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网游竞技>

      光阴谷众物眼看着大火越烧越猛,那雷锤电击越闪越亮,小阅月滋滋滋的火花声越来越隔应,揪到心里…

      却依然无物敢出手相助,哪怕一句暖心的话都没有,张张嘴,又摇头合上了。

      那可是大道啊!

      是宇宙之主——宇宙法典,第二座下信仰团队的首席执行官CEO啊!除了法典,信仰,无物敢冒犯大道!因为下场都知道,必定会被挫骨扬灰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转世…

      奶奶滴,一边是家人,一边是大道,怎么选?没得选啊?!就是天之秤也会导向大道这边,舍弃家人啊!

      呜呜呜——小阅月,自求多福吧

      呜呜呜——下辈子投胎记得变机灵点。

      众物哭丧着脸,默默无言。

      突然,漫天大火中,渐渐现出一个超高超巨超伟大的背影。那威武不能屈的架势,似要与这雷轰电劫好好干上一架。

      哦买噶!不是主人还能是谁?

      面前仿佛出现戏文里渡雷劫的悲壮场面:

      一道道谷戈次超超级伏特电流,死死捆住天谴者,瞬间就让其化成缕缕黑烟;一阵阵超声波雷达吼,更是震碎其七魂八魄;四面八方回响着大道威震雷霆的宣判:“大胆XX,触犯天条,你可之罪?”

      众物耳畔似传来一圈圈雷鸣般的“可之罪?…之罪?”

      立刻有不怕死的鲲鹏、螳螂、七彩祥云冲进火海。瞬间就被扔出来:折翼断臂冒烟,秒变烤翅炸串石灰云……

      众物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齐齐高呼:

      “主人!不要啊!”

      “主人三思啊!舍了一个小阅月,还会有千万个小星星的!”

      “主人!——”

      众物痛哭流涕!小心思破灭:好不容易有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幸福怎消失得那么快呢?

      哭天抢地的嚎啕声,终于惊醒了混沌园里瞌睡中的金银二修。眯缝着眼还没反应过来。

      “唰!”

      突然一道白光自水晶球中亮起。

      “哈哈哈!机会来了!天助我也!”

      被囚在水晶球里的石宝,忽得一跃而起生龙活虎,那里有以前病恹恹随时完蛋的迹象。

      轻轻松松挣脱混沌园结界,不见踪影。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黄金女修揉揉眼。

      “哪有情况,哪有情况。”石膏女修眯眼作答。

      二修瞬间又沉沉睡去。

      “炎天赐!我来了!”

      石宝站在熊熊烈火中,就像一个超级英雄。潇洒得甩甩头,给众物一个似笑非笑的媚眼。

      “啊!是少主!”

      “果然是上阵父子兵。这下,主人有帮手得救了。”

      “…只是…少主直呼主人名讳,这…似…似乎不妥吧?”

      有物挠挠头,不是很明白。

      “哈哈哈!炎天赐,别来无恙啊?!”

      石宝双目通红,龇牙咧嘴,似来自地狱里的超级恶鬼。

      “这大道的赤练梵魂之火,滋味很不好受吧?”

      炎天赐巍然屹立纹丝不动。

      “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狠心将我关在宇宙混沌罩中,分分秒秒惨遭核爆击脉冲波,心魂不全,五脏六腑奇经八脉俱毁…你好狠哪?!虎毒还不食子呢?可惜呀!我挺过来了,还恢复得好好得呢——”

      炎天赐眼皮也不抬一下。继续耸立在熊熊烈火中,面无表情,不言也不语…似在集中精力冥想什么?

      “少主还磨叽什么?怎不赶紧带走主人,逃出生天,飞往宇宙……”

      “有没有感觉少主是在跟主人叫嚣?算账啊?”

      有物小心翼翼提醒大家。

      “不是——这生死关头,娘俩应该齐心协力一致对外才是。少主怎还盘算自己的小九九呢?”

      “就是。这权位果然能让物质丧心病狂亲人反目…”

      “唉!啥也不说了。娘俩一个德行,最后受苦的一准是我们!”

