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肉片在线播放中文字幕

      映月宫内,众人看着林嘉沁离去的背影皆有些疑惑,迎香有些不悦的说道:“娘娘,依奴婢看,这林才人性子太过孤傲,纵使有些才情,可这个样子在娘娘面前难免有些无礼。”

      孟棠莞想了想,一点儿都不在意的说道:“无事,她不过是有些小性子罢了,刚入宫,以后应该会有所转变的。”

      贝瑶也说道:“不是,奴婢怎么觉得这林才人是对皇后娘娘你一个人这样,早些时候我看她和其他人的时候明明笑谈甚欢啊!”

      迎香没看到,自是不知,但孟棠莞却皱起了眉头说道:“没道理啊,本宫从没有与她交恶,她万不会因为什么对我有敌意才是,况且那日我与她合奏时也没有任何不愉快。”

      迎香说道:“反正奴婢觉得心慌慌的,尤其是看到这林才人的时候,总觉得她有些怪怪的。”

      孟棠莞拍了拍她的手说道:“我看你是有些杞人忧天了,她只是一个刚进宫的新人罢了,让海公公找人盯着便是。”

      ……

      夏蝉结束了自己短暂且热闹的一声,秋风萧瑟,树叶开始掉落,孟棠莞很享受这样的季节,万没有那悲秋伤春之感。可是一切也在这个季节发生了转折。

      孟棠莞闲来无事喜欢在院中那秋千上荡来荡去。早上周时越刚刚离开映月宫,晌午便见德福公公走了进来,孟棠莞有些疑惑,向来这德福公公踏进这映月宫只有跟在周时越身旁的时候,今日怎么自己过来了。

      “奴才请皇后娘娘金安,皇上在岁康宫中有要事相商,特让奴才前来前皇后娘娘前往。”德福公公恭敬的行着礼。

      孟棠莞虽然疑惑但是听完他的转述便起身往外走,原本身旁只有迎香一人跟着,却又听到德福公公的声音传来,“皇后娘娘,皇上有旨,还请娘娘带上身边贴身伺候的四人一同前往!”

      孟棠莞一听心中便咯噔了一下,除非自己去宫外,在这宫内从来没有同时将四人带出去的经历,被叫来的贝瑶兮月等人也是一脸疑惑。

      众人一同往岁康宫走去,都知道有什么大事发生,可是众人心中却无一点头绪。

      岁康宫内,周时越与太后二人端坐在上位,表情异常严肃,孟棠莞却有些恍惚,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就如南山上的场景一模一样。

      “儿臣请母后圣安,臣妾请皇上圣安。”孟棠莞恭敬的行礼道。

      “哀家原以为你是个识大局的人,没有想到你入了我启国的门,偏偏做起了那龌龊不堪的事,身为我启国一国之母,却与母国外男私通书信,哀家倒要看看你安的什么心?”

      太后一声一声的指责犹如重棒一般敲击到孟棠莞的心上!

      孟棠莞深知太后口中的罪责有多严重,孟棠莞明明有一肚子的话可以辩解,最后话到嘴边唯有跪下说了一句:“母后明查,儿臣没有。”

      “还嘴硬!把人叫进来!”话音落下,一个小公公便走了进来,跪在孟棠莞的身后,孟棠莞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小太监。

      但是贝瑶却在看到小太监的那一刻花容失色,脸色苍白的跪在一旁,只能期盼这小太监不会说出来,但她又知道人既然到了这里,就一定回吐露些什么。

      那小公公明显没有料到事情会暴露,为了活命主动的交代道:“皇上饶命,奴才也是拿钱办事,每个月送了一封信出去罢了!”

      周时越问道:“拿谁的钱,送什么信?”

      “回皇上的话,奴才只管送信,至于内容奴才一律不知,至于给钱的人便是映月宫皇后娘娘身边的贝瑶。”

      周时越一听便又问道:“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皇后,你当初让朕相信你的,就是这般的信任纵使你无法无天是吗?”

      “臣妾知罪,可是臣妾并没有与人私通,信中也绝无半分通敌的内容。”

      “那好,你把信给朕拿来。”

      “皇上,臣妾身边并没有信。”

      “没有,那便是自己销毁了?皇后,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太后一声怒斥砸了下来。

      迎香眼瞅着事情败露,可是自家娘娘仍然不肯说出实情,有些着急的拉了拉孟棠莞的衣角。

      孟棠莞还在犹豫中便听到一声悦耳的声音响起,“母后,皇兄,那信是我的。”

      太后看向来人有些不悦的说道:“诺儿,这里没有你的事,回宫去,母后知道你和皇后私交好,可是这等国家大事不容你胡乱替罪。”

      周诺恩走到孟棠莞身旁跪了下去说道:“母后,儿臣没有胡说,那些信都是儿臣的,因为,因为儿臣心仪一景国男子,所以才让皇嫂帮忙传信。”

      周时越一听便怒声道:“荒唐,诺儿,你竟为了给皇后开脱不顾女孩子的清名,来人,还不把公主带下去。”

      周诺恩一听有些焦急的说道:“皇兄,我真的没有胡说,皇嫂拿不出信,但是我可以,因为那些信都在我的屋内。”

      周时越示意德福将周诺恩拉走,然后说道:“公主病了,有些神智不清,胡乱言语,把她送回寝殿中关起来,没有朕的允许不许出来。”

      周诺恩拼命挣扎可是架不住几个宫女的力气,连嘴巴都被什么东西给堵上了。

      周时越看着离去的周诺恩便说道,除了皇后其他人都出去。

      兮月一出门便急的哭了起来,迎香在原地打转,然后将皇后的令牌递给吴海说道:“海公公,快,趁着皇后娘娘出事的消息还没传出去,速速拿上娘娘的令牌去宸王府,找宸王殿下,将岁康宫中发生的事告诉殿下。”

      贝瑶摇了摇头说道:“不会的,殿下怎么会帮娘娘,殿下也会如同皇上一般,只在乎自己妹妹的声誉,启国,无人救的了娘娘,因为这里是周家人的天下。”

      迎香捂着贝瑶的嘴说道:“别乱说话,死马当活马医,不管了,如果宸王殿下和皇上一样,那就认命了。”

      吴海走后,迎香焦急的一遍又一遍看向屋内。

      人都退下后,周时越冷静的问道:“诺儿所说的都是真的?”

      孟棠莞满眼通红的抬起头看向周时越说道:“皇上不都听到了吗?可惜皇上不相信不是吗?比起乐康公主的声誉,皇上更愿意相信是臣妾通敌叛国亦或是私通不是吗?”

      太后也知道冤枉了皇后,可是到了此刻也只能说道:“皇后,地上凉,起来回话吧。”

      孟棠莞跪的时间久了,有些踉跄的起身,然后看向了上位的二人说道:“母后,无论那信是谁的,但是送信的人是儿臣,所以儿臣有错,为了不影响公主的清誉,儿臣任凭母后处置。”

      太后有些为难的看向旁边的周时越,这触犯的可是国法,上一个这样的人已经在幽霞宫里待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