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女性身体侧写

      “我还真问对人了。”李麟喜出望外,连忙道:“胡老板,可不要卖关子,赶紧说来听听。”

      胡老板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去年,有位老板投资,想要在咱们金沙城做丹药生意。前期投资就高达两千万,设备也弄得极好,但是,这丹药坊却没有运营起来。”

      李麟好奇的问:“为何没经营起来?”

      胡老板叹道:“本地商家联合挤兑呗。原材料搞不定,销路搞不定,又被本地商家联合使绊子,处处碰钉子。两千万的前期投资,就这么打了水漂。后来,老板想要将丹药坊转手,却愣是没人敢接,于是那丹药坊至今还空着,只安排了一个有修为的人看护着。”

      胡老板接着说道:“我跟那个老板打过几次照面,还算说得上话。跟那个看护设备的人也时常见面。我可以跟他打个电话,谈谈这事。你只是用用设备,想来问题不大。”

      李麟连忙施礼,感激的道:“多谢胡老板。”

      胡老板笑道:“你灭了邪魂,帮了我的忙,算是救我的身家性命,所以,能帮上的地方,我自然竭尽所能。”

      其实,李麟灭掉邪魂只是一方面而已。

      这事虽然是李麟帮忙,但胡老板也给了谢礼,算是两清,并不欠李麟的人情。

      真正让胡老板愿意帮忙,主要还是李麟的善意提醒,这让胡老板相信他的人品,因而愿意结交。

      说罢,胡老板就拿出了电话,当着李麟的面打给对方。

      几句话聊下来,对方老板很是爽快的答应了。

      “事情妥了。”

      胡老板收起电话,扭头吩咐店员照看好店铺,然后对李麟说道:“我带小友去看看。”

      “有劳了。”李麟再次致谢。

      随后,两人就前往丹药街。

      在丹药街的最西头,有家关了门的丹药店铺。

      “这里是前店铺后工坊的格局。我们走侧门过去。”说话间,胡老板就带着李麟绕到侧门。

      在门上敲了敲,很快就有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开门。

      “周老哥。”胡老板恭敬的打招呼。

      这人虽然年龄大了,但却是个修行者。

      具体的修为,胡老板不知道,但恭敬些准没错。

      李麟也打量着此人,只见他形容消瘦,面容干枯发黄,皮肤上仿佛涂了一层石蜡,内心不由得一惊:这老人家是个高手啊,只可惜受了伤,修为怕是十不存一了。

      “老夫周深,就是这位小友想借用设备?”周深也在打量着李麟。

      “见过周前辈,晚辈李麟。”

      礼多人不怪,李麟很是恭敬,礼数周全。

      “进来吧。”周深让开了侧门。

      随后,他就带着两人进了炼药室。

      室内干干净净、纤尘不染,工作台上的炼药设备也崭新,根本没怎么用过。

      李麟没接触过炼药,但对炼药设备倒不算陌生。

      他仔细研究了一会儿,然后就打开了设备。

      设备启动,没有任何声音,只有指示灯在闪烁。

      李麟就在操作台前练了一会儿手,开启了各类的炼药火焰,别看他表面平静,其实心里很慌。

      万一弄坏了,那就蛋疼了。

      好在,基本的操作倒也不难,毕竟,前世见过无数次,现在依葫芦画瓢,还算顺利,没出啥意外。

      随后,李麟就关闭了设备。

      胡老板问道:“小友,这设备可能行?”

      “实乃梦寐以求也!”李麟一万个满意。

      随后,他朝着周深拱手,说道:“晚辈想尝试着炼药,且要用多次使用,怕是会给前辈带来许多不便。”

      周深:“我就是个看设备的。老板允许你用,你就随便用。大部分时间,我都在这里,你来时敲敲侧门即可。”

      这位老前辈倒是好说话。

      李麟:“那我就去买些药材,待会再来。”

      随后,李麟将胡老板送回古宝斋,然后就去购买药材。

      这几天,李麟从“醉心丹”那边赚了三万块钱,其中两万用来购买合气丹和淬体丹,手头只剩下一万块钱。

      他用了六千块钱,购买了三株原青藤,剩下的四千块,他全都购买了辅药。

      之所以买那么多辅药,是想先用辅药来练手。

      他从未练过丹,无论对设备,还是对炼丹流程,他都只是懂些理论,肯定不可能一上去就成功。

      原青藤价格昂贵,总不能拿来练手。

      倒是辅药便宜,拿辅药多练练手,才是明智之举。

      在去炼药之前,李麟还拐去了便利店,买了些小东西。

      再次来到丹药坊的侧门,轻敲几下,周深便来开门。

      李麟递过去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一包烟,另外就是一堆冰块。

      这就是李麟会做人的地方。

      虽然药坊老板已经同意李麟使用设备,但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还得跟这位周前被打好关系才行。

      而周深看到袋子,表情有点懵。

      烟,他看的明白。

      想来是李麟闻到他身上的烟味,知道他是烟民,特意买了一包烟来跟他打关系,但是那一袋子冰,周深就看不明白了。

      “这一袋冰,有何用?”周深问。

      李麟解释道:“前辈难受的时候,将冰敷在天宗、明台、丹田、足心等部位,可以消解些许痛苦。”

      周深的表情立即警惕起来,沉声问道:“你都知道些什么?”

      李麟:“前辈被【极炎刀法】所伤,炎毒缠身,遍及经脉,难以祛除。”

      周深惊愕的问:“你能看出来?”

      李麟:“晚辈略微知晓一二。前辈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所以看得出来。”

      “没想到金沙城这么个小地方,居然还有你这般有见识的年轻人。你说的法子,管用么?”

      李麟:“倘若不管用,晚辈也不敢拿出来献丑呀。”

      周深:“还能治么?”

      李麟:“能治。”

      周深连忙问道:“怎么治?”

      李麟:“冰魄玉,可解炎毒。”

      周深急切的问道:“冰魄玉是何物?”

      “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跟前辈说。这么说吧,冰魄玉不是常见之物,蛮稀有的,也不太好找。晚辈多加留意,如果发现冰魄玉的线索,必定告诉前辈。”说话间,李麟就拿出手机。

      他现在不说,不是因为他故意藏私,而是发现冰魄玉的那座遗迹,现在还未正式出世。

      如果李麟快点修炼,说不定还能赶上“冰荒遗迹”的探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