      “陛瘠下每月都会来天一堂巡视一番,看看皇子们上上课上的怎么样,时间不定但至少每月都会来一次,上次来的时候就是你落水那天,这不正好过了一个月他又来了,嘘,不要说了,等一下进来了。”

      二人急忙跪好外面传来ଜ了厚重的脚步声,虽然没有箘抬头但是听到有人进来,这时响起了整齐츸的“恭迎陛下。”

      憎“免礼平身,继续上课吧!”说罢随身的公公搬了一个椅子放在了讲台边上,皇上一抬袖子靠坐在上面。

      众人这才平身站起来,杨珂抬头仔细的打量着,来人正是他们的父皇杨崇源-洪旭皇上。见他身着龙袍,面色红润,留着山羊胡,身材虽然走样,但是不难看出是个行်伍之人,

      他坐在讲台上,环视了一下这些学生,点点头,回头对虁沈慕辰说到“沈丫头,你爷爷可还安好,自上次盛京一别,我们也有两年未见了。”

      沈慕辰弓腰答道:“回陛下,祖父他云游四方,自上次离开盛京城,我也没有见到,偶尔有书信来往,身体应该无碍。”

      皇上听完点点头:“好,你今天教彘他们什么诗词?”

      沈梦辰从讲台上쐵取了一张刚才剩下的诗词呈到皇上面前“回陛下,臣女今天讲的是黄岩的遇美人。”

      皇上接过诗词却未观看,抬头朝堂下说ΰ到“黄岩的诗,多写的儿女情长,要么䲕写美景要么写美人,今天我来天医堂,是想检验一下这些官宦子弟以及我的皇子们学得如何,你今日提讲美人,那我们就以美人为题,每人作诗一首,你看如何?”

      说完话声回头看了看沈慕辰,“仅凭陛下吩咐。”

      皇上打量了她一眼“只有됄题没有参照可不行,即写美人,直接有现成的美人,各位同学们就以你们的沈老师为题,限时半个时辰,每人做一首诗,写的好的,朕有旋赏,可有异议?”说完,ᡂ皇上看睤着周围的同学们。

      见众人无人搭话,皇上一挥手直接坐下了。“那琊就开始吧,郭总管你负责计时。”说完后。皇上随身的郭公公在讲台上点了一支香,沈慕辰则站在了讲台旁。同学们都纷纷的拿出纸笔。开始研墨。

      ၹ题出的倒是不䢯难,但是在坐的这些同学可不是每个人都有学问的,这些官宦子弟每日玩乐倒是可以,若是真的比拼文采,可就물差强人意了,时间不等人,很快一截香开始慢ໍ慢变短。终于有人开始动笔깒,杨科没想太多,看着这位美女ꬥ老师便直接落笔了。时间过得很快。讲台上的香慢慢燃尽了哜。

      随着最后一截香灰落下“时间到,停笔。”郭公公大声喊道,“请各位同学们,在自己的诗词上提好名字。”说完他开始一一的收上了了大家所做的诗词。收好后直接成交到了皇上面前。皇上接过了诗词,开始一张一张的翻看起来,暕还把沈梦辰也叫到了旁边,看的餛时候倒是没有做过多的点评,但是表情却很丰富,一会儿点点头,一会摇摇头猨,一会儿递给沈慕辰一张。同学们看着这个反应看的心惊肉跳,都不知道自己的作品会被皇上如何评判,正当他一张一张的看着,突然他眼前肒一亮,手中拿起一张端详起来,因为摇头也未点头冷冷的看了半晌。看完就把纸轻轻地放在了讲台上又继续看其他的,带系全部翻看完毕,把其余的递崰给了閡郭公公,单将唯一留下的那一张递―给了沈慕辰,沈梦辰看完后ꕞ也톛是眼前一亮,随即微微一笑。

      皇上走到讲텞台前,开口说道:“你们写的诗,我都看完了,大多数的同学,文采欠佳啊,多为辞藻堆砌,不见出色,但是......”说了一半他停下回头示意沈慕辰上前,“只有一篇,写的精美绝ᅺ伦,而且这篇诗词,将你们的沈老师的美貌描写的跃然纸上,沈老师,你给大家读一下吧”

      “是陛下,沈慕辰轻轻的展开那张纸,开始高声的朗诵起来。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㝭若非群玉山头现,会向瑶台月下逢。”

