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腰坐到最深处

      苏云与徐二返程的同一时间。

      青玄宗。

      镇宗石碑前。

      几名青玄宗弟子发现。

      山门的正下方,出现了几道人影。

      人数不多,只有十个。

      但当他们看清楚来人的真面目之时,几名弟子,纷纷露出了骇然的神色,惊慌不已。

      “是...是十大宗门的人!!”

      “快去请长老和宗主!”

      ......

      很快。

      除了宗主宋明以外的青玄宗一众高层,悉数到场。

      当他们到来之时。

      也皆是如先前的那几名弟子一般,目露惊骇,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这十个人,他们一点也不陌生。

      他们无一不是一宗之主,无不象征着十大宗门最强大的战力。

      此刻。

      十大宗门的宗主与门主,一齐寻上青玄宗,很难让人对他们有什么太好的想法。

      十大宗门与青玄宗素来不相对付,而且因为十大宗门的过分之事,双方更是有着极深的仇怨。

      这十个人今日到来,恐怕本来就没怀什么好意。

      “大炎门主、天星宗主、红叶门主......”

      苍颜白发的章仓站了出来,平静道:

      “几位来到我青玄宗,便是客,还恕我等有失远迎。”

      “不过,几位今日到来,是已经想通了,要偿还这些年来,‘租赁’我宗土地的租金吗?”

      “祖师说的几年时间,如今,已经过去十余年了吧?”

      宗主宋明如今在突破的紧要关头,闭关不出。

      青玄宗这些年来,陆续殒落了几位年老的高层。

      如今一众高层当中,就属章仓的年纪最大。

      也正因如此,他的实力虽然不是最强,但却是资历最老的一个。

      因此宗主不在的时候,他便拥有最高的话语权。

      富有阅历的他,在他人都有些惶恐的时候,仍能保持着冷静,做出最迅速的应对之策。

      即使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

      十大宗门此次前来,必不可能是为了偿还“租金”,而是另有其谋。

      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看看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

      而且,只要放出祖师这张底牌,十大宗门,必不敢对他们做什么出格的事。

      毕竟他们的祖师,可是悟道境的实力。

      而十大宗门就算加起来,也找不出一位悟道境强者。

      悟道境。

      在方圆万里的所有宗门中,就是无敌的存在。

      “哈哈哈...”

      “什么‘租金’?我不明白。”

      “我只知道,当年血祭我十大宗门数百弟子的,是你青玄宗的人!”

      “祖师...有本事,就让那老家伙自己出来呀?”

      “只要他肯出来,我等必三跪九叩,将‘租金’亲手奉上!”

      大炎门主捋了捋自己的长须,朗声大笑。

      “哈哈哈哈!!”

      其余九人也齐声大笑。

      笑声中,讥讽之意不言而喻。

      “放肆!”

      “出言不逊,我们祖师,岂是尔等能玷污的?”

      章仓叱骂道。

      他背后的一众高层,更是皱紧了眉头,面露愠色。

      祖师在宗内的地位,就如同信仰一般存在。

      祖师,是青玄宗最强大的底牌,最坚实的后盾,只要有祖师在,奸人便不可能进犯青玄宗。

      “莫非你真以为,你们的祖师还活着么?”

      天星宗主讥笑出声。

      此话一出。

      青玄宗一众高层顿时皱紧了眉头,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祖师,自妖修闯入锁龙塔一事之后便隐去了声息。

      一晃十年过去,至今也没有露面过。

      十年来。

      青玄宗上下,并未对祖师是否还活着,有过任何怀疑。

      他们始终坚信。

      自家的祖师必然是有所突破,得到了更加悠长的寿元,不可能会这么快陨落。

      可现在。

      听十大宗门所言。

      他们的祖师,难不成,已经死了么?

      “放你妈的狗屁!”

      “你凭什么说,我们的祖师已经死了?”

      一名长老双目通红,眼中布满了血丝,愤然骂道。

      “不错,又不是你们的祖师,你凭什么说,我们的祖师已经死了?”

      “大言不惭!”

      “待祖师到场,今日便灭了你们十大宗门!”

      “我早就说过,祖师如此温和的处事方式,势必会留下祸根,如今看来,十大宗门全然不知悔改!”

      其他人也附和道。

      空口无凭,青玄宗众人,自然不会相信十大宗门单方面的说辞。

      说话,还得先拿出证据来。

      “都说眼见为实。”

      “今日,便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证据!”

      天星宗主冷哼一声,挥手间凝聚出一面元力之镜。

      “此乃一道可映照出悟道境强者的神通,这附近,若是有悟道境强者的存在,镜面之上,便会映照出一枚红点。”

      “再看看你们的祖师,在哪里?”

      众人朝镜面看去。

      只见那镜面如水波荡漾,澄澈透明,别说红点了,连灰尘都沾不上,根本没有其他东西的存在。

      “胡说八道!”

      “如果是你骗我们怎么办?”

      青玄宗众人骂道。

      他们从未见过有如此诡异的神通,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

      映照出悟道境强者,想想就觉得不可能。

      这事断然是十大宗门的诡计,绝不能信!

      “信或不信,让你们祖师现身便知!”

      天星宗主反手收回元力之镜,冷声道。

      另一位十大宗门的宗主,也讥笑道:

      “如何,倒是让那老家伙出来呀?”

      “如果他现在就出来,我等屁都不放一个,立马就走!”

      他们十大宗门。

      十余年来,一直轮流用这门秘法窥探青玄宗祖师的存在。

      只可惜,结果始终如一,没有留给他们任何可乘之机。

      终于在几个月前。

      象征着青玄宗祖师的那枚红点,彻底消失在了镜面之上,没有留下半点气息。

      而且经过神秘强者阁老的确认,此事绝无有假。

      这足以说明。

      青玄宗祖师,已经在几个月之前,黯然殒落!

      筹备了几个月时间,做好一切准备。

      十大宗门的宗主、门主,早已按捺不住,亲自杀上青玄峰来。

      “诸位,多说无益。”

      “那老家伙已死,我等今日,便是要替死去的宗门弟子,讨回公道!”

      大炎门主目光扫视一眼青玄宗众人。

      恐怖的气场骤然爆发,蔓延在整个青玄宗当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