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芽视频app在线下载

      窦海天带着窦威和窦红终于冲破人群卖到了要买的东西。窦海天手里拿着一个铁盆、一个水壶、一个粉红色的塑料饭盒都被用塑料绳网兜充在一起。窦红捧着三瓶雪花膏、一管擦手油。窦威手里则提着一个被装的鼓鼓的乳白色布兜子也不知里头放着什么。

      窦家几个人到二楼集合点与赵文莲和窦静会和。窦海天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反观一起的窦威和窦红这两人衣服凌乱、额头上都有些许的微微薄汗,从这可以看出楼下“战况”很激烈百货大楼生意超好。

      赵文莲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径直走过去从窦威手里拿过布袋子打开往里一瞧就开心的招呼窦静:“快过来瞧瞧,你哥都给你抢到了什么好东西。”

      “哎!”窦静配合着装作小女孩儿见到好东西急不可耐的样子欢声应道。只见那打开的布袋子里头放着一罐麦乳精、两瓶水果罐头、一斤水果糖、一斤大白兔奶糖。心想:还不错,在这年头都是难得的好东西。赵文莲此时对窦静表现越大方越能安抚到良心不安的窦海天,让他对窦静的在意和愧疚变小。

      “真没想到小威居然能抢到这么多好等西。”窦母赞赏的看着窦威故意大声表扬道,是为了让给窦红领他的情。窦威就算心智再成熟也是一个16岁的大男孩儿,被家长表扬还是很开心的,嘴角翘起笑意不断。

      “妈、妈你瞧我也很厉害。看我替我妹抢到了三瓶雪花膏还有一管擦手马油!”一旁的窦红也不甘示弱凑过来邀功。真是哪里都有她!

      窦母笑着倒出一只手来轻点了点窦红的额头:“好好好,妈知道你也很厉害行了吧?”还不忘转头向窦静替窦红卖好道:“瞧你姐给你拿了多少雪花膏还有一管擦手马油。这些东西虽然不用要票随时可以买,可是乡下却不怎么好买得到县城去。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的皮肤,是个女人都爱美到时多出来的你就可以拿来送人情。”

      窦静在心里翻着白眼儿,表面笑着点头应“是”其实很不以为然。

      “咦?手表!”窦红的指着窦静带在右手腕子上的手叫惊呼,随即眼里飞速闪过嫉妒的光芒,虽然被她自己很快的掩饰了,但逃不过窦静的眼。

      那可是手表啊!她都还没有,没想到却被窦静那个死丫头抢先得到了。窦红都快要被嫉妒死了,在心里暗暗责怪赵文莲给窦静买手表没给她买。

      像窦红这样性子独的人怎会见得别人比她强,哪怕一点点,尤其还是平日里处处被她压制的窦静?窦红在心里恨恨的想:非得给她找点不痛快不可。

      她因为知道现在问赵文莲要手表肯定是要不着的,所以干脆就釜底抽薪使计让家里人厌恶窦静从此断了每月要给她的下乡接济。哼,没有了家里接济的钱票看她在乡下的日子要怎么过!

      此刻正冷眼盯着笑面如花的窦静的窦红不禁得意又恶毒的想:有什么了不起!这该死的丑丫头马上就要到下乡去受苦了,从此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日子,可能以后也回不来了。将来找的男人也会是一个既没有文化也没有素质的乡下泥腿子,死丫头跟着他一辈子吃苦受穷再生下一窝蠢笨的小泥腿子。反观自己呢?留在城里享福,待她高中毕业以后会有一份体面又待遇高的好工作,靠家里的帮扶事业也会顺风顺水。将来她还会嫁入高干家庭,有一个又体贴又有本事的男人、她的孩子会既聪明又漂亮。即使明白对方可能不会有好下场,她还是觉着自己应该要报被夺手表之仇。反正窦静已经报完名了再也没有反悔的可能,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家伙也不怕得罪。

      幸好窦静不会读心不然一定感叹窦红一个小姑娘内心戏还挺多。

      窦红眼神儿带着不屑口气优越感十足的说:“等明年工作了,我要给爸爸妈妈们买,不仅如此我还要给自己买。”然后语重心长的对窦静说:“妹妹到了乡下可要努力工作自己挣钱养活自己,可不能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享乐主义,要知道咱们都是大孩子了不能凡事都依靠父母得学会自食其力、不好逸恶劳、不怕苦不怕难,才不枉自己是军人后代身份。你也别怪姐姐唠叨我这是为了你好,以后的路长着呢,还得靠着自己,现在不学会了独立仍依靠爸妈给钱将来要怎么办呢?还有咱们都长大了要学着反过来孝敬自己的爸妈了,不能总跟父母要钱得学会了体谅他们的不容易,没本事往家里挣钱也不能给家里造成负担是不是?”

