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社区下载官方网站

      命膳晚宴过后,连绝城仿佛安静了下来,各大势力均是闭门不出。外表平静之下实则暗流涌动,好再来酒馆依旧照常营业,生意一如往常一般火爆。

      三日后。

      王沐这日认真地在后厨做事,雷云突然跑来找他说是有急事。王沐也只好找张新告假跟着雷云。

      “王沐,你想不想去干点刺激的?”

      “什么刺激的??会不会太危险??”

      “哈哈哈,危险当然有了,但是只要我们小心一点,应该没问题的。”

      “行,那你说吧,去干吗?”

      “你还记得那天我娘说的那只精级大圆满的赤眼毒蚺吗??”

      “记得呀当然。”

      “今天我看见石头叔和彩凤姐姐他们一大早就全副武装地出门去了,走前娘亲还和他们交代了什么的,太远我没听清,但是我猜肯定和那只赤眼毒蚺有关。”

      “那你的意思是???”王沐瞪大双眼。

      “嘿嘿,我猜今天连绝城估计要发生大事了,那赤眼毒蚺的卵各大势力都已经盯上了,今天估计要发生争夺了。大战怕是在所难免的了。”雷云显得尤为激动。

      “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王沐问。

      “当然有关系,你难道不想成为命师吗,这样的大战,不去看看真是可惜,再说了,你不想看看那精级大圆满的赤眼毒蚺长什么样子吗??还有那毒蚺卵,可是很少才能遇到的。”

      “那,那应该,应该很危险吧?”王沐有些胆怯。

      “我们就远远跟着就是了,又不去参加战斗,肯定不会有危险的。先前和石头叔叔去猎杀能兽,上次那精级初期的巨刺骨豕我都不在怕的。”雷云一脸得意。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这种机会可不是时常能够见到的。”雷云见王沐犹豫。

      “好吧,那行,到时候有危险我们要立刻离开。”王沐答应道。

      见到王沐答应,雷云也分外开心,往常都是一个人做这种事,突然有个伴,这种感觉让他分外舒服。

      很快王沐便回去换了一身利索的衣服,那乃是从家里带过来的常跟父亲出去打猎的衣服,在腰间还挂着父亲打造送给他的一把小匕首。

      待王沐收拾好后,雷云也从后厨出来打包了好一些干粮和水,两人会和后便朝着城门走去,远远地跟在石景江等人后面。

      上次猎杀活动雷云虽然也随队前去过,但石景江因为考虑到雷云年纪尚小还未进行命师觉醒,因此到探索赤眼毒蚺穴时并未让雷云跟谁。所以雷云也并不知道那赤眼毒蚺的恐怖,只是知道当时一众人前去摘取赤焰果时触碰到了什么强大的能兽,回来后极为狼狈。

      出了城门,雷云和王沐便远远地跟在石景江的后面不敢靠的太近以免被发现,一经发现定然会被遣回。王沐发现石景江等人一路都极为小心,有意遮掩痕迹以免被人发现。在跟踪了一段时间之后,王沐和雷云便难以跟上他们的步伐了。

      但是好在雷云先前去过,对发现赤眼毒蚺巢穴的路还略有印象,倒也不执着于跟上。

      石景江五人出了连绝城便是跟着城主府向度以及李衷两人带领的个自的精英队伍。今早早早地这两个势力便整装打算出发,石景江便请示了叶茵沁,在叶茵沁的吩咐下静观其便,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出手,只需要远远观察各势力之间的行踪便可,万不可冒险出手抢夺毒蚺卵。

      向度和李衷两队人低调地出了连绝城,刘家便尾随其后,保持着一段距离。

      连绝城距发现赤眼毒蚺需要两日路程,地点乃是在西绝山脉中段的接近外围的中部区域。西绝山脉外围还算安全,绝大部分都是一些人级,鬼级的能兽,普通一核,两核命师便能很好应对,也有少部分的妖级能兽,便需要三核命师才能很好应对,至于精级能兽那是极少会出现的。原本像这头赤眼毒蚺精级大圆满的实力在目前区域是极少有可能会出现的,位置应该更深入一些。

