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姐姐漫画

      昕玥走后,老夫人闲来想要查看公中账本。

      然后发现近几日药铺的进项较平常多了许多,有点反常。

      于是叫来沈宗明问情况。

      沈宗明在外虽是行事沉稳干练,但面对老夫人的逼问,他有些支支吾吾,随便编了个理由糊弄过去。

      老夫人担心他是通过不良渠道赚的黑心钱,不禁大发雷霆,非要让他解释清楚。

      他无奈,发誓说自己赚的每一文钱都是不愧于天地良心的,只因和人承诺在先,不能将合作之事说出去失信于人。

      将来时机成熟,再和老夫人禀明缘由请罪。

      老夫人虽气不过,但还是没再继续追问下去。

      她生的儿子她清楚,不至于成心欺瞒她。

      可偏就是那种不能掌控全局的憋闷感尤为沉重。

      刚打发沈宗明走,这口气还没理顺呢,丫鬟又着急忙慌地进来禀告说镇国公夫人大驾光临了。

      老夫人一听,差点吓得从塌上掉下来。

      上次镇国公世子过来要狗,事情最后虽没闹僵,但沈府上下倒也受惊不小。

      这回好了,轮到镇国公夫人来了,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事情。

      老夫人心里七上八下的。

      镇国公夫人此次前来,没别的原因,就只是单纯的想见见昕玥。

      毕竟是儿子未来活下去的希望,她是等不及要见到她本人了。

      见到老夫人,客套地寒暄一阵过后,便道明来意。

      她带了些见面礼过来,随便扯了由头说是府上二房的小五姑娘想狗狗了,今儿正好有事出门便顺道来沈府看看狗狗。

      老夫人想着昕玥虽然出门了,但不至于带狗同行,便让茯苓去望月居请狗。

      然而茯苓是空着手回来的。

      昕玥真的形影不离似的将狗带在身边,一起带出去了。

      老夫人这下窘了。

      这镇国公府至于吗?

      先是儿子不顾礼仪上门要狗。

      再是国公夫人上门看望狗。

      这狗可真是金贵啊!

      苏氏见人和狗碰巧都不在,难免有些失望,也只好安慰自己以后再寻机会见面了。

      老夫人本想差人上街把昕玥叫回来。

      见苏氏道不需要,称下次再来也一样,也就作罢。

      苏氏和老夫人聊了一会儿,将礼物留下后便走了。

      老夫人直庆幸镇国公夫人没因看不到狗而不悦,正想回屋里躺着,平复平复激荡的心情。

      但糟心的事情却接踵而至。

      在门外候着的小厮见苏氏终于走了,这才赶紧进来禀报老夫人。

      听完小厮说的事,老夫人只感觉两眼发黑。

      小厮说一早沈烨和沈宏便出了门,和约好的同窗喝早茶。

      茶馆里沈家哥儿和几位同窗聊着聊着,话题就跑到王伦被揍一事上去了。

      因着昕玥是两位沈少爷的姐姐,又和王伦议过亲,几位同窗自然想八卦一下,问他们究竟镇国公世子揍王伦是不是为了给昕玥出头。

      尽管沈烨接连否认,但沈宏倒是起了别的心思。

      沈宏不置可否,只故弄玄虚地说了几句不明不白模棱两可的话。

      完了几位同窗就打趣他俩说沈大姑娘好福气,有世子爷出头,嫁进高门是有盼头了。

      王家二少没那福分,又惹了镇国公世子,恐怕王家今后是不会再有好前景。

      还说两位沈少爷将来搞不好就是世子爷的小舅子,何愁青云路不顺,苟富贵莫相忘等等言论。

      正当几人高谈阔论嬉笑之时,同在茶馆的王仁便冲了过来掀了桌子,和他们起了争执。

      沈烨不想事情闹大,倒是拉下脸面和王仁道歉,说他们只是闲言碎语,让他别往心里去。

      王仁为人心高气傲,又见同为医门世家子弟,而沈烨选择低头,一股莫名的优越感油然而生,便想就此作罢。

      可沈宏不服气。

      且不说他们说的话对与否,他王仁凭什么过来二话不说就是掀桌。

      接着又是和王仁吵了起来,甚至还扯到了家族医术谁家强上面。

      眼看着矛盾越来越激化,茶馆里又多是些文人雅客,看热闹的人不少。

      不知谁提了一嘴,说两家都是医门,这样吵下去没个结果还特别难看,不如用两家最为擅长的行医方面来做个了断算了。

      沈宏和王仁听罢也觉得这主意甚好。

      两人约好后天各自在府上的药铺义诊一天。

      谁看诊的病人多,见效快,谁就赢。

      输的人要写认错书,承认自己技不如人,还要当场诵读出来,今儿在场的人后天都要作为证人到两边当场验证。

      而沈宏到底小了王仁两岁,单纯以为只是两人之间的约定,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哪知王仁之后回府和王太医将此事一说,事情又有了新的变化。

      先按下不提。

      老夫人光是得知沈宏和王大少爷赌医一事,就已是感觉大难临头。

      沈家当年确实风光过,可如今呢?

      自己爹都还在人家爹跟前看眼色行事呢,他拿什么本事和王大少爷比,就凭跟沈宗望学了几年的医?

      光谁看的病人多这一点,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赢不了。

      王家的威望如今就摆在那里,谁不是见高拜见低踩的,到那天脚往哪边踏大家心里没点数?

      关键是若因为此事惹了王太医不快,在官场上随便给沈宗望点排头,她沈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眼下赌誓已下,根本没有反悔的余地,只能硬着头皮应战了。

      大不了到时服个软认输,丢些面子也便罢了。

      老夫人等两人回府,劈头盖脸一顿骂自然少不了,只差没把沈宏吊起来打。

      要不是他还需要为后天一整天的义诊养精蓄锐,不然以老夫人的性子,就算再疼爱,也还是真的会把沈宏先吊打一顿再丢到祠堂跪上十天半个月的。

      话说昕玥难得自由逛一回街,手里也有了付风给的万把两银票,差不多是从街头买到街尾。

      付风浑身挂满了昕玥买的东西,兜里还趴着只狗,一脸黑线还不敢言语。

      昕玥和夏橙美滋滋吃着冰糖葫芦,眼神还继续瞄着有没有感兴趣的东西,一脸的意犹未尽。

      沈宏所在的茶馆和昕玥逛的正阳街不是一条道,加上昕玥极少出门,也没人知道她是谁。

      是以这消息已经在那边街头巷尾扩散,但她却是不知道。

      吃完冰糖葫芦,又接着干掉一份炕糍粑,最后再在路边一小摊上吃了碗鲜肉馄饨,她这才满意的抹了抹嘴。

      刚起身打算回府,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人仰马翻的惊叫声。

      几个穿戴贵气的世家公子正纵马驰骋于街道上,掀倒了路边诸多摊贩不说,好像还伤到了人。

      一时间街边吵闹不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