      这是要干嘛?来自“直爽”心机婊的攻击和挑衅!窦静有些戏谑的挑眉:吆,挤兑老娘不懂事儿收她爹妈买的手表了呢?这小嘴儿BABALA的,啧啧......要不是那嫉妒的嘴脸,还怪冠冕堂皇的呢!

      本来逛这60年代的商场正无聊呢!嘿,这乐子就自己找上门儿来了,真好.....窦静一秒入戏泪眼婆娑一副被感动的样子,小智障的说道:“姐姐,你真是说在了我的心坎里头了,看来咱们不仅是姐妹还是知己啊!”只见她小脸绯红语速飞快,看起来十分的激动:“我本来是家里面最小的孩子你17我14跟你比起来人小力微,又不比姐姐你自小脑子机灵活泛从不吃亏,你如此人才下乡实在可惜。和姐姐你比起来啊!妹妹我这脑子笨和总是吃亏上当被人欺负占便宜的性子真不适合留在家里照顾父母,从小我就特别羡慕姐姐什么事也都乐意都听你的既然你说我适合下乡那就一定合适,再说了咱们可是亲姐妹你总不会害了我的是不是?”

      周围有经过他们的行人闻言不禁都扭头瞧向窦红,他们看着她的目光泛着古怪。

      窦红瞧见了心中恼怒,强压着火气笑容僵硬的应对道:“妹妹说什么呢!咱们都是亲姐妹我又怎么会害你?”

      窦静用无比信任的表情用力点头着头:“我知道啊!姐姐你对妹妹最好了,所以才答应替姐姐你下乡的呀!”

      窦红被窦静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里憋屈死了。

      窦静越看她那样越觉有趣,再接再砺:“我自知弱小无用、能力有限比不得家中的哥哥姐姐厉害,相信你们一定能比我更好的照顾父母。仅凭这一点,牺牲掉我一辈子的前程来换姐姐你们的锦绣未来那又有何妨呢?如此也算是全了我的一片孝心了。只愿你们能看在小妹我如此牺牲成全你们的份儿上,好好孝敬照顾咱们长大的爸妈不要叫他们受委屈,如此我在乡下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累甚至是再也回不了家今后‘客死他乡’也不算白挨了!”

      窦海天跟赵文莲听到窦静这样惊人的言论都有些震惊。真是没想到、没想到啊!平日里被他们忽视的小女儿居然对他们有那么深厚的感情,还乐意为了他们两个牺牲自己的未来。

      赵文莲心道:怪不得之前那么顺从不哭也不闹,那么痛快的主动提出下乡。可惜了,要不是资质实在不好又时运不济单冲她这份儿孝心自己也乐意多为她费费心。为了窦家四房的未来她只能去当弃子。这就是大家族的悲哀。赵文莲不禁黯然的想。

      窦海天能感受到这个孩子的内心其实有一把火,这火与她平凡寡淡的外表不同,她火热而浓烈、固执而坚定、单纯又善良。她其实一点也不软弱,相反还十分有主意,不然也不会主动提出下乡,在明知道后果的前提下。她的善良使她拥有伟大的奉献精;她的单纯使她看不见别人的算计;她的无知无畏使她面对缥缈的未来时充满了勇敢和坚定。窦海天突然有些后悔答应妻子的提议,她的小女儿天真善良有赤子之心没有大女儿的狡猾机灵根本不适合离开家下乡,他不敢想象这样的小女儿失去父母的庇护自己下乡会怎么样。

      幸亏窦静不知道窦海天和赵文莲他们在想些什么,不然非得“呵呵......”两个人一脸,再骂一声“矫情”。

      窦红见窦父和窦母听到窦静的这番话后,居然露出了“悔不当初”的表情?顿时就气炸了肺:好你个窦静今儿长本事了,居然敢踩着本姑奶奶来抬她自己?于是咬牙启齿的假笑道:“瞧妹妹说的那些都是什么话啊!咱们做儿女的孝敬父母那岂不是应该的嘛!说句不好听的就算为爸妈去死那都是天经地义的事了。”

