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嘿咻动态后式后

      若干年过去。

      夏树仿佛彻底消失一般,在O-50行星留下一段传说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不过奥特宇宙的轨迹依旧还在持续运转。

      转眼便进入了《原生之初》时期。

      巴力西卜,一种苍蝇般的宇宙生命体开始在某个宇宙疯狂肆掠。

      这种被称为宇宙恶魔的生命体有着标志性的红色双眼,背部长有红色翅膀,前肢呈镰刀状,

      尾部可以弹出毒刺,擅长将只有生命之树种子才能破解的傀儡毒注入敌人体内,从而操控敌人意识。

      可怕的是,傀儡毒甚至连高斯奥特曼都无法净化。

      宇宙中的巴力西卜体型从2米到50米不等,数量非常之多,在其女王库因的控制下成了《原生之初》里的灾厄,并且对生命之树所在的星球展开了谋划。

      “哗!”

      王立行星伽农。

      夏树在闪烁的光芒中现身,抬头便看到山顶冠盖遮天的超大型生命之树。

      时间旅行暂时还无法精确到具体时间,只能保证自己前往一个时间段,更不用说这里和O-50是不同的两个宇宙。

      不过看样子他来的正是时候。

      生命之树还没有被毁,另一边的几位奥特战士也还在阻止被傀儡毒控制的女巨人。

      那是这个行星上天照女王变身的女战神。

      凯……

      夏树扫过和怪兽战斗的戴拿与高斯,视线停留在欧布身上。

      在他离开后,红凯终究还是像原本那样获得了欧布之光。

      战士之巅……

      夏树沉默地拽紧拳头,目光再次投向生命之树。

      必须要拿到一颗生命之树种子!

      ……

      “只有生命之树种子才能救天照女王!”

      生命之树所在的山岭下方,伽古拉带着女徒弟冲破小型巴力西卜围堵,用力朝山上的生命之树树冠甩出蛇心剑。

      刀光划破树梢,闪着亮光落下的果实被伽古拉高高跳起接在手中。

      “凯!把种子打进女王体内!!”

      “嚇!”

      战场附近的山头上,伽古拉大喊着将生命之树果实扔向战场,

      反应过来的欧布迅速抓住,让利箭般的光之力携带果实射入女巨人眉心。

      “成功了!”

      伽古拉激动地握了握拳,朝下方帮自己捡回蛇心剑的女徒弟御言自得笑道。

      “看到了吗?我们成功了!”

      “是啊!不愧是我的师父!”

      御言手持着蛇心剑正好迎向一头小型巴力西卜。

      看到这一幕的伽古拉瞳孔骤张。

      错了,蛇心流剑术用错了……

      “不要!不要啊,御言!”

      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蛇心剑停顿在巴力西卜颈部,再也没法砍下去。

      女徒弟御言不敢相信,惶恐、不知所措地低头看向刺入自己腹部的巴力西卜前肢,很快便感受到了自己生命的流逝。

      死亡来的太简单了,几乎反应不过来。

      怎么会变成这样?

      “咚!”

      空气陷入一片安静,

      伽古拉眼睁睁看着徒弟带着哭声倒地,痛苦地抓起头发,狂怒地嘶吼出声。

      “啊——!”

      “御言!”

      “你的剑术真厉害,是什么流派?请教教我!”

      徒弟的声音在伽古拉脑海里回响。

      “我真的很想学蛇心流剑术!”

      “你的内心受过创伤吧?到底是谁背叛了你……”

      看着徒弟的尸身,伽古拉默默拿回蛇心剑,面容平静得可怕,将所有怒火都发泄到周围的巴力西卜身上。

      “死啊!”

      “伽古拉?”

      夏树也跟着拿到了一颗生命之树果实,

      听到喊声后,走到山岭上,

      俯视看到远处开始疯狂砍杀小型巴力西卜的伽古拉。

      他隐隐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正在伽古拉体内觉醒。

      伽古拉吞服过的生命之树种子力量开始起作用了,加上现实的刺激和伽古拉对力量的渴望,魔人形态正在迅速成型……

      “我错了吗?如果变身参战的话……或许我能够救下那个御言。”

      夏树神色复杂。

      现在的他还没有插手剧情的资格,来这个时间节点只是为了拿到一颗生命之树种子。

      相对奥特战士而言,只有几次变身机会的他根本算不上什么。

      甚至因为跨越时间的关系,现在的他连伽古拉都比不上……

      看着下方彻底变成魔人形态的伽古拉,夏树默默转身走开。

      他能够感受到此刻魔人形态伽古拉身上蕴含的力量,尽管没有巨大化,依然超过了D级,

      战斗力至少是C级生命体水平,瞬间爆发力甚至更高。

      相对而言,他的进化之路还很漫长,生命之树果实和种子对他的作用肯定没有这么强。

      夏树很清楚自己并没有太大基因潜力,哪怕是有着进化之力的生命之树种子,也只能帮他补充完善一二……

      他不求太多,

      只需要自身体质能够进一步得到加强,为以后打好基础。

      “喂!”

      伽古拉没有注意到夏树的来去,

      认清现状后只是死死盯着另一侧的参天巨树,朝身边天照女王的近卫队长问话道。

      “生命之树是这颗星球的宝物对吧?”

      近卫队长同样看向巨树点头道:“它是这颗星球的中枢,也是人民的精神支柱……”

      “可那棵树在我眼里就是个恶魔,”伽古拉憎恨道,“你们星球的危机,全都和那棵树有关,它就是一切灾祸的根源!没错吧?”

      “你要干什么?”

      “没有那棵树,战争就会结束,就不会再有人牺牲了!我来结束这场战争!”

