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特 温斯莱特

      “现在播报突发新闻,今日傍晚,于纽约市中心四季酒店发生一起富豪婚宴劫持事件。”

      老旧的电视机里传来女主播悦耳的声音,电视上正在播放晚间新闻。

      幸平城一郎正在后厨炒菜,时不时的会抬头瞅上两眼。

      后厨和顾客们用餐的前厅是相连的,整体呈现开放式,这样可以完美的让顾客们看到美味的料理是如何诞生的。

      “事件的主使者就是黑手组织的头领,瓦龙。”

      电视上出现身穿墨色西装的男人影像!

      “据悉,黑手组织已经在纽约市犯下了多起绑架案与珠宝劫案,受害人往往损失大量的财务,对此纽约警署却……”

      “哎,这地方也是真够乱的。”

      幸平创真拿着菜单走进后厨,恰巧听到了这句话,撇着嘴吐槽道。

      然而当他看见电视播放的现场录制视频时,忍不住大叫起来。

      “老爸,你快看这个瓦龙的名字,他,他好像也是玩家!”

      “不过……”

      “为什么他的名字是红色的?我们的名字是白色的?难道玩家之间还有区分?”

      幸平创真疑惑的摸了摸脑袋,一时间有些想不明白。

      “嗯?”

      幸平城一郎的脸色也带上了些许凝重,片刻后,才长舒一口气,似乎放松了不少。

      “我之前一直不想你在阵营频道发言,就是担心这种事情,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我们不属于同一个阵营。”

      能够做下这种轰动全城的大劫案,这个瓦龙必然是个极其嚣张的人,这样的家伙是不可能会在阵营频道上沉默的。

      对于他们父子二人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毕竟他们的目标就是安安稳稳的活到整个主线任务的结束。

      到时候,主线任务完成了,他们就有可能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中。

      “店里的营业时间也快结束了,这个点了也没几位客人会上门了。”

      “刚才供货商那边打来电话,说是店里订的货好像出了问题,我要去看看,顺便再打听些事儿。”

      幸平城一郎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换了身便服后就离开了。

      他需要尽快找到一个稳定的供货商才可以。

      毕竟……

      定食屋里每日【白玉】获得量虽然不多,但是胜在稳定,长久下来,也是颇为丰厚。

      看着老爸急色匆匆离开的背影,幸平创真叹了口气。

      一个月前,他莫名收到了一个游戏包裹。

      在他把包裹打开后,当时在店里的他和老爸就进入了这个世界。

      身无分文,无处可去。

      要不是老爸用了一丢丢特殊的小手段,获得了一些【白玉】,有了开饭店的第一桶“资金”,成功的将“幸平定食屋”这家饭店在游戏世界中兑换且复刻过来。

      恐怕……

      他们父子俩现在就要流落街头了。

      【白玉】,算是一种玩家的特殊货币。

      可以用来兑换原本世界中的东西。

      在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他们就被分配到了一个叫做“尘世之人”的阵营,有着专属的阵营频道,但是……

      这频道上似乎没人说话。

      也不知道是这游戏中只有他们两个玩家存在,还是说,其他人也不好意思在频道说话?

      幸平创真估摸着应该是后者才对。

      毕竟这么庞大的世界,怎么可能只有他们两个玩家嘛。

      就在幸平创真满心感慨时。

      “砰!”

      定食屋的大门猛然被从外踹开。

      穿着绿色条纹T恤的弗林特·马尔科带着手下混混,大摇大摆的撞了进来。

      “马吉亚帮办事,无关的人赶紧滚!”

      听到这话,还在店里吃饭的客人们麻溜的起身,在地狱厨房讨生活的他们知道,这时候最好的选择就是不要多管闲事。

      “呵呵。”

      弗林特露出冷笑,他就不信在这地狱厨房里,还有人敢管他们马吉亚帮的闲事。

      没一会的功夫儿,原本还算是热闹的店里,就变得空空荡荡,只有角落里一个正在吃饭的女人似乎没听到他们的话,仍然在自顾自的吃吃喝喝。

      “喂,小妞,说你呢,听不见我说的话吗?赶紧给老子滚蛋!”

      弗林特大大咧咧的走到杰西卡面前,扯高气昂的说道。

      “喂,你们是冲着店里来的吧,不关她的事,有什么事和我说吧。”

      幸平创真见状,连忙挡在杰西卡的面前,警惕地盯着对方。

      “你就是幸平城一郎?”

      弗林特挑眉,挑剔的目光打量着幸平创真。

      “我是他儿子,我父亲现在不在店里,你有什么事儿吗?”

      “什么事?你不知道这里是我们马吉亚帮的地盘儿?你这家店严重影响了周围餐馆的生意,而且你们还不知道主动上交管理费!”

      弗林特双眼微眯,语气凶狠的威胁道。

      “你小子知不知道你们这家店很碍眼?”

      “管理费?”幸平创真却是一脸无辜的耸耸肩膀,“你们是市政局的?”

      “嘿,小子,我劝你最好别跟我装傻,市政局算什么东西?”弗林特猖狂道,“想要在地狱厨房混,就要遵守我们的规矩。”

      “额……”幸平创真挠挠脑袋,有些苦恼的歪了歪头,“我真不知道你们的规矩是什么。”

      “好样的,那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下什么是真正的地狱厨房!”

      弗林特说着一脚踹翻旁边的桌子,桌面上没来得及收拾的餐盘摔落一地,混乱之中他伸手就要去抓眼前这不识趣的小鬼。

      “咣!”

      幸平创真还没来得及反应,身后杰西卡手持酒瓶猛然砸在桌上,一声脆响店里顿时安静了。

      “喂,小子,要不要我帮你把人撵走?”杰西卡挑眉,就连眼神都不愿意施舍给脸色难看的弗林特。

      “不用。”幸平创真摇摇头,长吐一口气,“我要用自己的方式解决麻烦。”

      “既然你说我们坏了这里餐厅的规矩,那不如就尝尝我的手艺,也好让你知道那些餐馆为什么开不下去了。”

      将手上缠绕着的白色布条呈螺旋状取下,腰上也系上了白围裙。

      “你给我发誓,不再踏进这家店一步,只要你发誓,我就能做出让你舌头满足的菜来。”

      “一决胜负吧!”

      幸平创真指着弗林特的鼻子,虽然弗林特感觉这小子和他所说的规矩应该差了些什么,可他还是点了点头。

      “好,我倒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弗林特随手拉过椅子坐下,翘着二郎腿,挑衅意味十足的看着站在后厨旁的辛平创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