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两女热吻舌吻

      “好..”猴子应了一声,回屋拿个布袋就快步跟上,里面装着剩余的枪,五把。

      前面走着的陈悠也提着一个小塑料袋,里面是剩余的两副药,矿泉水瓶里的药水,也只剩大半瓶。

      一楼拐角、路过来收拾与检查屋子的老板弟弟。

      早先通知过,六点整收房。

      陈悠下楼,交钥匙。

      老板看到陈悠两人要走,倒是没有第一天的陌生,反而是客气收起毛衣相送,又瞄着猴子手里的麻布袋。

      再等他弟弟下楼,向她点点头。

      老板的笑容更开心,目光从口袋上收回,屋里没丢东西。

      陈悠也一边笑着向老板点点头,一边接过枪袋子,偏头旁边的饭店,让猴子过去。

      饭店门口正有一位服务员掂着两只纸包的烧鸡,六斤卤牛肉,十个烧饼,大塑料袋兜着,好似等人。

      这是陈悠中午让旅社老板点的,让饭店六点准时做好,收房后下楼来取。

      但大厨早做好了五分钟,自己和猴子晚了三分钟下来。

      苦了这位服务员,在门口站了一会。

      等取餐,上车。

      帐已结。

      猴子一手打着火,一手把冒着香气的袋子递给陈悠,“你先吃。”

      “等到地儿。”陈悠接过,偏身放在了后座。

      自己从不喜欢看着朋友干活,自己却在乐呵呵的吃饭。

      轰隆隆—

      车子打着。

      猴子看到陈悠没吃,却咧嘴一乐,看着陈悠手里似宝贝一样的袋子打趣道:“几十块钱的肉,咱们两人能吃一天。几千块钱..就剩这么一点了?”

      他说着,又指了指南边,“还去柠市买吗?”

      “够两天用。”陈悠靠着座椅,活动着前几天脱臼的左胳膊。

      陈悠发现天赋还真的神奇,短短一星期,胳膊就恢复的差不多了,没有当初用劲时的隐约酸痛。

      毕竟自己的脱臼是强烈的外力打击下,伴随的还有软组织损伤、韧带拉伤等伤势,虽然接好,但也疼。

      要是没有天赋的影响,哪怕是自己体质不错,脱臼也没有骨折等严重,自己最少也要用十几天去养。

      盘算完这些事。

      陈悠嗅着后车座漂来的隐约香气,把前方挡风玻璃处的遮阳板一拉,靠在后座休息。

      猴子也哼着跑调、跑得都不知道是什么歌名的曲子,倒是开车开的挺开心。

      也是想想明天就要取钱,大把的钞票蜂拥而来,这激动的心情难以压制。

      以至于他都开始自编曲子,越来越过分,不时晃着脑袋,哼着四不像的歌。

      陈悠听着听着,睁开眼睛,偏头望着还在嗨的猴子,“车上不是有广播吗?咱们听新闻吧。”

      ..

      夜色渐渐落下。

      渔村外五里,伴随着‘明天多云转晴..’的广播声。

      猴子开着车,颠簸压着土路,眼睛盯着前方被车灯打亮的道路。

      经过二个半小时的车程,陈悠二人穿过了柠市外小镇、全程走着小路,躲避可能存在检查的关卡,绕过之前的工厂城市郊外,又回到了渔村附近。

      “这路真..他妈难开..”猴子随着车子的颠簸晃动,完整的一句话还颠出了崩豆似的颤音。

      陈悠却早已坐起身子,胳膊搭着车窗,身子在车内尽量保持方方正正,稳住重心,把道路颠簸看做是个练桩劲的机会。

      这般颠簸着,等到了前方三百米外,一处空地田野。

      陈悠示意猴子停车,不用再往前去了。

      车子太大,太明显,剩下的路走过去。

      咔嗒—

      陈悠打开车门,拿出后座另一侧的两床薄被子。

      “陈哥..”猴子活动着双腿下车,拿出另一侧烧鸡牛肉袋子的时候,也勾头从后座位置,望了一眼驾驶室油表位置,“真不加油了?要不我去附近看谁家有车,买一点?”

