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视频直播app直播app下载

      “咕”

      自古以来,天空从未被人类征服,你永远能够看到它,知道它的存在,却永远无法触及。

      它从未属于任何人,它属于每一个自由的生命。

      此刻的天空,属于那只纵横雪域的巨鹰,属于没心没肺的海格,属于无忧无虑的小九,也属于萧南。

      “或许,这个世界也有人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飞行吧。”已经能够逐渐投入享受飞行乐趣的萧南这么憧憬着。

      对于小十来说,无论多遥远的距离,目之所及,直线可达,转瞬及至。

      即使从雪域的另一端横穿而过,也不过是煮碗泡面的功夫。

      唔,泡面,“咕噜噜”。

      “噢,南哥你很饿了对吧,哈哈哈,那么接下来这段路就由我来带你过去吧,小十不敢靠近寨子。”

      终于想起来了啊……我饿的连羽毛都快抓不住了……

      “好的,那让小十先落……”

      不等萧南说完,小九忽然一手一个抓起了萧南和海格,从鹰背上方高高跃起。

      “芜湖,小九从天而降!星河坠落!”

      ━Σ(?Д?|||)━

      !!!???

      “不是吧,又来?”

      “喵!!!”

      一天之内两次高空蹦极,见鬼了这难道是在拍兄弟会吗?

      “砰”,又落地了。

      “南哥,我们到啦,嘻嘻,香格里拉,欢迎你!”小九一手摸着头,一手做着邀请的姿势,满脸带着灿烂的笑容。

      像一个正在邀请好朋友来家里做客的孩子。

      “啊啊啊,走走走,你刚刚说那个格桑的家里有什么好吃的来着?”

      “对了这个地方有鱼没有,海格最喜欢吃这个。”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海格似乎和小九变得亲近了起来,这会这只胖家伙正趴在小九怀里喵喵喵的,一边卖萌,一边催个不停。

      这个懒猪果然是连半步也不愿意自己走啊。

      就这样,萧南和海格饥肠辘辘地走进了香格里拉,哦不,只有萧南走进去了,海格纯属躺赢。

      香格里拉,大概是有点穷的,至少在萧南看来是这样的。

      时间已经到了黄昏,家家户户的上方都飘着些炊烟,整个寨子里都看不到一点现代化的元素,房屋建筑也都是低矮的木质结构,人们的衣服材质也都是用一种纤维质很粗糙的布料制成,有些样式上倒是和古代的汉服相似,有些却像是未经剪裁的布料直接披上去的一样,有些人还以野兽的皮毛作为点缀,但也只是点缀而已,这里的人们普遍都穿的不厚,这点其实在萧南看到小九的时候其实就有点奇怪了,只不过就当时的情况来说,这一点实在有些不值一提,而且小九显然也不是普通人吧。

      以香格里拉的海拔和气温来说,这样的衣物显然是不足以御寒的,与其说是保暖,倒不如说更像是作为维持人类的体面而存在的标志罢了。

      难道,他们都是像小九一样的人吗?

      不过,确实都很热情就是了。

      是的吧?

      “小九回来了啊,今天有没有玩的开心啊?”

      “今天认识了南哥和海格,超开心的!”

      “那只鸟已经长的很肥了,下次带回来脱毛吧。”

      “谭爷爷,小十最怕你,你别开玩笑了。”

      “小九,姐姐家今天做了酥酪糕,记得要来吃哦,还有好喝的酥油茶呢。”

      “哇,谢谢阿芙罗娜姐姐,晚上我带南哥一起来吃点心!”

      “明天早上也还是有新鲜的奶渣包子哦,想吃的话要早点来拿。”

      “嗯嗯,我明天早上一定来!”

