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啦在线播放手机版

      “哼!”嬴政剑眉冷凝,见此人没有出面的意思,不免心中暗怒,拔出泰阿向一处挥去,一道微不可察的白芒刺破夜空,径直朝着小巷转角处袭去。

      “叮~~!”金鸣之音响起,小巷深处一道暗影微微闪动,脚步声响起。

      “没想到你一个少年公子,竟能修得内力,成为一流高手!”暗影之中,一道身影缓缓踱步而出,显露在嬴政面前。

      一身着黑袍,布锦蒙面的汉子,手持一柄倒锋长剑,缓缓从中走出。

      嬴政看着此人的穿着,眉头微皱,对于黑衣人的言语并未在意,反问了一句:“你是芈系之人?”

      “……”汉子没有应声。

      “呵~~宫内下毒不成,就派人在宫外劫杀了吗?”嬴政冷笑不已,虽然汉子不回答,但是心里早有猜测,更是一点儿也不惊奇。

      毕竟,一回生二回熟~!想来,肯定是督查军备一事让芈系感到了不安,生怕被查出什么。

      不过,嬴政的冷笑声一出,那汉子却并未生气,反而说道:“我此番前来,并不是杀你。只是传达一句话,万事莫要做得太绝,否则对所有人都不好!”

      “呵呵……”嬴政一声冷笑,讥讽道:“怎么?这一次改良言相劝了?”

      “公子身为天命之人,我等不愿对公子不敬!话已带到,还望公子自行斟酌!”黑衣汉子持剑抱拳,说完后便转身离去,不愿再次纠缠。

      “天命?原来如此!”嬴政不屑地笑出了声,心里明白了过来。

      眼前这黑衣大汉,必然是芈系派出来警告自己的。只是让嬴政没想到的是,芈系居然会束手于天命,不敢对自己下杀手,这样的作为,让嬴政更加得瞧不起。

      天命不过是附庸,被天命光环所束缚的人,不过是奴隶罢了。芈系如今的软弱畏缩,让嬴政内心更加轻视芈系。

      “腐蛆肥蝇,缩首缩尾,芈系真是可悲!”嬴政心里念及,看着那黑衣大汉离去对我背影,突然高声问了句:“如果我非要致你等于死地呢?”

      “……”黑衣大汉脚步一顿,随后缓缓回首,显露出的双眸煞意狠厉,冷冷回道:“公子若是不怕两败俱伤,亲母暴毙,那便随意!”

      嬴政脸上的戏谑瞬间消散,脸色立马阴冷得吓人,目中杀意波动,冰寒之气凛然钻心:“你想死!!”

      嬴政最恨的,就是这些人不择手段的丑恶嘴脸。即便知道母亲在宫中有玄鹰军护着,但是此人的话,无疑点燃了嬴政心中的怒火,嬴政起了杀心!

      对此,那黑衣大汉则不屑一顾,无视嬴政所表现出的暴虐,哼道:“哼!身在王族,小小年纪还能有这样的实力,算是江湖百年不遇的奇才!但是也别目空无人,这世间之大根本不是你所能想象的,以你的实力,要想弄死你太简单了!!”

      “是吗?!”嬴政嘴角一扯,白森森的牙齿显露,眼中的杀意已经溢散而出,身形一动,直袭对方。

      “哼!”见嬴政攻来,那黑衣大汉轻蔑一笑,看向嬴政的目光当中充斥着藐视,手中长剑随意一握,准备杀杀这个少年的威风。

      倏然间,一道威震天地的威压,从嬴政的身上铺散开来,转瞬间将黑衣大汉笼罩在内,在这股足以镇压万物的威势之下,黑衣大汉心神动荡,经络当中内力陷入停滞,无法调动。

      威压之下,大汉身子也随之僵硬,眼睁睁看着嬴政手中的淡金长剑朝着自己的头颅劈来,剑身的纹路清晰可见,剑刃霜雪寒亮,锋芒毕现!

