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月向日葵中文在线播放

      木兰这么忽悠白玫瑰:“方法很简单,你潜入矢志田家,将这种鸡蛋砸到目标身上。鸡蛋会吐出一些丝状物,将目标裹进去,再结成一个大蛋。你只需要将那大蛋打碎,让目标从蛋里出来时,第一眼看到你就好。”

      白玫瑰不解:“是什么原理?有什么效果?”

      木兰:“这种鸡蛋叫做以假乱亲鸡蛋,原理就和初生的小鸡小鸭,会将第一眼看到的生命视为母亲般跟随。对智慧生命使用,有类似认主的效果。”

      鹿斗立马问:“小木兰,这种鸡蛋你还要多少,我都买了。”

      白玫瑰也不示弱:“我也要,你有的我全要了。”

      木兰赶紧打住:“你们别想太多。这种鸡蛋对智慧生命的效果极其有限,对成404人的影响只有几天,意志力强的人则最多几个小时。”

      鹿斗哪里会轻易放过:“我不信,你给我一百个,我得试试才知道。”

      白玫瑰也不太相信地看着木兰。

      木兰翻了个白眼,张口就瞎编道:“那种认主效果只是鸡蛋附带的,是为了安抚伤者的情绪用的。鸡蛋最主要的效果是疗伤,白玫瑰那种肋骨全断的伤势,在鸡蛋里呆一下午就好个大概。”

      为了不让新一拆台,木兰多解释几句:“当然,光有鸡蛋的话,疗伤效果并不会那么好。我还从可伦老奶奶哪学了些辅助手段,据说是传自诸夏神奇的凤凰一族。”

      白玫瑰不解:“诸夏凤凰一族?”

      丽美帮忙打掩护:“诸夏凤凰一族是一种类似鸟人的种族,不像是天使,但同样有翅膀,来历保密。”

      白玫瑰不确定:“鸟?凤凰?翅膀?蛋?对成404人真的没什么效果吗?”

      木兰:“因为副作用小啊,而且使用方便,对使用者没有限制。”

      白玫瑰知晓对方是借此点出傀儡之舞的短板:副作用太大,虽然能强制控制对象的思想,却会造成不可逆的心智损伤,纵使能募集数千万士兵,却也会毁掉了高科技人才。

      白玫瑰试探地问:“这种鸡蛋你还有多少,如果可能的话······”

      木兰立马打断:“你想都别想,我这也没几颗了。”

      新一趁机拆台:“你在回霓虹前,也对我们说你一颗都没拿。”

      木兰打哈哈:“那个啥,我最近和凤凰山有书信来往,他们送我几颗做礼物。”

      新一不放过:“邮寄几颗易碎的鸡蛋做礼物?况且我们才从诸夏回来没几天。”

      木兰赶紧转移话题,一本正经地说:“和对方见面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我们是不是该讨论见面后该说些什么?”

      “要说什么不就是欧尼酱准备推销的理念吗?欧尼酱应该早就想好了吧。”丽美也不打算放过以假乱亲鸡蛋的事,她可不想欧尼酱用这种鸡蛋乱交女朋友。

      木兰很擅长转移话题:“总得和你们协商一下,不然我说的理念你们接受不了,岂不是让对家看笑话。”

      白玫瑰饶有兴趣地问:“哦?说来听听。”

      鹿斗则有些警惕地问:“小木兰,你别是要出什么馊主意吧。”

      木兰左手撑着脸颊,反问:“你们说,卖他几颗大烟花,能不能吸引他的注意?”

      这下不仅鹿斗、白玫瑰、和新一,连坐在木兰身边的丽美都惊异地看向木兰。

      鹿斗:“小木兰?你说的大烟花,该不会指那种轰一下的,话说你哪来的大烟花?”边说边比划了个蘑菇的形状。

      新一:“木兰,你该不会和我们去诸夏的时候,偷了颗大烟花回来吧。”

      白玫瑰:“大烟花吗?连我都想要啊,你手上有几颗?”

