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视频破解版app

      第44章 大舅舅

      “棠儿是有法子救父亲的!大哥您信我一次!”

      云言秋的声音恳切,可那人却完全不肯理会,语气冷硬:“我并非不信你,可小妹你看人何曾准过?”

      话毕,云言秋没了声响,书房的门却是被猛地踹开。

      尹慕棠很是淡定,她已经认出外面这人是谁——云家的主心骨、娘亲的大哥,云宗元。

      她抱着盆走出屏风,水面鲜红一片,只因脏血侵染过的软布都被她扔进了水盆中。

      云宗元冲进门来,与她正面对上。

      尹慕棠眼睛一扫便觉得这舅舅气势非凡。

      仅是他眉间那三道与外祖父相同的川字纹,就知其性格应如外祖父一般刚硬。

      “恭王妃,你何故要如此行事?”

      云宗元语气很是疏离。

      其实在没有外人的时候,他大可以唤尹慕棠一声乳名,没有必要将称呼弄得这么疏远。

      “大舅舅没看到吗?我给外祖父治了病。”

      尹慕棠将手中的盆向前送了送,云宗元下意识向后挪了半步,看着盆中染红的水,又转而去看了屏风,瞬间眸色一凝!

      伸手就握住了尹慕棠的胳膊,控制住她后,立刻对着他身后的干瘪老头客气道:“神医!我父亲在屏风后。”

      干瘪老头应了一声,背着自己的药箱就去了屏风后面。

      尹慕棠还特意叮嘱:“检查的时候别碰到膝盖,我刚绑好的伤口不能乱动!”

      “宗元!放手!”

      “大哥……您放开棠儿!”

      外祖母和娘亲才走进门,赶忙上前就要拉开云宗元。

      云宗元却是气愤的道:“她到底给你们下了什么迷魂药?之前为父亲看诊的大夫说了,父亲若是醒着,请来神医后还有一丝希望!可现在呢?”

      “大舅舅莫急,不如先等等神医的诊断。”

      尹慕棠心知他不过是心系外祖父,所以也不会计较。

      “我看没这必要!”

      话虽如此,云宗元心中则百转千回。

      目光审视的看着尹慕棠,她长得与自己妹妹有三分相像,心中莫名会有些亲近,可一想起她爹是尹有志,瞬间就让他多虑了。

      他身为吏部尚书,本就是管理文职官员的,这些年与尹有志难免会有牵扯,也知道他对于父亲不肯提拔而愤恨。

      这外甥女自小就不与云家亲近,突然做出这么大的转变,不由得他不怀疑。

      “大舅舅,你可否先放开我?这血水我可是端不住了,若是洒了你一身,可别怪罪。”

      尹慕棠胳膊有些酸痛,不仅是因为被云宗元抓住了胳膊,更是因为这盆水实在是越端着越沉。

      “哼。”

      云宗元昂着头,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他本是一个克己守礼之人,若不是万般激动,断不会这样失态。松开了尹慕棠之后,他立刻绕进了屏风后面,看着神医给父亲诊脉。

      “小小姐,把盆子交给老奴吧。”

      锦婆婆上前端走了尹慕棠手中的水盆。

      尹慕棠揉着发僵的胳膊,突然眼珠一转!

      外祖父年事已高,小舅舅又不在京都,所以大舅舅是云府如今唯一的顶梁柱,若是能让他派人帮着自己去找涓娘,一定可以!

      轻巧的走了两步绕在了云宗元的面前,抬头凝望着他,“大舅舅,一会而神医若说我真的救了外祖父的话,您得保证不怪罪我和母亲,且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哼,这有何难?若是真的,便是十个八个要求我也能答应!”他虽然语气坚决,但明显是不相信她的。

      尹慕棠见他答应,脸色顿时一喜。

      涓娘!等我!

      而那干瘪老头自然也听见了他们二人的赌约,站起身来,先是看了尹慕棠一眼,而后又摇了摇头,这对着云宗元行了一礼。

      “我父亲可是不行了?这时候还行什么虚礼?!”

      云宗元迫切的想要知道父亲的状况,见他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心中顿时一凉。

      尹慕棠也觉得奇怪。

      外祖父的脉象早就平稳,而且生命体征也被控制住了,这神医要是还觉得外祖父不行了,那才是‘神’了。

      “不不不,云大人,老朽的意思是说,您父亲的身体已无性命之忧,脉象虽偏弱,但坠楼后能保持这般的平稳,实属难得。老朽没有可以伸手的余地了,这位姑娘的医术实在了得!”

      他其实早就察觉出病人无碍,却是一再的确认,生怕自己误诊。

      而干瘪老头的一番话,让云宗元的心情变得有些复杂。

      先是为父亲无碍而欣喜,可转而就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了……

      尹慕棠,当真是她救了父亲?

      “上苍保佑、苍天有眼啊……”云老夫人也被人搀着站在了屏风边上,听到了神医的回答,这才将一直悬着的心给放下,双手合十,不住的念叨着。

      闭上眼时,眼角更是有泪珠划过。

      尹慕棠转头也看向这面,却是与母亲四目相对,看着她眼中的欣慰和激动,尹慕棠展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对着她点了点头。

      还好一切顺利,不然为自己担责的母亲,肯定会因此自责一辈子的。

      “劳烦神医舟车劳顿,这点谢礼请收下,烦请在府上多留几日。”

      云宗元自怀里掏出了一锭银子。

      虽说神医说父亲已无大碍,但是却依旧不太放心,想请他在云家多待上几天。

      “老朽也没帮上什么忙,银子就不必了,多留几日更是多余,眼下有这位姑娘的医治已然是足够,不过,这位姑娘,老朽有一疑问,不知你可否作答?”

      老神医高风亮节,并非那贪财贪功之人。

      “请说。”

      尹慕棠转回身子,对这身形干瘪的老神医印象不错,却见他对外祖父鼻子上的软管很是感兴趣。

      “这是何物?从鼻子贯入,通达到了何处?”

      老神医问着,便又补充道:“若是小友为难就罢了,老朽不过是觉得新奇。”

      “不为难,这软管直通胃部,用来给患者喂食物或汤药,平时不用时便用木塞堵住。”

      尹慕棠见他是个品行很好的大夫,与那些沽名钓誉的无良之辈不同,不愧被称作一城的神医。

      “妙!妙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