      “看吧,我就说他们都很好的!”小九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似乎是证明了自己没有说谎,也好像证明了自己的家人们真的很好。

      这种笑起来眼睛都看不见的样子,可能会是妈妈喜欢的孩子。

      每一个看到小九的人都热情地打着招呼,这样的情景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大家热情地招呼他吃他喜欢的食物,他也开开的一一回应,这样的感觉几乎已经淡忘了,似乎是很小的时候住在胡同里才有的回忆,那时他每次去帮妈妈买油盐和早点的时候也总是会有这样的景象,后来电梯房住久了这样的情景也就再没出现过。

      只不过打招呼的好像都是叔叔阿姨和大爷大妈,似乎没见到几个孩子。

      “而且,我真的这么没有存在感吗,这么大一个陌生人竟然没有一个好奇,连眼神也不多给一个,不是说好了很久外人来这里了吗?”

      算了,懒的想了,还是吃饭要紧。

      对比起可能不大结实的木房子,香格里拉的路都是由一些青黑色的石板铺成,表面被岁月打磨得平整光滑,颇有些历史的气息,进寨后走走停停,绕过几条小巷,走过一道木桥,虽然桥下并没有河就是了,终于停在了寨子角落一座稍高一些的木屋前。

      木篱笆在屋前围出一小片院子,左边稀稀拉拉种了些不知道是花还是菜的植物,另一侧的树下放着套石质的桌椅。

      夏天的时候应该很适合在这里乘凉吃西瓜。

      折腾了一整天,傍晚的阳光为远处的雪山染上了金色的光辉,在此刻显出几分神圣的光辉,木屋打开的一扇窗子里挂了几条烟熏的腊肉,木屋上方一缕炊烟,袅袅升腾。

      天黑了要回家,饿了就要吃饭,人类所有的安全感都来自于此。

      眼前的景象让人不自觉就会放下心,就连疲惫都消减了不少。

      “格桑大叔,我来蹭饭了哦!晚饭做好了吗,我今天认识了新朋友哦,是真正的朋友!”

      “哈哈哈我们的小九第一次带朋友来蹭饭,当然要准备好吃的招待啦。”屋内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似乎显得颇为开心。

      “南哥快来,格桑大树做的菜可好吃,但是要快点,他饭量大,来晚了就没了,他老是喜欢抢我碗里的菜吃!”

      小九急急忙忙推开门进去,海格随后跟上,然后是萧南,进门左拐就是餐厅,此刻的餐桌上坐着一个满脸笑容健硕巨汉,和小九一样也是一个笑起来看不见眼睛的家伙,不过全身都是肌肉异常魁梧,面色黑里透红。

      这样的人得亏是个厨子,不然肯定是个狠人。

      名叫格桑的大汉一边笑一边招呼着两人入座,几乎看不到眼睛的目光从萧南的身上掠过,在海格的身上停留片刻,让这小家伙的心脏都不由得一颤,最终落在小九的身上。

      “小九来的正好,今天做了你最喜欢的腊肉,你要是不来我还想去庙里找你呢。”

      “哇,南哥快来吃,格桑大叔的腊肉是寨子里最好吃的菜,其他人家里都吃不到呢!”尽管眼前放着自己最喜欢的菜,但小九还是把第一筷的机会给了萧南,一脸期待的表情,不争气的眼泪都要从嘴巴里流出来了,眼看着萧南吃下还给海格夹了一块,才想起来要给格桑介绍自己的朋友,“对了格桑叔,这是南哥,这是海格,是我今天刚认识的好朋友,对了他们是从外面来的!”

      “知道啦知道啦,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小心被噎到。”大汉笑着应和着,“你们好啊,我是格桑,倒是很久没有外人来了,香格里拉别的不多,就是肉多,两位小朋友也要多吃点,小九吃完饭记得带他们去拜访一下活佛大人。”

      “嗯嗯!”

      这之后三人再没有说话,但萧南却吃得格外的香,从晚霞满天吃到烛火通明,直到三人一猫都吃不下了,摸着肚子瘫在椅子上打着嗝,一脸惬意。

      “你们两个小子不错,饭量大,以后肯定能长得跟我一样壮哈哈哈哈。”

      “是格桑大叔您做的饭真的很好吃啊,肉汁拌饭也太香了!”

      喵!

