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肥臀在线电影李玲最新章节列表

      尼堪等人没有惊动奥拉部,有了呼伦贝尔这一处宝地,尼堪也不准备给车根纳贡了,偷偷溜到大草原上才是正经,就算他们发现了也不打紧,逼急了往大兴安岭里一钻就是,何况茂明安部想要来到大草原还要经过车臣汗的地盘。

      为了区区乌扎部,虽然都是黄金家族的后裔,不过喀尔喀三部都是成吉思汗的直系后裔,而茂明安部却是哈萨尔的后裔,大军过境的方式就算是亲戚也是会提防的。

      同样,为了区区百余户的索伦部,车臣汗也不会兴师动众跑到东边来,此时,东边的满清咄咄逼人,西边的卫拉特部方兴未艾,并多次席卷喀尔喀、呼伦贝尔一带,都是喀尔喀三部的大敌,加上南边的林丹汗虎视眈眈,三部没有理由到处惹事。

      灭掉区区乌扎部倒是小事,若是惹恼了北边的根特木尔、博穆博果尔等人,彼等虽然没有多少骑兵,不过以游击方式到处袭杀牧民也不是三部愿意看到的。

      故此,尼堪没有越过大草原去找玛尔吉部,而是直接告诉了萨哈连。

      “安部,我回去之后就将部落迁过来,然后沿着古道向东北,在离石勒喀河最近的地方转入该河,抵达额尔古纳河后再南下,就在南边大草原的北段停留下来”

      尼堪说的北段是后世俄罗斯的卡达亚附近,其位于呼伦贝尔大草原的北边,东边越过额尔古纳河便是大兴安岭,西边则是一望无际的尼布楚丛林,而中间的草原面积也很广阔。

      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直接占了海拉尔盆地那是找死,先接近该地,等时机成熟了再南下才是明智之举。

      “那玛尔吉部和墨尔迪勒部?”

      没想到萨哈连却一反常态慎重起来。

      “安部,知道此事的人越少越好,否则被车根知晓了你我两部必定是身死族灭,若是知会墨尔迪勒部我早就知会了,否则也不用会绕这么一个大圈子”

      “尼堪,兹事体大,你安部着实下不了决心,你还是先回去,这事等我想清楚了了再说”

      尼堪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带着十八骑向西去了。

      布拉姆的驻地离乌扎部约莫百里,尼堪回家心切,十八骑连夜赶了回来。

      回到乌扎部后,尼堪并没有见到布耶楚克,族里的气氛也有些异样,他赶紧来到墨尔根的希愣柱。

      这几年,尼堪的姑母长期卧病在床,人已经衰老的不成样子,而姑爸墨尔根却还才四十出头,两人膝下有一儿一女,老大巴颜已经成家了,娶的是玛尔吉部的女人,老二布鲁堪嫁给了墨尔迪勒部哈拉达达春之子卓力格图。

      尼堪正欲掀开门帘,门帘却先一步打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人,正是他乌合莫,乌合莫今年才三十多岁,完全没有第二次丧夫应有的那种焦虑、憔悴,反倒有些枯木逢春的模样。

      乌合莫倒是典型索伦女人的长相,不过鼻子略有些向下弯,眼睛细长,面颊红红的,出门见到尼堪也是吓了一跳,不过没怎么与他说话便走开了。

      尼堪有些诧异,不过他急于见到墨尔根,也没怎么理会便掀门进去了。

      刚进到墨尔根的屋里,尼堪便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气味,屋里烧着一堆火,刚才那气味却不是火堆里发出来的。

      墨尔根正坐在床边,见到尼堪来了似乎也有些慌张,敞开的鹿皮袍子赶紧拉上了——尼堪的姑母得了一种“昏睡”病,大部分时间都需要别人来伺候。

      “姑爸,布耶楚克呢?”

      尼堪也没理会那许多,直接问道。

      一听此话,墨尔根一颗心倒是放下来了,他整好衣服后站了起来,不过他接下来的话让尼堪如雷轰顶。

      “尼堪,就在今日下午,车根带着三百骑、一辆裹着红布的马车过来了,你姑爸也没法子,只得让他将布耶楚克带走了,不过他也说了,今后乌扎部不用供貂了……”

      尼堪半晌才从震惊里反应过来,他一把抓住墨尔根,“不是一个月吗,车根怎能言而无信?”

      墨尔根脸色变了几变,讪笑道:“尼堪,忍了吧,他可是三百骑,为了整个族人,我不得不出此下策”

      尼堪盯着他说道:“车根是如何得知我不在家的?”

      “我也不知晓啊,兴许是他自己探知的吧”

      “那他们走了多久了?”

      “应该不到一个时辰”

      ……

      夜色中,看着聚在自己身边的族人,尼堪大声说道:“布耶楚克出嫁,我作为兄长岂能不送上一程,愿意跟我去追布耶楚克的到我身边来”

      在火把光线的映照下,尼堪一张脸憋得通红,众人都知晓那“送上一程”的含义,不过都没有动静。

      “我去!”

      阿林阿站出来了,接着是苏哈、朱克图,站出来八人,全部是依附于乌扎部其它部族的人,乌扎部的少年却没有一个站出来,尼堪心里一冷,不过他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他点点头,对阿林阿说道:“再从你那里挑选十人”

      新十八骑组成了,此去结果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尼堪也没勉强,只挑选了勇敢果决之人,尼堪将十八人带到木屋那里。

      牧仁等人都不在,那两个老头都在,老孙头半晌才说道:“布耶楚克的事我也知道了,你想做什么我也知道,老儿就想问一句话,你打定主意了?”

