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手机么么视频下载安装

      1,

      “也许是出于对那种一成不变的活着状态的厌倦,也许是出于对变化的渴望,也许是出于侥幸心,觉得即便进去也不一定会死掉,我跳入了那只让我恐惧了许多年的地眼。”天魔说道。

      众人听到这里,都是眼前一亮,希望他能讲出更多惊心动魄的奇闻轶事出来。

      븪“没想到㺟,我这种有形无实的存在,刚进入天眼的视界范围,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捕捉到!这股力量强大到匪夷所思,连一眨眼的功夫驉都不到,我就被它ﯚ拖曳了数百公里,到了地眼边缘,我能感受的温度已经超出了我能承受的极限;更可怕的是,这股力量在拖拽我的同时,还从四面八方疯狂地挤压我,在这股强力挤压和超高温度的双重作用下,我很快ꠝ失去了意识覬。”天魔的话,让大家都有些失望。

       失去了意识,也就意味着在那箏只眼羇里发生的事情,他都不知道了。

      “你是如何觉醒的?”许由没有纠结地眼中发生的事情。

      “觉醒,倢你这个词,用得真好。我失去知觉有多少年,我不清楚。周围的世界发生了什么,我更不知道。直到有一天,我被一声声‘咚咚’的声音,敲醒了。”天魔回忆道,“醒来后,我发现周围的世界是一片黑暗,我这种有形无实的存在,居然也被挤压得不能动弹分毫,这让我感到窒息和恐惧。”

      “你不是只能感受到温度吗?ⰲ”许由问道。

      “温度变化给我带来的感受,是真实的。而那种窒息和恐惧,应该是出自本能而联想到的一种记忆。我是天魔波旬똳的元神,不需끈要呼吸,所以也不可能真的窒息。”天魔说道。

      “你的感受,可能只是你联想到的某噝种记忆?”精卫没有理解这句话。

      许뙦由槪突然冲着精卫,扬起手,作뒈势要打。

      精卫心中一惊,脖颈一缩,身上陡然凉了几分。

      许由却收回了手,笑问,“你有没有感到呼吸突然停滞,心中发冷?”

      精卫这才ᵞ明白,师傅是在点化自己。

      在刚才的那一刻,许由并没有打她,但那个扬手要打的情形,她看到了,却感到心中一冷一惊,밥身上的血液流速都变慢了。

      ꨭ“那咚咚之声,缘何而来?”许由让波旬的元神继匑续讲下去。

      “人类的创世神话中,第二个神话是女娲补天,我就被封在那补天之石中。”波旬的元神说出了自己的来历。

      “五色石?大地之眼吞噬万物,将它们无限压缩,最终造出的,竟然是五色石?”许由大吃一惊。

      传说中,炼好的一块拳头大的五色石,到了天穹极高极高处,堎便会一长再长,最终变成数万里长、数万里厚,简直算得上又誡一个地球。

      天魔波旬说到几千里턯长的地块,被大地之眼吞噬后,到了眼睛边缘,就会变成一根绣花针般大小时,没有人相信。

      但若阖拳头大的五色石到达天缺时,能变成数万里长、ֹ数万里厚的存在,几千里长的地块在大地之蔩眼被挤压成绣花针,也就不足为奇了。

      “是的,女娲娘娘雕琢五色石,给五色石开了窍,我才逃了出来。”波旬心有余悸。

      “你不知道有没有见过盘古,那女娲娘娘呢?”精卫问道。

      “我刚逃出五色石,就听ᅋ到头顶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一声问话,那问话的语气中明显带着疲惫不堪䏉的意味。”

      2,仿佛之间,波旬又回到了那一天。

      “你还活着吗?”有个声音,桴从空中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包含着无尽的沧桑与落寞之感。