      “趁着还不算太晚,小九你尽快带着萧南去见活佛大人吧,你今天没做晚课,大人估计又要敲打你了。萧南小子见完大人,晚上可以回来这里,里面那个房间借你休息。快去吧,记得要回来。”

      “噢,对!谢谢格桑叔,今天的肉还是跟以前一样好吃,那我带南哥先走了。”仿佛想起了什么,小九一拍脑袋,急急忙忙拉着萧南除了门。

      “喂,我刚吃完啊,慢点慢点!”

      此刻的天空尚未全黑,天空是一种纯净的蓝色,三三两两点缀着些明灭可见的星星,连空气都透着一股干净清爽的味道。家家户户都亮着灯,路上已经少有人走动了,只在某些屋子的外面能见到些饭后聚在一起消食的人。

      从格桑的小屋侧面到中心神庙的路线几乎就是一条直线,小九拉着萧南延着小路一路狂奔,路的尽头是一座奇怪的建筑,白色的墙体上方是一层叠一层的锥形建筑,像是多年前世博会华国馆的倒置,可能是点了蜡烛的缘故,在四周洒下一圈金色的光晕,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特殊意味。

      从黑暗中向着那片金光不断靠近,身体被金光逐渐包围的过程,似乎和沐浴在小九的那种金色力量有些相似之处,但萧南隐约觉得用沐浴可能不太对,反倒像是被吞噬。

      靠近神庙后才发现那金色的顶上每一层都是由许多个姿势各不相同的金色佛像组成,似乎真的是一个虔诚信仰佛祖的所在,而此时神庙前已经有几个人在等待了。

      这些人的衣服都由金红两色组成,居中的老者身上金色占绝大部份,以红色点缀,形式上更接近汉服,其余人则以红色为底,点缀着些金色,形式上更接近喇嘛服。一身黄色僧袍的小九走上前双手合十行了个礼,和居中的老者轻声说了几句后便乖巧地站到一边,众人面向萧南,也是直到此时,萧南才发现小九的怀里没有抱着海格,那个小东西似乎并没有跟来。

      萧南的心里忽然开始有些不安的预感。

      老者带着慈祥的笑容看向萧南,脸上沟壑纵横,却又仿佛荣光满面,叫人看不出来年纪,咋一看似乎七八十岁,但又仿佛四五十,透着股神秘,终于他开口了,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你好,萧南先生。”

      “您好。”萧南回答到,有一种不言自明的感觉让萧南知道,眼前的这位老者就是活佛,于是不由自主便恭敬了起来。

      “见到你很高兴,欢迎来到香格里拉,小九说他很喜欢你,感谢你陪伴他度过这愉快的一天。”

      “小九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认识他我也很开心。”一旁的小光头看着萧南,轻轻眨了眨眼镜,有些开心。

      “的确,今天是一个开心的日子,对于你和小九,对于我,对于香格里拉,都是一样的开心。已经很久没有人造访过香格里拉了,就让我这个老人代表香格里拉对你表达一下欢迎如何,请随我来。”

      老者转身走进神庙,或许应该叫喇嘛寺更为合适,而后是小九和萧南,众人随后跟上,在一处岔路前,小九扯了扯萧南的衣角,似乎有些不舍,但没有说话,而后去往另一个方向。

      最后这条路上便只有活佛,萧南,和一位年轻的喇嘛。

      尽管喇嘛寺里隔几米便有一处烛火照明,但依旧显得昏暗无比,寺内的道路更是曲曲折折,分不清方向,不过总体似乎是向上走,好在四周都萦绕着一些香火气息,像是小时候在奶奶家的佛堂闻到的那样,这让萧南不至于太害怕。

      终于三人来到一扇雕刻有繁复花纹的门前,活佛推开门邀请萧南进入,随后入座。

      萧南听到身后的门被关上,但敬畏之心让他拘束不敢回头。

      前方椅子上的老人就这样带着慈祥的笑容看着萧南。

      在这间装饰精美檀香氤氲的房间里,似乎让人一下子便安下心来。

      不由自主便生出了几分虔诚。

      而在萧南前往喇嘛的时候,香格里拉的寨子外也终于迎来了她的第三位造访者,一个狼狈的少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