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app色版

      夏日的清晨总是来的很快,初生的骄阳驱散了清凉的浓雾隆重登场,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此时是卯时六刻,温烛游起床披着毛巾正在院子里,用着猪毛刷子沾着细盐在仔细刷牙!

      “呵,果然还是在封建王朝当官好啊,这百姓都快吃不起粗盐了,我却还能用这细盐来刷牙!哈咕噜咕噜,呸!”

      咚,咚!

      正在一边刷牙一边在心里批判这大乾封建王朝百姓生活艰难的时候,温烛游突然听到有人在敲门的声音,然后头也不抬的问道。

      “哪位?”

      “温校尉您起来了啊?汪大人命小的我把您的官服和官印送来!”

      听到是汪凯申派人送来的官服,温烛游手指一撇就控制一股强风把门栓拉开,顺便还把门给吹的敞开。

      ”进来吧,把东西都放在石桌上!”

      “好嘞,大人!”送东西的是个小衙役,听见温烛游的吩咐马上一路小跑跑到石桌前小把东西放好。

      “还有什么事?”

      瞧见送完东西的衙役还站在那里,温烛游伸手拿起毛巾洗了一把脸然后询问道。

      “校尉大人,县太爷说请你换好衣服去寻他,一起吃个早饭,顺便谈一谈去州府确认校尉考核的问题。”衙役低眉顺眼的说道。

      “考核?”听见考核,温烛游下意识的停住了洗脸的动作。

      “县太爷让我和你说,不用担心考核,就是走个过场!”

      “行,我.....本官知道了,你先回去复命吧,本官随后就到。”说完温烛游就摆了摆手,示意衙役先回去。

      “好勒!”

      待到衙役走后,温烛游随手把毛巾扔到一旁的架子上,不由得眯起眼睛在心里盘算起来。

      “去州府被考核?走个过场?有意思!我这在求神山屠了一堆大妖还顺带个妖王,消息应该传到直隶的那帮官员耳里了啊,我昨日观那李校尉实力不过尔尔,却能当个镇邪校尉,我这去怕是要搅水啊。要是鸿门宴怎么办?万一镇邪司和文官集团认为我威胁太大联手对我绞杀怎么办?”

      想到有这种可能温烛游的脸上瞬间变得狰狞起来。

      “大乾文官集团属于马温,和那镇邪司一脉有着天然的不对付。如今我已修的月炼食气阴神法,就算要围剿我怎么那又如何,要是真出现那种情况我定要让这帮蠢货明白什么是边疆悍卒的怒火。”

      “唉,不过能不打还是不要打,现在大乾的基本社会情况我已经摸的差不多了,但是还没有深入探索,没有详细情报,要是能站在文官集团这边应该能获得更详细的信息吧,要是打起来,我能抗住镇邪司可不一定能抗得住马温呐!”

      站在原地冷静的思考完以后的战略部署,温烛游忍不住眉毛一挑的在心里想到。

      “既然汪凯申想把我绑在他的船上,那正好我也需要他这个踏板,借他登上文官集团这条大船。”

      “风来!”

      一声风来,想的差不多的温烛游穿好衣服不急不缓的使出御风术把自己托起来向着县衙中心那边飞去。

      “阿英,这熊掌怎么还没上来?你速速的催一下后厨,给我告诉他们,要是菜上的慢了惹得温大人不高兴本官就让他们好看。”县衙里,汪凯申看见重要的菜还没上齐连忙催促他那小侍女道。

      “知道了,县太爷,奴婢这就去。”小侍女糯糯声声的小心说道。

      “谁这一早上吃熊掌啊?行了,阿英是吧,莫要让凯申兄破费了,叫后厨给我来碗皮蛋瘦肉粥,没有就来小米粥,熊掌先留着,等下回再吃。”人还没到温烛游的话就从天上传来,吩咐完阿英之后温烛游才慢慢的从天上飘了下来。

      “烛游兄你来了啊,快速速上席,饭菜刚刚好正热乎着呢。”见到温烛游从天上下来,汪凯申满脸笑容的上去迎接。

      “哈哈哈哈哈哈,凯申兄一起一起,请!”

      两人你请我请的一同走到屋里的餐桌上落座。

      “呦,这早饭挺丰富的啊,又是大鱼又是大肉的,凯申兄大可不必如此,早上嘛简单一点就挺好的。”望着桌上的诸多大荤,温烛游笑呵呵的对着一旁的汪凯申说道。

      “哪里,哪里,烛游兄你喜欢好酒好肉,这早饭是一天之始,要是早上吃的不舒服,那人呐一整天都不会很高兴的。”

      听见身旁的人这般详论,温烛游瞬突然眯起眼来仔细的看了一眼汪凯申想到。

      “啧,还记得我当初说的大鱼大肉的那番话呢?这汪凯申是铁了心要把我哄好,拉我上船啊!”