      大汉目眦欲裂,额头青筋剧烈鼓动,似要爆开一般,鼓动全身劲力,才堪堪后仰,锋利的剑刃划过脸颊、鼻梁,没有一丝阻隔,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线。

      “啊~~!”大汉惨叫一声,声音当中充满了惊惧,只觉得脸上一凉,在剧痛感的刺激之下,内力鼓动,瞬间摆脱了方才那一股威势的压迫,强大的内力倒灌而下,随着手中长剑,迅捷劈向眼前的嬴政。

      “铛!!”长剑交击之声,响彻夜空。

      嬴政身子被强行击退,在地上滑行数丈,才止住身形。

      “这人,实力不俗啊!”嬴政抬起些微颤抖的右手,感受着虎口隐隐传来的刺痛,目光下移,看了看右手被反震出的血口,顿时心里一沉。

      “这样的实力,已经快接近残顾了……”嬴政满眼戒备地看着对面捂脸的大汉,屏气凝神,压下内力的翻腾,准备抗敌。

      方才借着名剑之势,出其不意之下击伤了对方,这其中有嬴政自身实力,但更多的是对手的轻心。如今一击没有击杀,对方恼羞成怒之下,肯定更为狂暴。

      “你!!竟敢伤我!!!”这时,那黑衣大汉阴狠的目光电射而来,大汉放下了捂脸的手,一道横贯整张脸的狰狞伤痕,深可见骨,距离眼睛仅有半分之距,正“啾啾”往外冒着血,大汉脸上的布锦早就被斩落,眼睛往下整张脸都被血污沾满,在这光亮黯然的夜晚,犹如地府之中爬出的恶鬼,配上那充满杀意的目光,异常可怖。

      大汉的目光,比之冬狩遇见的青狼王还要恐怖,残忍暴虐,阴冷狠毒。

      “……”嬴政直面对方的暴虐,感受到汹涌如大潮一般的气势压迫,更加冷静沉着,严阵以待。

      双方实力悬殊有些大,嬴政如今的实力,顶多算是一流中等,即便有名剑之势,利用剑意雏形打击对方,也只能镇住敌手一瞬,打个出其不意。一旦对方有所防备,凭借这微乎其微的剑意威压,再难有建功。

      江湖当中,对一流高手有一个排名,共罗列出十位其中的佼佼者,称为宗师之下十大高手!

      残顾虽然不在此列,但是上任天一阁阁主却是这其中之一,残顾比之只强不弱。能上这个排名的,无一不是一流顶尖高手当中的佼佼者!距离宗师也只有一步之隔!

      而眼前这个黑衣大汉,在嬴政的感知之下,距离残顾的全力状态也只差一个层次,恐怕是一流顶尖高手之列。

      哪怕是最弱的一流顶尖高手,这样的存在,对于现在的嬴政而言,可谓是生死大敌!更何况,方才那一剑,恐怕已经惹怒了对方,暴怒之下的一流顶尖高手,啧啧啧……

      嬴政面色有些沉重,但却没有半分悔意和懊恼,满心想的都是怎么应对此人的反击,再伺机宰了此人!

      满腔怒火的黑衣大汉,此刻都快被愤怒吞噬理智,自然不会想到,眼前这个少年竟然想的不是逃跑,而是要了自己的命。

      大汉怒极,心中的怒焰都快要吞噬自身理智,怒目瞪视嬴政,欲要将其千刀万剐。

      这时一股冷风吹过,脸上的伤口被冷风一刮,顿时刺骨的疼痛感袭来,在疼痛刺激之下,大汉清醒了一些,开始回想起方才受伤的过程,想到了那一股令人魂灵都僵固的威势,心中不免骇然。

      “方才那是……剑意?!!”大汉嘎嘣一声闭上了嘴,紧咬板牙,闭合的声音脆响,传出去还让对面的嬴政身子一震,以为大汉要出手,连忙戒备起来,虚惊一场。

      嬴政竟然领悟了剑意,即便那剑意还微弱,但这也算是半只脚踏入了宗师之境!大汉眼睛都绿了,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卡了自己十多年的瓶颈,竟然在一个少年身上显得如此轻易,这让人怎么能平复?

      嬴政才多大?毫不客气地说,黑衣大汉在一流这一层次停留的时间,都有可能比嬴政的年纪还要大,这样对比下来,大汉这一辈子就像是活到了狗身上。

      “这怎么可能?!!”大汉牙齿都要咬碎了,心里的嫉妒和酸水瞬间涌了上来,都快把方才熊起的怒焰给浇灭喽,满心都想要卡住嬴政的脖子,逼问出剑意的修炼方法。

      不过,脸上传来的疼痛,也让大汉心里明白,嬴政这个少年,不能以常理度之!

      想到这儿,大汉沉下心来,肃目相对,闷声喝道:“小子,你不是我的对手,识相的就说出你修出剑意的法门,我可以放你一马!”

      “放我一马?呵呵呵~~”嬴政冷笑一声,嘲讽地说道:“想要剑意法门?可以~~拿你的脑袋来换!!”

