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免费qq群

      “大当家,大当家,醒一醒,时间到了,我们要出发了!”

      刘玄在睡梦中,感觉有一人猛烈摇晃自己,然后便把自己从珍贵的深度睡眠之中给叫醒了过来。

      昨晚搞了一个通宵的刘玄,哪里还按压得住自己的起床气,直接一脚便踹了出去:“我去你个西瓜大头鬼,他丫的,不知道我昨晚通宵吗?这么一大早的,叫魂呢?”

      只听见一声哎呀,刘玄听到了一个重物落在地上般沉闷的声音。

      于是刘玄便翻身起来,揉着自己朦胧的睡眼,伸了个懒腰之后,便向着刚刚发出哎呀声音的方向看去,想要看看到底是哪位仁兄运气这么好,居然撞在了自己手里。

      只见那位被自己踹飞的仁兄连滚带爬的,赶紧跑了过来,抱着自己的大腿,哭着大喊道:“大当家,是我啊,你不认识我了吗?我小六子啊……”

      看着那自称小六子,穿着古怪的破破烂烂的衣衫,抱着自己的大腿的家伙。

      刘玄不由得将视线下移,看到了自己身上穿的同样破烂但却又充满了古风韵味的衣服,刘玄不禁眉头一皱:

      “小六子?我认识你吗?你就对我这么自来熟。我看你穿衣服的样子,你们应该是在拍戏吧。

      导演呢?剧组呢?摄影机呢?都哪去了?

      现在技术这么溜了,隐藏得这么深?摄影机都不用放出来的吗?

      我警告你们啊,我没时间陪你们搞这些有的没的。

      赶紧,麻溜的,给我出来,把我衣服还给我,我要离开了,还有一大堆文献等着我整理呢,要是耽误了我的事,小心到时候我去起诉你们……”

      刚刚被踹飞的小六子听到自家大当家说的那些话,表示自己是一个字也听不懂的。顿时心里一惊,自己的大当家该不会是傻了,或者中邪了吧。

      想到这里,想到往日里大当家对自己等兄弟们的好,小六子不由悲从中来,大声哭道:“大当家,真的是我啊,小六子,从小跟你长大的小六子啊,你怎么就不认识我了,呜呜……

      刘玄冷笑一声:“哟呵,还挺敬业的啊,被我踹了一脚,居然还能坚持演戏到现在,要是你这以后都不红,那简直是没天理了!”

      小六子有些懵,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大当家问道:“啥红不红的?敬不敬业,什么有天理没天理的,怎么大当家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听不懂啊。?

      虽然佩服对方的敬业精神,但刘玄还是有了些不耐烦,也不管那叫小六子的家伙,一把将其推开,然后走出了这个破破烂烂,晚上能看满天星的屋子

      但下一秒,刘玄是彻底的惊呆了。

      “这,他丫的,到底是哪里啊!”

      刘玄眼前,是一个用简易的栅栏围起来的寨子,就如同某度里面的平民窟一般,到处都充满了贫穷的韵味。

      至于寨子外面,则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森林,那参天的大树,起码也要三四个人手拉手才能围起来。

      而在自己之前所在的地方,是根本看不到这样的大树的。若是有,怕也早就为城市的发展让了路,成为纸张,或是筷子等等送在了人们的生活中。

      寨子内那些如同贫民窟一样的房子,哦不,看样子甚至连贫民窟也比不上,毕竟人家的贫民窟还能遮风躲雨,而这寨子里面的,也就刚刚自己出来的那个房子还算好一点,晚上能从屋子里面看满天星。

      至于其他的,差不多可以直接说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了吧。

      就在刘玄傻愣愣站在原地的时候,那叫小六子一瘸一拐的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可怜兮兮的看着刘玄。

      “这,都是真的吗?摄,摄影机在哪里?”刘羽喃喃自言自语道。

      “这剧组这么扣的吗?为了省钱,场景都这么一副模样?

      小六子一脸委屈:“啥真不真,假不假的,还有摄影机到底是什么啊,都听大当家你说两次了。”

      “还有,大当家,你准备好了没有啊,兄弟们都在寨子外面等着大当家你呢?

      之前不是说好,今天我们要去山下打劫的吗?现在都这个时候了,若是再去晚了,无人经过山下的话,怕接下来的时日,我们寨子可就真的要断粮了?”

      “打劫,打劫什么鬼,你们不怕被警察抓吗?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你们不怕的吗,你们剧组玩的这么溜的吗…”

      听见大当家又在胡言乱语了,经过了几次努力的小六子索性也不再去纠结自己大当家说的话,转身在一旁抬过一盆水,放在刘玄旁边道:

      “算了大当家,我看你应该是昨晚睡得太死,睡懵了,所以你还是先洗把脸,清醒清醒,说不定你洗把脸之后,就恢复正常了呢!”

      不知为何,刘玄突然觉得这小六子说得好有道理,自己醒来之后,受到的冲击太大,说不定自己洗把脸之后,清醒过来,懵整理好前前后后的思路。

      于是刘玄便蹲下身子,准备洗把脸的时候,在盆中水的倒影里面,看到了一个陌生的脸庞。

      刘玄摇了摇头,擦了一下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看错,然后刘玄再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脸,十分的疼。

      终于,刘玄惨叫一声,又晕了过去。

      ……

      躺在床上,听着自己腹中传来的咕噜咕噜的声音,透过屋顶,看着天上的满天星,刘玄又一次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在惨叫一声晕过去了之后的刘玄,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还是躺在这破破烂烂的屋子里和硬得不行的木门板上,一切的一切,都不是自己在做梦,或者其他人的恶作剧。

      心里面斗争了许久之后,终于还是不得不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也不知道自己前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让上天居然这样对待自己。

      要知道,穿越前的刘玄,乃是燕京大学历史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只是在头一天晚上通宵整理自己的答辩资料的时候累得睡了过去,一觉醒来之后,便发现自己来到了这里。

      同时,在发现刘玄醒来,并且闹出了一些动静,那个叫小六子的又进来了一次,看了看刘玄的情况,然后便向刘玄抱怨说今天没有下山去打劫,山寨里面已经断粮吧啦吧啦,喋喋不休个不停。

      感觉像是一只苍蝇一样在自己耳边不停地嗡嗡嗡嗯惹人心烦,刘玄不耐烦的大声说了句滚之后,小六子便立马闭嘴。

      然后悄悄的从自己怀里拿出了两个黑到发硬的饼递放在刘玄旁边,说这是自己以前私藏的,现在给刘玄垫垫肚子,希望刘玄赶紧好,然后带着他们下山打劫。

      最后,在小六子满眼不舍的看着那两块黑到发硬的饼,同时委屈的退了出去之后,清静下来的刘玄终于能够整理自己脑海中的思绪。

      自己现在这副身躯的前主人,和自己前世的名字一样,也是叫刘玄。

      只不过不同的是,前世自己是一个象牙塔中的大学生,而现在的这个,却是一个拥有五十人规模队伍的山贼头子。还是山贼当中,混得最惨的那一个。

      听到自己那空荡荡的肚子又一次响起了咕噜咕噜的声音,刘玄不由得感叹道:“所以,我这就成了一个山贼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