      “好词,好词”。听完皇上拍手称绝。“既是写你的,沈丫头,你来评判一下。”

      沈༳梦辰盯着手中的这张纸,却不知如何셎开口,思索꺃了一下说到:“这首诗,描述女人籣之美,却未提及一个美字,却饱含意境,这等绝美的诗词说是写我,也是谬赞了。”

      뽆 “非也,非也。”皇上听到这,站出来说道:“这首词写的非常贴切6,好一个云想衣裳花想容。同学们肯定特别好奇,봋这首诗是谁写的,署名是-杨柯,即是姓杨那肯定是我皇家子弟,是哪一个쒔。”

      杨珂听闻急忙站起来,“回父皇,儿臣在此。”죖杨珂此时莫名其妙啊,他也没想到会这样,让他做诗他可不会,但抄诗却是手到擒来,这个世界又没有李白杜甫,ﴄ也不会露馅。他原本想随便抄一首,没想到会造成这样的后果。也是,毕竟是这李太白的诗啊,你们没听过没见过,随便哪一首。不得惊掉你们的下巴,他前世天天上课ﳠ背诵,也看不出写的好坏。

      꼃 见他站了起来,皇上远远的盯着他,“杨珂,朕对你有印象,以前不知你竟有如此文采,后生可畏,真给我杨家皇室长脸,来人看赏。”

      说完随身的郭公公呈上了一个托盘䛱,托盘上盛了满满的一盘荔枝。

      将托盘呈放在杨珂手中,低声嘱咐道:“殿下,这可是南面的番国进贡而来赤朱果,一共也没꽼多少,只有陛下和皇后妃子们才有口福,你今天走了大运了,还不快谢恩。”

      杨科听闻急忙跪在地上:“儿臣谢父皇赏赐荔枝。”

      皇上听完一愣:“起来吧,你说此物叫荔扏...詤枝,此物为南地的番邦上供,礼部官员不知此物叫什么,便因型得名叫赤朱果,你识得此物廖?”

      杨珂貲站起来答道:“回父皇,此物名叫荔枝,只有在南边气候四季温和的地方才能生长,这坊间还有个说法,叫妃子笑。”

      皇上一听,饶有兴致“哦,妃子笑,为何要这般说法。”

      “刚听杨公公讲了此物,只有陛下以皇后妃子们才有口福可享用到,那妃子们对此物肯定喜爱又加,此物进京肯定引得妃子们欢笑了,所俋谓一骑绝尘妃子笑,原是荔枝进京来。”

      皇上听闻哈哈大笑“哈哈,有趣有趣,此说法非常贴切,杨公公,后续此物就叫妃子笑,杨柯ペ,这盘妃子笑就赏赐给你了,你们继续上课,朕还有国务,就不陪你们了。”

      说完便带着公公及銮驾离开了天一堂,众人又再次跪在了地上恭送了皇上。

      킍皇上走后所有人这才回头齐刷刷的看着杨柯,投来了惊异的目光,他这才反䗓应瑑过来,自己出了大风头了。当然这些目光中最刺眼的莫过于三皇子杨琼,他眼睛瞪得溜园,暉咬牙切齿的看着他,恨不得扒了他的皮。他知道估计等会下学了,路上还会有意外发龩生。

      比起这些同学们,沈慕辰看他的眼神更加奇怪,他手中还粄拿着杨珂刚写完的诗,将它小心翼翼的叠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袖筒中,还给了杨柯一个大大的微笑,搞得杨珂心里直痒痒。

      随着两声钟响,下学的时间到了,等沈慕辰宣布了下课,众人纷纷的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学堂,老师前脚刚走訴,后面就一群人聚到了三皇子杨琼的座位上。并时不时讑的朝杨珂的方向瞄两眼。杨珂知道三皇子容不得别人在皇上面前出风头,他们肯定是又在商量如何报䱨复自己,也不以为然,背起包便出了学堂。

      天一堂一天的课程安排时间并픜不长,下学的时间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下午三点左右,太阳老高,这个时间下学了同学们并鎜不急着回家,也都是两三结伴,相约各自玩耍。杨珂出了学堂쭯也没有停留,直奔天一堂的北门,想必铁图儿已经在那等候了。从学堂出来到北门,大概六七百米的距离,过了广场,北面是一个小花园,旁边是一个大大的池塘,也就是上次杨珂落水的地方,走到这儿他还特意打量了一下,鳼水很深,如果上次落水没人施救的话,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他똦现在基本촌上确定三皇子这个人下手是没有轻重啊,而且确定上次是本想置他于死地。

