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乳高Hnp辱玩

      有的武技有序言,记载着创造此武技的人一些心得,比如在什么情况下创造的武技。

      观物,观天,观山,观海等等……

      希望就是有天纵奇才的后辈,能够不断完善,开创出武技的后续道路。

      只是这种机遇可遇不可求。

      从哪弄那么多绝世奇才,况且绝世奇才也不会修炼这种武技,不是人家不能修炼,而是看不上。

      林凡不是那种绝世奇才,他是靠自己的辛勤努力修炼换来的强大。

      “观四方,宛如风,密集不透风,掌影锁住对方所有对路,嗯,想法很好,但……”

      没有多说,都是一些美好的想法而已。

      对他而言,不算重要,只要有武技修炼就好。

      仔细翻阅着武技,看的很入神,时间匆匆过去,抬头时,已经到了晚上。

      感叹时间过的好快,没感觉过去太久,却已经天黑,从这里更是给林凡一种珍惜时间的感觉。

      咚咚!

      “林兄,我能进来吗?”门外传来吴俊的声音。

      “进来。”

      林凡收好武技,准备晚上回去继续修炼,想要获得熟练度,就必须将四合掌所有套路熟练于心,稍有动作不到位的地方,就会失败。

      严格的很。

      “有事?”林凡问道。

      “王明他媳妇给他生了个儿子,晚上请大伙去喝花酒,托我来问问你。”吴俊问道。

      林凡想着王明是谁,随后想起来了,就是瘦瘦弱弱的那位,体型不壮,也不高,很普通平凡,扔在人群里都毫不起眼的那种。

      “他家境如何?”

      吴俊道:“不算很好,需要赡养的人有点多,他是家里长兄,需要赡养父母,还有几个弟弟妹妹。”

      “花酒就免了,刚出生的孩子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就到普通酒馆喝点就好。”

      “你去告诉他们,我随一两,你们随便给,五钱,三钱都行。”林凡想将银两给吴俊,让他代劳,而他则是回去修炼,但想想还是去比较好,毕竟王明托吴俊来询问,也算是一种期待。

      “好的。”

      酒馆。

      王明心情喜悦的很,同时也很感动,吴俊告诉他,林精英很关心你的情况,刚有了孩子就不要大手大脚的花钱,随便酒馆就行,同时还给你随了礼,要收着,给孩子买东西。

      这让他有种味道,就是传说中的人情味。

      随着众人放开喝,酒劲上头,也都热闹起来,林凡靠在阁楼栏杆处,看着远方的夜景,天九城不像前世现代化都市,没有那么多的高楼,也没有那么多的夜生活,在这时间段,平民百姓们都已经入睡,街道也就显的很冷清。

      “哎!”

      林凡望着夜景,叹息着,有种说不出的惆怅感,他还想熬夜为各位老板代练,那种生活虽不美好,但很充实。

      阴暗的角落。

      一道身影站在那里,目光锁定酒馆阁楼上那道的身影。

      林凡敏锐的察觉到,朝着那里看去,发现那里赫然站着一位神秘人。

      是谁?

      不知道,他得罪的人并不多,莫非是那位邀请自己过去,没有给面子,最后恼羞成怒,越想越气,找人来报复的吗?

      两人隔着街对视着。

      谁都没动。

      角落的那道身影,缓慢的招着手,仿佛是说……来啊。

      林凡举起酒杯,隔空对碰,随后一饮而尽,嘴角露出笑容,嘴唇微动。

      好酒,要不要来。

      神秘人惊愣,仿佛是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手臂摇摆幅度增高,指着远方,到那里,我们在那里碰面。

      林凡对着神秘人摆摆手,意思很明确,不去了,天色太晚,不太方便。

      无声的交流。

      神秘人的心态明显很不好,差点被林凡的行为气炸,不按套路出牌的林凡,搞的神秘人有种想锤死林凡的冲动。

      “林兄,跟谁聊天呢?”吴俊端着酒杯走来。

      林凡笑道:“一位站在黑夜中,想要讨杯酒,却又不敢上来的胆小之人。”

      “谁,一杯酒还是有的。”吴俊顺着林凡的方向看去,阴暗角落空无一人,连个鬼影都没有,“咦!没人啊。”

      “我们喝我们的,别管了。”林凡笑道,转身时,目光深邃的朝着远方看了一眼,真的好烦,只想平静的他,总是被人惦记着。

      早晚有一天,将你们全部打死。

      远方。

      数位神秘人从角落出来。

      “人呢?”

      “没来,那家伙的警惕心太高,没有受到影响。”

      “那现在怎么办?咱们就在这里等着。”

      “撤。”

      这里是天九城,穿的像他们这样的,要是遇到高手,他们的情况会变得很糟糕,有很大的可能性被打死,倒是死的不明不白,就真的太亏了。

      夜深人静。

      林凡不知道那群家伙有没有离开,想着能不血拼就不拼的想法,绕路而行,以前需要二十分钟的路程,绕路后直接变成半个时辰。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不想杀人,杀孽沾多了,就感觉自己已经变得不纯洁了。

      走在陌生的街道。

      咻!

      咻!

      破空声传来。

      林凡淡然的向后退了一步,两只飞镖插在地面,拦住了他的去路。

      两道身影从前方阴暗巷子里走了出来。

      “就你们两个?”林凡问道。

      紧接着,耳朵一动,身后传来动静,后面又出现两道身影。

      “四个。”蒙面神秘人说道。

      林凡道:“刚刚在酒馆楼下便来勾引我,我没理睬你们,特意绕路想避开你们,没想到你们竟然知道我走这条路。”

      蒙面神秘人道:“我们猜中了你的想法,你想绕路,我们便早早的在这里等你。”

      说话的这位蒙面神秘人明显就是带头的。

      另外三位都杀气腾腾的一动不动,活生生的打手。

      啪!

      站在蒙面带头身边的那位神秘人猛地一拍脸,惊的带头神秘人大惊,以为突发事件。

      “你干什么?”

      “有蚊子。”

      “给我忍着。”

      “哦。”

      林凡感觉他们像是来说相声的,搞的他有些想笑,当然,他看出对方应该不是那群劫匪,否则不可能蒙面。

      毕竟劫匪都是光明磊落的,想杀你无需蒙面,干这一行的,还怕别人知道我是谁吗?

      “我们无冤无仇,就算有仇,也该跟我说明白点,到底是什么情况,也让我死个明白吧。”

      他最怕的就是这种不明不白来找他麻烦的。

      劫匪来找他,他是能明白的。

      杀了你们的娘们,你们找我报仇,情有可原,但眼前这些家伙……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不过。

      他猜测的是那位……

      他不说出来,以防猜错,让别人知道了一些隐秘,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我们无仇,但有怨,不对付你,心中一口怒气难平。”

      “给我上。”

      带头蒙面人大手一挥,三位打手宛如饿狼似的,朝着林凡扑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