      窦静对窦红那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无耻做派颇为不屑,在心底翻着小白眼儿,面上却做出大大认同对方观点“姐姐说的都对”的表情:“姐姐说的真是太对了。这样咱们两姐妹也算是达到了共识。”

      窦红木着脸点头,眼神充面警告,要她闭嘴。

      窦静是谁?那里会听她的威胁,于是道:“那姐姐咱们姐妹这就按照之前的约定好了的来:3年不嫁人、工资只留三块钱其余一把交、嫁妆自己准备、把钱给父母省下留着给哥哥娶门好亲。”一副标准的“扶哥狂魔”架势。

      窦红忍无可忍,呛声道:“凭什么,我什么时候答应你的?”

      “为什么不呢?我们是一家人呀!”窦静一副好奇宝宝的问她,“这不是你提出来的吗?”

      窦红被她问的哑口无言,憋了半天:“你给我闭嘴吧!”

      窦威没有心贪图自己姐妹们的嫁妆,但是被窦红那句脱口而出的“凭什么”弄的有点儿心理不舒服,待听到窦静说“我们都是一家人”,突然就觉着自己平日里太过忽视窦静这个妹妹了。至于对窦红?他自以为姐弟两个平日关系不错的。今儿窦红被窦静逼急了露出了本性。

      窦红也不是傻子,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的不足处,立即去偷瞄窦威,她一看窦威那表情就知道自己把一直置身事外的窦威给得罪了。

      窦静觉着太有意思了,她再心底暗自哈哈笑。只见她一点儿都不耽误演戏的小脸一白,做出不敢置信的样子大声质问窦红:“难道你要反悔?你骗我下乡?你这个大骗子!”然后小孩子一样,“哇”的一声就开始大哭了起来。

      窦红被她气的呀,直骂:“你在胡说什?少在那里像疯狗一样乱咬人!”

      闻言,窦静止住哭声抽泣却言语清晰的说:“前天你还说要我替你下乡,说你年纪大力量强能更好的照顾爸妈,还跟我约定咱们一起晚嫁人好扶持家里未来的顶梁柱。”窦静难过的看着窦红:“当着父母的面你怎么就变了呢?”

      赵文莲、窦海天、窦威齐齐恍然大悟:原来窦红是这么忽悠窦静的。

      总觉着好像哪里不对,可又想不起来。怪怪的。

      窦红气极反笑,轻视道:“把孝心曲解成那样还污蔑父母,你真是长能耐了啊?窦静。”想给我上眼药再来表白自己?“小小姑娘家家不知羞耻,才14岁嘴上长口闭口的嫁不嫁的败坏门风,你我相差3岁等着你嫁人我还不成老姑娘了?我怎么可能与你有那种约定,对我有什么好处?你安的什么心!”

      窦静文言先是一愣,用手把脸上的眼泪一抹,一副才反应过来对方要反悔的样子,大声质问道:“我今天算是弄明白了,搞了半天我是上了你的当了!窦红我是你的亲妹妹,今日你能为了自己不下乡故意用爸妈他们来骗我,日后保不准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他们。窦红你还是个人吗!”

      众人哗然!现在这个时候的普通人大多单纯,心里没有那么多的歪歪道道,炸一听都闻之色变!

      窦红被窦静气的双眼冒火,“你”“你”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她真是要被窦静气死了,恨不得把窦静给活撕了!

      “食言而肥者,你凭什么叫我替你下乡?”窦静再次发出灵魂拷问。

      窦红还没有被激的完全失去理智,忍着怒气大声反问道:“我说窦静你是有病的是吧!我知道你不是真正想要下乡心中有怨气,可是你拍拍良心下乡不是你自己主动要求的吗?什么替不替的,那下乡名单上原来写的也不是我的名字是不是?还有我将来嫁人就不是爸妈的女儿了,还真能撇下他们不成?所以你少胡说了,我什么都没有答应你也没有骗你为我去下乡!”

      本来大家有被窦红说的有些相信窦静就是在特意发泄要下乡的不满故意给窦红泼脏水。毕竟大家家里都有孩子,有受宠的也有不受宠的,都知道下乡苦,做家长的自然不舍得孩子吃苦,非要有人去的话,当然是选那不受宠的去喽。这都快成了大家默认的潜规则了,谁都懂也都理解的!是以人们再看向窦静的眼神都有些意味不明。谁知......

