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山行 在线播放

      后来的套路一如往常,吴林生带着三个男孩把报纸印好后送到贫民窟,但这一次,他没有搞个人分发制,他把所有来购买报纸的人集中到一起。

      “听好了,我们都知道为什么你们今天会集中到这里来,这说明你们没有放弃生活的希望,这很好!但是,我不希望你们为了这种希望去掠夺别人的所有,明白吗!”

      吴林生看向人群,他觉得自己看到了几道躲闪的目光,但更多的是迷惑和不解。

      “现在,我宣布两条规则!第一,从今天起,每个来购买报纸的人必须先缴纳一个铜库伦领取一个身份牌,只有拥有身份牌的人才能够来我这里购买报纸,如果没有身份牌,一份报纸我将收取三个金库伦的费用,或者你知道的,我不会卖给你!”

      人群开始窃窃私语,他们并不关心吴林生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他们只知道吴林生的新规则让他们还要多交一个铜库伦的钱。

      “第二!”借助奥术的加持,吴林生的声音压过了嗡嗡的讨论,等待人群安静下来之后,吴林生才继续说道:“我希望你们明白,如果你们想要改变这种现状,你们需要团结一致,今天所有站在这里的人,都流着一样的血,都是彼此的手足,所以,我要将你们分成三个小组,小组内所有从我这里获得的财产都将共有,只有小组有了更高的收益,才能获得更多的报纸,以此类推。”

      “如果你们勾心斗角,相互内耗,你们会越来越穷,到最后一张报纸都买不起,到时候我就会离开,你们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一分钱,明白了吗?”

      人群小声低语着,表明自己已经接受了吴林生的规则。吴林生开始给各小组成员发放身份牌,所谓身份牌就是吴林生用木块抠出来的圆牌,分别刻上日月星的图案。

      发完之后,吴林生也不忘了再补一针预防针:“我知道你们当中,仍然有不少人还在打着小九九,想要钻规则的空子,所以我也给自己准备了一个身份牌。”

      说完,吴林生把金三星的法师胸牌戴在身上。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这玩意是什么东西,马上肃静下来。

      “有人认出来了对吧?没错,这是九阶法师的证明,如果有人胆敢触犯我定下的规则,还想要从我这里捞到好处...”吴林生抬起手,一道闪电向着天空射去,积云的天空甚至被击穿了一个空洞,如此靠近一道闪电让聚集在一起的人群都吓得后退了两步。

      吴林生才接着说下去:“从今往后,为了钱而杀人的,偷盗和伪造的,我都会让他感受一下,一个九阶大法师的愤怒可以到达什么层次!”

      小组分完了,身份证发完了,预防针也打完了,吴林生还让三个最早跟他的男孩子出任各个小组的组长,也就是掌管财政大权的人。要真的从未接触过的人里面挑一个人来当组长,吴林生打死也不放心。三个男孩反倒是他最信任的人,离吴林生最近,了解报纸运作的全过程,他们就是最好的人选。

      你说一个小孩子吧,一根棒棒糖就什么都说了,关系的优先级吴林生几乎优先于整个贫民窟,就不存在有人嚼舌根的可能性,况且吴林生一直以来除了每天铁打的三个库伦之外都是吃喝全包,贪污的可能性也几乎为零,而且报纸的数量吴林生心里都有底,简单算算就能知道数据上有多少真假。

      吴林生希望之后,在小组制度和九阶大法师威慑的影响下,自私的人们能够培养起集体荣誉感,让哈利法的悲剧不再重演。

      安排完全部的工作,吴林生就回到了工厂,三个男孩则是留在了贫民窟,进行一些金钱的收管工作。

      吃到了上一次的甜头,吴林生这次收获了十六个银库伦,将近是上次的五倍,许多人都是倾尽所有来进货,他们在吴林生这里感觉到只要有投入,就会有回报,尽管如此,依然是供不应求。虽然收钱是很爽,但是吴林生的纸张储备再一次告罄了。

      吴林生小小的算了一笔账,上次去看斗兽的路上给艾希娜尔他们买买买,吴林生还剩下仅仅十个金库伦,下一次交租的时间也快到了,意味着吴林生现在手里的可支配收入只剩下四库伦不到。吴林生大致估计,在饱和状态下,吴林生每天可以从贫民窟这里收获四十个左右的银库伦,换算一下,一个月可以收获十二个金库伦,除去房租和日常消耗,就能收获五个左右的金库伦。

      虽然听起来数量不多,但已经是非常高的收入了,一些普通店铺除去各类成本,往往需要四五个月才能净收入五个金库伦。

      而且吴林生期望等到贫民窟起来了以后可以继续扩大业务,到时候争取每天收入一个金库伦。

      想起之前跟艾希娜尔夸下四个月买一套房的海口,吴林生就知道自己的目标放太远了。房价他打听过了,一栋和盾风镇一模一样的独栋别墅,在米契鲁多可以卖到七十个金库伦,整整翻了两倍,而且这还只是地价。

      “打工啊,都是打工啊。”吴林生苦笑一声,他做梦也想不到,来到了异世界还要当房奴。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凭借一身法力,过上充满冒险和传奇的日子,但跋涉了一天之后累得他满脑子吃喝睡,冒险生活也就入土为安了,从那天起,他的人生轨迹就开始越来越奇怪。

      回到工厂,吴林生开门的时候,一阵马蹄声开始接近,最先吴林生以为是路过的,没有多在意,自然而然地开了门,但是那阵马蹄声在自己背后停下的时候,吴林生多了一个心眼,没有继续开门,毕竟自己屋子里还放着个恶魔之子。

      吴林生回过头,看到了三个全身穿着仪式铠甲的骑士。从全身的流纹和图章,吴林生知道,这是米切尔家族的皇家信使。

      “还好没开门!”吴林生心里警铃大作,他甚至偷偷用念力封死了门,要是艾希娜尔或者爱丽丝抱着娃开了门就是一场风波了。

      三人确定了一下地址之后下了马,径直走向吴林生:“冒昧打扰,请问这里是林生·吴的住处吗?”因为吴林生独有的中文名字命名法,骑士们毫不意外地弄错了吴林生的名字。

      “我就是...吴林生。”

      其中一个骑士愣了愣神,掏出一张羊皮卷看了一会,片刻之后急忙向吴林生鞠躬道歉:“非常抱歉,犹豫我的疏忽冒犯了您的名讳,希望这不会影响您的声誉。”

      吴林生对于这种文绉绉的语法感到诡异,但他也惊讶的发现安东尼奥也深谙此道。

      “不,这并没有什么,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领头的骑士从马匹的包裹里取出一张更加精致的羊皮卷,打开宣读:

      “谨以瑞尔斯·米切尔王子之名,今于此向吴林生先生发出宴会的邀请,三日之后,于皇宫于诸位领主和各界泰斗,共享君民之乐,钦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