      “哈哈哈哈,凯申兄不必如此,大鱼大肉我就是随口一说,哪能天天这样吃呢,那样吃腻了以后怎办呢?难道吃大妖吗?偶尔吃一吃就行了,人总归要留点念想,有点盼头,来来来,凯申兄一起吃啊!”温烛游此时的话里有话的别有一番意思,说完就向着汪凯申招呼道。

      “一起,一起,烛游兄,这咸肉是我这瘦马县一绝,你快来尝尝。”

      “嗯,不错,不错,肥而不腻,咸而不齁,确实当的起一绝的称号。”听见汪凯申的招呼,温烛游夹起一块大咸肉尝了一口。

      在餐桌上一边吃着温烛游嘴上话语也没停下:“凯申兄,这何时要去那州府考核啊?”

      “烛游兄放心,一切都打点好了,走个过场而已,那三尾奶奶的狐尸我今早已让人快马加鞭送去府尊那了,凭着大妖三尾的狐尸,你这个七品镇邪校尉可算是稳稳妥妥的,咱们等那狐尸先到一步,明日我们就一起去州府述职。”

      “不是说还要五军都督府一起考核吗?”温烛游喝了一口嘴边皮蛋瘦肉粥又发出询问。

      “这个更不必担心,既然地方上放开了镇邪校尉的口子,没道理五军都督府不放开,一直以来都是镇邪司在大军里主管杀妖一事,朝廷诸多大将早就不满了,现如今有了借口能把镇邪司挤出去自己招募培养镇邪校尉,五军都督府那是最开心不过了,哪里会管我们的事,也是走个过场。”说道这里吃饱的汪凯申放下筷子背靠椅子舒缓道。

      “这样子啊,那说明这镇邪校尉就是我们自己的事咯?”

      “当然!”

      “凯申兄,我这还有个疑问,为何朝廷突然想把镇邪司从文官和大军里挤出去?”吃的差不多的温烛游放下筷子扭头盯着汪凯申询问道。

      听到温烛游问道核心问题,汪凯申连忙警惕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人后才小声的低头讲解

      “这个烛游兄你就不知了,其中隐情甚大,说起来还要追溯到太祖打天下以前,当初太祖出身草莽起义,后来越打越大有了一定的基本盘这才有人族意志加身,才有镇邪司这帮人妖的追随。”

      “也就是说太祖还没有基本盘时他就是个普通人?随便来个小妖就能让他夭折?”

      “那可不吗,所以说这人七分天注定,三分靠运气。”说道这里汪凯申忍不住唏嘘道,或许他想起了那张让他成功做官的人皮纸。

      “要是大顺皇帝当时派出他那灭魔宫去诛杀北方的匈奴,再诛杀各路诸侯岂不是就天下太平了?”

      “行不通啊,烛游兄你可知道这帮镇邪司人妖为何要依附人族皇权?”

      “哦?还有什么讲究?快速速说来!”听到又有隐情,温烛游连忙催促道。

      “都知道这人妖,妖人都需要渡劫,可要是能成为人族官员就能得到皇帝的庇护,这灾劫就能有不同程度的削弱,那可是削弱灾劫啊,哪个人妖不想这种好事?”

      “成为人族的官员能削弱灾劫?还有这种事?那岂不是朝中遍地都是人妖当官?”听到削弱灾劫,温烛游有点不可置信道。

      “哎,烛游兄你想的太简单了,哪有这种好事,自始皇帝一统天下时设立观星台后,这人妖妖人做官那职位是有限的,不管他大唐的擒妖军还是那大顺的灭魔宫,还是我大乾的镇邪司都只是换个称呼而已,来来回回的人数就那么多。”

      “就像被始皇帝定下打不破的规律一样,超编了也没用,超编的官员即使得到皇帝的认可灾劫也不会削弱,以前是有王朝试过的,后来超编的人妖官员在灾劫来的时候没有削弱,这才发现的这个问题。”

      “既然镇邪司职位对于这帮人妖如此重要,咱们这万岁爷入今在挖他们的根他们还能这么老实?”听到这里,温烛游明白了要害所在瞬间眯起眼睛。

      “呵,不老实?不老实也行啊,不老实就去做野人妖嘛,敢反抗的就都得死,再说了,这帮人妖也不是铁板一块!”汪凯申说道这里言语之间有点看不起镇邪司的这帮人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