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日?

      佛光弥漫。

      整座苏府皆有佛光笼罩。

      虚空中一朵朵金莲缓缓绽放,纯净透明,宛如琉璃,不染尘埃。

      一道朦朦胧胧的身影自佛光照耀中走出,仿佛万般佛光,皆是由他而生。

      在这道身影走出的刹那。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苏府所有人,包括那位上三境刺客,皆感到一股恐怖的压力覆盖而下。

      内力停止运转。

      心脏放缓跳动。

      血液几乎凝固。

      “不!!”

      “这是?”

      上三境刺客脑海中掀起滔天巨浪。

      如此恐怖的气息,简直闻所未闻,哪怕上三境刺客所认知的那些一品大宗师,也不可能光凭气息流露,就造成这般可怕的一幕。

      噗通!

      在上三境刺客不可思议的目光下。

      笼罩在佛光中的那道朦胧身影一步迈下,最开始冲向苏月芸的那位刺客直接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朦胧身影再迈出一步,第二位刺客同样倒在地上。

      几乎是瞬间,朦胧身影走出七步,连续七位刺客毫无悬念的倒在地上。

      这些刺客实力不一,但最弱都是中三境,最强则是另一位上三境。

      然而。

      不管是中三境的此刻,还是那位上三境此刻,在朦胧身影迈出的步伐之下,没有丝毫抵抗能力。

      一步,死一人。

      “不好!”

      下一瞬间,那位上三境刺客头皮发麻。

      因为此刻,场上的刺客几乎都已经全死完了,只剩他还活着的。

      这位上三境刺客之所以到现在没死,完全是因为他根本没出手,仅仅以气息压制苏家族长苏世民,距离苏月芸与新郎官所在的那座高台最远。

      只不过。

      不管距离多远,那道佛光笼罩的朦胧身影,已经开始迈下第八步了。

      “跑!!”

      最后一位上三境刺客毫不犹豫运转所掌握的全部禁术秘法,妄图活下来。

      这些禁术秘法虽然能大幅度提升实力,但隐患却是极大,此次过后,纵使他能活下来,实力也会倒跌一个境界,甚至直接沦为一个废人。

      只不过。

      与死相比,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

      嗡!!!

      这位上三境刺客双眼瞬间变得血红,原本停止运转的内力,竟然开始升腾起来。

      下一刻。

      那道佛光笼罩的朦胧身影迈下第八步。

      原本心里升起喜意的上三境此刻只觉得天地崩塌,所有的一切不复存在,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所有刺客死完之后,佛光依旧在缓缓蔓延扩散。

      那道朦胧身影则是缓缓朝着新人高台走去。

      “你是......”

      苏月芸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逐渐走进的朦胧身影。

      可惜的是,在佛光笼罩之下,苏月芸只能依稀辨认出,这道朦胧身影的身形挺拔修长。

      至于其他,五官、面容等等,完全看不清。

      只不过,苏月芸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对这道朦胧身影十分亲切,仿佛是多年未见的亲人一般。

      佛光弥漫。

      朦胧身影走至苏月芸身前停下。

      “你是谁?”

      苏月芸下意识的往后挪了一些。

      佛光笼罩,所有人都动弹不得,只有苏月芸是例外。

      在佛光渗透之下,苏月芸不仅没觉得难受,反而感觉非常舒服。

      “我是谁?”

      朦胧身影语气平静,怅然若失。

      苏月芸听到这话,只觉得心里仿佛某样东西碎了一般,有种大哭一场的冲动。

      这时,只见朦胧身影抬起手,摘下挂在脖子上的一块玉佩,将它放在苏月芸手上:

      “戴上它,不要离身,它会保你平安喜乐。”

      苏月芸愣愣的望着手中玉佩,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块玉佩非常普通,苏月芸作为苏家千金,平时根本看不上这种玉佩。

      但此时,苏月芸握住这块玉佩,竟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安全感缭绕在心头。

      仿佛真如朦胧身影所说,戴上这块玉佩,她会平安喜乐一样。

      苏秦放下玉佩,最后看了眼苏月芸。

      他留下的玉佩,自然不是普通的玉佩。

      早在离开少林寺之前,苏秦便参悟魔佛的【魔念分化寄生大法】,将自身的神念分化出一缕,融入玉佩之内。

      九百年前,魔佛被如来神掌封印,正是依靠每隔百年不断分化魔念,蛊惑了一位又一位魔佛传人,差点覆灭的少林寺。

      苏秦虽然做不到魔佛那般程度,但以一缕神念寄托于玉佩中,在苏月芸生死之时,爆发出力量保住她一命,还是没问题的。

      与苏秦此刻的实力,即便只是一缕神念,一品大宗师之下几乎是必死,即便是一品大宗师,也是当场重创。

      至于绝顶一品......

      这缕神念倒奈何不了绝顶一品。

      但绝顶一品也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出这块玉佩代表着什么。

      不会有哪一位绝顶一品,在明知道苏月芸背后站着一位至少是同层次强者之后,还会起杀心。

      要知道,天下间绝顶一品就那么一些,相互忌惮,不愿意出手搏命。

      因为对于大多数绝顶一品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永远是更进一步,突破神话瓶颈。

      除此之外,权势?财富?美人?

      在他们眼里不值一提。

      例如武当山真武一脉的张真人,哪怕拥有威压天下的实力,依旧不会迈出武当山一步。

      还有蒙元那位国师,对蒙元国君的位置根本不屑一顾。

      因此。

      苏秦给苏月芸留下的这块玉佩,从某种方面上来说,确实能保她平安喜乐。

      “你是谁?”

      “为什么要给我......”

      苏月芸猛然抬头,却发现那道朦胧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佛光退散。

      金莲消融。

      笼罩在所有人身上的压力一扫而空。

      “芸娘,你没事吧?”

      新郎官李生第一时间关切的问道。

      “我....我没事。”

      苏月芸摇了摇头,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玉佩,低声说道:“我好像,好像看到我三哥了......”

      “三哥?”

      新郎官楞了下。

      他倒是知道苏月芸有个三哥,只是这个三哥不是在十五年前就消失了吗?

      而此刻。

      虽然漫天佛光消失。

      但苏家府邸内依旧哑然无声。

      无数来自沧州各地的武者们心里震撼到极致。

      刚才他们虽然同样动弹不得。

      但动弹不得不代表什么看不见。

      那一道笼罩在佛光中的朦胧身影,仿佛充塞了天地,至高至大,至强至广。

      “佛祖,佛祖显圣了。”

      几位弱小的武者勉强从震撼中挣扎出来。

      “佛祖?”

      其他武者心里一颤,不敢抬头。

      “咦?”

      “那个和尚呢?”

      最开始坐在苏秦附近的粗犷汉子看了眼周围,心里微微疑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