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女人做性

      奉光哲见两个阴间使者态度不善,再不敢多说。两个阴间使者转过头,将写着千智秀名字的书本翻开,里面开始出来一行行泛着金光的字迹。

      这就是千智秀的命书了,和华夏的生死簿类似,但生死簿上的判词古朴而高雅,每人不超百字,而韩国的命书每人一本事无巨细都会记载在内,语句也像韩剧风格。

      简单翻阅,千智秀的命运就如同大多数韩国人一样,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这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就是最好的事情。我指着命书问奉光哲:“你们还有话说吗,不是人类怎么可能有人类才有的命书?”

      奉光哲兀自嘴硬:“一些以人类形态生活的妖精也有命书,比如大明星李仁娜,九尾天狐有命书也没什么!”

      “还有这事?”我好奇的问阴间使者,这在华夏时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华夏地府制度严苛人妖绝不会混为一谈。这也侧面反映了韩国最近妖怪的确有点多!

      阴间使者果然点了点头,“是的,我们决定以人类形态生活的妖精如果不为非作歹可以当做人类看待。”

      “你们倒是很有智慧,这一点上看的很开,的确决定一个人是什么的从来不是出身,而是行为。”我忽然有了感慨,因为我自己算什么我也不知道了,在时间之外的那么久时间,我早就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算个人类了。

      我看向了奉光哲,此时那蓝色法宝已经回到了他的手里面,周身已经变成了浅蓝色。“奉光哲,以人类生活的妖精有命书的话就可以算作人类,为什么她不可以?何况她百分之百不是九尾天狐!九尾天狐道法何其高深,就凭你们?”

      “别的妖精都可以宽恕,九尾天狐不可以!”奉光哲强硬的回道,“她是不祥的征兆,她会带来韩国降魔界的末日!”

      “预言?”我笑了,“预言要是真有用,何必有王朝兴替世事轮回?不知道预言有没有说我的存在?”

      阴间使者看到我们两方再次剑拔弩张起来,站在中间劝道:“两位,这里凡人密集,可千万不能动气,不能伤及无辜!”

      奉光哲说道:“阴间使者,对不住了。但九尾天狐这件事情,我一定不能退让!”

      我看奉光哲的样子,不由得怒火中烧:“怎么,你打也打不过我,还死撑着,难道真的不怕我杀了你吗?”

      ‘杀’字一出,我全身气势自然倾泻,首当其冲的是没有实体的两个阴间使者,他们连道别的话都没说出就已经消失不见。而除了奉光哲,那些降魔师又统统跪下了。

      这次我没有用言出法随的小把戏,而是直接亮出了实力,泰山压顶的实力。

      奉光哲还真不愧是一品降魔师,本事稀疏平常,骨头倒是很硬,至少他在我的气势之下脚踝断裂的声音传来,他已经死撑着站立着。

      “下次,强硬之前想想自己够不够实力吧!说硬话是要扛得住的!”我冷笑一声,拉着千智秀有些冰凉的手腕,走出了这个校园。

      我带她到一家烤肉店,点了些肉烤着,然后伸出手说道:“拿出来吧!”因为九尾天狐每次出现,我都能有意外收获,本来我以为是那个蓝色法宝,但交手之后觉得虽然神异但也入不了眼,九尾天狐怎么可能不清楚我那绝顶的品味?所以我觉得好东西应该在她的身上,她或许藏着什么东西。

      毕竟九尾天狐知道,我不是太喜欢萝莉,何况是未成年的萝莉。

      “什么?”一直很拘束没有吃东西的千智秀奇怪的问道,“你想要什么?钱?我什么都没有,但我会打工挣钱的……”

      “没有?”我疑惑了,灵气再次扫过她的全身,除了在她身体内部找到一丝熟悉的感觉外,并没有探查到任何异宝。难道是苏东坡字画那样的人间宝物?

      “那你有没有什么古玩啊字画啊玉石啊之类的?”

      千智秀瞪大眼睛看着我:“大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救我,也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抓我……其实我现在也很害怕,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啊!”

      “什么都没有?”我疑惑了,可是贼不走空啊不我不能白跑一趟啊,难道是她家里藏着什么东西她不知道?“你在哪儿住,吃完饭我送你回家?”

      “我,我没有家……平常我都是窝在学校里凑合过夜……以前我住在我大伯家,上个月我大伯搬到了仁川,他的房子也卖出去了……”千智秀说着,她面前的食物她一口都没碰,连水也是。

      真是个拘谨又戒备心强的丫头,我想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大伯搬走也是一个伤心的故事,就夹起一块五花肉放到她的餐盘里:“行了你先吃饭吧……”

      就在这时,窗外又是白影一闪。

      “你先吃饭,我去去就来!”我对她一笑,再次给她夹了一块肉,然后走出了餐厅,在空旷的大街上,低声说道:“我追你这么久,这是你第一次在一个地方出现两次,何不出来一见?”

      然后一团白光飞来,速度虽快,却不带杀意。在我面前轻飘飘落下,展开成一张纸,上面写着:“明泰大师安,奴家逡巡良久,甚为疲惫,又有仇家追杀,不得已引君来此,还望见谅。此女深藏异宝,双十乃出,天下无匹,君虽见识深远亦必惊叹。届时宝玉一并归还。阿九再拜!”

      字迹明秀端庄,卫夫人的簪花小楷。

      我这次明白了,千智秀身上的宝物原来到了二十岁才能出世,怪不得她身上有种奇怪的灵气。九尾天狐既然说能天下无匹出来,那肯定是八岐大蛇的牙比不了的。九尾天狐虽生性狡诈,却从不说谎话,从不违背诺言,这点连我也是佩服的。

      千智秀已经上高中,怎么也得十六七岁了,花个三四年时间就能把我的宝玉取回来,总比跟着九尾狐屁股后面跑好多了!而且,我本来也打算在韩国多住一段时间呢,割一波妖怪的韭菜挣点钱,因为最近也想在帝都买个大房子了,那种带院子的……

      所以我回到饭店看着依旧不没有动筷子的千智秀,露出了一个自以为温和的笑脸:“小妹妹,你多大了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