      大汉起先听到嬴政说“可以”,还以为嬴政退让,心里正高兴着呢,不料嬴政紧接着说的话,让大汉顿时恼羞成怒。

      “好胆!还敢大言不惭!那你就去死吧!!!”大汉觉得自己被嬴政给耍了,内心的怒火再次攀升,新仇加旧恨,让大汉彻底忘却了此行之目的,铁了心要让嬴政好看!

      话音刚落,大汉身形激射而出,犹如脱弦之利箭,冲向嬴政,周身气势鼓动,手中长剑势若万钧,朝嬴政碾压而去。

      随着大汉身形,凛冽的风压迫向嬴政,面对大汉的攻杀之剑,嬴政调转身形,步法诡异绕过这一杀招,来到大汉身侧,泰阿剑意迸发,压迫对方,趁着大汉侧身空门大开,手中泰阿剑犹如绝命灵蛇,径直朝着肋骨刺去,这一击落实,大汉不死也伤!

      可惜,大汉在被嬴政的剑意震慑过之后,一直心存戒备,周身紧绷,出招都留有几分余力,暗自戒备着。

      此刻那一股威压再次袭来,大汉心神一震,恍惚了那么一瞬,立马内力流转,破开了那股威势的压迫。

      一瞬之间,嬴政的剑已经贴上了大汉的侧身,锋锐刺痛感袭来,大汉顾不上惊骇,内力全数爆发开来,身形瞬间快如闪电,手持长剑横扫一圈,劲风凛冽,直袭嬴政面目,以命博命。

      见到此,本来心中微喜的嬴政,顿时心中一紧,顾不上前刺,连忙收回泰阿,剑身向外,抵在胳膊上,抵抗这一招数。

      “铛!!”刺耳的金鸣声再次响起,在大汉的全力一击之下,嬴政身子如遭重击,直接倒飞出去,狠狠砸在了街道旁边的墙上。

      “哼……”带有些痛苦的闷哼声,从嬴政嘴里跑出。大汉这一记横扫势大力沉,动用上了全力,嬴政若是不回防抵挡,即便刺进大汉的心脏,恐怕也会被这一记横扫削下脑袋。

      以命博命,这种狠厉果决的招数,嬴政显然是输了。这也无法,嬴政即便历经劫难,但是像这种江湖对决,经历得还太少,对付一般人还好说,像这种刀口舔血存活下来的顶尖高手,嬴政还太嫩。

      硬生生吃了大汉一击,即便有泰阿缓冲,没有见血,也被这股巨力砸飞出去,震到了内腑。

      一流顶尖高手的内力,加持之下的力道恐怖到数百钧的巨力。注意不是斤,而是钧!

      “咳咳……”鲜血,自嘴角渗出了些许,嬴政感受到内腑的震荡,疼痛感强烈,方才抵着剑身的左臂更是酸疼涨涩,颤抖不止,无法挪动半分。

      对面,大汉满脸冷汗,伸出手摸了摸侧身腰肋,没有想象之中的空洞,立马松了一口气,虽然有些血迹和疼痛,但是总比开个洞要强。

      这时,大汉抬头看向倚墙才能勉强站立的嬴政,顿时心中大喜,大笑出声:“哈哈哈~~小子,我看你还怎么狂!!”

      “不要以为修出了内力便是江湖高手了,若非我不会敛息之法,上次刺杀你的就会是我!!以我的实力,比那个废物要强上太多,你早就死在我的手下了!!”

      见到嬴政暂时失去了抵抗能力,大汉顿喜,忍不住出言嘲讽了几句。

      “……”对此,嬴政默然不作声,趁着对方嘲讽的空档,极力运转内力,缓解内腑之震荡,恢复气力,同时心里也有些懊恼。

      若非方才自己太过心急,想毕其功于那一刺,以自己的身法和招数优势,最少还能与之缠斗多个回合,指不定就能找准机会,一举将其灭杀。

      不过现在,嬴政的心里暂时放下了击杀此人的想法,开始考虑撤退之路了……

      进宫朝议,嬴政并未让残顾随行,这才有了如今的窘境。不过等缓一口气,凭借身法速度优势,嬴政有信心能甩开此人。

      毕竟,嬴政这身法可是荆轲教的!若是能将其引到公子府周边,荆轲等人定能察觉到,届时也能将此人拿下!