      木兰笑呵呵:“如果你一次性买一打的话,我给你打九五折。”

      “嘶嘶嘶。”鹿斗和新一连连吸凉气。

      白玫瑰有些神经质地笑:“嘎嘎嘎,太有意思了,那我买二十颗的话,你岂不是要再送我一颗。”

      木兰也同样神经质地笑:“吼吼吼,我还附赠使用说明书和一套防辐射衣,过年的时候你可以自己点着玩。”

      木兰和白玫瑰同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狂笑。

      渗人的笑声把新一和鹿斗都笑怕了,连丽美都几乎相信欧尼酱手握大烟花的时候。

      白玫瑰收住笑声:“得了吧,你如果真有大烟花的话,怎么可能现在拿出来卖。大烟花是你用来吸引注意力的噱头,我如果没有猜错,你的目标是北方。”

      新一有些傻傻地问:“北方?北海道吗?”

      丽美不高兴地拍了欧尼酱一下,讨厌的欧尼酱连她都骗,转头给新一解释:“新一哥哥,欧尼酱和白玫瑰说的北方,指的是霓虹之外的北方。”

      木兰不再继续逗弄新一和鹿斗:“我手上肯定没有大烟花,但北边那只刚刚解体的毛熊有啊。他们不仅有,其存量据说足以毁灭人类几十上百次。那边马上就要进入动乱的高峰期,最近正是浑水摸鱼趁火打劫的时候。”

      “我不同意。”新一站出来义正言辞地反对:“这种做法只会挑起更大的矛盾与冲突,陷我们国家和平民于危险当中。木兰君请慎重思考你的决定。”

      木兰反问:“你觉得,这种做法会挑起谁和谁的矛盾与冲突?”

      新一:“当然是米国和我们国家啊,自二战之后······”

      白玫瑰抢先接过话:“自二战之后,米国就已经是我们国家的死敌了。虚伪的和平只是为了慢刀子割肉,木兰君提及的《某某协议》,和我接触到的《JAPAN2000》,无不证明两国矛盾深厚,我们若是视而不见,最终只能成为待宰羔羊。”

      木兰夸奖:“你这比喻修辞用得不错啊,这几个月有进步。”

      白玫瑰谦逊地摆摆手:“过奖过奖,受教受教。”

      新一:“你们不要这么轻佻,持有大烟花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哪怕霓虹真的需要持有大烟花,你们也不能让矢志田家族持有啊,他们不是敌人吗?”

      白玫瑰:“我们是存在误会,或许我将那件武士铠甲还回去,矢志田家的家族就会原谅我的冒失。”

      木兰:“国与国之间都只存在永恒的利益,白玫瑰和矢志田家的矛盾,在一打大烟花面前,不会一直是敌人。”

      新一:“可是,你们凭什么相信矢志田家会合理的利用大烟花?”

      木兰还想给新一多解释些什么,丽美看不下去,抢先反问:“除了米国外,还有谁不合理地使用过大烟花?”

      一边旁听的鹿斗,早已经跟不上几个年轻人的思路,这时才理出一个关键:“小木兰,你应该连北方都没去过吧,你怎么就能确定能弄来大烟花呢?”

      木兰:“我从来没说过一定能弄到大烟花啊。这只不过是一种漫天要价的谈判手段而已。白玫瑰能从矢志田家偷出银武士铠甲,如果再能将矢志田家的族长偷出来,这有没有给人一种我们很会偷东西的错觉?”

      木兰:“我一直在说,我只是在推销一种理念,现在是打劫毛熊的好时机,问问矢志田家愿不愿加入这次狩猎。如果愿意的话,那就加大投入吧。如果想带领这次狩猎,那就投入更多些吧。如果想踢开我们自己玩的话,我们也可以选择旁观。”

      新一:“如果矢志田家不加入呢?”

      木兰:“那我们跑到北方去,用几袋土豆给鹿斗老爷子“聘请”回几个斯拉夫女仆,也不算是说谎,对吧。”给了鹿斗老爷子一个你懂的眼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