      “等办完事换车。”陈悠提起被子向着前方走,“找辆避震好的。”

      “我也想着换车..”猴子掂着凉透的饭菜跟上,肩膀背着枪袋子,还有一盒驱虫驱蚊的药香。

      等来到四里外的一处山林,在林边小高坡,正好能观望到坡下的海岸。

      就着凉透的烧鸡、牛肉,烧饼,约莫一顿。

      等明天,更不新鲜了。

      略微吃个七成饱。

      药香点上,被子一铺、一掖,两人轮班守夜,今晚睡觉同样凑合。

      这守夜,不仅是防人,也防虫子把自己的饭菜叨了。

      尤其是轮番守夜对陈悠来说,过程也不算是太难熬。

      猴子值了前半夜的班,把饭菜交到陈悠手里,睡觉的时候。

      陈悠是掂着饭菜,在土坯侧面扎着桩径,推演着所学的拳法套路,温故而知新。

      不知不知觉。

      陈悠一边戒备,一边半沉浸在推手的时候,就看到海边亮起一抹鱼肚白,一晚上就这样过去了。

      约莫一下,陈悠感觉没睡意,也没叫醒猴子,让他睡吧。

      打开塑料袋,先吃点独食。

      关节处抹上药酒,伴着牛肉咽下碾碎的药粉,接着练。

      谁知道这破林子里,猴子躺在被子上睡着还挺香甜。

      直到中午左右,他才一个挺身醒来。

      不过他中间也醒了几次,陈悠看他迷迷糊糊的想接自己,就让他接着睡了。

      “看一会。”陈悠见到他完全睡醒,虽然自己也不是很瞌睡,但晚上有事,必须要保持状态圆满。

      换人值班。

      两人就这样轮流着,直到晚上十点左右,一大袋食物都被有一口、没一口吃完的时候。

      猴子是越等越着急,不由向着又开始打拳的陈悠问道:“你说他们会不会来?不会这个小赵也学张修原一样,来个黑吃黑吧?”

      “现在还早。与其去猜,不如说说具体行程。”陈悠推完这一手,从口袋内拿出小毛巾擦擦汗,

      “现在,钱、货,都在小赵和老虎身上,张修原能这么信任他们。我要是没有猜错,老虎、小赵,他们应该都是知道张修原的计划,和咱们不是一路人。

      所以到时候他们真要过来,有多少人,算多少人,全杀了干净,不能放走任何一个。”

      “我也是这个意思。”猴子揉揉鼻子,目光盯着海岸,“他们能做初一,就别怪咱们做十五..”

      猴子话落,也开始检查枪械,不再问了。

      这一等,直到十一点。

      陈悠正在活动手脚,放松筋骨时,映着皎洁的月光,看到远处海面上行来一艘约莫六七米长的船只。

      船头还有一个人影,像是在打量什么过后,发现没有情况,就转身回了小船舱。

      半分钟时间过去,之前那个人影又和另外三个人走出来。

      嗒—

      伴随着潮浪起伏,船只在距离陈悠二百米外的海岸处靠岸。

      同时四人一同来到了岸边,朝周围张望,像是等人。

      四人为首的正是老虎,老虎旁边站的小赵,还有他的两名手下。

      他们今天就是来接张修原。

      “是他们..?真来了?”土坡上。猴子也在陈悠旁边观望着,可是距离太远看不清样子。

      但他没有轻举妄动去贴近,而是等着陈悠发话。

      陈悠扫了坡下一眼,又顺着旁边树木隐藏着身形,朝前方靠近。

      猴子没有询问,提枪跟上。

      直到两方距离五十多米,再往前就出了山林。

      陈悠最后打量岸边正在抽烟的四人一眼,思索两息,从腰侧抽出枪械,上膛,“对面人少,找机会留小赵活口,我问些事。其余人全杀,别放走一个。”

      话落。

      陈悠双腿发力,蹬着脚下腐烂进泥土的落叶,一个健步跨出山林,枪口对着尚在抽烟闲聊的老虎,‘砰’的一声枪响!

      烟头掉落潮湿的泥沙,在黑夜中溅洒出火星。

      伴随着尸体倒地的声音,尚在三人听到枪响惊着的时候。

      陈悠前行的脚步未停,离剩下三人只有二十米距离之遥时,再次扣动扳机!

      砰砰!接连两声枪响,小赵左胳膊与左腿中弹,惨叫在安静的黑夜里尤为刺耳,穿破了层层潮浪,让其余二人惊醒。

      但同时过来的猴子,不待两人有所动作,两声短促的枪响过后,尸体分别倒地。

      “草!拿了老子钱,还真敢来..”猴子杀了两人,就把怨恨的目光望向了尚在嚎叫的小赵。

      可也在这时,船舱阴暗处蹿出一人,拿起手枪准备瞄着迎面走来的猴子。

      这名留守船上的老虎手下,没想过跑,因为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他没机会,岸边水也浅。

      并且只要猴子走近,他迟早被发现,不如输死一搏,先打死最近的猴子。

      砰!

      但随着一声枪响,‘哗啦’尸体滚落,落进海中。

      陈悠从旁边走来,开枪过后的枪口转向指着小赵,话语是说给猴子听,“悠着点。”

      “我..”猴子从后怕中回神后,脸色摆的很正,带着感激,又有点煽情的意思,“陈悠,加上张修原那次,我欠你两条命..”

