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里旺旺卖家

      三个家伙见又冒出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年轻的,轻蔑地对刘龙说:“你们这是攒鸡毛凑掸子,女人和小崽子也来帮忙,今天说破了天这钱也得赔,说那些废话没用”。

      这可愁坏了刘龙,双拳难敌四手,这里也不是自己的地盘,自己认识的几个人怕人家不给面子,那样的话更丢份不是。

      他媳妇儿在一旁说:“刘龙啊,要不给庞哥和蔡哥他们打电话,他们也是同行,兴许能给点面子,看把小晨吓的一个劲地哭”。

      刘长远的心思活络起来,自己要是能镇住这三个家伙,日后紫晨进了电视台,自己用到她的地方多了去,也结下一份善缘。

      于是,对三个混子说:“哥几个,这件事我扛下了,你让他们走,多少钱你找我要,你们看怎么样,我一个大活人也跑不了”。

      三个人也就是调戏一下小女孩,顺手讹几个钱花花,一千三百块纯属狮子大开口,连他们自己都不信,哪个人随身携带那么多的钱。

      见有人扛下这个梁子,他们也就放心了,钱儿很快就会到手,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放紫晨过去,这个小姑娘扶住姑姑的肩头又哭了起来。

      这时候三人把刘长远围住,三个人中未开口的家伙,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们说话算话,你也该履行承若了吧,把钱拿出来吧”!

      刘长远连看他们都没用好眼色,淡淡地说:“就凭你们几个也想讹我的钱,我只是说接下这件事,什么时候说给你们钱啦,简直就是凭空做白日梦”。

      几个小子一看来个愣头青,就要抽腰里的家伙,刘龙见要打仗,也要往前冲,被刘长远用眼神制止了。

      他毕竟现在是一个武者,出手速度哪是三个人可比的,使出形易八卦掌,将几人刚掏出的刀具打落在地,然后又将三人痛揍了一顿。

      打的三个家伙连连求饶,说以后再也不敢敲诈了,放了他们一条狗命,以后洗新革面重新做人。

      刘长远这下痛快了,将上一世的仇也报了,还让刘龙和紫晨欠自己一个人情,三个家伙相互搀扶着,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刘龙这时过来,佩服地说道:“给我吓的够呛,怕一个人划拉不住他们三个。没想到长远兄弟是个高手,十个八个的都近不了你的身”。

      他媳妇儿也眉开眼笑地过来,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拉着侄女,“长远兄弟,这就是我侄女周紫晨,怎么样长的不赖吧,现在攻读电大呢”

      周紫晨说:“没看出来,你清秀挺拔的,居然还会功夫,刚才的事儿真是谢谢你的出手,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啦”!

      刘长远说:“对待这样的人,你姑父龙哥应该知道,和他们讲道理根本没用,只有拳头才是制服他们的有效武器,对待这样的人就要一次性制服。

      听你姑姑说,你在念电大,在哪里念的?我在油田职工大学也在上电大课程,怎么从没见过你”?

      周紫晨捂着嘴一笑,笑起来很是好看,连隔壁的吴老二都要抖三抖,只听她说:“电大分校在滨州有两家,一家是在山P县进修学校,我在那里学习。

      你所在的电大是另一家,比较正规一点,招生也比较多,教学质量也好一些,可惜我也想去那儿学习,户口不是油田的进不去”。

      刘长远有些尴尬,自己的见识还是不够。这时刘龙的小儿子又哭又闹,刘龙说把娘仨先送回家,让他们采购,然后将货物给他们带回去。

      在周紫晨临上车前,还朝刘长远招招手,用那动人的大眼睛望了这个男人一阵儿,刘长远也感受到了,但装做没看见,带着弟弟和梁学智进了集贸市场。

      这也是他熟悉的地方,上一世这里不知道来了多少次,里面有的摊主也是没有变,只不过年青了二十多岁,有的人还很熟悉,但也就装作不认识。

      梁学智在一旁说道:“长远你刚才那几招太厉害了,简直帅呆了,啥时候有空教教长江我们俩呗,练成了也象电视里的武林高手那样”。

      刘长江说:“愿意学你去学,可别拉着我,你没看我哥天天早上两点钟起来就练武,我可起不来”,梁学智一听吐了一下舌头,也打了退堂鼓。

      三个人按照王艳霞开的单子,将青菜和肉类买齐,算完帐等了一会儿,刘龙也赶来了,东西装上车,去果窖批了点水果,又去批发一条街进了日用百货。

      这一忙活到了中午,刘长远说请刘龙去吃饭,这个家伙一笑也不吱声,一个劲地开车,但是车不是往西开,而是往东开。

      刘长远指正了他一次,刘龙说他知道,肯定错不了,其他两人也不熟悉路况,只能听之任之,刘长远纳闷,不知道这个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长远一看,这是往旧物市场方向,一下想起来了,这是要拉哥仨个到他岳父家吃饭,答谢自己的援手之情,可能怕自己多心,也就没有告诉自己。

      既然想明白了,人家的一番好意也不能说明,车上烟酒、水果有的是,但三个人去吃饭,显得礼有些薄了,还是豁出二百块钱吧,连雇车带吃饭还不够呢,这不又结识了一家朋友。

      果然如他所想,半截美开进了一家庭院,普通的四间平房,收拾得倒是干净,见车进了庭院,全家老少全来出迎。

      这阵势给刘长远搞的有些不好意思,刘龙将刘长远介绍给大家,说这就是替小晨出面,你们一直想见的年轻人。

      出迎的人群,有刘龙的岳父母,有周紫晨的父母,刘龙的妻子和周紫晨,还有周紫晨的弟弟周晓晨,一听这个名字有些熟悉,猛的想起,这是日后BZ市的地产大亨。

      此时的周晓晨,只不过才十一二岁的年纪,也看不出商业巨鳄的潜力。众人将兄弟三人让进屋,一桌丰盛的农家菜肴早已经做好,就等着几人的到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