      嘲讽过后,大汉紧了紧手中的长剑,向着嬴政缓缓走近,面目狰狞,狠声说道:“小子,讲出剑意精修之法,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见到大汉逼近,嬴政连忙装作一副无力反抗的模样,满脸虚弱神情,小声问道:“我说了,你就能放过我吗??”

      闻声,大汉喜出望外,连忙保证道:“你放心,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放你走!”

      话虽这么说,但是大汉的心里却已经思定:“今日已然出手,绝不能让这嫡公子活着离开,反正君侯早就想杀了他,此番也算是全了君侯所愿。若是能从其口中套出此子修出剑意的法门,等到以后我修得剑意,这天下何处不可去?!”

      大汉的心里,已经在幻想着自己成就宗师的场景了。在大汉想来,嬴政能以这等年纪就触及剑意,定然是有什么捷径,否则不可能功成!

      嬴政见到对方上当,连忙抓紧功夫调养内息,一边扯开话题,故意拖延时间:“我小时候在邯郸,遇到了一个老人,他给了我一本书简,我就是照着书上写的,修炼出了剑意……”

      “那书呢?!”大汉神色激动,感觉到梦想就近在眼前,触手可及。

      “书在我府上,要不我回去给你取?”嬴政一脸认真地说道。

      “你看我像个傻子吗?”那大汉一副我是聪明人的亚子,你这些小手段骗不了我。

      “那你说怎么办?”嬴政一脸“无奈”,两手一摊,示意没辙。

      见状,大汉低头思索了下,随后认真地说道:“你看过那书简,那你一定知道里面写了什么。你就在这里给我念出来!”

      嬴政看了这大汉一眼,嘴角慢慢扬起,突然出声说道:“我倒有个办法,我们两个都方便!”

      “什么办法?”大汉问道。

      “我的办法就是,你先死,然后我把书烧给你……”嬴政嘴角的弧度渐渐扩大,眼里满是嘲弄,讥讽人心。

      “你!你耍我?!”大汉一脸的难以置信,见到嬴政那满脸的讥讽,大汉恼羞成怒,喝道:“找死!”

      说完,身形前冲,手中长剑挥舞,径直朝几丈外的嬴政杀去。

      此时的嬴政,已经调息完毕,周身气力尽然恢复,冷冷一笑,眼瞅着对方大汉冲来的身影,脚步一踩就准备翻身飞跃过墙。

      突然之间,就在嬴政要有所动作之际,夜空之中倏地传出一声划破夜空的尖啸声。

      一道锁链,犹如夜幕当中的游龙,仅仅闪烁了些许的微光,便自黑暗中探出,射向了黑衣大汉,迅如闪电。

      大汉听到了那凄厉的声响,却来不及丝毫反应,就被那锁链环绕在身上,肢体受缚,身体也因为惯性的原因栽倒在了嬴政的面前。

      大汉重重地摔倒在地,眼中惊愕莫名,还没来得及思考,就被身后又一道厉芒贯穿了脖颈,当场毙命。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嬴政正准备提起心神扭头就跑,就看到黑衣大汉身后窜出一串链锁,直接捆缚住了大汉,几乎同一时间,一长剑迅猛而至,钉在了地上,没地尺深,同时还带走了大汉的性命。

      “咕嘟……”方才还凶神恶煞的大汉,一瞬间就成了地上的一具尸体,嬴政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心中止不住的震惊。

      “踏踏踏踏”夜幕当中,传来了幽幽的脚步声,嬴政连忙看去。

      大汉的实力,嬴政心里有底,这样的存在都被人瞬间秒杀,那自己对上也是差不多的结局,戒备都没什么用。

      况且,能助自己击杀黑衣大汉的,看来应该是“友军”。

      想着,嬴政就看到五人显露身形,俱都身着黑袍,领口有一个精美的别章,脸上都带着玄色面甲。

      “呼~~”见到对方的这幅装扮,尤其是领口的那个别章,嬴政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种别章,嬴政还在一人身上见到过,那便是玄鹰军天字营玄巍,一个拿天下奇毒当甜品吃的神人!

      毫无疑问,眼前这五人应该就是玄鹰军的了,就是不知道是听到响动过来的,还是其他……

      这五人来到嬴政面前,拱手施了一礼,随后一言不发,俯身从大汉身上取下了链锁和长剑,随即一同消失在夜幕当中。

      嬴政从头看到尾,待五人走后,静下心来感知了片刻,却发现什么也察觉不到,这五个人好像凭空蒸发了一样。

      “……”嬴政无奈地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朝着城卫军营的方向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