      众物丧之又丧。想管管不了,不管又不放不下心。真真忐忑要死,活受罪哇!

      “炎天赐,你还有什么话说!有遗言要留?小爷心善,可替你照顾好这光阴谷…”

      炎天赐忽得抬眼,巨大眼眸射出一银光闪烁的渔网物质,立刻将水晶球里的石宝裹得结结实实。这渔网越收越紧越收越紧,竟把水晶球挤出一道道泥状物质,似要把里面的石宝生生勒成碎屑……

      可怜石宝,啊一声都没来得及张口,又被疼晕过去。渐渐得竟有一白色闪光的蚕茧物质从石宝肚脐爬出来。

      “法网滋味不好受吧?”

      炎天赐对着昏厥的石宝难得开口。

      “新主新主!抱歉,睡过头了”

      金银二修口水都没来得及擦,姗姗来迟。

      炎天赐巨掌一挥,立刻有一团银色网状物质,甩到二修脸上。

      “啊——少主!”

      石膏女修一脸惨白。

      “儿啊!你可不要吓妈!怎变成鳗鱼段似的一节节的呢?”

      金石女修小脸焦黄。

      “快走——”

      炎天赐咬牙切齿。巨眼一瞪:

      主上造你们吾主时候忘了给胆子,所以身体不全的吾主造你们时,也没给造脑子是吧?

      “新主——哦!是——”

      金银二修看看现场,瞬时明白,这是一场毅力耐心与质量能量的终极PK。留在现场只会捣乱添堵,脸上有点挂不住,灰溜溜消失了。

      感叹:新主此番仲评真是一针见血。醍醐灌顶啊!

      唉!新主就是新主!不多说了,结局很明显了,在这次凭实力碾压的二战里,新主又略站上风了。

      很快,光阴谷火势渐灭。

      众物眨眨眼,不相信,在这场与大道的天之战中,最后昂然挺立的活下来的竟然会是主人?!

      还有少主又陪跑了!

      果然是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啊!

      “傻了吧?告你们,睁眼看清楚了,这才是少主!那个球里的是冒牌货!”

      金银二修小心翼翼置石宝与黄金床上,拍拍手,有点说出秘密的小得意。

      众物眼睛睁得像铜铃。眨巴眨巴,忽然明白过来似的,齐齐赞叹:主人高明啊!敢与大道叫板!一招苦肉技术,引出假石宝。此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智能,只有主人办得到哇!

      还有,舍身取义的小阅月,没想到此次大捷,这个偷窥狂竟功不可没。早知如此,也该一窝蜂冲上去表忠心的!真是喜悦加懊悔。五味陈杂。

      只见水晶球里,乖乖躺着一滩烂泥状物质。沙哑着声音:

      “你又算计我?”

      “是你蠢罢了,竟相信有大道天谴这一混说?!”

      炎天赐嗤之以鼻。

      “哈哈哈——难怪你又赢了,你竟不信有大道?”

      “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炎天赐不置可否。

      泥状物质闭上眼,恶狠狠的说:

      “我若死了,石宝也活不成——”

      炎天赐似是早已料到,不惊也不怒,幽幽反问:

      “你怎知我想让你死?”

      “你不想吗?”泥状物质眼里燃起希望:“你放了我,我可以跟你合作!炎天赐,我能助你们回去——”

      “回去——?”炎天赐挑眉。

      “你们不是一直想回老家十区宇宙团聚吗?”

      泥状物质循循引诱。

      “——不用!——”

      炎天赐果断拒绝。再次将其关进混沌园里。

      “不要——呜呜呜——放了我”

      泥状物质哭得稀里哗啦,竟慢慢变成一个粉嫩嫩肉嘟嘟的果冻样物质,馋涎欲滴,忍不住想一口吞掉。

      金银二修双眼放光馋的口水直流,鼻涕连连。

      “天啊!这日子更没法熬了!”

      地心深处,炎天赐侧卧巨石耳廓,看着黄金石床上的石宝,轻声低语:

      “不经烈焰焚身之苦,怎有浴火重生之喜。好好睡吧孩子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