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主人尿在身体里调教

      第四十二回晨起访客

      上官天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便起身披了衣服,到院中来。林家的院子三进三出,他在中院漫步,隐约感觉后院有声响,便过去看看。刚进入院中,便见云清兮正在俯身观看着地上长着的花花草草,那倩丽的身影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单薄。上官天衡走过去,道:“这么晚了,还不睡?”然后解了自己的外衣,给她披上。云清兮道:“没睡着,出来走走,顺便看看这些花草。”上官天衡拉了她的手,道:“你的手怎么又这么凉?”说着,又给她度了些内力。

      度了内力,上官天衡问道:“这些花草看起来都不常见,那个贺书生送来的是不是也在?”云清兮点点头,道:“有我找的,有贺大哥找的,也有大哥这两日找回来的。”上官天衡拉着云清兮的手,坐到院中的台阶上,云清兮靠在他肩膀上,上官天衡道:“等这些事情了了,我就陪你回岐山,见你伯父、伯母。”云清兮“嗯”了一声,道:“我等你。”二人在月光下相互依偎着,感受着江湖片刻的宁静。

      第二天吃完饭,云清兮和上官天衡过来找云清晖商量配制’一岁愁’解药的事,云清晖一头雾水,上官天衡便把父亲和弟弟中毒的事情告诉了他,并嘱咐他不要说出去。这时,林若彤过来说,贺文正带了不少礼物在院中等候。云清兮到院中去看,上官天衡也忙跟了出去。

      贺文正见到云清兮,满眼欣喜,道:“云姑娘,我给你送些药材过来。”说着,把石桌上的几个盒子都打开了。云清兮看着盒子里的千年灵芝、冬虫夏草,道:“多谢贺大哥!”上官天衡也凑近看了看,阴阳怪气地道:“这些药材可都价格不菲,你一介书生哪里来这么多银子呀?”上官天衡这话问得有板有眼,云清兮等人也有些疑惑。

      贺文正道:“鄙人不才,只跟师父学过琴棋书画,这两日为岳州城内达官贵人摹画作诗,赚了银子才买的药材。”林若彤道:“贺公子该不会就是那个这几日名动岳州城的桃源才子吧?”贺文正道:“这都是岳州城读书人抬举了,我不过是画了幅世外桃源图,他们就给了个这样的雅号,实在愧不敢当。”林若彤向云清兮道:“这两日,听说一位书生在街上写字画画,把我们岳州城的才子、夫子们都比了下去,一幅世外桃源图竟卖了万两白银,原来这书生就是贺公子呀!”

      上官天衡听得林若彤在云清兮面前夸赞贺文正,心中不爽,道:“贺才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岳州城人怎能只送一个’桃源才子’的名号?要我说,应该叫’四才通’才对。”此话一出,贺文正脸色登时变了,云清兮更是向他瞪了一眼。上官天衡见云清兮动怒,忙赔笑道:“我说错话了,错了,错了,还是’桃源才子’好。”云清晖和林若彤一脸茫然,不知所以。

      云清兮岔开此话,向贺文正道:“贺大哥,前两日送的月初草和月中草是从哪座山寻来的?”贺文正想了想,道:“若是没记错,应该是蕲州的麒麟山。”云清兮向上官天衡道:“月尾草和月初草、月中草经常相伴而生,你收拾一下,去一趟麒麟山吧。”上官天衡道:“好,我现在就去。”贺文正道:“月初草和月中草都是我从当地药农手里买的,我陪百里公子一起去吧,找到药农,问一问从麒麟山何处可以找到月尾草。”云清兮听了,心中高兴,道:“如此,就有劳贺大哥了。”贺文正见云清兮高兴,自己也开心,上官天衡却嘟囔道:“我一个人也行的,不用他帮忙。”云清兮转过身来,道:“你不准胡闹,贺大哥功夫不精武学,你保护好他。”

