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茄子视频董你更多

      晚上散会之后。清霜和二皇子走回寝殿的路上。身后的一众宫人小心翼翼的跟着,唯恐这突然之间的暴风雨要来临,气氛压抑的异常。

      二皇子试着开口打破僵局低声道“对不起!”

      清霜看了一眼他“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的!这本来就是我得宿命。”说完转头继续走着。

      停顿下来的二皇子看着前行的清霜身上弥漫着一股悲凉。

      这就是二皇子和太子的区别,二皇子可以为了国家什么都可以舍弃,自己都可以舍弃,黎明很重要,苍生很重要,哪怕这江山不是他的。太子是只有他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为了自己哪怕苍生都可以舍弃。从短短这两日的接触,再加上那断断续续的记忆清霜就感觉到了。

      走了一段路的清霜似反应过来停住脚步回头看着二皇子“清风!”停顿了一下继续叫道“李清风!”

      这是清霜第一次叫他的名字。此时二皇子的心情说不清道不明。

      “愣在那里做什么?快走啊!”清霜说道。

      呆愣在那的二皇子第一次感觉眼前这个妹妹不一样,似乎——似乎长大了。可是在长大也才十四岁啊。

      清霜看着继续呆愣的二皇子没理他,转身继续走。向身后的二皇子摆摆手“我累了,回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这恐怕是这十年来,清霜和自己最有距离的一次。二皇子感觉。

      夜里,清霜睡不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思绪恨乱,有迷茫,有感伤。自己好不容易当了一次公主,还有几个这么帅的哥哥,恐怕用不了多久,这些都要灰飞烟灭了。就像历史上那些和亲的公主,再见已是永远。

      此时已经是午夜,距离宴会过去了三个时辰。外边很静,能听到微风吹过树叶的哗啦声,也能听见很远处的蛙鸣声。

      清霜下了床,蹑手蹑脚得轻轻穿了鞋子悄悄走过殿堂。丝毫没有打扰到侍女的睡眠。

      出了殿堂后,清霜辨了一下方向,轻轻的走动着,不停地躲避着周围侍从的巡视。直到来到太子殿。

      太子殿的其他宫人都被太子退了下去。

      一缕烛火透过窗户发出摇曳而微弱的火光。

      这么晚还不睡?清霜心里想着。

      蹑手蹑脚得走到门口。

      殿内,正在向太子禀报什么的暗卫回头看了眼门外。太子示意暗卫不要多事,让他们快速隐藏身影。而自己轻轻一个跃身到床上快速躺下。

      此时殿门“吱——”的一声轻轻响起。清霜蹑手蹑脚的打开门走了进来。慢慢的向太子床边靠近,轻轻的拨开纱帘,来到太子的床边。

      烛光照在太子的脸上,显得太子人更加柔和了几分,不像以往那么的阴郁,就连精致的五官都纯洁神圣了不少。清霜安静的看了一会儿,转身就要离去。却又回过头,猛然把被子往太子脸上一盖,拳头快速的落到太子身上。

      房梁上的暗卫吓了一跳。

      太子掀开被子怒目看着眼前的人没有说话。似乎被眼前这人吵醒有些不快。他是真没想到这丫头有如此的胆量。

      “看着我做什么?生气了?我还生气呢!”清霜气呼呼的坐道太子的床上。

      良久,身上的气势淡了下来弥漫起了一股悲哀。

      “我就要走了!”清霜说道。“如果这次和亲之后,我就不能揍你了。”

      太子无语,他本来就是个冷血动物,不会对清霜有太多感触,唯一觉得,就是个麻烦。没一刀赐死她然算清霜的庆幸,要不是她还有点用的话。

      “喂,你倒是说话啊!”清霜望着看着自己的太子。

      “你想要什么?库房里的东西随便选。”太子问道。

      “库房里的东西我可以随便选?”清霜身上的悲凉瞬间消失眼里冒着星星。

      太子点点头。

      “这是你说的,那我明天就去选。”清霜兴奋的回了寝殿。

      “太子,库房里已经没有什么好东西了!”一个暗卫突然出现说道。

      “正是因为没有,才让她去选的!”太子掀开被子下床。

      “就按着计划执行,送亲的人现在就准备一下。”说完,太子看着窗外的那已经走远的身影冷笑一声“就怕你没命去用。”

      ……

      “公主公主!你看这件衣服好不吗?”小桃拿了一件浅色罗裙缭姿镶银丝边际,水芙色纱带曼佻腰际,紫罗兰色彩绘芙蓉拖尾拽地对襟收腰振袖的长裙。

      “会不会太长了?有短一点的吗?”清霜看着眼前的裙子说道。

      “公主这是二殿下送来的,你快穿一下试试嘛!”小桃语气撒娇道。

      清霜犹豫了一下,虽然喜欢,但这裙子并不是自己的风格,感觉有点繁琐,但是试一下也无所谓。

      清霜穿着裙子,小桃为清霜轻轻整理着,一边夸赞道“公主穿上真好看。”