      “是一条命。”陈悠望他一眼,“张修原那事我没想杀你。并且咱们也不熟,别为我想法做主。”

      话落,陈悠没管看似被自己话语噎着的猴子,而是来到了小赵前方,手枪时刻瞄着他,“你的大哥都死完了,现在没人救你。来,认清点现实,说说吧,钱在哪,多少。”

      “钱..钱..”小赵说话结巴,刺骨的疼痛感让他嘴唇抖着,艰难挪开捂着胳膊伤口的右手,指向船只,“在船里..三..一共三百二十万..”

      “三百多万..”猴子听到金额,是什么后怕的想法都没有了。

      他现在想的是,到时候和陈大哥一分,还有一百六十万,足够他爸救命,也足够他给弟弟妹妹找个门店生意做,安排好家人。

      可是小赵说完数,还怕陈悠误以为他克扣,于是又忍着伤痛指了指老虎的尸体,“他..单子在老虎那..”

      陈悠望着小赵,偏偏下巴,让猴子去拿。

      猴子翻找过后,从老虎怀里拿出了一张单子,伸在陈悠前方。

      陈悠借着月光瞄了一眼,看到上面记录着出货交易详细,大致是‘出货的上家’跑关系,上下打点,以及重铸好出手,最后合计下来,去掉上家运作,剩下是三百二十一万五千。

      陈悠前几天路过收购黄金的门店,还专门留意了两眼,看到这世界的黄金,虽然和现实这年代的有些出入,但也一克约合九十。

      抢来的黄金大约八十斤,合三百六十万左右,上家吃掉了一成。

      还行,能看出这些上家实在。

      但说实话,要是这次和上家们做生意的,换成其余劫匪、窃贼,那就是三四成,甚至对半劈。

      可恰恰这次是陈悠一众。

      上家也不敢太作,不敢太黑,更不想和当街杀人上新闻的一帮子悍匪过不去。

      得罪这些人,搞不好自己也得上新闻,关于死者报道的新闻。

      上家是生意人,也是明白人,他对于惹不起的人,不说能不能交好,起码不得罪。

      只是不管上家如何。

      陈悠看完单子,是一边让猴子上船取钱,一边望向带着求饶与痛苦神色的小赵道:“张修原杀我们的那事,你知道吗?张修原手底下还有其他人吗?”

      “大哥..没,就我了..”小赵带着哭腔,“大哥..我..我也不知道..不..是他要杀你们..”

      “不说这个事。”陈悠得到答案,又看着掂着两个大包下船的猴子,“问其它事,你们的枪械在哪买的?”

      “在..在..二幺那里搞得..”小赵额头疼出豆大的冷汗,“二幺专门做这个生意..”

      “二幺?”陈悠记着这个人名,“他人在哪,我这边枪多了,他收不收?”

      “收..他在柠市..”小赵望着黑洞洞的枪口,没有任何隐瞒,“我们..平..平时找他,都是在柠市朗街的西边胡同..他在那里有个凉皮店,大哥和老板说一声,就能见到二幺..您要是不信,您可以带我去..”

      “也在柠市。”陈悠枪口点着小赵,“他那卖手雷吗?”

      小赵慌忙点头,“卖!卖!他和不少人都有交易..生意做的..比..比咱们大多了..”

      “原来也是一位大玩家。”陈悠点头露出笑容,在小赵刚松一口气,以为陈悠会放他一马,带他去找二幺的时候。

      陈悠手指扣动扳机,随着一声枪响,伴随着大海潮浪的声音,小赵的话语顿住,尸体侧卧倒地。

      对于已经结仇的人,陈悠打从询问一开始,就根本没有放他走的意思,只有想得到答案。

      “钱到手了,人也杀了。”陈悠收起老虎等人的枪械、现金,一手拖着一具尸体,偏头望向猴子,“把尸体扔海喂鱼,咱们就可以分道扬镳了。”

      “我往哪走?”猴子却摇摇头,也拖着尸体,“我家就在本省,还需要这笔钱救我..”

      猴子说到这里,话语一顿,把尸体一扔入海,腰杆挺得笔直,话语间一股子匪气,“反正不管怎么样,什么喜子悲字,老子根儿在这省,不想跑了!”

      “不走?拐回去?”陈悠拿出小毛巾擦擦手,望着颇有豪气的他,“那我去柠市谈笔生意,顺路吗?”

      “柠市?”猴子听到陈悠问话,是愣愣点头,“顺路..”

      “那好。”陈悠转身向着林内走,“我正好缺个司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