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岁健身皇后anacheri

      翌日,林沐霏抱着白泽犬,笑意涟涟的骑着青月大陆特产的二品灵兽青羽鸵鸟,顺着大道去往星辰教,显然她觉得十分有趣,她已经决定,进去以后,怎么好玩怎么来。

      周云却笑不出来,其实对杜止汐和赵澜来说,他倒也觉得没什么,这俩人定能理解。关键若被玄妙知道,她这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的人,说不定要骂他欺师灭祖。毕竟岚霖宗并未将他逐出门户,至今仍登记在册,隶属紫云观玄妙长老座下嫡传弟子。而九门对这些传承忠诚看的极为重要,否则也不会收徒时讲究老底干净,家境清白。可准备了将近一年,岂能到头成空?寻思,反正自己是云舟,岚霖宗的武功也没学几样,定不会露出马脚。

      星辰教在青月泉东岸的山洞内开山立派,共有六个分堂,一个总坛,依次是一星洞、二星洞、三星洞、四星洞、五星洞、六星洞、七星洞,星级越多地位越尊崇。星辰教的教主又称七星老怪,因此人性情怪异,喜怒无常,所以人们戏称他为老怪。

      而且他们的分堂与岚霖宗又有不同,岚霖宗是松云观专门负责杂务,其余观弟子只用安心修炼,他们这不管是几星洞,皆自给自足,自力更生。虽然也是资质平庸的弟子位于一星洞、二星洞,但六星洞、七星洞内,也有专门负责打扫卫生,烧火做饭的弟子。只不过分堂内便有炼药堂、兵器堂、修炼堂等,长老会根据弟子们的资质划分堂口,而他们的嫡传弟子基本样样都会,至于精不精通,就看个人的实力。

      青月泉湖泊一望无际,简直就是内陆海,波光粼粼,清气笼罩,中间有个喷泉,泉柱直入云霄,只有在太阳稍大时晒干雾气,或者狂风刮走云朵时,才能看到它最高处往下洒落的泉柱顶峰,否则其它时候是完全看不到的,深埋云雾之中。

      所幸周云他们来的这天正是时候,风和日丽,鸟语花香,泉柱如从天上来,泄落至湖壮阔美。那青光十分浓郁,宛若一头青龙接天连地,妙不可言。

      岸边开满了稀奇古怪的花朵,长满了名贵的树木药草,因此青月大陆的炼药师在整个九幽大陆也是名列前茅。寒霜大陆和武佑大陆,一个六品炼药师毒王黑风,混的如鱼得水,鲜有人及。据说星辰教有一个七品炼药师,乃是六星洞长老,六星仙姑,苗晓凰。

      周云转头看向七座山洞,遍布在青月泉的东岸,有的相隔数十丈,有的相隔好几里,甚为分散,门内来往都是骑着青羽鸵鸟走动,只不过要出示腰牌,外松内紧,戒备森严。

      但今日是星辰教招收弟子试炼大会,管理的较为松懈,许多凑热闹的溜进来后,四处张望游荡,浏览秀丽风光。只不过五星洞那边便不允许乱跑乱闯,经过盘查才会放行。

      周云放眼眺望,七星洞在紧里面的云雾缭绕之中,甚是遥远,可林沐霏笑道:“你慢慢转,我去七星洞参加试炼。”抱着白泽犬去填了一张报名表,去往七星洞。

      周云不禁苦笑:“她究竟是来玩的,还是来玩的?”

      爷爷笑了笑道:“由她去吧。你想去哪?”

      周云想了想道:“我现在还不是太想一上来就跟那些大弟子打交道,劳心伤神。我觉得这个七品炼药师苗晓凰挺吸引我的。我若在六星洞混的好,以后爷爷用药材不是省事的多?”

      爷爷笑道:“我也觉得你去六星洞比较好。从岚霖宗走的匆忙,五品补血药也没来得及找杜止汐拿。你就去会会六星仙姑,想办法再给我炼些补血药。”

      周云笑道:“咱爷俩总是能这么不谋而合。”跑去领了一张报名表,上面要求写下姓名、性别、年龄、修为境界等必不可少的要素。他当即写下云舟、男、十九、黄庭境三段。

      爷爷道:“你去吧,我在外边等着你们俩。”

      周云知道他没报名表也进不去,再说他这么大岁数,去要报名表人家也不给,只好跟爷爷暂时分别,去往六星洞。

      却刚到五星洞门口,围了好几圈的人,只听一个女子骂道:“我是来参加试炼的,又不是来谋财害命的,我为何要让你们搜身?”

