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把电动棒放在我

      寻了处客栈,背靠山林,前面就是闹市区的广场,叶有为住在七层楼,暂且算是落了脚。

      剑匣背在身上,叶有为出门必背,从不打算取下,毕竟这匣子是几百斤的重物,正好可以拿来磨炼己身。

      “乾字杀,坤字障。”

      山林一处平坡,叶有为一遍遍跟着心法演化着乾坤二字,不过道纹玄光在出现片刻后皆是一颤后消失破碎。

      几天里,修炼上百次,没有一次成功。

      叶有为不经有些苦闷起来,这看起来简单,学起来咋这么难?

      “救命,救命。”

      就在叶有为坐在一处草地观望闹市风景时,耳旁突然传来一个呼救声,听起来好像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儿。

      唰唰唰!

      背起剑匣,叶有为朝着呼救声方向迅速奔雷而去。

      ……

      “你就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啧啧啧……”一名大概有个二十五六的年轻男子,面相丑陋,露出猥琐的嘴角,正准备对一个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图谋不轨。

      男子手带金银首饰,应该是位市井里的大家公子爷,而那个女孩儿则是穿着朴素,虽然一脸惶恐,却依旧很美,楚楚动人!

      “救命……”女孩儿脸色煞白,一步步的后退着,汪汪泪眼之中,带着无助。

      “美人儿,啧啧啧,今天你若是乖乖听话从了本公子,本公子保证,可以让你享尽荣华富贵!”男子猥琐的逼近。

      “王聪!我就算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我祝你全家不得好死!”女孩儿脸色苍白,却依旧不依不饶,楚楚动人的模样露出决绝,欲自行了断。

      “臭裱子!嘴巴可真毒!你想死?没那么容易!”被唤王聪的男子,脸色暗沉,察觉到了女孩儿心思,顿时就要上前阻止。

      碰!

      然而一道庞然大物直接横飞撞来,瞬间将那王聪给击飞,噗嗤吐血!

      唰!

      一道身影出现,轰隆一声,将剑匣按在地面,随后一手将女孩儿手中的匕首给夺了过来,嘴角勾起一抹邪魅幅度:“姑娘,年纪轻轻的,有什么想不开?非得要死要活?就不能给这美好的世界,多抱有点希望吗?”

      女孩儿瞬间呆滞,看着眼前男子,痞里痞气却带着无形吸引力,那种帅到骨子里的气质,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加上叶有为救了她,她现在感觉叶有为就像是上天派来的天使一样!令她有些痴迷与懵神……

      “姑娘?”叶有为低眉上看。

      “啊?”女孩儿再叶有为的叫唤下,终于是醒了过来:“多、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你是谁!”被击飞的王聪,一边吐血一边对着叶有为喝道:“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整个酆都,我王家最大!而我,是王家的独苗王聪!你知不知道自己惹了谁!”

      “不好意思,我只是个小修士,对市井红尘中谁家最大,又或者谁家最小,其实并不感兴趣。”叶有为微笑说道。

      王聪闻言是修士,略微蹙眉,不过也不畏惧:“酆都附近的仙门也就是德天洞府,我们家对德天洞府的俸禄也不低,你敢不敢报上姓名来!”

      “叶有为。”叶有为气定神闲的开口:“另外,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德天洞府的,你可以随时去搬救兵,我绝对奉陪。”

      “好!好!好!”王聪连说三个好字,可见他被气到了啥程度,龇牙咧嘴:“你给我等着!到时候可别哭着求我!”

      说着,王聪带恨离去。

      “公子你快走吧。”女孩儿顿时对叶有为说道:“他不好惹,我的父母都被他王家害死了,现在还想霸占于我!”话到最后,女孩儿略微露出些许绝望。

      “这北斗的恶霸这么多吗。”闻言的叶有为凝眉,随后正色开口:“放心,在他搬救兵之前,我先去平了他王家。”

      “公子……”女孩儿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被叶有为打断。

      “你叫什么?”叶有为道。

      “桔梗。”女孩儿略微红着脸低头。

      “好名字。”叶有为随手拿出来一些金银玉镯递给了她:“换个城市,换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好好的活着吧。”

      “公子,这我不能要……你救了我,已是大恩无以为报!还给我这些,实恕小女不敢收!”桔梗踉踉跄跄后退,玉手狂摆。

      “给你你就拿着,难道非得我非礼你?逼你拿你才肯拿?”叶有为瞥了眼女孩儿桔梗,露出几分不快之色:“你不拿,我可就跟先前的王聪一样,对你动手动脚了啊……”

      “我、我拿就是了!”桔梗闻言,顿时俏脸通红!气中带羞,羞中带气,在这种复杂的情绪之下,不经意间仿佛又给她添了几许别样的美!

      她也没有见过,还逼着别人要他东西的人!眼前这个叫叶有为的公子,简直太古怪了!不过,依旧很帅气!

      “走吧,我带你去闹市的域门,送你离开酆都。”叶有为道,所谓送佛送到西,他必须得看着桔梗离开,以防王家不备。

      “嗯。”桔梗略微娇羞的点头。

      ……

      送桔梗离开了酆都,叶有为打听一下王家下落,便朝着王府坐落处过去了。

      这里地方超级大,叶有为走了很多条路方才来到了王家正门。

      那里有两个守卫,不过都不是修士,顶多只能算是有一点肌肉的武徒,他们牛高马大,身材魁梧,非常的厚实。

      在红尘中,修士与凡人是隔开的两道平行线,不会有太多交集,即便是一些商业大亨,又或者一些贵族,他们都绝不会请真正的修士做保镖。

      第一,作为修士,皆是向往长生,却身有傲骨,他们这些红尘势力是绝对请不到的真正修士的。

      第二,就算是请假修士(也就是没有开辟苦海只懂练气一点皮毛的人),这一类也非常的昂贵!并且各个都是大爷,请不起!也不愿意花这冤枉钱!

      所以,市井之中大多的贵族会选择让自己儿子入仙门,或者是给附近仙门不菲的俸禄来寻求庇护。

      “来者何人!”

      门口两位粗汉见到叶有为背着大剑匣子步步逼近,给他们一种来者不善的感觉,顿时其中一位就沉喝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