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林杏

      九天闭上眼睛,将手串藏在袖子里,将男人的手搭在上面。

      一瞬间男人体内机能浮现在眼前。

      从白玉的轨迹中,她看到男人的背上有三处抓伤,应该是被巨型怪兽所伤,伤口很深,可以看见暴露在伤口中的白骨。

      还有肩膀上也有烧伤的痕迹,整个肩膀上的肉已经干裂起来。

      并且肋骨也断了四根,还有一根彻底碎裂。

      九天治病救人这些年来,从没有在白玉指引中看到这样可怖的伤势。

      这个男人可真能忍,这么重的伤放在常人身上,早哭天喊地不得安宁了,这个男人竟然如同常人一般,没什么反应。

      不过沉默了许久的白玉遇到这样的伤势,似乎很兴奋。

      它的光将男人笼罩住,收缩回隆,扩张放大,不一会白玉中飘出一根血红的光,进入男人众多的伤口中。

      红光乱窜之时,男人额头的汗珠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白玉的力量彻底进入男人体内的时候,九天就没有什么事情了,治病这件事本来就是白玉的使命,她只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白而已。

      是吃喝玩乐中的佼佼者。

      她俏皮的睁开眼睛,看着满脸痛苦的男人。

      悄默声的从怀里掏出那个装着金叶子的荷包,小心翼翼的打开。

      她的神色突然变了,那荷包里的金叶子全部变成了绿油油的树叶。

      怎么会这样呢?

      男人这时候也忍者剧痛,睁开眼睛,看着拿着荷包并且怒气冲冲的九天,说道:“姑娘放心,我古元不会差你分毫。”

      九天坑蒙拐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栽了跟头。

      毫不顾忌的站起身,就在男人身上翻找,刚刚明明就是金叶子呀,怎么会突然变成漫山遍野到处都是的树叶呢。

      男人的伤还没有治好,被出粗鲁的九天这般对待,疼的翻倒在地。

      “这位姑娘,请自重。”男人勉强站起身,扶着身后的桌子。

      九天从小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性子比较野,对于男人莫名的反抗,有些不快的将男人挤到角落,说道:“说,你把钱藏哪了。”

      两个人仅仅只有一尺之遥,男人的心跳突然快到他无法控制。

      “我没钱。”男人唇角发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面色通红,像是被人扒光衣服围观一样的站立不安。

      九天一贯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盯着这个局促不安的男人,许久之后才相信了他的话。

      “你真的没钱?”

      “没有。”男人摇头,有些憨厚。

      九天长叹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无奈的说:“还以为捞着肥水了,白欢喜一场。”

      然后仰天长叹道:“我的大鱼大肉,来世再见。”

      男人看到九天终于相信了,才放心的坐在她对面。

      “姑娘你放心好了,我古元不会欠你钱的。”

      九天也知道这一时半会是见不到真金白银了,白玉已经接受了这个病人,治疗过程也不能中途停止。

      越想越生气,抓了抓蓬乱的头发,走了出去。

      “姑娘,你去哪里?”

      “去死。”

      走出房门之后的九天躲在了房门外,她总觉的这个男人不对劲。

      就算她爱财如命,将树叶当成金子,可是她不瞎啊!

      这个荷包,一直以来没有离开过她,突然的变化,让九天心中多了份猜忌。

      又小又黑的茅草房中,只留下古元一个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席地而坐,从怀里拿出一朵雪白的花。

      这朵花周身被冷冷的光环绕着,好像是水流一般的清澈。

      就看了一眼,九天就有点移不开眼睛了。

      由于肚子实在有点饿,她再看男人手中拿着的花时,那个花变成了一个大鸡腿。

      就知道,这个男人会障眼法,刚刚将金子变成了树叶,这会又把鸡腿变成了一朵花。

      白看病还想吃独食,你怕不是想多了。

      她一个闪身夺门而入,一把抢过男人手中的‘鸡腿’,囫囵吞枣般的咽下了肚。

      奇怪,这鸡腿怎么没骨头?

      就在这时候,男人周身突然被红光包围,冷峻的看着面前的九天说道:“你这无知凡人,本尊的九幽花也是你能吃的东西。”

      这种愤怒的感觉,一触即发,要不是伤势过重,九天可以感觉到,这个人分分钟钟能把自己撕碎了。

      “什么九幽花,明明就是个鸡腿啊!”九天真的搞不懂,不就是抢了他一个鸡腿而已,怎么反应这么大。

      “怕你是饿疯了。”古元从没见过这么愚蠢的女人,“凡人之体,根本无法承受九幽花的力量,你就等着灰飞烟灭吧。”

      九幽花一千年开一次,世间就只有一朵,他取花的时候差点被守护神兽打死,就这样被这个女人,当做鸡腿吞了。

      古元的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身体的剧痛,让他无法静下心来。

      更别提救这个无知的凡人。

      心乱如麻的一掌拍碎了手下的木桌。

      九天一听会死,立即捂着嘴巴,想要把刚刚吞进肚子的东西抠出来,可是已经无济于事了。

      “不行,我不要死,这世间还有好多好吃的我没有品尝呢,年芳十六就死了真是太可惜了。”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想吃的,这世间恐怕就剩下九天一人了。

      九天可怜兮兮的说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了开始。

      “仙人大哥,你救救我吧,你也知道,我不是故意的。”九天转身就抱住了站在一旁疗伤的男人。

      “你怎知我是仙?”古元思前想后,好像从没有在她面前暴露身份。

      九天边哭边说道:“不然,好好的金子怎么能变成树叶呢,好好的鸡腿又怎么能变成那什么幽花呢……”

      九天哭的那是一个梨花带雨。

      就在这个时候,九天肚子剧烈的疼了开始。

      啊!好疼啊。

      这种疼就好像千万根针纷纷扎向身体一样。

      九天紧闭着眼睛,她手腕上的白玉发出雪白色的光芒,将九天拉入一处漆黑之境中。

      在这漆黑之境中有一丝光亮,闪烁着微弱的光。

      这是哪里?

      九天拖着疼痛的身体,爬到唯一的亮光前,只见那光是由一朵雪白透亮的花发散出来的。

      这里难道就是我的肚子里面吗?

      是的没错,刚刚我是囫囵吞了这朵花。

      九天自问自答了开始。

      好漂亮啊,冰冰凉凉的,九天伸出手指轻轻碰了一下那如雪一般的花瓣。

      就在这一瞬间,这个漆黑的地方,突然被强烈的光照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