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污视频app下载

      睡梦中,岳凌徵迷迷糊糊间,似乎是又回到了那个曾经与三位奇人相见的地方。

      梦里,在和三位老者交谈中,岳凌徵虽然还是没能搞明白对方所赐予的那三道光芒,究竟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力量;

      但他却抓住了其中的另一个要点,就是要通过不断修炼,来加强自身的身心素质,才会将这三种力量慢慢展现出来。

      一股被电流划过的刺痛感由胸口至全身慢慢传开,猛然惊醒睁开双眼,只见里包恩正穿着一身白色医务大褂,手持心脏除颤器,在对自己一顿乱电。

      还没等反应,里包恩又是几下电了上去,其疼痛带点mabi的感觉,折腾的岳凌徵是欲仙欲死,难以自拔。

      “怎么样,这回精神了没有。”

      褪去白色大褂,里包恩恢复了以往的西装革履装扮问道。

      “托您的福,还算勉强活了下来,不过,我还是希望您老人家,下次能够以正常的方式叫我起床,拜托了。”

      “这也是没办法,谁让你睡觉像个死猪一样,怎么叫都叫不动。”

      “行了,废话少说,现在已经到你所规定的三点了,赶紧收拾一下准备去锻炼!”

      在里包恩才说完这段话,一旁书桌上,昨晚由岳凌徵亲手所定的闹钟便随之应景响了起来,时间也刚好为凌晨三点整。

      迅速穿戴整理衣服,轻手轻脚的悄声溜出了家门,顶着路边街道上街灯所散发出的微弱光芒,岳凌徵便开始围绕着家外周围,慢跑了起来。

      跑了大概几十分钟左右,途经路过一条蜿蜒小河,驻足停顿,走上一旁桥梁,双目紧盯身下河面,岳凌徵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可以看到流水里面的一些生物。

      而随着他的精神力越集中,他也就越能看清楚河里那群水生物的真实样貌,甚至也包括它们的一些游动的轨迹。

      要知道,以当下这个时间段来说,现在的天色还不算太亮,即便是有那么一起微光,也不足以照亮这一整片河流;

      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不要说能够看清楚水下生物们的游动轨迹,就是想看清楚河里有些什么生物都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单凭这一点,岳凌徵又如何能不兴奋。

      收回视线,转头望向四周,在集中精神的情况下,岳凌徵更是有了不得了的发现。

      现在的他,不仅仅是能够看清远在十几米开外的人或事物,更是不用在斜眼平视前方的状况下,足矣看到身体四周近乎200度左右的视角。

      发现了身体的特殊变化后,在接下来长达三个小时的体能训练里,岳凌徵几乎是卯足了劲头。

      不敢有丝毫懈怠,即便是已经快累到不行,也依然咬牙坚持,为的只是能够在多精进一些。

      六点一刻多点,岳凌徵在回家前还特地凝聚精神,观察了一下四周,感觉眼睛瞳力又精进了不少,才安心回到家中。

      回到家里,岳凌徵并没选择回房休息,而是一溜烟钻进厨房,打算为妈妈和里包恩做一份简单的华式早餐。

      “哟!废柴阿纲,想不到你竟然还会做饭?看来,你也并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嘛!”

      跳到冰箱上,看着正在煎蛋的沢田纲吉,里包恩半带讽刺,半带赞许说道。

      “也还行吧,要不是因为食材有限的问题,我保证能让你吃的更满意。”

      右手微微用力颠了个锅,岳凌徵还特意耍了个花活,以来显示自己的厨艺。

      一锅清粥、几个煎蛋,一碟小菜、一盘火腿,菜品样式虽然简略,可这份心意确是实实在在传递到了沢田奈奈的心里。

      餐桌上,吃完早餐,里包恩掏出了一个褐色外皮的笔记本递给沢田纲吉。

      翻开内容,里面写着里包恩给他一天的安排,首先是,早上迎接一位和蔼可亲的转校生,下午,要准备一场排球球技大赛。

      看到内容里和蔼可亲转校生这几个字,岳凌徵差点没一口粥噎死过去。

      根据他的记忆来看,这个转校生十有八九就是狱寺凖人,要让他相信狱寺和蔼可亲,那他宁可相信之前那个町田是个正人君子。

      “早上好啊,纲君。”

      来到学校换鞋处,才将鞋子放好,岳凌徵便听见了身旁传来了笹川京子的招呼声。

      “早上好,京子。”

      看着京子甜美笑容模样,岳凌徵不禁又回想起了,原世界里的刘思迪。

      “你知道,今天咱们班级要来转校生了么?也不知道是男生还是女生,人怎么样?好不好相处。”

      看着京子满目期待的表情,在想想狱寺凖人那副傲娇的模样,岳凌徵只得尴尬一笑回应了句:

      “呵、呵……………!谁知道呢?”

      伴随着学校时钟想起了上课铃声,一个染着满头白发,梳着中分发型,脖子上还叮叮当当挂着一连串项链,一看就是不良少年典范的学生被带进了‘1—A’班的教室。

      一进门,老师便开口道:

      “好了,大家安静下,接下来我来介绍一下转校生,是从意大利留学归来的,狱寺凖人君。”

      “喔哦,大家不觉得他这身打扮很帅么,而且还是回国子女,家里想必也一定富贵。”

      “是啊,是啊!而是他长的也还不错,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气质。”

      看到这副模样打扮,再加上是留学归来,一瞬间,狱寺凖人赫然就成为了全班女生都在纷纷议论的焦点人物。

      懒理老师讲话,狱寺凖人在看到沢田纲吉的位置后,满目凶狠,气势汹汹走到了他的作为旁边。

      “切………………!”了一声,狱寺抬脚就踢向了沢田纲吉的桌子,毫不避讳挑衅意图。

      在狱寺隼人的脚即将踢在桌子上一刻,岳凌徵眼疾手快的把桌子和椅子同时挪到了一旁道:

      “哎、哎、哎!兄弟,你可别和我瞎闹啊,这还上课呢,影响多恶劣,有什么事,等放学再说。”

      “狱寺同学、狱寺同学,你在干什么?你的位置是在最后一排。”见状不对,老师赶忙上前阻止说到。

      在老师的劝阻下,狱寺也算给面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这时,坐在一旁的男生侧头小声问:

      “这个人,是阿纲你认识的人么?”

      摊着胳膊,岳凌徵一脸无奈的模样回答道:“应该也算认识吧,不然他怎么可能对我这么亲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