      果不其然,他刚走出不远就听见身后熙熙攘回头一看,以三皇子为首一行十几༱个人从后面追着上来。,他一看这架势也不急跑,双臂一抱,站在原地等他。

      很快三皇一人便来到他的面前,见他没跑反而有恃无恐的站在那,有点意外。众人围上来后三皇子朝周围打量了一圈确认没有其他人,这边是北门,走的基本是皇家子弟,除了杨珂以外其他的皇家子弟都在三皇子身后了,基本都在这了,也就是说他们发生什么事也不会有人看见,不过有人从这经过。这与皇子们随行的护卫和公公,现在也大多等在门外,想到这三皇子有恃无恐的走了过儺来,Ꞝ并且从腰间取下一条马鞭,走了上来,咬牙切齿的说到:

      “我说你小子鞇还真是不长记性,上次算你命大逃过一劫,今天还敢在父皇面前出风头。”

      杨囑柯看了看他,笑了说:“我上我的课我写我的诗,你要是不服也可以写啊。”

      “杨珂啊,几天不见,嘴上功夫倒是见长,今天可不会有人在救你了,看见这个池塘没?今天你还会掉在这里,光淹死你,太便宜你了,我要先把你打Ꞿ半死。”

      说完他示意了下周边的其他人,簺众人马上围了上来,杨珂一见这一幕似曾相识툿,好笑的很,只不过今天来的不是要债,我可不能再掉在水里,这他妈要是穿越回去了,就倒了血霉了。

      픜想到这儿他也不慌,后退一步指着眼前的这些其他皇子:“诸位皇兄皇弟,我们同是皇家子弟,因为父皇夸了我一句,三皇兄就要置我于死地,你们就这么听他的,就没想过以后他也会这瞶样对你了,奉劝各位莫再賩为他人执牛耳,而且ూ此地去北门才百步有余,我的护卫。就揁在门外,我大声呼救他必马上赶来,我有任何意外,诸位可都脱不了干系。”

      其他皇子们一听,都愣在了原地,三皇子气不过,挥着鞭子冲过来:“行你们不愿意动手我自己来。”说着他分开人群,挥着㤪鞭子朝杨珂冲过来,马上要冲到身边了,三皇子见杨珂不躲不让,一个箭鮯步冲到近前,见他嘴角一斜一个坏笑,紧接着他就眼前一阵剧痛什么也看不清。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我什么也看不见了。”紧接着便传来了杀猪般的叫声,众位옣皇子只见到三皇子冲到进前突然间,突然爆开一团白雾,三皇子便倒在厾地上捂眼惨叫,杨科则拔腿便跑。

      一路冲㫃出北门见铁图儿果然在门旁等候,拉上他一路跑回了五芳斋。

      铁图儿也是纳闷,跟着跑了回去,这位殿下也是奇怪一路也不说话边跑边笑,回到家中更是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来。

      龙儿见二人回来了,看殿下这副模样,急忙问腒到:“殿下。你这是怎么了,何事发笑?”

      “哈哈哈,ꚺ那个三皇子今天被我教训惨了,龙儿,快给我那个是毛巾,我要擦擦手上的石灰。”原来杨ꡔ珂早有准备。今天上课是必要见到三皇子,他怕发生什么意外,而且自己刚刚习武,三皇子党羽众多,正面繬抗他滀肯定是吃亏的,于是想了这么个损点子,在他的书包缝了个夹层,里面放了一把石灰,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这回怕是他的眼睛要肿上个几天了。

      铁图儿听完后,也是汗颜,殿下下手也够黑啊,也不怕他报复你。

      杨珂一听摇摇头,“怕有什么用,大家都在这宫里生活,我怕他就能不去上学了吗?以后见不到他了?他上次都想ኝ要我的命,害怕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只会让他变本加瞉厉,再给我一段时间我要让他彻底怕我。”

      龙儿虽然觉得做法不妥,但想三皇子被整的这么惨蓘,悄悄的给杨珂伸了个大拇指。

      铁图儿则有些担心,毕竟是皇后的子嗣,恐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