      之所以出现在目前的位置自然是有其原因的。一方面是赤眼毒蚺排卵期较为虚弱,实力远不如平常巅峰时期,为了躲避天敌,也为了毒蚺卵的安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该地火能矿脉较为充足,能够为毒蚺卵提供较好的孵化条件和火能供给。但是赤眼毒蚺没有想到的是,人类居然发现了此地,但是赤眼毒蚺内心却极为自傲,人类太过于弱小让它没有选择带卵离开此地。

      “报....寨主,城主府、李家、刘家人马皆已进入西绝山脉外围,目前在向深处行进,不就便会经过一线天。”马家寨探子来报。

      “好,召集人员,与我出发。”

      “你,去通知下夫人。”马虎吩咐。

      马家寨一队人马便出了寨子,前往一线天。

      一线天乃是一道天然形成的喇叭状山谷,外宽内窄,狭窄之处只有不到两丈宽。山谷内随处可见能兽骸骨,大部分都是从山谷上方悬崖峭壁上掉落摔死的,因此这里也聚集了极多的以腐肉为食的飞禽,大多都是人级实力,见到人群便一哄而散。

      “向城主,为何咱们要走这一线天这种险地啊??”李衷不解。

      “正常路程需要两日,但那毒蚺卵怕是没几日表要孵化出世,在这么耗下去怕是要错过那绝佳的机会了。因此,我便决定走这一线天。”向度边走边解释。

      “但是这一线天常年阴暗,腐物众多,内部还充斥着有毒的瘴气,时间长了,怕是凶多吉少呀。”李衷颇为担忧。

      “李家主不必惊慌,这个向某早就想到了。”

      “此物乃是我找人精心配制的解毒丹,只要将此丹吞下,便可中和体内瘴气毒素,安全度过不成问题。”向度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袋子交与李衷。

      “向城主深谋远虑,李衷佩服佩服,这样便可安全度过此险,缩短两日路程。”李衷接过解毒丹,分发给了自家子弟吞服。

      稍作休息,城主府与李家势力便进入到了一线天,消失在薄薄的迷雾之中。

      一线天外。

      “爹,这向度和李家就这么进去了???”刘绗在谷外问刘天震。

      “这一线天瘴气弥漫,向度方才给李衷的我猜测是某种解读丹药,咱们刘家没有那种解读丹药,但是我早些年与马家寨上任寨主马天宇乃是旧识,听他说过这一线天内瘴气之毒,在谷外有种植物,株小,株生三叶,中有棒槌状芯,叶脉偏白,左右各三叶脉,称之为:三脉草,将其揉碎,取其汁水,浸湿巾布,遮盖口鼻便可过滤瘴气之毒。”

      “你带人在附近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找到。”刘天震吩咐。

      “是。”刘绗随即便带人在附近寻找。

      不多时,刘绗便带人在峡谷外的崖壁上找到了刘天震所说的三脉草。收集过后便吩咐人将三脉草碾碎,浸泡巾布,遮住口鼻后进入到了一线天峡谷。

      峡谷内视野较差,迷蒙的瘴气和潮湿的水汽充斥,给人一种极其不舒适的感觉。峡谷内乱石散落期间,一些误入此地的能兽有的已经腐烂,有的还是刚死不久。

      向度和李衷走在队伍中间,其余人则时刻警惕着四周。在服下解毒丹之后果然不再受瘴气所影响,除了视线不是特别清晰之外并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队伍越走越深入一线天峡谷,谷底乱石遍地,杂草丛生,走在队伍前的人不断使用手中的利器扫出一条道路。

      在队伍经过之处,不断有发白的骸骨冒出,越往前走越多,大多数都是能兽的,偶尔也有人的头盖骨,散落各地。

      “家主,此地怎么会有如此多的白骨。”李家子弟有人开口问道显得十分害怕。

      “此地名为一线天峡谷,又称死亡一线天。许多能兽不小心从悬崖掉下会便没有生还的可能,一些飞禽因为瘴气原因也会迷失方向掉落,估计久而久之便有很多尸骨堆积。大家不要怕,有我和向城主在,不会有事。”李衷安慰道。

      “刷...刷...刷....沙.....沙......沙”

      正当李衷说完,突然周围传来奇怪的声音,仔细探查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啊!!!”

