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濡恋频道~因为喜欢你~所以才结婚接档

      也不管焦大和他有代沟,懂不懂这意思。

      焦大不为所动,手里还没有放下的拂尘一甩,不知道从哪里就飞出一张白纸。

      轻飘飘的飞到贾玺面前。

      缓缓落下,精确停在贾玺蒲团前。

      贾玺见状又惊讶了一下,然后是不解。

      给他纸张的意思是要写欠条,他明白。

      这个老不要脸真好意思收他欠条。

      收也就算了,不给笔,他怎么写欠条?

      焦大总不能以为他自己功力深厚装了一手好笔,贾玺就能够从借这一手好笔写字吧?

      要是那样,贾玺只能大呼一声:

      成妾做不到啊!

      抬头看向焦大只说了一个字:“笔!”

      要不是有求于人,要不是能打过于人。

      贾玺真想把包公的狗头铡借过来用下,把焦大和马道姑前后按到铡刀里,铡掉他们的狗头,让他们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爸爸。

      知道什么叫有主角光环的,不可辱。

      可形势比人强,没什么办法报复。

      现在最多只能在心里抱怨几句,再以来日方长的借口,安慰那被师徒伤害的心。

      “笔什么笔?

      你看我这茅草屋像有笔的样子吗?

      你的食指不是正好?”

      贾玺暗道一句“欺人太甚……”可他又无法拒绝提议,忍住自己再次起来的小脾气。

      他还就不信了,上辈子在天朝生活过见多识广的靓仔,以后整不了个糟老头子?

      有机会,给焦大打晕整个杀马特发型,再穿一条洛丽塔裙子,高跟鞋,画艺姬大白脸。

      马道姑这个尼姑让她成为比基-尼。

      想到这里的贾玺心情莫名好了很多。

      可惜这么好的计划,因为实力不允许只能藏在心底,还要害怕时间太久忘在哪个角落。

      脑子是个好东西,金手指也是……但是一个人天生具有改变不了的被动遗忘功能。

      所以才有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的说法。

      贾玺只能低头写欠条,还是比较低级的那种欠条,对于焦大,欠条只是个借口而已。

      “某年,某日,某月。

      (此处空着,让焦大自己填空。)

      贾玺求医于宁国府焦大,因病情严重需要症金黄金千两,无力拿出,特留此借条。凭此借条,焦大可向贾玺要症金:黄金千两。

      立据人:贾玺。”

      写完之后,贾玺把血涂在大拇指上,在欠条上画了押,算是完美把欠条写完。

      说起来也是奇怪,写这么多字,除开脑壳有点晕,人有点飘外,倒是一点都不疼。

      贾玺拿起欠条递给焦大,被焦大接过放在一边,然后用拂尘压住欠条空白的地方。

      看样子是怕被风吹走……

      也不知道他那拂尘用什么材料做的,竟然能够在人不知不觉中接近,还留下伤害。

      心有好奇,贾玺却没有问。

      当务之急还是解决身体健康问题,这个意志要坚定,多少年都不能动摇。

      既然完成条件,焦大不主动提及,他贾玺只能做个好人,主动开口问:

      “焦老神仙要求我都完成了,您看,我那因为大病一场,留下影响寿命的后遗症。

      您看……”

      话没有说完,意思却表达完了,人老成精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听了这话的焦大哪里不明白贾玺的意思,闻言冷冷的瞥了眼贾玺一眼,然后淡淡然的说道:

      “你认为老道会失信于人?

      你一样的身子骨弱了点,因毒而损伤太严重,确是不好处理,一不小心,病倒昏迷不醒就不醒了,如果不信可以拿你小命试试。

      现在你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了,能解决。

      你先回去,我需要一段时间找找方子,才能对症下药治疗好的你亏空,到时候再差人去请你。”焦大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

      “小狐狸,和我斗你还太嫩了点。

      我先凉着你一段时间,让你不尊老。

      有求于人就老神仙,您您您的叫着。

      没用过尊称是啥,直称你你你了。

      没事也给你吓出点毛病来才好。”

      对于焦大这不面子的行为,贾玺没有办法冷漠对待,只能趁热打铁多试探一下。

      什么打蛇随棍上?

      没蛇没棍,贾玺也要硬着头皮上。

      “我自打醒来后,除了我娘和小桃红外,都不认得府里其他人长的什么样子,像您和马道姑这样见过一次两次的我都能记得住。

      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就怕遇见府里的人,叫不出名来徒惹笑话。焦老神仙,您老见多识广且武艺超群,医术传人马道姑都有医道圣手的美喻,可有什么办法解决这回事?

      这您可别拒绝,不然别人都知道我贾玺到您这里看病,出去却什么都没改变,那……

      丢的可不是我一个人的脸。

      我倒是无所谓,病人可以理解!

      倒是您和您爱徒马道姑就不好说了。”

      焦大这才联想起贾玺欠条里病啊,症金医药费,合着在就是这里等着刁难他呢?

      面子?名声?那是什么东西?

      他焦大不在乎!这几十年,京城谁不知道宁国府有个不变补丁道士叫焦大?

      所以对于自己,他早就什么都不乎了。

      倒是马道姑的名声不能不在乎,人在世上生活还是要过的,为人生活也只能妥协。

      再说,解决这个事情也不难。

      “通过画像重新认识。

      或者到哪都带个知道的提醒你一下!

      亦或者,直接说病后忘了重新认识。

      给你,处理方法了,你可以走了……”

      焦大相信这样足够打发贾玺了,可惜他想错了,因为贾玺还没得到算命的结果呢!

      焦大显然不想说。

      贾玺想知道,不然不会走的。

      陷入僵持中。

      一老狐狸想隐瞒什么,打岔不想说。

      一小狐狸想知道被隐瞒啥,打岔没用。

      眼神争锋相对……

      最后还是贾玺棋输一招,吃了年轻的亏比不过焦大不要脸,开口问道:

      “我看的出你有什么话不想说。

      这个我就不问了。

      因为我知道问了,你也不会说。

      这签字画押按手印,欠条也写完。

      老神仙,你之前说的活不久是多久?”

      “这个啊,都过去了……

      你不说我都忘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别打岔,说出答案。”

      “这个啊,不足百年。”

      “王八蛋,你坑我钱,退钱。”

      “我没有,童叟无欺,不退。

      要钱没有,要命也没有。

      我不信,你试试看。”

      (某小鸡仔被某老头单手揪了起来。

      任他如何挣扎都挣扎不开……

      甚至另一手还有空向天弹出什么东西。

      嘭的一声响,入地三分烟尘起。)

      借条在,签字画押手印为证,赖不了账。

      老不休,你王八蛋,惹不起躲得起,再见。

      小王八羔子,再见,欢迎下次~光临。

      呸,再也不见。

      呸,不给自取。

      呸,你不要脸。

      呸,半斤八两。

      呸。

      呸!”

      两人互看不顺眼,不欢而散。

      本该就这样结束今天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