      老头说的是汉语,在场的只有尼堪一人听得懂,尼堪郑重地点了点头。

      孙老头却一把抓住尼堪,将嘴巴凑近他的耳朵:“尼堪,你小子疯了,人家可是有三百骑,再说了,就算你等侥幸将布耶楚克弄回来,车根还是可能尽出大军灭了乌扎部……”

      尼堪听了也没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便没有再理会他。

      老孙头将众人带到一间空着的屋子,屋子里堆着好几个长条箱子,老头三下五除二将箱子打开了。

      二十副棉甲,这是尼堪近三年的积存,棉甲是尼堪断断续续从汉商那里淘换过来的,每一件棉甲至少花费了两件上好的貂皮。

      还有一坛烧酒,十八骑穿好了棉甲,外面套着鹿皮袍子,并全部配上了双手横刀、骑刀、弓箭,尼堪抱起酒坛子喝了一大口,然后将它传给了阿林阿,接着是苏哈、朱克图……

      等酒坛子回到尼堪手里时已经是一个空坛子了,他高举坛子狠狠地砸在地上。

      “出发!”

      ……

      冬日的尼布楚夜晚,气温低到零下二十度,在这样的寒冷夜晚外出在普通人眼里实在无法想象。

      这样的气温,也只有蒙古马可以驾驭自如。

      鹿皮帽子的护耳翻下来了,将除了眼睛的其它部位紧紧包住,所有人都是一人两骑,在积雪反射的微弱的光线里沿着冻得结实的尼布楚河边的道路径直向南跑去。

      其实喝了烧酒之后众人都是热血沸腾,加上两件厚衣服在身上,并没有觉得特别冷。

      尼堪一马当先走在前面。

      车根既然是带着马车来的,肯定不会走得太远,从乌扎部的驻地到尼布楚有一百五十多里路,以马车的速度他们现在还到不了尼布楚山。

      果然,奔驰一段时间后,十八骑已经看到了大队骑兵后队的身影,尼堪倏地转过身来。

      “诸位,前面有三百骑,还是成年的蒙古骑兵,我等只有十多人,肯定不能硬拼,如今每人身上都有一袋箭,各有三十只,加起来就是五百七十只,我不指望你等一箭能干掉一个敌人,不过平均两箭杀伤一人还是要尽量做到”

      “我等不断袭扰,敌人大队上来时就跑掉,这一带都是索伦人的地盘,我等对路径比蒙古人熟悉,不停地袭扰,减缓彼等前进的速度”

      “到了尼布楚山时,我有另外的计划,到时候再说”

      夜间,包括尼堪在内的十九骑没有打火把,不断沿着尼布楚河岸边的道路袭击蒙古骑兵,由于敌暗我明,一开始尼堪他们大占上风,短短半个时辰便射杀了四十多拖在后面的敌骑,而己方却无一损失。

      车根一开始有些不明就里,在这尼布楚大草原一带有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向他车根挑战?

      一开始还以为是流浪在草原上的马贼,不过如果有马贼敢打劫他的队伍,那肯定是最笨的马贼。

      等己方的骑兵损失了近五十人后,车根便有些慌了,知道来敌是专门找上他了。

      他终究是一方豪酋,立即让自己卫队长派出一百骑去劫杀。

      在茂明安部落里,大大小小的台吉一共有十位,车根所在的部落最大,有五百余帐,势力冠绝诸部,剩下来的最大的固穆巴图鲁也只有三百余帐,车根平日里养着一百骑护卫,需要作战时才征集部落里的其他精壮。

      他的护卫长叫巴特尔,是车根部落里的第一勇士,接到命令后立即调集一百骑追了过来。

      尼堪在紧张思索着,这一次车根是动了真格了,紧紧追着他们,丝毫也没有放松的意思。

      尼堪带着十八骑此时是在向尼布楚河以东的大草原上跑,刚跑了一小段他突然勒停了马头。

      “哈拉达?”

      见到众人疑惑的目光,尼堪大声说道:“看见南面那团黑影了吗?那是尼布楚山,离我等只有不到五里路,我等过去那里!”

      除了阿林阿以外,众人都不以为意,此时如果能钻入一片树林,确实能躲过巴特尔致命的追击。

      不过此时巴特尔已经追上来了,尼堪长啸一声,带着十八骑反身迎了上去,迎面射出一拨箭只后勒转马头便南下了,气得后面的巴特尔哇哇大叫。

      车根此次到乌扎部,除了马车以及携带部分粮草的马匹,骑士都是一人一骑,浑没有想到还会有战斗,此时一人双骑的尼堪他们已经在马上换了战马,以最快的马速朝南边那一大团黑影跑去。

      尼布楚山的鄂伦春人早就见到了附近的动静,此时乌力吉带着长子阿克墩以及族里两百名勇士正在山前的草原上严阵以待。

      “阿克墩!”

      “尼堪!”

      乌力吉一见是尼堪很快便明白了是什么事,车根带着三百骑北上的事他早就知道了。

      不过饶是如此他也不可能帮着尼堪去打蒙古人,最多放尼堪他们逃进大山而已。

      不过尼堪的下一句话让他父子如雷轰顶。

      “阿穆齐、阿浑,车根被我杀了!”

      (阿穆齐,伯父之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