      一声尖叫从队伍中传来。

      只见队伍中最后面李家一子弟大腿上密密麻麻爬满了许多巴掌大小的蚂蚁状能兽。

      这些能兽具有极为结实的下颚,咬合力十分大。只是一瞬间的功夫,那名李家子弟的裤子便被撕裂,很快能兽便狠狠咬住大腿,鲜血模糊。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被那能兽咬住的大腿便被啃食一空只剩下森森白骨,一点肉筋都没留下。

      那名子弟十分惊恐,疼痛异常,他不停地用手中的刀劈砍那能兽,能兽被砍成两半,绿色的血溅得到处都是,旁边的一名城主府护卫不小心沾到,衣服瞬间被腐蚀,吓得连忙后退。

      不待周围人反应过来,那种小型能兽实在是太多了,那名子弟便被越来越多的能兽爬到身上,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原本挣扎的那人便不再有动静,再过几个呼吸便被啃食一空,只剩下一具骸骨,十分瘆人。

      周围之人吓得连忙防备,不断后退,拿起手中的武器不断挥砍。因为那种能兽不只是爬,还会弹跳到人身上,着实恐怖。

      “不好,是,是,是噬人蚁”队伍中有人认出了此兽。

      “大家别慌,不要乱,小小的噬人蚁不足为惧,保持队形。”李衷大声喊道。

      只是在说话的功夫,已经有好几人被噬人蚁跳到身上,尖叫不已,慌乱异常,然而慌乱带来的确是更多的噬人蚁。

      那些噬人蚁仿佛了解人类的秉性一般,一个劲地朝着慌乱之人啃噬,不一会便有两人被啃噬。

      “不要慌,快使用命术反击。”李衷指挥道。

      “命术--泥涝沼泽”

      一名李家精锐率先使用命术,之间周围三丈以内的土地变得泥泞柔软,有不少噬人蚁的爪子陷入其中拔不出来,但也只是缓解了前进的速度罢了。

      “命术--撼地拳”

      一名城主府的护卫使用命术,几十道拳影落在噬人蚁身上,砰的一声便化为血末。

      “命术--束缚藤蔓”

      “命术--水动波”

      “命术--火球术”

      越来越多的人施展出自己的命术进行防御,噬人蚁虽然数量多,但却只是鬼级初期的能兽,防御力极差,而此次各家所带之人皆是家族精英,在他们的攻击之下自然不堪一击。

      一只只的噬人蚁不断往人群中爬,但刚要接近队伍时便被命术击中灰飞烟灭。

      半刻中功夫,队伍前已经满是噬人蚁的尸骨,还有许多丧失了行动能力,脚还在不停地晃动。

      在连续三波攻击之后,噬人蚁仿佛知道了眼前这群人的厉害,不在贸然攻击,而是与队伍保持着五丈远的距离。

      “大家小心,不要放松警惕,噬人蚁不是怕了,而是打算和我们耗下去,保持命力,不要随意使用命术攻击。”

      “听我命令,队伍分前后两队,后队负责监视防御,前队前方探路,不要恋战,且战且退。”

      “火属性命师前后两队各安排一半,刚刚攻击发现这噬人蚁十分惧怕火焰,前后两队交替掩护。”

      向度不愧是行伍出身,在危险面前并没有过度紧张,而是沉着冷静地安排。

      “是!!”

      众人仿佛听到了强者的声音,恐惧之感大大减弱。

      就这样,在向度的安排之下,队伍且退且防守。噬人蚁在尝试了几次的小型冲锋之后并没有取得什么效果,每次攻击都会被队伍中的火属性命师的命术压制下来,只能远远地利用坚硬的口器碰撞出吱吱地声音表示愤怒。

      就这样当队伍小心翼翼地前进了五百米之后时,已然来到了一线天的中后部,整个区域更为狭窄,较之先前只有一半的宽度。噬人蚁依旧紧追不舍。

      “叽....”