      “住手——!”

      “嗯?”远处的一座山谷里,夏树正在吸收生命之树果实,抬头便看到遮天大树被一道巨大的刀光砍倒。

      带着冠盖的生命之树树干砸向城市之前忽然被一阵光粉碎,连同根部一起从这个星球上彻底消失。

      结束了,或者说伽农行星这边的事暂时告一段落。

      后续生命之树会在有着种子的地球重获新生,战争也将转移到这个宇宙的地球。

      “地球吗?”

      夏树眼中闪过一丝向往。

      其实他想去地球看看的,记得到时候盖亚和阿古茹也会出现。

      可惜现在的他并没有单独前往地球的力量,再来一次时间旅行恐怕就不会是《原生之初》时间段了,出现在那边战场的几率不大。

      该拿的东西都拿到了,生命之树种子起作用还需要时间,继续前往未来吧。

      以后总会有机会的。

      他的寿命虽说不多,但也剩下将近180年,依靠时间旅行可以活很久。

      夏树收拢心思,淡淡看向远处结束战斗的欧布奥特曼。

      战场附近,解除变身的奥特战士们汇聚在一起,伽古拉与红凯成为了焦点。

      “那就是你的正义吗?!”

      高斯人间体春野武藏以及戴拿人间体飞鸟信一同走向伽古拉。

      “并不是有了力量就可以为所欲为的!”

      “等一下啊,”伽古拉看着众人疏离的目光,僵硬笑道,“你们这是把我当成敌人了吗?我登顶过战士之巅,原本也是能够成为光之战士的……”

      “这不是光之战士的战斗方式,伽古拉。”

      飞鸟指责道。

      “你自己应该也心知肚明吧?”

      “可我保护了这颗星球!”

      伽古拉迎着几名奥特战士排斥的目光,感到一阵寒心,拽起手指朝包围住自己的伽农士兵们分辨道。

      “我是在救你们,我救了这个星球,救了你们所有人!你们看到了,现在战争已经结束了!”

      “你要去哪,伽古拉?!”红凯焦急拉住准备离开的伽古拉。

      “我以后不会帮你了,凯!”

      伽古拉冷冷挣脱红凯,变身魔人形态跃身而起飞向天空。

      ……

      夏树站在山顶望向生命之树消失后留下的巨大凹坑,

      视线扫过凄惨的战后景象,暗叹着走向逃出封锁,和红凯分开后陷入痛苦之中的伽古拉。

      “伽古拉!”

      “阿树哥?”

      伽古拉猛惊地回过头,看清夏树身形后,声音颤抖道。

      “真、真的是你吗?阿树哥!”

      “嗯。”夏树默然点头。

      才一次时间旅行,凯与伽古拉就已经长大成人,还都拥有了不错的身手。

      伽古拉的战斗能力甚至彻底超越了他。

      蛇心流剑术在伽古拉手上居然可以屠杀小型巴力西卜,实在惊艳。

      看来这些年里,伽古拉经历过难以想象的刻苦训练。

      “我真的错了吗,阿树哥?”

      伽古拉终于无法像在红凯面前那样压抑自己的情绪,声音带着哽咽,咬牙挣扎道,

      “我……”

      “你只是太着急了而已,”夏树目光恍惚,轻轻摇头道,“不用在意他人看法,怎么战斗不要紧,重要的是你的初心,

      再说生命之树也不是真的被毁了。”

      “什么?!”

      “去地球吧,要不了多久生命之树应该就能复苏,战场也会转移到那里。”夏树提醒道。

      “地球?”

      伽古拉面容抽动,瞪大眼跪在地上,难以自制地用力一拳锤击山石。

      “可恶!砍倒也不能解决问题吗?那我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地球还有其他奥特战士,”

      夏树望着战后萧瑟一片的伽农行星城市,

      “如果一个人的力量不够,那就把所有人的力量合在一起,总会有办法的,

      你既然想成为光之战士,至少要相信自己。”

      夏树回想记忆中的《起源之初》剧情说道。

      他也只能帮这么多了。

      “阿树哥……”

      伽古拉猛然抬起头看向夏树,多年以前的感觉在心头再现。

      那时候也是这样,夏树突然就人间蒸发,根本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这些年里,凯留在救助队,他则是满宇宙寻找着夏树,

      可完全没有线索。

      “你又要走了吗?到底要去哪?!”伽古拉急声道。

      “大概是进化的终点吧。”

      夏树摆摆手,沉吟望向宇宙星空。

      “有一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当年我的确登上了战士之巅,但是并没有得到任何力量。”

      “我并不是奥特战士。”

      “哗!”

      又是一道光芒闪过,等到伽古拉反应过来时,眼前已经没有了夏树身影。

      “再见。”

      夏树在时间缝隙中喃喃说道。

      下一次见面应该是千年之后了,以他了解的信息,红凯与伽古拉好像会在宇宙间流浪千年之久……

      千年后红凯才会到地球应付魔王兽,并且正式从“凯”改名“红凯”,进入欧布tv剧情。

      在那之前,联系就此打住吧。

      他和伽古拉与红凯的路并不同,所谓“阿树哥哥”只是泡影而已。

      如果他能活到欧布tv,或许才有几分资格……

      夏树望向时间长河。

      到现在他也差不多熟悉了神光镜的用法。

      就是在过去时空获取力量,在未来时空寻找机缘。

      所以,哪怕寿命只有短短一百多年,哪怕是从新世代起步,

      他在这场进化之争中,依然还有赶超的希望。

      “去《银河》吧。”

      夏树收拢思绪,彻底融入神光镜光芒之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