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99yz丝瓜更新130

      转身看去。

      只见,一对墨玉麒麟兽拉着一辆马车,缓缓向食月楼驶来,墨黑色车身,上面雕刻着一朵绽开的红梅,墨蓝色窗纱,车顶帽四角各挂着一枚四菱形墨玉珠坠,墨蓝色穗子迎风飞舞。

      坐在车辕上的是一位青衣少年,冷着一张生人勿近的俊脸,而少年的身旁蹲着一只黑犬,纯黑色的毛无一根杂质,只有颈下略有几根红色若隐若现,一双竖瞳冷冷的盯着人群看。

      排队的人瞬间炸了,纷纷讨论起来。

      “哇!墨玉麒麟兽!”

      “马车里的人是谁呀?竟然用墨玉麒麟兽来拉车,那可是六阶妖兽啊!”

      “是呀是呀,那马车车身看着像是墨玉神树做的?”说话这人肯定是个锻造师,他这话一说出口引起了一小片惊呼。

      “什么?”

      “墨玉神树?那可是锻造兵器的好材料。”

      “这人到底哪儿来的?三涯城有这号的人物吗?”

      “快看,有人出来了。”

      马车停在大门口,青少年跳下车辕,车门打开,一只小手伸了出来,随即探出一个梳着谷包的小脑袋。

      众人:“居然是个小孩?”

      小翼一身青蓝色衣裳跳下马车,看看眼前排队的众人,朝马车里叫道:“姐姐,哥哥,快出来,这里好多人。”

      众人一听,哦!了然。

      随即,陌寒绝司徒霜也从马车中出来,司徒霜一袭红线勾边云烟裙,画着淡妆的面容姝丽,气质清冷淡雅,让人眼前一亮。

      好漂亮的女子。

      白泊阳眼睛一亮,是她!她也来了。

      “表哥,走啊。”纪炎钰见自家表哥停下脚步往外看,催促道。

      “哦,来了。”白泊阳应道,跟了上去,一行人绕过大厅,上了二楼。

      心里暗思忖:她的夫君是窦楼主的主人,食月楼拍卖,她会来,不奇怪。

      小翼立刻上前牵着陌寒绝的手,司徒霜嘴角微动,“……”小颜控。

      陌寒绝无奈,今日他带着一副墨色镂空梅花面具,大半张脸都遮住了,只留那双妖治的桃花眼。

      一身素色黑衣,给人的感觉神秘而强大。

      两人站在一起,卓然的气质与众不同,好一对般配璧人。

      这时,一个月卫走上前来,躬身行礼,“绝爷,绝夫人,您们来了,楼主本想亲自来迎接绝爷与夫人,不想,临时来事,楼主去处理了,特派属下在此等候。”

      “无事。”陌寒绝将邀请函拿出,月卫忙双手接下,领着司徒霜三人一犬朝特殊通道走去。

      周围人都看傻了!

      还能这样操作?

      “站住,凭什么他们就能走那里,而本小姐却要在这里排队,本小姐也是有邀请函的。”

      这时,一个有些傲慢的声音响起,一个身穿挽花纱裙的少女,从人群中走出来,也想从那条通道进去。

      闻声,前面的司徒霜一行人未停留,侧面走过来一名月卫,面无表情拦住少女,“这里是特殊通道,有邀请函的请走另外一边。”

      “本小姐有邀请函,就想往这里进去,让开,你知道我是谁吗?”少女一看有人阻拦,顿时那娇蛮的脾气就上来了。

      “我可是林家大小姐,林家,知道吗?”

      她因来的晚,在后面排队排有一刻钟了。当然也看到通道边牌子上的字,以往都没有,她便没放在心上。

      月卫还是一脸面无表情,抬眼瞅了眼前的人,冷漠道:“这位林大小姐,你是未启蒙吗?旁边写着字呢。”

      这话一出,周围人群顿时轰笑出声。

      “哈哈哈哈!这话好毒。”

      “是啊是啊,不过我喜欢。”

      “这林家大小姐在别的地方骄横也罢,竟然敢在食月楼骄横,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果然是没启蒙,连字都不认识。”

      人家通道前竖着一个牌子呢,上面写的明明白白,只有金色邀请函才能从那里通过。

      “你……”

      林乐娥气得哆嗦,伸手指着月卫,竟然说她没启蒙,气死她了。

      林家在三涯城也是五大世家之一,她林乐娥是林家嫡小姐,从小启蒙也是名师教导,现在一个小小月卫竟说她,未启蒙,不识字!

      这是在说她林家都是莽撞、粗鄙之人,把林家的脸踩在地上来回摩擦。

      林乐娥连想到这些,肺都要气炸了。

      又听到周围转来的哄笑声,右手催动灵力。

      “快看,林大小姐恼羞成怒,要出手打人了。”

      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那人也不闲事大。

      “哟哟哟!林家真是越来越嚣张了啊,竟敢当街打人。”

      “闭嘴。”林乐娥怒喝一声,便想将手上的灵力朝说话之人挥去。

      “乐娥!停手。”

      忽的,队伍中间一声低沉沉喊声响起。

      林乐娥停手,转身向出声的方向喊道:“哥!”

      “过来。”

      “哥,他……”林乐娥向她哥哭诉,想让她哥给她出头,哪知才开口就被她哥打断。

      “快过来,要到我们了。”声音中带着一点薄怒。

      林乐娥一跺脚,不甘心朝她哥小步跑去,站于一旁,林乐席小声警告道:“给我安分点,小心被永禁。”

      这次的拍卖会,他对有件拍品势在必得,他可不想被这个骄横的妹妹连累。

      再说,还有几个人也看上了那件拍品。

      永禁这种事情又不是未发生过,这家食月楼楼主脾性古怪异常,小小的嚣张,便会永远被隔绝,他那管你是镶金的,戴钻的。

      “哦……”林乐娥低头应了一声,盖住眼里的怨恨,都怪那个漂亮的女人,要不是因为她,自己怎能如此出丑,等着吧,过了拍卖会,我要你好看。

      司徒霜还不知道,她就走了个黄金通道,便被人恨上了,也是怪哉!

      没错,林乐娥就是看到司徒霜长的好看,心生妒忌,才跳出来找茬。

      少女的妒忌心说来就来,就像三月的春雨,妒忌早开的花。

      哪知,人家根本不理她,食月楼都是窦赤恒的属下,窦赤恒这人本就毒舌,他的属下又会好到哪去呢?

      近赤者黑,这月卫说话够毒,林乐娥这次是踢到铁板了。

      一小会儿,排队也正好到林乐席,递交邀请函,他心里有点没底,好在,月卫只是瞟了眼林乐娥,便放他们进去了。

      林乐席松了口气,快步朝里走去,不等林乐娥了。

      林乐娥被月卫瞟一眼,心底有些发毛,见自己哥哥大步向前走,自己连忙跟上。

      这边,司徒霜走进大厅,这大厅的布置与上一次来时,大有不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