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f91.ccapp破解版无限

      女人的鼻血流的满嘴都是,顺着下颌一直拉丝到地面上,听到她说出这句话,陈晨的脑袋突然嗡的一声!

      先是公司莫名出现的大黑狗追着他的屁股咬,然后前晚坐车的小女孩寻找大黑狗,紧接着今晚这恐怖的女人来寻他闺女.....

      敢情这一家子连人带狗全丢了?陈晨寒从心底而生,潜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你见过我女儿吗?”

      见他没答应,这女人也不顾狂泻的鼻血,怔怔的盯着陈晨又乞怜的问了一遍。

      “你见过我女儿吗?”

      陈晨头皮发麻,转身想往车头跑,却发现身后空空荡荡的,那两个军大衣兄弟不见了,就连司机也不在!

      他死命的敲打车窗,听得“砰砰”脆响,紧接着,竟然从四面八方的车窗上,渗下漫窗的鲜血来!陈晨摸了一手黏糊糊的血,怎么擦也擦不掉......

      “呼!”

      陈晨浑身一抖,打了个寒颤,猛的从睡梦中惊醒,末班车仍在路上慢悠悠的颠簸,昏暗的车厢中间,还端坐着一高一矮两个穿着军大衣的乘客,喘着粗气扭头看向身边,却也什么都没有。

      陈晨头疼欲裂,分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就记得孙那对下车之后,上来了一个穿着小白鞋的女人,后面的事儿就不敢去想了,只能庆幸是个梦吧。

      没过多久,终于到了雪糕厂站。陈晨最近休息一直不好,下车之后,跌跌撞撞奔向牛骏宿舍去了,宿舍里烟雾缭绕,一群人正在张牙舞爪的围聚在一起打牌,见孙那对也在,陈晨觉得奇怪,换好了衣服凑过去问:

      “孙那对,你怎么还走我前边去了?”

      孙那对叼着烟,眉眼一挑,“啪”的抽出三张5拍在桌面上。

      “什么走你前面去了?”

      “你不是半道下车了吗?你怎么走这么快!”

      孙那对夹着烟磕了磕烟灰又叼回嘴里,瞟了陈晨一眼,不耐烦的道:

      “你说他妈什么鬼话呢,老子在寝室窝一天了,坐什么车?”

      陈晨脑袋“嗡”的一声,伸手把桌子上的牌按住。

      “先别打了,你跟我好好说话,你今晚不是在我家楼下堵我吗?还跟我一起上的末班车,你忘了?”

      大家打牌兴致正高,被陈晨这么一搅合扫了兴致,孙那对“啧”了一声,往他脸上吐了口烟:

      “这大冷天的,我去找你干啥呀,明摆着公交车都停运了,我也不想要你那三月工资了,你别搅合了行吗?”

      陈晨也急了,想起孙那对当时下车后还给他发了一条叫他逃跑的信息,赶紧掏出手机来看,却发现,手机上一条消息都没有!

      一起打牌的牛二也看不下去了,掺合道:

      “陈哥你咋了?孙那对昨天夜班下班之后就在寝室睡了一天,没出过屋,连小便都是在啤酒瓶子里解决的。我们都能作证啊!”

      “是啊,老陈,瞅你最近就迷迷瞪瞪的,喝多了吧你!快快快,别耽误我们打牌!”

      .....................

      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把陈晨推开后,继续热热闹闹的玩了起来。

      牛骏本来躺在床上看手机,见陈晨愣在原地,穿上鞋子,递了一根烟示意跟他出去。

      二人在走廊里靠窗停下,牛骏低头朝陈晨脸上看了一会儿,把手肘倚靠在窗台上。

      “这么大的黑眼圈,这几天没睡好吗?”

      陈晨低下头把烟点燃吸了一口:“每天下班回家就开始睡,一天睡十来个小时,闹钟都叫不醒!”

      牛骏闻言眼珠一转:“白天时候碰见关厂长了,兄弟,从城里来厂的末班车明明都停运了,你怎么偏说自己每天都坐车来的呢?”

