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交通违章查询

      “截住他们截住他们!”这群山贼就没什么章法,他们完全是听了头领的指令,对手刚才是逆行,现在是顺流而下,自己可是陆地之上追赶,要追上并不难。

      远处的山上,看着马蜂窝一样的山贼们!一个文士模样的男人笑着说道:“不用看了,大局已定,一万多人还打劫不了一、两百人的船,他们就该跳泒水了,这大贤良师还是很听话的,过两天给他们送点粮食去!”这个文人模样的人说完,很洒脱的往山下走去,后面跟了两个人。

      “为什么要打劫这两船粮食啊?这粮食不多啊!”

      文士模样的男人思考了以下,然后回答道:“据情报说,至少百万石粮食,让大贤良师他们去打劫就是了,这么多粮食,我怎么看这是送到哪支队伍中去的,看来陛下也开始不按常理出牌了!”

      “为什么这么说?”

      “这大汉军制,这军队由朝廷调拨粮草,但大汉现在税收太少,哪能养这么多部队啊!很多军队都是当地供养,这就造成现在很多军队都要看当地世家的脸色,听说现在天子的皇商收入增多,有些队伍慢慢的恢复由朝廷供应粮草了,也就是说这些年世家当初的粮草就白供了,哪有这种好事?现在应该断了陛下给各路军队的粮食,各路军队就要依然看我们世家脸色了吗?而这坏人不让这些山贼当,谁当?”

      “妙啊!这是绝户之计啊!”

      “所以不管是一百万石粮食还是一千万石粮食都尽量不给机会送过去!”

      几人慢慢下山,言语之间就已经到了山底。

      南北岸十三寨的六百人开始朝山贼们背后射击,最后一排的山贼开始倒下,这时候山贼们都是朝着泒水下游而去,背后留给了后面的十三寨的弩箭,山贼们背后没有任何抵挡,一排排倒下。

      “有人偷袭,你们去把他们消灭掉!”一个头领一样的人一下子命令了三、四个寨千余人过去抵挡住自己的背后。

      “不行啊!对方弩箭太强了!”一个山贼喊道。

      “冲啊!”头领喊道,但头领自己没有往前冲,其他山贼却不停地往后退,没有一个敢朝前的,毕竟弓箭面前人都是怕死的,特别是这些原本流民组成的太平道人,本来只是想跟着太平道混饭吃,没想到要提着脑袋来干活,这时候个个都在回退,但是弩箭不长眼,人却一个个倒下。

      “冲啊,不冲还是会被射死!”一个山贼小头目突然厉声喝道。

      山贼们心里一凛,这道理当然明白,大批的山贼开始往前冲,弩箭一顿,山贼头领立刻高喊:“他们没有弩箭了!冲啊!”

      几个山贼头领也开始往前冲,然后又是一阵箭雨迎面而来!

      “他们太坏了,他们还有箭!”一个山贼倒下前高喊道。

      北岸,两拨箭雨两千四百支箭过后地上倒下一千多山贼,又是一个没有箭的时刻,山贼冲上前去。

      两匣箭枝射完,十三寨的人将连弩背在背后开始和山贼们拿起长枪开始结起战阵,开始于山贼们短兵相接。

      “战阵,居然还没有死人?来人,再来冲上去,消灭他们!”头领喊道,让手下去要求支援。

      短兵相接之后,很快朱显部开始有人死亡,已经有了十几个人死掉了,山贼越来越多,很快朱显的人又减少三十号人。

      西边传来如雷般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十三寨的寨主突然间高叫,“让开,让开路!”

      “拦住,拦住他们!”山贼头领也看到了骑兵,连忙指挥着。

      十三寨的阵,分开两个小阵,让开一条道,只见一身白衣白铠的小将挥舞着长枪冲在最前面,人马枪结合如同一条白龙,枪如小白龙冲进山贼群中,出入如无人之境,后面一群铁骑随影而至,一下子冲垮了山贼的阵营,如同收割杂草一样,山贼顿时崩盘,开始疯狂的逃跑,他们看到了后面很长的队伍,心惊胆寒,开始逃窜,而河边的很多山贼被自己一方逃窜的人挤得无立足之地,掉进河里,北方人大多是旱鸭子,在河里扑腾了几下就沉下去了,重要的是因为还有人跌落,踩到头上,就算没有被踩到,也会被身边的旱鸭子拉下去……

      零壹壹用千里眼遥远的看着河岸战局,立马下达命令:“前进,靠近就射杀!”

