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破解无限ios下载

      后路被断,陆云只得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前面的尸体身上。

      硬着头皮缓步走了过去。

      “踏,踏,踏。”

      阁顶清晰的回荡着脚步声,脚底的寒气让他精神紧绷,眼睛一刻不离的盯着前方的尸体,手中算盘紧握,时刻防备着意外情况发生。

      毕竟光眼前的那株黑色的东西,他都闻所未闻,更何况还是长在空中,哪怕之前阮梦透露出来的一些东西,让他心里多少有些心里准备,但是单独面对,还是有些心里发毛。

      深吸一口冷气,没有停顿,陆云慢慢的靠近了中央位置,那身着金色衣服的尸体也完全的进入到了他的眼中。

      竟是一位中年男子,面容俊郎,脸色红润无须,眉目深邃紧闭,丝毫看不出是一个已经死亡的人

      他头戴金冠,一身明黄锦袍金丝镶嵌,腰间系着一根金腰带,正中一个兽首,口中含着一颗色彩斑斓的宝石,连脚下的长靴也是金丝编织而成。

      陆云看的眼满冒出金光,也没敢轻举妄动。

      “这就是那洪昇?经历千年时间,竟然还是栩栩如生?”

      如此玄乎的场面,他一时间也是难以理解。

      又细细的观察了一阵,见这中年人确实是没有呼吸的死人,心思渐渐活络起来。

      没敢碰那棵黑色植株,搓着手蹲下来凑到尸首头部,嘴里念叨一句。

      “就借我看一下,您老人家别见怪!”

      说完,伸手就摸到了金冠上,轻轻松松的就给摘了下来。

      此时陆云哪里还记得什么机缘,微微颤抖的手持着金冠,嘴角上扬的弧度达到了极限。

      然后丝毫不忌讳,稳稳的扣在了自己头上,紧接着一阵无与伦比的满足感涌上心头。

      “没白来!”

      陆云欣喜的暗道一声,这才又往尸首上扫了过去。

      “嗯?”

      才刚看一眼,眼神就定住了,就在自己刚刚取下金冠的下面,尸体脑袋下竟然还枕着一本书册。

      顺手拿出书册,

      “《诲气经》。”

      只有薄薄的微黄几页,随意的翻看了一眼,便没了兴趣,顺手塞到了身上。

      能让这位拿来当枕头肯定不会是普通货色。

      然后又往尸首身上看了看,那条金腰带有魔力一般吸引着他的目光,只是那无数根扎入尸首体内的根须让他不敢下手。

      因为整个尸首只有脑袋没有被根须占领。

      可是陆云盯着金腰带,根本就挪不开眼睛,越看越心动,最终理智被欲望占领。

      握着算盘的手直接横扫而出。

      “嘣,嘣,嘣!”

      一连串根须崩断的声音响起,黑色植株下连接尸首的根须全部被扫断,黑色枝叶部分也被掀到了地上。

      陆云看都不看这黑色植株一眼,伸手就要去取金腰带。

      还没等他碰到,又迅速缩了回来,连身体也飞快的后退了几步,一脸惊骇的盯着尸首。

      就在刚刚陆云把无数根须扫断的瞬间,这具中年人模样的尸体,竟然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的的干瘪下去。

      像瞬间脱水了一般,红润的脸上变得干枯凹陷,不过这变化没有停下来,整个尸体的血肉渐渐消失,最后只剩一张皮包裹着骨骼。

      等陆云以为这就已经结束的时候,那最后一层干枯的皮肤也开始慢慢消失,露出一具骷髅骨架。

      “嘭!”

      一声爆裂,那骨架瞬间化作飞灰,消散不见。

      陆云看着在自己眼前消失的尸体,只剩一袭空袍,惊骇过后,慢慢镇定下来。

      “我也是不小心,您老人家别怪我。”

      嘴上告罪一句,才又靠了过去,就看见原来尸体脑袋位置留下了一颗不规则的乳白色玉石,不过只有拇指头大小。

      陆云看着玉石,一脸欣喜之色,伸手就捞到了手中。

      玉石入手有些温热,细看了一阵也辨认不出来是什么宝玉,便没再去纠结,塞到了衣内,心急如焚的把目光扫向了金腰带。

      这次没了阻碍,眼馋了许久的金腰带,自然唾手可得,轻松的拿到了手上。

      陆云掂了掂金腰带的重量,满意的欣赏了许久,才反手系在了自己腰上。

      “不错。”

      又自我感觉非常不错的摊手审视了一番,才收了动作。

      有了这些东西的刺激,刚开始的畏惧哪还存在,速度极快的回到金丝锦袍前,一阵摸索。

      “玉佩!”

      “金戒!”

      “宝镯!”

      “嗯?”

      陆云手上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在金袍的胸腹之间,隔着衣物抓着一个细长的物体。

      什么东西?

      飞快的掀开衣服,一根墨玉色的参体显露出来,两指粗细半尺多长,呈现不规则的扭曲状。

      陆云看着这根参体,没有继续动作,转头望着一边地上的黑色植株,心中不禁狐疑道。

      生长在人体内的人参?

      刚刚尸体消失莫非因为它的缘故?

      那为何大蟒上来伤势转眼就好了,也是因为它?

      心中琢磨了一阵,也只是一头雾水。

      毕竟这已经超越了凡俗之人理解的范畴。

      陆云犹豫不定的在墨玉参体和黑色植株之间来回扫视了良久,心里忌惮的同时,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

      “不想了,贼都不走空,我萌荫一霸怎么能比贼都不如呢!”

      一咬牙,陆云扯起金袍,呼啦一圈,把地上的东西一股脑的全部兜在了衣服内,熟练的打成一个包袱,背在了背上。

      等做完这一切,心中顿时畅快了不少,哪还有做决定之前的艰难之色。

      果然,犹豫难成大事。

      “嗯?怎么还有漏网之鱼。”

      陆云不经意间余光扫过地面,低头一看,之前尸首躺着的地面,还贴着一张符,自己把衣物收走才显露了出来。

      符纸呈古旧的暗黄色,几道简单至极的朱色笔画,在上边蜿蜒走蛇,绘成几个奇怪的符文,在这符纸的正中心,一滴鲜红的血印,显得异常鲜活。

      “火符?”

      “不对,长得不一样,应该是别的某种符箓。”

      想着之前见识到了火符,陆云心头大动,动作异常快速的就凑了过去,伸手就要抓起。

      可是就在要碰到符箓一瞬间。

      他突然停了下来。

      这一刻,脑中闪过陆鼎和游兰的身影。

      不过下一瞬间,陆云伸手拍了一下脑袋,暗道一声。

      “看来该回家吃饭了。”

      然后没再多想,伸手轻轻的揭下符箓,抓在了手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