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被奸

      一道佝偻,微微抽搐身影出现前方巷口。

      身影衣衫褴褛,浑身满是血污它看到了母女二人,嘶吼一声冲了过来。

      丧尸?

      观看动画的众玩家微惊。

      过场动画中,母女惊呆愣原地反应不及,眼见冲到身前,流浪汉突然冲出将丧尸撞倒。

      流浪汉以为这是个疯子,直到被咬时依旧如此。直到看到那双浑浊瞳孔与野兽般低吼时才醒悟,然而已经晚了。

      他的喉管被撕开,血浆喷涌冒出。

      “啊——”

      小女孩的尖叫声引起埋头撕咬的丧尸注意。少妇遍体生寒,抱起女儿转身逃跑。

      跌撞冲出小巷,正欲求救的她呆立原地。

      拥堵长街化为炼狱,无数人哭喊尖叫着奔跑,丧尸后方追逐肆虐。

      少妇脑后忽有一阵劲风。

      接下来画面如先前那般在几人身上切换。每当一人死亡,便会转向另一人。

      靓丽女人被一辆慌不择路的轿车撞飞,无法爬起时被丧尸扑上撕咬。

      黑人青年在爆发第一时间跳车逃生,却崴了脚,一瘸一拐冲进路边便利店,撞上变成丧尸的收银员。解决掉后自己却被挠伤,变为丧尸。

      中年白人则第一时间反应不及,被丧尸从车窗拖出。

      黑发青年则在走入公司后被丧尸袭击。

      画面此时逐渐暗下。

      这让玩家更为疑惑。

      出现的六人都是玩家。现在全都死了……然后呢?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于黑暗中等待,闹钟声突然乍响。

      牧苏重新感觉到身体,于是他睁开眼睛。

      入目的是纯白色天花板。

      ……

      惊鸿睁眼时,倚靠垃圾桶前,身下铺了一层破报纸。

      身上浓重酸臭味直扑鼻尖。

      “真是糟糕的角色……”他皱了皱鼻子,自言自语。“我没事,这么看来过场动画是即将发生的吗……”

      【载入任务……】

      【主要任务:时间到达00:01。奖励30先令。】

      【支要任务:一次不死并完成主要任务,奖励20先令(未完成)】

      【支要任务:像往日那样。奖励30先令(未完成)】

      【额外任务:圈养一只丧尸。奖励10先令(未完成)】

      【额外任务:于第一回完成主要任务,奖励100先令(未完成)】

      惊鸿很想仔细分析下任务,但他没有时间了。

      他爬起跑到街头。无视过路行人的好奇,趁空闲时间快速思考与观察。

      更新后状态栏将只显示玩家名称。状态栏上六名玩家对应过场动画中六人。

      同时他注意到名叫牧苏的玩家同样拥有称号。

      目光观察四周,等待同时惊鸿心中盘算。

      主要任务30先令。不高的奖励代表属于困难难度中偏低一级的难度。任务大部分很好理解,唯有主要任务与额外任务很模糊。前者暂时可以理解为活过第二天0点。后者无法分析,但奖励极高,可能涉及隐藏剧情。

      惊鸿思绪一断,他看到街对面靓丽女人出现。

      那么……

      望向右侧,黑人青年与中年人凑在一起。

      少妇赶来,仍带着小女孩。

      五名玩家聚集,不约而同望向车道。

      那辆商务与白皙的令人费解的青年还没出现。

      各自头顶名字省了浪费时间的介绍。惊鸿直接进入正题:“额外2任务奖励很诱人,但任务不明最好暂且放弃,我建议优先主要任务与支要任务一。你们觉得如何。”

      无人反对意味通过,惊鸿皱眉望向隐隐泛起骚乱的前方。

      牧苏还未出现。

      不能在浪费时间等下去,惊鸿对中年白人风随影开口:“有回去的钥匙吗。”

      “我拿了。”他忙从裤兜掏出一串钥匙。

      吐出浊气,惊鸿眼神变得坚定:“不等了,我们回去。”

      推开公寓大门,五人与小女孩沿消防楼梯飞速向上。

      二分四十五秒。

      故意落在后方的惊鸿心中默念。

      这是骚动波及到这边的用时。

      随中年人跑到三楼,他快速插入锁孔打开房门,待众人进入后重重关闭反锁。

      惊鸿脚下不停穿过玄关,快步来到客厅窗前。

      窗户正对街道。在众人花费不足一分钟躲入房间后,骚乱已经蔓延到下方。

      车流紊乱拥挤公路上。意识不妙的司机弃车而逃,慢了一步的倒霉蛋则被状若癫狂丧尸扑上,

      下方街道一片混乱,丧尸追逐人类,扑倒撕咬拉扯内脏。

      男女老少尖叫、撞击声、丧尸嘶吼,车鸣声,远处传来的枪响混作一团。

      惊鸿侧目,贴着玻璃望向远方。

      南边扩散来的骚乱……

      他这时微微转头,有一道身影站到身边。

      喀秋莎在爬楼梯就丢掉碍事的高跟鞋,赤足行走。

      即便如此她仍比170的惊鸿高近一头。

      “妈妈……外面好吵,还有他们是谁?”

      沙发上,小女孩缩在少妇米多勒怀里诺诺问。

      “他们是我的朋友,没事的。”米多勒牵强一笑,刮了刮小女孩琼鼻。

      对于副本安排的女儿她不知如何对待。

      “接下来等到凌晨就可以了吧。”

      中年男人风随影凑到窗前,将半扇窗帘拉上。

      “但愿能这么简单。”惊鸿回答。

      米多勒抬头问窗前三人:“那个叫牧苏的玩家他在哪……”

      “谁知道。”

      黑人从卧房回到客厅,坐到沙发中。

      “往好方面想,他可能在独自行动完成任务。”因为称号,惊鸿只会高看牧苏。

      与此同时。

      客厅沙发上。被人高看的牧苏左手薯片右手可乐,看着恐怖电影。

      ……

      时间推移,残阳消失于楼后。

      “不要开灯。”

      立在窗前一下午的惊鸿头也不回说。

      走到开关边的风随影耸肩,坐回原位。

      尖叫与枪声在这座城市各个角落传来。火光与黑烟点缀了夜景。也让得房间并不黑暗。

      “我饿了。”小女孩说。

      米多勒将未丢的购物袋拉到她面前。

      这是一段小插曲。之后房间再次恢复死寂。

      直到闹钟显示为23:59。

      “它是准的吗。”惊鸿从窗外挪开视线,落在闹钟上。

      “我没碰过。”风随影答。

      惊鸿沉吟,心中不安,可能这么简单通关吗……

      啪——

      细不可察轻响。闹钟数字变动。

      00:00

      众人眼前一黑。

      通关了?

      这种念头脑海刚刚冒出的一瞬间——

      惊鸿于垃圾桶边睁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