      两艘船同时朝前进发,十几条山贼的船只靠了上来。

      “瞄准射击!”

      “他们……”一个小头目在船里喉咙中箭,临死前脑子突然清晰起来,他想说,他们是一伙的,这连弩武器可以证明,可惜说不出来了。

      十几条船的人没有任何的保护,而且渔船和商船的高度差距,本来就很难攀登。在和渔船五十步左右,零壹壹果断命令:“射击!”

      这个距离,对于船上的中情镖局的人来说,几乎一箭一个,匪贼们一个个掉进水里,这让船上仅剩的人心惊,有些山贼已经准备划着船想逃跑。精通划船的没有几个,一旦精通划船的死了,很多人都只会让船在河中间转悠悠,何况心急一些人掉落水中,船上一团乱,偶尔有两三艘船撞在一起,渔船较轻,相撞很容易直接翻掉,有些因为船上的人不会驾驶也直接翻掉,船翻了船上的人全部掉进水里,毕竟北方大部分是旱鸭子,一个个在水面上扑腾几下,然后慢慢沉了下去还有些由于商船直接撞上去,直接翻船,无数山贼落入水中,扑腾几下,喝几口水,有的会点游泳,被旁边的不会游泳的山贼抱住,手脚无法动起来于是刚浮上来就沉下去,呛了几口水开始昏迷……

      赵云看见了山贼的头目,赵云带着两、三个随身铁骑,朝头目冲杀过去。

      山贼头目看见赵云冲过来知道对方想要杀自己,于是就让身边的山贼挡在前面,但此时人心涣散,看到赵云冲过来就早早的躲避,山贼头目骑着马赶紧逃,问题是赵云胯下的赤兔会让他那么从容的逃走么?如闪电追随,赵云一枪刺入山贼头目的后心窝,然后将人整个挑起来,高声大喊:“贼首已死,还不速速投降?不降,杀无赦!”

      北岸很多山贼听闻,有些已经跪下,有些还在逃跑,赵云没有制止铁骑追杀,这种山贼不会布置后手的,有这能力,上万人,他们早得手了,北岸很快就结束了。

      南岸,十三寨的人和山贼之间的交手和北岸相似,当南岸十三寨的人死了二十多个的时候,阎行带队第一个杀到,一个冲阵就将山贼临时结的阵给冲击奔溃了,然后就是赵先,最后是武安更,武安更被告知不到玩不得已不准使用三十六合一决,所以要一斧一斧的砍,跟北岸一样,南岸很多山贼都被自己人逃跑推进河里,很多山贼都没命的跑,恨自己父母没给自己多长两条腿,没有长翅膀。

      零壹壹让两艘船靠近南岸,帮助射击。

      阎行和武安更都冲向山贼头领,山贼头领大骇,赶紧逃跑,阎行骑着新到手的黄瘦马,武安更骑着刚领到的黑马,冲向山贼头领,最后还是黄瘦马快,山贼头领被阎行一矛刺死,并且挑起来!眼睛得意的瞟向武安更。

      一旁武安更一脸悔恨慢了一步……

      “头领已死,不降就死!”赵先早早关注四周战况,看到阎行将贼首高高挑起,立刻高喊道。

      山贼成片成片的投降,南岸也结束了战斗。

      北岸统计,山贼投降三百七十四人,逃跑了一些人,更多的是被自己人撞下了河里淹死的,河道一时间堵塞,十三寨的人死了九十八个,赵云武安景手下八百人死了十七个。

      南岸统计,山贼投降四百九十一人,逃跑了一些人,有些人是被船上的弩箭射杀的,也有很多人被自己人装进河里淹死了,翼州两个十三寨总共死了九十七个人,赵先、阎行和武安更的属下死了四十三个人。

      北岸,赵云看着四周匪众,立刻下达命令:“所有投降山贼,放下武器,脱掉衣服,仅留裤子,蹲在地上,举起双手,不能乱动,否则杀无赦!”

