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像快手一样的黄片在线直播

      第120章孙炮王

      铁墨愉快的告别了处男之身,大家都挺开心的,唯有一个人闷闷不乐。

      努努一直撅着嘴,看海兰珠的时候也是眼神不善。

      午时,领着海兰珠和努努来到了附近的偏院,一方面是来蹭顿饭,另一方面是让十娘认识下海兰珠。

      进了屋,就看到石虎坐在桌旁满面红光的喝着酒,铁墨心神一动,凑过去小声嘀咕道:“虎哥,知道怎么生孩子了?”

      “呵呵....咔咔.....咔咔.....”

      石虎一个劲儿的傻乐,看那熊样,就知道尝到甜头了。

      “莲儿妹妹呢?”

      “她啊,还在睡,娘跟她说话嘞!”

      铁墨顿时苦笑,睡个屁,八成是折腾的太厉害,下不了床了。

      想到这,不由自主的回头瞅了海兰珠一眼。这女人居然能下床,是自己折腾的不够厉害,还是她身体天赋异禀?

      海兰珠似乎猜到了铁墨心中的想法,脸色微红,娇怒道:“看什么看?”

      “咳咳!”

      没一会儿,十娘便端着一盆水进了屋。铁墨赶紧悄悄地把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十娘顿时眉开眼笑,对待海兰珠的态度好得不得了。

      一顿饭其乐融融,唯有努努默不作声,仿佛跟烧鸡有仇似的。

      海兰珠看出点什么,不过她也不会跟一个小姑娘一般计较。

      .......

      未时中旬,铁墨带着周定山等人来到了火器工坊。今天是孙元化到张北的日子,铁墨怎么着也得出面迎接下才行。

      刚进工坊,就听一声炮响,震得铁墨身形一晃,脸色都变了。

      “老爷子疯了?在工坊里试炮,不怕把这里炸个底朝天?”

      火器工坊存放最多的不是火枪而是火药,那玩意见了火星子,说炸就炸。这一刻,铁墨甚至有点怀疑,自己让老爷子执掌火器作坊,是不是错了?

      气呼呼的进了院,七拐八拐,来到了射击场,果然看到赵老头正跟另一个陌生的老头在忙着喷口水。

      “老夫早就说过了,底座火药量不够,你看,射出之后,催动力不够,射击距离太近。”

      陌生老头抖着胡子,眼神不善。

      赵老头毫不客气的拍了拍炮管,哼道:“这不是单纯火药不够的问题,炮管也有问题,我们得想办法加长炮管,并且在炮弹上想想办法,增加跑单旋转的话,应该能增加不少射程。”

      铁墨在一边听了半天,总算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爹,你们争个半天有什么用,有什么想法直接试试不就行了。不过,麻烦你老人家下次试炮拉远点行不行?外边不是有专门试炮的地方么?”

      赵锦荣还没说话,旁边的老头已经拍着额头喜道:“对啊,有什么想法,弄一弄,多试两炮不就行了?”

      “你试个屁,动不动就试炮,你当我儿子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嘿,赵老头,你当初信上是怎么说的?把老夫弄来了,又不认账了?”

      怎么又吵起来了?铁墨觉得头疼无比,不过他这会儿也知道这个陌生老头是谁了,八成是孙元化。

      “二位,你们别争了,没事,有什么想法就试炮,别为了这点事儿伤和气!”分开二人,铁墨赶紧向陌生老头行了一礼,“晚辈铁墨,见过孙老。”

      “嗯?你就是赵老头找得便宜儿子?看上不不怎么样啊.....”

      “.....”铁墨顿时无语,你这话是针对我呢,还是针对我爹呢?

      好不容易把孙元化哄走后,赵锦荣脸色一变,笑吟吟的拽住了铁墨。

      “臭小子,老子送你那份大礼不错吧?”

      “咳咳.....不错,不错,只是,爹啊,你在做这事之前,能不能先给孩儿商量一下,这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

      赵锦荣俩眼一瞪,“这事儿你要什么心理准备,你只要准备好生娃娃就行。”

      “......”在这种事儿上,好像永远都争不过赵锦荣,赵老头为了抱孙子已经急的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了,“爹,问你点正事!”

      “这叫什么话?你生娃娃的事情就不是正事儿了?”

      “是正事,是正事儿,那个,你是怎么把孙老弄来的?当初信上写了什么?”

      铁墨确实挺好奇的,孙元化再怎么说也担着官职呢,虽然跟当初的赵士祯一样,不讨喜的一介小官,可终究是个官啊。

      赵锦荣神秘一笑,悄声道:“此事还不简单?老夫送他六个字‘要造炮,来张北’。你孙伯父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造各种火炮,一展抱负,到这里可以跟我一起研究火器,可劲的琢磨火炮,要钱有钱,要物给物,他能不动心么?”

      “那个破官当的有什么意思?天天看人脸色,这不能做那不能做的,听你孙伯父说,来之前,袁督师还有意请他呢,不过看到老夫那封信,他想也没想就推了袁督师的好意,辞官来张北了。”

      铁墨叹口气,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大明从来不缺少那些拥有执念的能人,只不过在另一个历史上,因为种种原因,这些人才都被埋没了。

      赵士祯碌碌而终,赵锦荣名声不显。孙元化前半生不得志,后半生因袁崇焕入登州,同样,也因出仕登州,最后冤死在京城内。

      赵锦荣、孙元化这种人,真的不适合行走官场,相反,广阔的火器科研才是他们的战场。

      ......

      赵锦荣的单独工作间内,不仅放着新式的火枪,还摆着几枚新式炮弹。一看那种锥形的样式,铁墨就喜欢得不得了。

      除了臃肿了一些,可以说已经跟后世的炮弹非常像了。

      摸着炮弹观察了一下,铁墨就发现了一些不同之处。炮弹底座并无药捻子,而是用铜帽封死了,这几乎跟后世炮弹一般无二了。

      “爹,炮弹不需要药捻子了?”

      “当然不想要了,只要在底座加上火石火绒,撞针撞击下,就能引燃火绒了。其实道理跟之前的子弹是一样的.....”

      “那为什么子弹还要带药捻子,装子弹的时候还要倒点火药!”

      “子弹那么点,你想往底座装火绒火石,麻烦不麻烦?炮弹就不一样了,底座空间大啊,很快就能装好。要是子弹也按着这样来,一个人一天估计也弄不出十发子弹来....”

      铁墨无奈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啊。

      现在理论知识是有的,只是受限于技术。怪不得后世很多人都说,越大的东西越好造,越小的东西越是拼技术,越精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