      “我确实每天都坐车,不过,有点奇怪!”陈晨皱起眉头捂着脑袋揉了揉,遂把今晚碰见孙那对,跟他一起上车,到自己做的噩梦,整个经过跟牛骏完完整整的学了一遍。

      牛骏听的入神,一不小心让烟灰烫了手。随即反应过来赶紧问:

      “这事儿听着吓人呐,你没开玩笑吧?认真的?”

      陈晨苦笑一声。

      “谁能开这玩笑,你要是不信,你白天来我家住,我领你坐一趟车!”

      牛骏吓的赶紧摇头,盯着陈晨眯起眼睛思考了半晌:

      “要不,明天给你找个先生看看!”

      见陈晨沉默,牛骏拍着他肩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那就这么着!等明天我下班后,你跟我走!”说罢,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后才各自忙了。

      第二天傍晚,牛骏和陈晨坐着厂里的车来到市里一个叫向阳路的地方。

      这个位置是个批发市场,人流混杂,卫生条件也不好,牛骏一路都是神神秘秘的,拿着手机导航,在前边边走边说:

      “这个师傅可厉害了,当年我舅舅四十好几了还找不到对象,结果让这个师傅一算,师傅说,你把一张照片压在磨盘底下了,我舅回家一看,还果真如此,拿走相片没到一周,相亲就成了!你说奇不奇怪?”

      陈晨听的云里雾里,疑惑道:“这不是算姻缘吗?跟我这有啥关系?”

      牛骏闻言一愣。

      “咳,都是相通的,相通的!”

      说话间,二人来到一幢翻新老楼,由于是商住两用,电梯门口等了很多的人,强挤着来到十三层,见左边居室的房门大开着。

      “就这!就是这!”牛骏收起手机,笑呵呵的引着陈晨进门。

      没想到,跨进房间简直像迈进了染缸一样!

      好家伙!这房间地面铺着深红地毯,墙皮贴着大红壁纸,就连吊棚上也密密麻麻的挂满了粗细不一的红绳。

      红色,一片片的红,整个房间,从门到墙,从上到下,就连家具电器都是红色的!

      陈晨大概扫了一眼,见阳台上还摆着一棵姻缘树,彻底泄了气,碰了牛骏胳膊一下埋怨道:

      “我看咱还是走吧,我又不是来找对象的!”

      牛骏刚要说话,从左边的卧室里传出一声咳嗽,紧接着,缓缓走出一个佝偻的老太太。

      老太太嘴唇上涂着夸张的大红口红,穿着红色的呢绒裤,披着红色的小马甲,搭耷着眼皮瞧见了牛骏,“哎呦”一声。

      “这不是小牛么,你怎么来了?”

      陈晨实在难以想象,这年过半百的老人竟然有着如此千娇百媚的嗓音,环境这么夸张,这个人也有些古怪,一张嘴就让人别扭!

      “魏老奶奶!”牛骏喊了一声,赶紧硬拉着陈晨过去。

      “近来挺好的?有点事儿想麻烦您呢!”牛骏说着,转头介绍陈晨,“这是我同事.....”

      话还没说完,老太太又是“哎呦”一声。

      “这小娃都快死了,还想找对象啊?”

      听了这话,陈晨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子。

      牛骏脸色也变了,抿了抿嘴说:

      “魏老奶奶,正是为了这事儿来的,这我好兄弟,最近有点犯邪,您给看看!”

      老太太指着沙发道了声,“坐”随即背着手缓慢走近陈晨去看。

      可能是眼神不好,她的脸都快贴上了,陈晨觉得有些别扭,又不好躲开,强忍了几分钟后,老太太才紧靠在他身边坐下,问了一句奇怪的话:

      “天天都坐轿子,得劲不?”

      “什么?”陈晨没听懂,转头看了眼牛骏。

      老太太怪笑一声,又重复一遍:“臭小子,我问你天天坐轿子,舒不舒服?”

      “我没坐过轿子,就是这几天,坐一趟奇怪的末班车去厂里上班,我.....”

      老太太一扬手,又打断他:

      “谁说你坐的是末班车呀,你分明坐的是轿子!”

      说完这句,老太又象征性的把双手往上举了举说:

      “古时候,前后要人抬着的那种花轿子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