      投降山贼看了看四周对准自己的弓弩,没人敢反抗,立刻放下武器,脱掉衣服,仅留下裤子,光着膀子,蹲在地上,举起双手,看着这个白衣白铠白马的小将,看的出这个小将才是这帮人的头。

      赵云看向武安景和翼州十三寨的寨主:“武安将军、朱寨主,这里善后就交给你们了,最重要的事情是清理战场,不要露痕迹,还有将我们的箭枝尽量找回来,至少保证每个人手里的连弩至少有一个箭匣是满的!”

      “是!”朱领点了点头,摩天岭已经早就加强了这方面清扫战场的工作。

      武安景看了看赵云,点了点头,这方面自己还是很熟悉的。

      北岸,很快,找箭枝,烧尸体,将投降匪贼用绳子绑起来,串在一起,绳子是用这些人的衣服做成的,将所有匪贼的武器找了个山洞埋起来,朱显带着十三寨的人将匪贼往自己的地盘挂云山而去,这一路要避开很多太平道的地盘,但是十三寨的兄弟早就做了一些准备,将人带走。

      而武安更领着人清理战场。

      南岸,赵先、阎行和武安更等人做着北岸一样的事情,朱领部清理完战场后,自己带着南岸投降匪贼朝自己赞皇山而去。

      赵云赵先带着自己的人散开,远远保护着船只,零壹壹的两艘船又开始上路了,开启了第二阶段。

      十三寨是很有经验的,都是白天休息,晚上上路,让这些人如同奴隶一般,他们先到翼州的基地聚集,得到川红花芬运来的补给后,然后训练。

      赵云赵先一路护着船队进入并州,在卤城南边将粮食卸载下来,并州中情镖局的人就来接货,对了口令后,零壹壹将所有的货交给并州中情镖局的零零九,送到平城去的事情是由他们安排,而赵云和赵先依然是远远的护送着。

      交完货的零壹壹和零壹贰松了口气,将船身换漆,然后布局也改变了,将中情旗卸下来,然后下水,两人在船头谈。

      “零壹壹,这次多亏你,在汉昌外面你指挥船队后退真是妙招!”零壹贰很清楚,那时候需要时间,退一步,就能争取到时间,但是在那紧急时刻,要能想明白,这等临机决断能力,零壹壹比自己强。

      “有的时候后退一步比前进更强。”

      “好了,来一杯,希望零零九能完成任务!”

      “此次有,轻骑兵统领和轻骑骑兵副统领领队,不出意外不会有问题!走,我请你喝酒!”

      当赵云和赵先领队回到平城的时候,新军都已经练了近一个月了,看起来有点样子了!张任召集所有统领。

      “好了,子龙和亮红你们都回来了,辛苦了,有了三、四个月的粮食,谢谢你们了!”张任很开心,这一百二十万石粮食够这些人吃一年多了!

      “现在我们有八千一百多名兵士,平城内外由高顺统领徐晃辅助,至少成立有四支轻骑兵,总共四千轻骑,标准都是一人两骑,马还没到位,不过,没关系,很快能补到位!子龙去带领一支,这一支一千骑兵,我给你留下了一支精锐的轻骑兵!亮红、伯宇和彦明每人一支一千人的轻骑,武安更和霸候共同领一支一千人的重甲骑兵,高顺直接统领八百人重甲步兵营,命名‘陷阵营’,五百人守平城暂时由徐晃负责,其余一千八百人交给大统领指挥。”

      “摩天岭兵甲全部上白登山一千武安更带领的重甲骑兵,一千赵先带领的轻兵,这两支是摩天岭带来的精锐,优先补充兵源,还有一千八百多新兵由武安日大统领统帅,这可能是骑兵还是步兵,由武安日统领决定。”

      “我如果不在平城,全权由武安日大统领负责,高顺辅助!目前我们有三千多步兵,一千重甲骑兵,还有四千轻骑兵!八千一百兵力目前是我们平城的上限,由于我们是官家中人,所以大部分还是要躲进山里,禁止任何人观望,发现此中秘密,暂时只能这么安排!”

      “遵命!”诸位将领眼中都是兴奋的眼神,这说明自己这拨人已经在这立足了,现在最需要的是时间,只需要这拨士兵成熟,这平城防御体系完善,平城不怕任何翻过长城的草原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