      清霜试着走动,淡紫色的长裙拖在地上,清霜的眉头微皱,果然不是自己的喜欢的长度,但看着小桃一脸惊艳的样子。也就没在换下来。

      “走!去国库转一下。”清霜对着小桃说道。顺便多叫了几个宫女一起。

      “去国库做什么?太子真的应允了公主去搬东西吗?那真是太好了,等下要多搬点给公主做嫁妆。公主公主,你说潇郡主也会来国库吗?不过她可没有公主受宠,公主最起码有二皇子护着!”小桃在清霜的边上嘁嘁喳喳的说个不停,清霜微微笑了笑。

      到了国库,守卫森严。不过领头的一看是公主,竟然没说什么就直接放了行。

      其他侍卫虽然疑惑却没敢多问。

      “东西就在里面公主自己进去选吧!”首领说道。

      国库的大门打开,一股厚重感扑面而来。

      里面已经被提前点上了灯火,不至于昏暗,但也没有太亮堂。清霜走了进去,小桃等一些侍女刚准备跟随,就被门前的侍卫拦住“太子殿下只吩咐公主一人可以进,并且只能拿一次。”

      “那我要是都要黄金,殿下也同意?”清霜再次确认道“拿多少都没有关系?”

      “拿多少都没有关系,只要公主拿的动,拿什么都可以!”侍从笑笑回答。

      “还好我早有准备!”清霜抬了一下手,身后走来一个宫女递给了清霜两个很大的麻袋。

      侍从看到这两个麻袋有些哑然,虽然在预料之中,可也感觉是预料之外的事。

      清霜进入国库,看着被灯光照应那古朴而又岁月久远的架子上的东西。有些呆滞了一下。脚步慢慢挪动,一个一个宝物挨着看了过去。没一会清霜就扫了兴

      这是什么破铜烂铁都王这里放,此时的清霜丝毫不怀疑自己被太子戏耍了。

      断刀残币,就连生锈的斧子都有。

      瞬间无语!就这?还国库?糊弄鬼呢!难怪这么大方。

      可也不能空手而归吧!

      清霜只好耐着将要发火的性子继续走下去。总有看到一些盒子,打开一看是翡翠,美玉。清霜这才收住了拉的很长的脸。

      在往前走是一排放着书籍字画的柜子,清霜一扫而过,不太感兴趣。唯独书下有一卷很小的布进入清霜的眼帘。清霜拿道手里轻轻打开。“布防图,夏国的,还是十年前的,边境建设布防图?”

      果然!这东西都过时了吧?清霜腹诽拿着手里的图翻转看着“能用,万一逃跑的时候能用。”

      接着清霜又找了一些小而轻的珍珠,玉,以及一些不起眼的铜片,还有小的石头,甚至一些放在很不显眼位置的木头都装在麻袋里直到东拼西凑的装满两大袋才拖着出门。

      而放在角落里的库银一个没拿。用清霜的话说“拿的在多也不值几个钱,还不如这些稀奇古怪的兴许多卖点。”

      侍从看着拖着麻袋的清霜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把东西到出来,检查登记了一下,就放清霜离开了。

      ……

      “她都拿的什么?”太子看着回来禀报的人问道。

      “拿了些不值钱的珠宝玉石,还有一些烂木头之类的。至于之前的一个没拿!”侍从回道。

      听了这话,就连千年脸色不变的太子嘴角都微微抽动。

      “对了,她还拿了十年前的夏国城防图。”侍从想到什么接着回答。

      “反正也没什么用,拿就拿了吧!”太子说道。

      看着窗外的天空,星云密集。天下大乱将至!就让我来点上最后一笔吧!

      ……

      时间转瞬即逝很快就到了公主去和亲的日子,都城人流涌动都在看公主。

      而太子也是大方给了清霜和潇郡主同样的嫁妆,金玉上百抬,还有一些布匹茶叶,丝绸等等。

      百里红妆为之送行。这次送行的人马有三千。本来太子只安排了两千人。可是二皇子不放心又安排了一千自己的人。加上夏国的使臣前前后后加起来五千左右。

      随着时间的推移,出发的时间越来越来近。

      在出发的这一日,清霜并没有看见二皇子,不知道是为什么。清霜放下帘子,马车缓缓起步。心里有些失落又有些释然。

      就这样行驶了二十多天,终于到了商国的边境,从繁华的都城,到荒无人烟的山谷,在到破败的都城。

      “公主!商国边境到了,在往前走二十多天就到夏国国度了。”小桃说道“咱们走了这么久,也才就走了一半的路程。”

      “路程是远了些!”清霜挑起帘子看着外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