      上官天衡刚要答话,外面有人道:“有命堂的后人住在此处吗?”云清晖和清兮不知是何人,林若彤出门来看,竟然是伍威雄和他的徒儿。林若彤不好回绝,便带他们进来了。云清晖和清兮见来人是伍威雄,都变了脸色。伍威雄进来后,先向云清晖兄妹问好,可兄妹二人只简单回了礼,并不搭话。

      上官天衡能言善辩,开口道:“这不是伍神医吗?前些日子,得了乌风蛇蜕,如今不是应该在药庐内配制招魂丹吗?”伍威雄一听此话,脸上一阵发热。上官天衡接着道:“哦,我知道了,伍神医定是制成了招魂丹,今日特地来云家兄妹面前炫耀一番的。”这话令伍威雄更是抬不起头,只低声答道:“不是。”

      云清晖冷冷地道:“除了有命堂,天下其他人根本配不出招魂丹。”然后向伍威雄道:“纵然你得了一颗招魂丹,解剖出它的成分来,但每种药材到底需要多少分量,你还是无法准确得知。这药的分量,一丝一毫都不能变。”伍威雄见云清晖猜出了自己的心事,便道:“老夫今日前来,其实是想要借阅贵门的《华佗医经》。”云清晖、清兮彼此看了一眼,眼神中尽是不屑。上官天衡道:“这《华佗医经》乃是有命堂三位前辈在先人的医术上,凭着自己的多年行医经历,共同撰写的。这样的医家宝典可耗费了前辈们不少心血,你如今说借阅,别人就得借给你?你以为你是谁呀?”这几句话瞬间把伍威雄高高在上的样子拉了下来。

      伍威雄不理上官天衡,向云清晖、清兮接着说道:“我少时曾和你们的父辈一起同窗学艺,三位师兄的仁德高义一直是我学习的典范。今日,我是为了配制招魂丹救人才要借阅《华佗医经》的,若是三位师兄在,他们必然不会坐视不理的。”这话说得义正辞严,仿佛自己一心救人,而云清晖兄妹铁石心肠一般。

      云清晖、清兮不善言辞,不知该如何回答,上官天衡却道:“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配药救人,不如将乌风蛇蜕等一干药材都教给了云家人,云大哥和我师妹配出来招魂丹再拿去救人,不也是一样的吗?”伍威雄被上官天衡的话说得张不开嘴来。

      上官天衡到云清兮身边道:“不能借给他,他分明是为了自己能在江湖上有立足之地才来窃取别人的心血的。我看,八成是朱雀门的秦门主因为他制不出药,要断了天命堂的活路,他才来的吧。”伍威雄见自己的事情被上官天衡猜到了,脸上甚是无光。旁边的林若彤向云家兄妹点点头,示意他们,上官天衡说得对。云清晖、清兮早就听云期颐讲过这位同窗师弟,天资虽聪慧,但贪图名利,因为下山行医重富轻贫,不能同等对待病人,才被赶出师门的。

      伍威雄眼见云清晖、清兮就要拒绝自己的请求了,又道:“都说有命堂仁义立身,悬壶济世,不计个人得失,今日当真要因为旧日的恩怨而不顾他人性命。”云清兮道:“我们便算是因为旧日的恩怨不借你书,你又能怎样?”伍威雄万料不到云清兮真会不顾名誉,说出这样的话,一时又气又急。云清兮又道:“你在此稍等,我和兄长有话要说。”

      云清晖和清兮走到院中一角,说了几句话,又走过来。云清晖道:“你要借书还是要制药?”伍威雄疑惑道:“这不是一回事吗?”云清晖道:“当然不是。《华佗医经》里没有记载招魂丹的配置方法。”伍威雄一听,吃了一惊,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云清晖接着道:“我与舍妹倒是可以帮你配制招魂丹。”伍威雄听了,又是一喜。云清晖接着道:“不过,你的药庐要借给我们用。”伍威雄道:“这个自然。”云清晖又道:“至于《华佗医经》,家父曾有言,这书只要从三星堡手中夺回,便会请人传抄,供天下医者参研学习。到时候,你自可从别处借阅。”伍威雄心想自己此行目的也算达到,不好表现得太失礼,便道:“云师兄,真是大仁大义,在下佩服!既如此,我就在天命堂恭候两位贤侄大驾了。”说完,带着徒弟一块儿离开了林家。

