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m绝地求生85章完整肉

      人生好比是一场猜字谜的游戏,只有拨开那层迷雾,才可以看清事情的真相。然世人却开不清。

      开清真相其实并不难,只是江湖众人很浮躁而已,总被表象所迷惑,能看清的只在少数。

      泰丘派拥有全武林最大的藏书阁,书籍种类和规模仅次于中原朝廷。在梨花山庄泯灭号,他取代了其武林一流门派地位,江湖无人不看其3分薄面。

      能跻身一流门派,并取得盟主之位,藏书固然功不可没。其实张友诚的手段也不得了,能拉拢则拉拢,拉拢不了必灭之。

      江湖中的许多迷案血案或多或少何其有关,在张友诚的身边有一群影子,人数大约12人。除他之外,无人知其存在,他们是黑暗杀手。

      在发生血案后,嫁祸断魂谷,这也是为何江湖人士如此痛恨断魂谷的原因,被表象所骗。

      断魂谷对这些事不想辩解,也无法辩解,人们也不会相信。断魂谷谷主很痛恨泰丘派,但不是因为嫁祸,而是他于泰丘派之间有故事。不过他将故事藏的很深。

      谷主虽然十分痛恨泰丘派,但却一直没对其动手,不是怕他,打不过,是对故人之约的遵守。

      他爱的太深了,以至于疯疯癫癫,喜怒无常,令人万分恐惧。这也许就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吧。

      泰丘派也维持着表面的风平浪静,也没人怀疑到张友诚。在弟子的眼中张友诚如同慈父般,对他们关心细致。

      不过藏书阁六楼是他的禁忌,谁提他都会和其翻脸,重重责罚。也就没人在问了,对外提六楼放的是禁书。也没人进出个,自然也不知道真假。

      随着年终的弟子合格测试的临近,排名靠后的10位弟子将被淘汰出局,离开泰丘,回家去。这将是巨大的心理落差。

      泰丘派弟子出门在外无人不高看一眼,很多人挤破头终身都进不了泰丘派,每年也就招10人左右,除非弟子发生意外,空出名额,才可多招一两个。

      靠这样的选拔制度,泰丘派在人数平衡的状态下。整体实力提升快速,江湖之中没有任何一个正派能与之抗衡。

      在泰丘派,学剑法和剑诀高度自由,没有什么限制,与其说是一个门派,不如说是一个修习学院。每个人都能在藏书阁中找到适合自己的剑诀。

      张友诚掌门只是在适当的时候提点他们一下。有的人不想离开,但实力不行,就动了歪心思。

      邬彦昌在这三年的年终测试多是最后一名,这次他慌了。在泰丘,天赋极佳者并不在少数,只有比他人更努力,更用工在有一丝机会。

      高手过招,只在一丝一毫之间。差值毫米谬以千里。在瞬间不注意之间败局一定。邬彦昌总自以为很聪明,喜欢偷懒,不用工。

      他就被他的小聪明所坑,当他十分着急,不知所以时。偶然路过藏书阁,看到曹师弟从藏书阁出来,一个苗条犹然而生。

      藏书阁六楼的禁书,或许有短时间提升内力的方法。想到就会去实施,他趁着师兄弟睡着时,戴着面具,推开藏书阁的门,点这蜡烛进入了藏书阁六楼。

      他尽可能的小声,怕引起别人注意。璃忘川每次练剑都会到天黑,这次因为有点地方不是很理解,就点了蜡烛继续在瀑布洞内研究,当他吃透时,以夜深人静。

      璃忘川因为是张友诚义子,住在东边的单人间。回去必然要路过藏书阁。他发现藏书阁有一束光,有迅间灭了。

      璃忘川迅速进入藏书阁,怕有贼偷珍贵书籍,从一楼查到5楼并未有何发现,他想也许是自己多心了。

      在下楼的一瞬,好似什么液体滴落至头顶,挥手一模,只见是血,拿蜡烛举个头顶,发现顶板微缝隙间仍有血滴落至5层。感觉不好,就没想那么多,师父的叮嘱早就抛之脑后了。

      迅速上楼,在六楼拐角处发现地上躺着一个黑衣人,撕下面具。发现才是邬彦昌,他手里紧紧握着一个黑布料。颈上有很细伤口,就像针划的一样。

      他就拿走了布料,他有种预感这布料和当年梨花山庄灭门时的料子很想。而且六楼一尘不染,不像很久没人来过。这就令人不解,璃忘川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巡逻弟子发现藏书阁门有缝隙,进去每楼查看,到5楼了,看到六楼有蜡烛光,他们犹豫了,师父再三叮嘱不得出六楼。

      但又怕出事被师父责罚并扣分影响积分排名,5人硬着头皮上去,发现果然出事了,璃忘川抱着邬彦昌尸体。众人不知怎办。

      过了片刻,一人反应过来,就将此事告知师父,请他定夺。

      张友诚心中自然知道是何人所为,但不可能说出。也只能有璃忘川背锅了。便j假装生气的说道“璃忘川知错吗?”

      “弟子不知何错,还请师父明示,人不是我杀的。”

      张友诚便问道巡逻弟子:“你们几个有看到他杀人吗?还看到了别的吗?”

      “没有看到,但此处只有他一人,并不会有他人在场。”

      这时璃忘川百口莫辩,只能等待师父的处罚了。

      “这样吧,邬彦昌本身就有错,但你不该杀人,扣光你积分,年终直接和第一名比试,打不过滚蛋。另罚你一个月紧闭,不得有异。”

      事情到最后也没了定论,就不了了之了。张友诚命令在场的人不准透露半句,大家也都以为掌门偏心于璃忘川而已,也没朝着别处想。

      当时璃忘川也有一刻是怀疑师父张友诚的,但转眼就消失了,他不相信师父会有别的事瞒着他。

      在师父张友诚的心中,其实谁拿年终测试第一都行,他此举只是为了看一下璃忘川到底会不会使出梨花剑诀。就算不会,他当年收养璃忘川也并不吃亏。他的此举为他博得了江湖仁义的称呼,能乘机习得梨花剑诀更美哉。

      张友诚十分痴迷武功心法,五岳剑派和少林寺的内功心法保管严密,几乎无法拿到。而其他二流甚至三流门派剑术他也压根看不来。为此十分苦恼,只得冒险在民间寻找不外传,且很隐秘的家传内功心法。

      为此他就秘密组建了黑衣杀手组织,藏于泰丘,夜行外出。在哪之前从未被人发现,只是这次露出了些许踪迹。但不仔细几乎无法察觉出来任何的诡异之处。

      江湖的水很深,很多事情不能想得太简单了。黑衣杀手并不止泰丘有,也许在某些不为人知的地方他也存在。也许你认为这事是他做得,结果却很有可能就不是他。当你觉得不是他的时候了,又有可能就是他做得也未可知?

      璃忘川就算没拿下第一名,张友诚到时也可以找个借口搪塞过去。毕竟也就那么几个人知道比赛之事。

      而邬彦昌呢?对外称派邬彦昌出去执行任务了,大家也并不是十分关心他的去向,毕竟邬彦昌平时为人处世就不咋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