      一声尖锐的声音从噬人蚁后方传来。

      噬人蚁听到这道声音便齐刷刷地让出一条半丈宽的道路来。从道路中走出来一只约莫半丈大小,口器异常硕大,尾部大于平常十余倍的噬人蚁。

      “不好,是,是,噬人蚁后。”队伍中有人大喊道。

      噬人蚁后乃是噬人蚁族群的王,是所有噬人蚁的母亲,也是整个蚁族的统治者,而这只实力已经达到妖级后期。

      蚁后来到蚁群前,张开硕大的口器,发出吱吱吱的声音,口中的唾液不断地留下,十分恶心。

      蚁后一出现,周围的噬人蚁便躁动异常,十分活跃,不断地摩擦口器。

      只见那蚁后叽叫一声,口器中便喷射出墨绿色液体。众人迅速防御,但是还是许多散落四周。

      那墨绿色唾液落地后,便使得地上滋滋作响,显然是有剧毒,具有很强的腐蚀性。

      见到攻击无效,蚁后便转身尾部对着队伍,蚁后尾部便放出绿色的烟雾。

      队伍中人刚接触的人先是头晕,然后是浑身溃烂,不多时便化脓,全身溃烂生不如死。

      “不好,这烟雾有毒。”

      等有人反映过来后已经有人中招,生命垂危。

      “火属性命师,快用命术攻击。”李衷大喊。

      于是队伍中的命师便纷纷使用命术,向蚁后袭去,只是当命术燃烧那些烟雾时,一股刺鼻的味道袭来,众人皆是昏昏沉沉。

      “停下攻击,所有人员快速撤离!!!”

      向度见大事不妙,久留必然吃大亏,于是大声喊道。

      对付这种群聚的能兽,如果没有大范围的攻击命术,将是很难彻底取胜,特别是此地地势狭窄,噬人蚁虽然等级不高,但是擅长隐匿偷袭,一不小心便会吃亏。

      “李家主,你与我一同出手,创造时机往峡谷里面撤退。”向度看向李衷。

      李衷点点头表示同意便准备出手了。

      “命术--大地崩塌”

      “命术--岩土突刺”

      向度一招大地崩塌,蚁后所在区域的土地瞬间龟裂崩塌,土块、岩石陷落,许多噬人蚁便陷入缝隙之中被掩埋。李衷的命术则是周围岩土被命力驱动变为突刺,范围约莫蚁丈长两丈宽,众多噬人蚁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突刺刺穿,大片死亡。

      乘着噬人蚁大部分被阻挡限制的间隙,一众人等皆是奋力奔跑,几名全身被噬人蚁毒素腐蚀的伤员反应不及被遗落在原地,很快便被挣脱束缚的噬人蚁锁定,来不及逃跑便被追上,哀嚎之声传遍整个山谷,眨眼间便被啃食一空,只留下具具白骨。

      向度李衷带领着队伍奋力向一线天狭小的出口冲去,一丝光线骤然出现在眼前。

      “快看,出口马上就要到了”李衷兴奋地说到。

      众人见状皆是大喜,俨然看到了摆脱密密麻麻的噬人蚁追杀的困境。只要出了狭窄的一线天,在开阔之地大家便有施展之地,区区鬼级的噬人蚁便不足为据。

      “大家加快速度,冲出一线天。”向度指挥到。

      很快噬人蚁便摆脱了束缚,紧紧追在众人之后,但始终无法追上。最终,队伍抵达了一线天出口。

      向度等人出了一线天,阳光闲的有些刺眼,但无暇顾及便做出了战斗状态。只是遗憾的是,噬人蚁后并没有出一线天,只是在出口处愤怒地咆哮,像是在懊悔自己的食物跑了一般。嘶叫几声后便号令噬人蚁后退,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向城主,这些噬人蚁为何放弃追赶我等??”李衷不解地问。

      “我猜应该是这些噬人蚁常年生活在阴暗潮湿的一线天峡谷中,对阳光分外惧怕,再加上空旷地带噬人蚁失去了地利,哼,那噬人蚁看来也不傻。”

      “李家主,你我分别清点人数,查看伤亡,就在此地休息片刻再出发。”向度安排。

      随即,两家队伍便各自清点修整。在这次战斗中双方共牺牲了五名人员,其中两名为城主府的护卫,三名为李家子弟。对于队员的死,两边队伍都显得极为镇定,不仅没有悲伤,反而庆幸变成白骨的不是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