      波旬骇然抬头,仰头向声音ב传来的地方望去,但见一座高山,高耸入云,看不到顶。

      最奇怪的是,那座⋤山的山脚下횶居然是最窄的,越向上,山围越粗大,就如现在的山倒立起来的模样。

      那声音,就是从那高山之巅的更高处传来。

      ꬩ“你是谁?是你在讲话吗?”波旬克制住内心的恐惧,颤声问道。

      “哈哈,哈哈——”天空中传来了一阵빒大笑,震得波旬只得捂住了耳朵。

      “你果然活着,很好。”那笑声终于停下,“一万八千年了,这句话我每天都要问上几十遍,终于得到了一声回应。虽然你不是⏴人,但这也很好,很好。”

      “你是,人?”主波旬第一次听到这种新事物。

      “我是人,你是什么?”那声音突然变得很温柔很温柔,似儅是怕吓着了这个新伙伴。

      䱣“我是天魔。”波旬老老实ꗶ实作答,“人是什么?我怎么看不到你?”

      “我就在你面前啊!”那人轻ߦ笑着回答,“你正站在我的尾巴尖上呢。”

      “你的尾巴尖?”波旬低下头,看着那五彩斑斓的松松软软的僑地面鷩,又狐疑地向空中仰望。

      / “那,这是我的尾巴根。”那人说完,波旬看到眼前的那座奇怪的、足足有几公里长的大山,居然晃了晃!

      波旬쑆脚下那五彩斑斓的、松松软软的地面也跟着一抽,将波旬闪了个跟头!줁

      “唉呀,摔着你了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人赶紧道歉,语气非常诚恳。

      一个人在这天地中,孤独地活了一万八千年,没有任何能陪她聊天的生命,她就像一个囚徒,被困在这天地之间,服刑了一万八千年。

      天地为笼,好大的一座监狱。

      突然来了个能陪她说说话的,不├管是魔还是鬼,或者是蝼蚁,那都是她的天使ᴊ。

      3,

      ᲼波旬৉经过与女娲娘娘的交流㺕得知,她跟她的哥哥,诃一直生탁活在这个叫做地球的大鸡蛋当中,相依为命。

      哥哥当然就是那位盘古。

      也不知过了多少万万年,他哥哥突然说ꄪ,他想走出蛋壳,出去看看外낝面的世界。

      櫼女娲很害怕,拼命拉住哥哥的手,“哥哥,你千万不能这么做。父母费尽千辛万苦,给我们造出这样一个温暖而又安全的蛋壳,就是要我们躲开外面那个世界的危险,无忧无虑地生活在这混沌中啊촋。我们唯有在这里面,才能获得永生。”

      “这粣混沌太沉闷掿了,我们看不见꧞外面的䒔世界,这样一成不变的永生,我越来越厌烦。”盘古闷闷不乐地说道。

      “可是,你打破蛋壳,我们也许会死的。听父母说过,死झ了,就什么也没有了。”女娲还是不肯放手。

      “为改变而死,总好过如此无聊、沉闷地永生。我想了很多,我跟你这样的永生,既是时间永恒的囚徒,又是这蛋壳空间的囚徒。”盘古轻轻推开了女娲。

      레 女娲也许是被盘古的话打动了,也许是明白自己拦不住哥哥,就跟在盘古身后,跟他一起寻找能打破蛋壳的物件。

      终于,开天斧成…好…

      一斧挥去,蛋壳裂开一道深缝——正是天魔波旬坠下的那种深沟。

      人类的创世神话,正是天魔的灭世预言。

      一斧又一斧过后,天地异象丛生:有物清轻,得以飞升;有物浊重,坠而破空。

      大地之上,江海倒灌,飞火流窜。

      又有无底黑洞,吞噬万物而不满。又有看不见之暗物质,万物触之便消失,并爆发出巨大的推送力,释放出不可思议的、足以将一ᨣ切烧毁为灰烬的高温能量ㆲ……

      这场变化持续了很多年,天地才在动荡中慢慢恢复了某种秩序。

      那些喷火的石头,在飞向天空极高极高处时,一部分突然膨胀数万万倍,成了一颗颗闪闪发光的星球,悬在空中不动;有的在膨胀的过程中,突然炸裂成无数的火球,旋又飞扑回地球。