      林若彤送伍威雄出门,回来后,问云清晖:“你们当真要帮伍神医配制招魂丹吗?”云清晖道:“招魂丹是用来救人的,有命堂仁义立身,自然要以救人为重,不图名利。况且,近日,我们需要配制一些药物,岳州城内,再找不到比伍威雄的药庐更好的了。”

      上官天衡向贺文正道:“才子,你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吗?咱们得赶紧出发才好。”贺文正道:“没有。”然后向云清兮道:“我一定把药草带回来给你。”上官天衡听了,道:“贺才子这么大本事,上一次怎么没有带回来呀?”贺文正刚要反驳,只听外面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道:“林师姐,在家吗?”林若彤赶紧出去看来人。

      上官天衡嘟囔道:“今日一早,这宅子怎么有这么多人拜访?”话刚落地,林若彤便带着木芳晴进来了。木芳晴宛若一个病西子,纤纤细步而来。林若彤先为木芳晴引见了贺文正,两人相互见礼。然后木芳晴走到上官天衡面前,道:“百里公子,先前蒙你搭救,才没落入贼人之手,家母今日特备薄礼,命我前来拜谢!”上官天衡没有料到来人是木芳晴,更没料到她是特意来找自己的,一时有些意外,他站在云清兮身旁,见云清兮看了自己一眼,目光中似有生气之意,一下变得手足无措,对木芳晴的话竟也忘了回答。

      旁边的贺文正提醒他,道:“木大小姐向你致谢呢!”上官天衡回过神来,道:“哦……那个……那个,不用客气。”他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听云清兮向云清晖和贺文正道:“大哥,咱们一起送一送贺大哥吧。”说着,三人便向外走去,上官天衡一见这情景,忙向木芳晴道:“在下有要事在身,先告辞了。”说完,立马追了过去。

      木芳晴也早已知道上官天衡对云清兮的心意,可她还是忍不住过来看看思念的人。她在院中看着上官天衡追出去的背影,心里有些失落,林若彤看出了她对上官天衡的心意,但上官天衡和云清兮心心相印,所以她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师妹。木芳晴道:“师姐,百里公子是不是因为和母亲有过节,才不愿和我多说话的?”林若彤道:“怎么会?百里公子恩怨分明,不会把你和师父混到一起的。”木芳晴点点头,道:“师姐,那你再给我讲讲百里公子和云姑娘的事情吧。”林若彤道:“好,咱们进屋去说吧。”

      上官天衡追出去后,见云清兮嘱咐贺文正一路小心,连忙也凑上去,道:“路上,我肯定把他照顾好。”然后又朝贺文正道:“才子,你可否退避三舍?”贺文正听了,便稍微走远一些。

      上官天衡道:“刚刚,你是不是生气了?”云清兮道:“我有什么好气的?”上官天衡道:“不管怎样,我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你要是不信我,我情愿把心挖出来给你看。”云清兮听了这话,笑道:“行了,别贫嘴了,赶紧出发吧。”上官天衡见云清兮不生气了,上前挨近她,在她耳边低语道:“等我采药回来,你解了毒,咱们就去过神仙眷侣的日子。”云清兮一听“解毒”二字,心里不免悲伤,把上官天衡推开,道:“赶紧去吧。”说着,便转身进到院里来,眼泪不禁落了下来。冰蛊曼陀罗,还能找到解药吗?

      上官天衡跟云清兮说完话后,心里开心,加上以为找到月尾草便能够替她解毒,心里更是高兴。他和贺文正先到集市买了两匹快马,然后向岳州城外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