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abp456在线观看一级av电影盘零零实时共享

      陈依婷看向宁天林,希望他能给自己证明。

      但宁天林却摇了摇头,“警察同志,我跟她不熟。”

      “是她把我带到这个火锅店的。”

      “而且,刚刚一顿饭,花了我一万四。”

      宁天林拿出消费清单,交给警察。

      酒托。

      这陈依婷,果然是自己想的酒托!

      这职业,他当然知道。

      一种诈骗手段。

      用的就是男女约会时,男方花钱的套路。

      女方挑选固定的约会场所,在那里进行大额消费,一瓶原价几十块甚至十几块的酒水,在这里会卖到一两千,甚至更高。

      最后和老板商量好,赚取提成。

      “你看,陈依婷,你的证据,又多了一份。”

      “现在我收集到的,都有六份了!”

      “还敢狡辩?”

      负责人看向陈依婷,哼了一声。

      同时拿起桌子上的酒瓶,闻了闻,倒了一滴残液,查看了下,“这酒水,也就是普通的葡萄酒,三十块一瓶撑死,账单上,竟然八千。”

      “陈依婷,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的诈骗金额,加起来已经高达十多万,涉嫌刑事犯罪,够判几年了。有什么想说的,局里说。”

      手一挥,就有两个执法人员上前,将陈依婷给抓住了。

      还烤上了铐子。

      陈依婷慌了,使劲挣扎,“宁天林,你快说,咱俩是情侣啊,咱俩是情侣啊,你为什么要害我!”

      但宁天林冷眼看着她。

      没回话。

      害你?

      是你害我好不好!

      甚至宁天林注意到,不止陈依婷一个,在这火锅店里,执法人员还带走了五个,和她一样的女生。

      “现在的女生,什么钱都赚吗?”

      宁天林是知道有这门骗子生意的。

      但原以为,是社会上的一些好吃懒做,不要脸的女生在做,没想到学校都有了,甚至还是同班同学!

      而就在宁天林也准备离开的时候。

      一个话筒,凑到了他的跟前。

      “你好,先生,能不能接收下采访?”

      “你叫什么?”

      “刚刚你花一万四千块,吃一顿饭是什么心情?”

      “你是富二代吗?”

      “她是用什么手段骗的你?”

      “你是很容易上当,还是看到漂亮女子走不动道?”

      问话的,是一个女子。

      二十来岁。

      身穿米黄色风衣。

      短发。

      看上去挺精干,也非常漂亮。

      她叫柳岚。

      东海电视台的工作人员。

      这次作为专门的跟踪报道记者。

      “咦,快看,老鼠,这饭店有老鼠!”

      宁天林指了不远处的地下。

      “哪呢?”沈依依连忙望去。

      老鼠?

      这又是一个证据。

      饭店卫生,差评!

      只是顺着宁天林的胳膊望去,什么都没看到,却感到一阵风,在她身边荡起。

      回过神时,却看到宁天林跑了。

      比兔子还快。

      从火锅店大门窜了出去。

      “这家伙。”

      “竟然骗我。”

      “别让我以后遇到你。”

      柳岚一跺脚。

      哼了一声。

      没想到自己被人给耍了。

      有必要吗?

      我不就想采访一下你被骗的感想吗?

      而宁天林跑出一百多米远后,看到没人追来,松了口气。

      采访?

      这种事他怎么好意思来个总结?

      等气息平复后,招了辆出租车,回东海艺术学院了。

      只不过,没有进学校。

      而是在门口不远,一百多米处的一个小饭馆停下了。

      门上写着“腾龙大盘鸡。”

      店面不大,零零总总,只摆着七八张小桌子。

      此刻是晚上九点多。

      人不多。

      只有一对小情侣在吃饭。

      “王叔,不好意思,来晚了。”

      “我现在就去洗碗。”

      宁天林进来,先给柜台前的一个消瘦中年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很自觉的,走到后面厨房去洗碗。

      他在这里兼职打工。

      每天中午十二点到两点,下午六点到九点。

      一天五个小时。

      每小时三块钱,一月下来赚四百左右。

      不过做了今晚,宁天林也准备辞职了。

      原本今晚都不用来的,好歹现在也是千万富翁。

      但他做事,讲究有始有终。

      最后一晚。

      也跟对方告个别。

      只不过,等宁天林洗涮完,还没开口,店长王德胜,却将他给喊住了,脸色尴尬。

      “天林,和你说个事。”

      “明天开始,你就不用来了。”

      “我这店,就干到今晚,以后不开了。”

      “我和你阿姨,买的是今天晚上三点多的火车票,要回陕北了。”

      宁天林一愣。

      不开店了?

      这么急?

      以前没听说过啊。

      “天林,这是四百块钱,这月你的工资。”

      “虽然还没到月底,但咱们认识也快一年了,多的,就当我这当叔的,一点心意吧。”

      王德胜从口袋里掏出四百块钱。

      放在桌子上。

      脸色不好。

      “王叔,是家里有事?”

      宁天林看了钱一眼,没拿起。

      他原以为,今天是自己要先提出辞职的。

      但没想到,王叔的大盘鸡店,却先开不下去了。

      “哎。”王德胜叹了口气,“都要走了,也不瞒你了。是我那儿媳,非要我们两口子过去帮带孩子,不然就一月一万五,雇个保姆。”

      “你阿姨不同意,一万五啊,我们在这里,辛辛苦苦一月,也赚不了这么多。”

      “可儿媳说,明天要是不过来,她就雇保姆了,还要我们把一万五给付了。”

      “不同意,她就和我儿子离婚。”

      “我们这饭店,也剩下半月就房租到期了,你阿姨觉得,还是我们一起过去吧,你阿姨带孩子,我在家给儿媳做饭。”

      王叔满脸无奈。

      他不想走。

      在这还能赚点。

      回到家,就真的要吃老本了。

      但为了儿子一家,他不得不离开。

      “王叔,那你儿媳是做什么工作的?”

      宁天林好奇。

      舍得一万五雇个保姆。

      工作很忙?

      “工作?”王德胜叹了口气,“哪有工作啊,每天在家就是逛逛街,打打牌,没工作的,连饭都不做。”

      “不工作还不照顾孩子?”宁天林一愣。

      这什么女的?

      娶回家当祖宗吗?

      “没办法。”

      “人家就这个样子。”

      “我们催急了,就要和我儿子闹离婚。”

      “你还年轻,不知道现在农村娶一个媳妇,多难,事事都要依她,不然就是各种闹,连一句重话都不敢说。”

      王德胜叹了口气,“好了。”

      “不说了。”

      “都是些家丑。”

      “就这样吧。”

      “我得收拾收拾去了,晚上还的赶火车。”

      王德胜站了起来,准备继续忙了。

      而宁天林看着对方背影,心思急转。

      几秒之后。

      就快速做了一个决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