      ∙ 女娲惊慌失措,魂不守舍。

      盘古䳱意气风发㠹,豪情万丈。

      那些可能会掉落在他们身边的火石球創,都被盘古一拳拳打回天上。

      他更是拨转头顶的星球,让它们㩆在剩下的这部分地球上空,组成了一张防御网……

      4,

      “女娲补天,补的就是盘古大神造就的这张空中防御网?”许由一下想明白了许多问题。

      “是的。盘古顶天立地,力竭而亡后,女娲娘娘一个人继续补天,又补了一万多年,才使宇宙初定,天地得安。”波旬说道。

      “有了盘古大神¹的开天辟地䄱,又有了女娲娘娘的经天纬地,才有了ဋ我们这个生生멵不息的世界,他们都很伟塋大。”精卫赞道。

      “我怎么感觉삛,这样的世界,只是一个更大的蛋壳?”许由说出了不同看法。

      “盘古大神的开天辟地,也太鲁莽了,所以造成了一场灭世之劫。他开天辟地是对的,但不该乱挥斧头。”许明兰不客气地说道。

      “明兰的话,虽然有些大不敬,但也有些道理。如果能在保证大地生灵之安全的前提下,循序渐进,逐步开天,自然是最好的。”许由的八辈祖俖宗说道。

      “他身处混沌之中,褖如何能想到这蛋壳之外,还生活着无数生灵?”许明义反驳道。

      “别扯那些没用的了,我们䦬继续说女娲娘娘吧。”波旬将七嘴八舌的众人,再度拉回到他的回忆中,ꢹ“我还是想知磓道这位女娲长什么样,就飞升到麫高空,一直飞了数个时辰,才看到一处平台,大概有两百米长,三十米궓宽,我就落在上面休息。” 喝

      “那一定是女娲娘娘的肩膀了,这么大,想想就吓人。”许明义枵说道。

      “那只是她老人家的一根手指头。”波旬的鼻孔轻哼一声,“这样的存在,才配称作人곺!”

      “鵧呵呵,我总感觉,你对我们现在的这些人类,充满了蔑视和敌意?”许由笑道。

      ꌴ“我们死,你们生,你说我该不该很你们?”波旬冷哼一声道。

      “毁灭你们天魔的,是盘古大神,你应该恨他才对。”许由说道。

      “他早就死忨了,我恨他有什么用?”波旬翻了个白眼。

      “那他妹妹还活着啊,你那时又遇到了,可以找他妹妹报仇的。”许由说道。

      藻“你是说女娲娘娘?开玩笑,打不过的,我永远都打不过她的,恨♔了也没用,所以我原谅她了。”波旬大义凛然。

      “然后你就迁怒于我们这些女娲娘娘的后人?”许由呵呵一笑——在天魔的心中,强大即正义。嬡

      不过,让天魔对人类有敌意的真正原因,ꉁ波旬并没有说出。

      “我在她的手指头上歇息,只听女娲娘娘说ഗ道,‘你还槞是去歇着吧དྷ,再有几年,我补好了天,就使个缩身术,咱们好好说说话’,我知道那么大的平台,居然只是她老人家的一根手指头后,也是心中恐慌,怕飞到她嘴边,又是一个大地之眼那样恐怖的存在,我就完了,所以就又飞转回了地面。”波旬说道。

      “几年后,她施展法术,将身子一缩再缩,缩到三百丈高时,问我怎么样,我说太高太高了。她就又缩到三十丈高时,问我怎么样,我揯还说긶太高了;她就继续变小,直到四五丈高时,我们不差上下,我才看清了她的⠾脸。”波旬说道。

      “美吗?”许明兰迫不及待地问道。

      癰“很美很美。”⬍波旬答道。

      “ꟹ果真是人面人身蛇尾?”许由问道。

      㾻 “是的,很美很美。”波旬答道。

      “有多美?”许明义问道。

      䵈 “这世界的一切美好,在她面前,都会黯然失色。”波旬答道。

      “好吧,我知道你描绘不出来。”许由ž并不关心女娲娘娘的外貌,“说说她造人的事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