      窦静突然双手捂住脸就地蹲下身子哭喊道:“你这个骗子!你是见我都把名字报给下乡办事处不能再更改了,所以现在立马就翻脸不认人了。”

      大家一听,原来:原来小姑娘人家都已经把名字报上去了呀!不是为了逃避去下乡才故意耍手段陷害抹黑亲姐的啊!

      此时刚刚还抱着膝盖埋头痛哭的窦静突然抬头,通红着双眼直勾勾的瞪着窦红恶狠狠的说:“你少甜言蜜语了,我今算是看透你了!你就是一个卑鄙的骗子。你说你就算嫁人也不会撇下他们不管,我才不信呢!试问世上有哪里有婆家会喜欢一个胳膊肘处处向着娘家的媳妇,今天从婆家拿个这个送娘家、明天又给娘家送那个,人家这是娶媳妇还是在养硕鼠啊?往日你就自私,到时还不为了自个儿的利益把他们撇下?还不是应了老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妹妹你为什么要诬陷我!”窦红气的咬牙切齿:就你会撒猫尿不是?我也哭。

      窦静平静的说:“好,姐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会按照前晚你提出来的约定办事,以后3年不嫁人、工资只留三块其余一把交、嫁妆自己准备、把钱给父母省下留着给哥哥娶门好亲。至于你这位发起人,做不做随你!”

      窦红实在忍无可忍大喝出声:“窦静你这个死丫头怎么那么恶毒。你自己到了乡下不嫁人是怕以后回不了成就算了,居然还想要害的我陪着你一起不嫁人,我比你大好几岁留下来陪你当尼姑不成?我怎么会提那种要求。咱家条件好还用的着你在这里装好人表孝心?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别拖累家里反过来给你寄钱就好。你不就是心理不平衡想挑拨离间嘛?别把这些人都当傻子涮!”顿了一下,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不无得意的说:“告诉你这一辈子只能永远留在乡下当一辈子泥腿子。别指望两年后咱妈会把工作让给你?告诉你想回城别做梦了!”

      这话一落赵文莲立刻就变了脸色,一个健步冲到窦红的面前一巴掌打偏了她的脸“啪”声音脆响一听就是用了力气。没办法赵文莲实在是忍不住了,她是个要面子的受不了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再加上窦红后面的话越说越过分现在还要来攀扯她?要是再不出来表态的话身为家长一定会被吐沫星子淹死。她真是要被对姐妹俩给个气死了,没有一个是省心的!

      窦静趁其他人都不注意的情况下特意冲窦红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这可把才挨了巴掌的窦红给刺激坏了‘嗷’的一声就越过赵文莲朝着窦静扑了过来:“我打死你这个小贱人!”表情狰狞、张牙舞爪。

      窦静假装害怕的样子躲过了窦红的一记袭击,赵文莲上来拦窦红没有拦住,窦静一边躲闪窦红的袭击一边不动声色的往窦海天哪里跑。

      “小红够了!”窦海天眼疾手快挡住了窦红抓向窦静脸的手,揪着她的后衣领子把人拖离窦静。

      窦红疯了一样的在窦父手底下扑腾挣扎尖叫,眼睛死死的盯着窦静一副恨不得要将她碎尸万段的样子。

      窦静站的远远的“呜呜......”小声哭泣,一看就是被吓到了的样子。

      商场里的人看热闹看的津津有味、评头论足、指指点点,没办法谁叫那个年代的娱乐少呢?只有说八卦看打架聊以慰籍咯!

      赵文莲听着大家伙越来越难听的议论气急了。她好强了一辈子觉着自己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丢人现眼过,于是又是几个大健步飞速冲到窦红面前又是一巴掌狠狠的甩了过去,她真是受够了。

      这一巴掌算是打醒了正吵闹不休的窦红,她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无助的嚎啕大哭。

      赵文莲看也不看她直接吩咐窦海天“带着她赶紧走。”然后自己用最快的速度离开百货大楼。

      窦海天拉着由自哭泣的窦红快步跟上赵文莲,身后的窦威和窦静相互对视一眼也纷纷跟上。几个人就这样迅速的离开了百货大楼,留下一众意犹未尽的观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