      周云顿觉声音耳熟,毕竟他都听了快一年了,推开人群走进去,十几个胸口绣着七颗星星的七星洞弟子,有男有女,将林沐霏拦住,一女的说道:“为了安全起见,凡不接受搜查者,一概不许入内。”

      林沐霏关键纳戒里装着宝物,就她那七品五彩蛇鳞剑,一旦拿出来,只怕立时就怀疑她图谋不轨。正思忖进退之际,她一眼瞟见了似乎正在默默将乾坤袋往裤裆里塞的周云,指着他怒道:“你看什么看?”就这么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看向周云,无人顾她,她当即将纳戒取下,塞进了白泽犬的嘴里,然后不耐烦道:“搜搜搜,快点快点。”

      那女弟子取出一颗辰光石,在她身上扫了一遍,只见并未亮起,显是没有携带有灵气之物,当即一摆手道:“你进去吧。”

      林沐霏哼的一声,终于过了这道关卡。

      在场不少男性怅然若失,毕竟美人不是天天能看见的,而他们有些人甚觉此女,比七星老怪的宝贝女儿,星辰教的大小姐,司晴语还美艳无双。这下星辰教想必是热闹非凡了。

      周云因被林沐霏指指点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他乾坤袋里除了星罗盘和飞煌印,也无其它稀罕之物。六品火岩剑说高不高,说低不低,虽不至引起轩然大波,却也难免吸人眼球。他暗暗后悔,早些应该将乾坤袋留给爷爷。

      “哎呦,是晴语小姐。”

      周云听有人惊呼,回头一看,两头三品火羽鸵鸟拉着一辆花车缓缓行来,出人意料的是,他透过被风拂起的花车窗帘一角看进去,赫然是那日在清仙山上的那位楚楚动人的少女。鬼使神差的是,她的目光刚好也瞥过来,与周云目光相接,她先是略微一怔,而后脸颊绯红,唤道:“停车。”

      霎时护卫她的八位无星弟子,让花车停住。

      无星弟子是星辰教最特殊的存在,他们往往执行秘密任务,还负责教主的贴身守卫,连长老和大弟子都无权干涉过问,除了七星老怪,谁也弄不清他们的路数。

      周初没在意,现在回想起来,确实那天去山上接她的那些星辰教弟子都没有佩戴星星,当然,也是他今天来到星辰教内才知道弟子们会以等级区分,配方相应个数的星星。

      见她轻柔的踩着木阶落地,然后目光含笑看向周云。周云看得出来她是为自己停下的,上前抱拳道:“姑娘,在下有礼了。”

      众人又是嫉妒又是不解,刚才还贼眉鼠眼的出丑怪,怎会得到晴语小姐的青睐?

      司晴语微笑道:“想不到在这还能碰到你,你是来参加试炼大会的?”

      周云笑道:“是啊,姑娘若方便,还劳烦照顾一二。”他看出这少女身份非凡,想借此机会溜进六星洞。

      司晴语笑道:“我可以帮你美言几句,你若通不过试炼我也没办法。不过你想参加几星洞的试炼?”

      周云道:“六星洞。”

      司晴语眼前一亮道:“如此看来,你真的是炼药师?苗长老的能耐你若能学去,连我以后都得仰仗你炼药了。”

      周云道:“客气客气,等我通过试炼,以后姑娘若有需我炼制的丹药,尽管拿来。”

      司晴语微笑道:“好,你随我来吧。”带着他朝弟子们把守的入口直去,但人群立即给她让开了道路。那些把门弟子也微微躬身,不敢阻拦,周云就这么跟着她,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六星洞前。

      只见六星洞前只有稀稀疏疏的两三个人,正在犹豫不决要不要报名。他放眼望去,似乎七星洞只有林沐霏一个人,他摇头苦笑,上前看了看招收条件,二十五岁以下,黄庭境以上,简直比玄妙设置的紫云观试炼大会还要苛刻,毕竟当时只要求结丹境,怪不得人这么少。

      负责招收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美妇,身姿姣好,活泼大方,她身边是几个三十来岁的男男女女。周云估计,他们应该便是苗晓凰的嫡传弟子。可他们看见司晴语,纷纷起身笑脸相迎,看来这七星老怪御下极严,弟子们一个个生怕慢了哪些礼数,招来老怪物的打击报复。

      司晴语习以为常,丝毫不足为奇,微笑道:“舒雅师姐,今年苗长老定的收人规则是什么?”

      那美妇叫韩舒雅,陪着笑道:“回大小姐,我师父收了我们这几个不成才的入室弟子,却天资有限,不能得到她老人家炼药术的真传,因此她今年只想招收一个具备炼药天赋的弟子,不收其他的。”

      周云暗笑,这岂不正中下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