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rde

      第二天一大早,陈俊精神抖擞去上班。经过一晚上的消化,他终于确认了,自己并无出现幻觉,或者精神分裂,自己的脑海中,真的有一个所谓的天选医神系统。

      它来自高等位面,一个医学与人工智能相当发达的星球,只是,其来到银河系的目的,居然暂时对自己保密,说是自己医术太差,还不够资格知道。

      它比许多科幻片里的智能机器人还要聪明,而且,这破系统有时候会不正经,估计是在融合地球文明的时候,扫描到了太多不健康的文化,以致于被带坏了。

      这系统也挺有意思的,将地球上的医生划分为了十星等级:星级为0,则是实习医;1星-2星,为住院医;3星-5星是主治医;6星-8星副主任医;9星-10星为主任医。

      此10星为地球医,也称凡俗医。

      这里的十星等阶是系统融合了地球医学文明后,自行划分,方便地球宿主理解,与医院里的职称体系其实没有太大关系。有些可能会有出入。比如有的住院医生,实力已经达到了主治医生的水准,但是因为某种原因,职称一直没评上,那系统还是会根据其真实实力,将其归于3星-5星的境界。

      有的主治医师,靠关系捞来的,系统还是会归于2星及以下。

      有的院士级别的,非常厉害的名医,归于10星或10星巅峰。大部分主任医师仅为9星初阶-巅峰。

      10星以上则是超凡医。

      陈俊问他,超凡医又分哪些等级,超凡医上还有更厉害的境界么?破系统又保密,说宿主等阶太低,仅为1星级住院医,无权获取更多信息。

      陈俊又问,什么等阶才有权限?

      破系统:至少要9星级。

      陈俊气得差点从床上跳起来,特么的,等我到9星,那得猴年马月了?想抽它,可惜抽不到。

      陈俊只好安慰自己,不跟一个破程序较劲。

      系统机械的声音:天选医神系统是最高等的智灵,不是破程序。

      陈俊:男声太难听了,能换一个美女的声音么?

      系统:可根据宿主的喜好进行调节。

      陈俊:“……”自然毫不犹豫切换了一个美女声音,而且,在他的要求下,调整为与某一线流量女星的声音很像,甜甜的,酥酥的,总算养耳了一些。

      ……

      陈俊来到医院,换好白大褂,挂上听诊器,就去干活了。

      他在急诊科是科聘医生,也就是俗称的临时工,干的都是最脏最累的活,也没有固定的诊室,反正,就是哪里需要哪里跑,谁都能使唤他一下。不过,这也挺锻炼人的,他进医院快两年,自我感觉医术还是进步挺大的。

      按照上周主任的安排,他这一周都将在急诊内科诊室坐诊,不像其他医生还分一三五、二四六的。

      省一医急诊科也算是一个比较大型的科室,足足有29名医师,其中主任医师1名,副主任医师3名,主治医师10名,住院医师15名,护士67名。设有抢救室、重症监护室、急诊病房、缝合室、留观室以及各科诊室,在心肺脑复苏、失血性休克、创伤、急性中毒、脓毒症和多器官功能障碍等领域的救治水平省内领先。

      技术方面,除了常规的脏器功能监测技术和支持措施外,还有多种新技术,如ECMO技术(体外膜肺氧合)、各类血液净化技术、PiCCO监测、床旁纤支镜、亚低温技术、床旁B超检查、机械通气技术等。

      “王医生好!”陈俊和同诊室的王知坚打招呼。不过,王知坚只是手捧着茶,刷着手机,根本没理他。

      王知坚三十三岁,名牌大学硕士,晋升主治医已四年,挺傲,向来眼高于顶,似陈俊这样的临时工,他自然是瞧不上的。

      陈俊也不以为意,他方才只是礼貌性地打个招呼而已。开了电脑,收拾了一下桌面,很快就来病人了。

      两个病人一前一后进来,前面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一进来,见到王知坚年纪略大,看起来似乎经验更丰富,就立刻跑到了王知坚那边,将挂号单、病历本和医保卡一扔,就哭天抢地锤着桌子叫头痛、脸上痛,说是痛不欲生,简直要死掉的感觉,让医生赶紧给他开点止痛药,先止止痛再说。

      王知坚自然是要先检查了才好开药的,因此,就让他坐下,给他进行触诊。

      后面那个病人却是一个捂着肚子的老人,见到王知坚那边有人了,便只好来到陈俊面前。

      陈俊立刻热情招呼:“老人家你哪里不舒服?怎么没有家人陪着来啊?”

      老人顿时皱着眉头道:“孤寡老人一个,哪里有人陪啊,死了都没人知道。小医生,我肚子疼了半夜了,连拉了五六次,你赶紧给我看看吧!”

      陈俊一边询问具体的情形,比如有没有吃过生冷的食物,有无恶心,发热,大便的形态之类,一边在病历本上写着,只是,王知坚那个病人大叫大嚷说痛死,让陈俊这边听不大清楚老人的话,于是,陈俊只好冲那病人说道:“帅哥,能不能小点声,我这边听不清大爷的话呢。”

      老大爷本身就痛,被吵得眉头更加紧皱。

      陈俊说完,老大爷似乎舒畅多了,就冲陈俊竖了下大拇指。

      那年轻人却眉头一挑,大叫道:“老子都疼成这样,还不让我喊喊啊?”

      王知坚也不高兴地回头斜睨了陈俊一眼,真是管的宽!

      好不容易给大爷看完了,并在电脑上开了两个单子,陈俊就冲大爷道:“您多半是急性肠胃炎,但要先做检查确诊,一是大便常规,一是血常规!病历本先留我这儿,您拿着卡去就行。”

      大爷便拿着医保卡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陈俊叫号下一个病人,是一个手指被割了一道小口子的女孩,进来的时候也是被那个大吼大叫的年轻小伙子吓了一大跳。

      陈俊看到对方的伤势,不由好奇问道:“你这是被什么割伤的啊?”看着也不像刀伤。

      女孩柔弱地道:“A4纸。”

      陈俊:“幸亏你来得早,要不然……”

      女孩顿时紧张了:“要不然怎么样……很严重吗?要打破伤风针吗?”

      陈俊无语道:“要不然它就自己愈合了!”

      “切~”女孩翻了个白眼,强烈要求医生帮她包扎处理。陈俊只好给她用碘伏消了消毒,简单包扎了一下。不过,这女孩皮肤挺嫩的,要不然也不会被A4纸割伤。

      陈俊真想跟她说一下,下次碰到这种事,直接买个创可贴贴贴就好了,或者不贴也行,别来挂急诊,浪费医疗资源啊。

      正当他要叫号下一个的时候,沉寂许久的系统突然发声了:“检测到主治医生王知坚误诊颅内出血为三叉神经痛,请宿主上前建言!拒绝该任务扣除人民币300元!”

      “我去!还有扣钱一说?300块啊,相当于我十分之一的工资了,伤不起!”陈俊吐槽。同时又有些犯难,这王知坚可是名牌大学硕士,资深的主治医师,平时脾气又臭,自己这……这不好说啊,不是难为自己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