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透天天通天天噪

      对于晏乾来说,没什么比自己不知道最新消息更悲惨的事情了。

      实话说,他一开始领下宗门任务,仅仅是缘于冲动,还有能和心上人共处的种种利处。

      自己去邕州,和殷琳一同戍守,可不是大大受利了?

      就这样想着就接下了任务,竟忽视了其中隐秘。

      而身为堂主的徒弟,他自己是不屑于向自己的师弟们请教的——这样,不是在丢人现眼吗?

      只能找各种办法,旁敲侧击把消息弄到!

      ……

      灵舟飞快,转眼已经回到邕州城。

      邕州城四处春花盛,灵舟落下到霞光楼前。被掌管此处的外务堂长老收回手中。

      那上千石的货物,则是被押运到霞光楼地下室的仓库中,堆放好等待人来收验。

      “你们可以干自己的了!”

      看了聚集在眼前的这些弟子,外务堂的长老一招手让他们回去。

      晏乾却迟迟不离,惹来他的注意。

      “你这是?”长老问。

      “弟子斗胆,刚刚在灵舟上听说邕州有秘境开放的传闻,不知道是真是假?”

      他看向长老,想要属于他的答案。

      “是真的,刘家的秘境。”

      这长老叹口气,还是说了出去。

      ……

      此时,刘家祖堂。

      刘云开扶额,看着桌上那份措辞严厉的书信。

      这份书信是不久前任家送来的,上面写的端的严厉——里面说起,自己这一次,绝不会像以往那样获得便宜!

      “这事,你们怎么看?”

      作为家主不代表可以独断专行,刘家也是个不小的修真家族,全家上下有四百多号修士。自己虽说已经是金丹圆满,可上头还有两个元婴期的太上长老。

      “任家欺人太甚!”

      刘家大长老刘海鸣很生气,怒色弥漫在整个厅堂中。

      “任家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连个元婴期修士都没有,又只有百年底蕴,怎能跟我们刘家比!”

      二长老刘海怒一样不高兴。

      “任家背后有昊天宗。”

      刘云开扶额,自己叫这两个太上长老出来议事绝对是个错误!

      只好提个醒,没想到自己反倒成了被怒斥的那一位。

      ……

      “我刘家的家主,就是你这样软骨头的?”

      二长老不愧对名字里那一个“怒”字,气愤十足。

      “要说那秘境所在的山谷,也是我刘家的先祖,在七百年前偶然发现的。任家是什么东西,那时可曾有一份功劳?”

      他的愤慨在另一位长老那里赢得了共鸣,大长老也是不高兴。

      “一个甲子,单单这一个月迷雾消散——他任家经历过几次迷雾消散?这时候竟然跟我们抢地方了!”

      这“海鸣”声音愈发大了,起身就要向任家讨个说法去——眼看着就要驾云而起,却被人拦在座位上不能去。

      “爷爷,三思!”

      说话的是海明最小的孙女,至今才三十来岁的刘风絮。

      刘海鸣果然不再有动静。

      ……

      “爷爷,现在昊天宗势力正盛。我刘家能打得过任家,但昊天宗的人,可不是我们能招惹的。”

      向身为家主的大伯使个眼色,刘风絮双手比划开来。

      “现在我们退一步,到时我们占回来,不就平等了?”

      “爷爷大可以让任家给我们些利益,换进入秘境的名额!”

      这一下,刘海鸣明白了。

      利益交换吗?看起来不错。

      看一眼坐在家主位置上的大儿子,他怎么不知道刚才这事是他指使——但看在孙女的份上,他还是勉为其难接受了这个方案。

      “你说,交换什么利益?”

      他问下来,又是刘风絮回答的。

      “我家大可以提出,分他们昊天阁部分收益!”

      ……

      和刘家在霞光楼有股份一样,任家在邕州的昊天阁里,也有部分占股。

      这样,邕州的这些家族就和他们背后的宗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绑在一块的人,才好操作下去。

      “这也是一个办法。”

      刘海鸣笑道,又招手唤刘风絮上前来。

      “我有十五年没见你了吧?”

      刘风絮点头,自己这爷爷一闭关就许多年,可不是十几年没见?

      刘海鸣握住她的手,突然的动作让她没反应过来。等“爷爷”收回手,她还愣在那里。

      “练气期圆满,还是差了点。”

      两个太上长老交换了目光。

      “风絮也可以去秘境看一看,云开,你保护好她!”

      这是他们的决定。

      ……

      一刻钟后,一间偏殿。

      离开了气氛压抑的殿阁,刘风絮变了样子。

      “大伯,我刚刚没犯什么错吧。”

      家主点头,自己这小侄女真帮了自己大忙。

      “刚刚那‘爷爷’,你叫的真不错。”

      是真的好听,连自己都差点以为,自己这侄女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少女。

      “得了,那也是迫不得已!”

      刘风絮扭头,全然没有刚刚那份天真——“大伯,我像离开刘家。”

      离开?

      “在刘家,我已经修行了二十年,才达到练气期圆满的境界——照这个速度下去,我百岁之前都不一定能结丹,三百岁前碎丹结婴都是万幸。”

      她神色冷淡下来,提出自己的条件。

      “我帮了你这样大忙,总能占一个去栖霞宗的名额?”

      从她的眼底看得到淡淡势利,刘云开还是点了头。

      没办法啊!

      ……

      一个时辰后,商讨好的要求被带到任家驻地。

      又过了一个时辰,任家的回信到了刘家这里。

      任家答应了刘家的请求,但关于“用于交换的名额和收入”的问题,还需要“两家在基于平等互惠的原则上”进行“广泛而深入的讨论”,最终达成“友好而具有可实施性”的合作。

      “算是成功了。”

      刘云开送了一口气。

      他看了眼身前那百来份玉符,这是用于通过秘境入口阵法的符篆。

      “孙儿必定不会将祖先基业送人!”

      他发誓,却又长叹息。

      这事,真的是自己可以决定的吗?

      他心中没有底。

      ……

      可比他更没有底的人,还有许多。

      霞光楼上,第一次弄清楚邕州这“秘境”是什么玩意的晏乾不禁叹气。

      自己终究是太着急了,不是吗?

      殷琳要是知道了这消息,不知会怎么责备自己。

      别人进秘境,自己在门口维持秩序?

      向来就头疼。

      只希望,她不会那么介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