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学院悲惨

      虽然隔着太远听不真切,但里面有没有死人,有没有打斗,有没有血腥味他还是能够感知出来的。

      人没比白天少。

      显然,迷天盟的人还没有动手。

      不过早做准备总比迟了好,不论是白愁飞的记忆里,还是他所知道的剧情中,这次如果不是他出手及时,雷纯很可能会命丧于今晚。

      这是他绝不允许的。

      “你已经守了一天了,换我来吧!”

      “不用我还能撑住。”

      伊月见状也没有勉强,在温柔时不时的打扰下安然的打起了坐来。

      白玉京的记忆里可有许多他不曾想到的好东西,比如说,原本是魔教不传之秘,后被青龙会所得的武林奇书【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

      这是古龙笔下最顶尖的旷世绝学之一,记录着天地间最邪门的七种招式,书成之日天雨血,鬼夜哭,写下此书的绝代高手也吐血身亡。

      纵观整个古龙系列,没有一人能够连书上的全部七式,但凡有人能练成其中一式就以成为超一流高手,如果再有一身高明的内功便可与傅红雪这等古龙笔下数一数二的绝世刀客一较高下,可想而知它的厉害。

      白玉京记忆里的大悲赋只有一式,就是可以隔空数丈无声无息将对手精血、真气、神魂全部抽干以补自身的天绝地灭大搜魂手。

      这绝对是吸星大法、北冥神功的超级加强版,毕竟这两门武功只能吸人内力,并且还需要贴近穴道才能吸取,但是天绝地灭大搜魂手却能隔空将对手的精气神全部吸干,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只不过白玉京觉得这式武功太过邪门,再加上他得到这一式时已经是天下无敌,所以便没有修炼。

      伊月想学的话就只能靠他自己了。

      “这武功确实有点邪门,不过用来对付那些恶人却是刚好不过!”伊月可不是那些卫道士,武功不分正邪的道理他明白的很,所以他肯定是不会放过这一式大搜魂手的。

      只不过现在并不是修炼的时候。

      因为就在他刚翻阅完这段记忆的时候,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已经远远的飘过来,落入了他的鼻子里。

      鲨鱼在海中能够嗅到几公里外的血腥味,伊月虽然是人类,但却也是个武功通玄的绝顶武者,连战力不过百的元十三限都能凭神念锁定三公里外的敌人发动伤心小箭,一箭穿心,几十丈距离对他而言自然是算不了什么。

      至于没有打斗的声音传来,应该是被下药迷晕后在昏睡中被人杀死。

      “出事了!我先行一步——”

      伊月起身,身若游龙,眨眼间便跨越数十丈距离来到了那艘船上。

      这样夸张的速度让刚刚踏出舱门的王小石,以及才抱着刀起身的温柔不禁一呆,一时间连接下来要干什么都差点给忘了。

      “嘶!世上居然有这么可怕的轻功!”

      “哼!之前逃跑的时候都没见他跑这么快!”

      两人很快回过神来,怀着不同的心思追了过去。

      尽管他们知道,以伊月的武功对付那些匪徒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一来以防万一,二来也是想近距离看看国色天香的雷纯,所以两人还是跟着来到了船上。

      此时,船舱内除了雷纯和她的几个侍女外就只有一个中年汉子还是活人。

      雷纯的护卫已经被这些迷天盟的人下药后暗杀,而这些迷天盟的人如今也已经死在了伊月的‘春雨’之下。

      和白愁飞惯用‘惊蛰’不同,伊月虽然受到白愁记忆的影响变的杀伐果断,但到底手段要稍显温和了一些。

      而且在拥有白玉京的武学修为后,原本单一的指法,被其两两融合威力倍增。

      像是‘立春’‘雨水’融合成的‘春雨’威力已经不比他原本压箱底的三指弹天第一式‘破煞’逊色了。

      三指弹天每次使用都会永久性的削弱真气上限,极难恢复,这也是为什么明明前期白愁飞的武功在王小石之上,但是几场大战下来却已经不如王小石的主要原因。

      但是惊神指就没这种弊端。

      可以说,即便不用剑,他如今的武功也已经不逊于此时还没成长到巅峰的关七和元十三限,达到超一流的境界了。

      春雨一出,未中招的雷纯等人直觉一股暖意袭来驱散了心中的恐慌和寒冷,只有中招的那十几个迷天盟弟子才能察觉到,初春的雨滴是如何的冰凉。

      然后他们就将在这冰凉的雨中永坠黑暗。

      这样的威力让伊月情不自禁的有些得意,直到王小石和温柔到来,他才想起来现在好像并不是得意的时候。

      因为就在他得意的时候,雷纯已经悄悄用她暗藏的准备用来自尽以免受辱的毒针杀死了仅剩的那个心惊胆战的中年汉子。

      她并不想让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乃是六分半堂总堂主雷损的女儿,至少现在在无法保证安全的时候还不想。

      当然了,因为婚约的事,她本人也很讨厌‘雷损女儿’的这一身份。

      “他死了?中毒身亡?”伊月挑了挑眉,故作不知的淡淡说道。

      “许是他嘴里藏了毒,见计划失败便咬毒自杀了吧!”

      “那姑娘可知他是什么人?又为何要出手加害姑娘?”

      “他们是迷天盟的门人,迷天盟近年来在江湖上为非作歹,许是看上了我这大船这才要谋财害命吧!”

      说到这,雷纯化被动为主动,道:“小女子田纯,京城人士,还未请教三位恩公高姓大名?”

      “在下白愁飞,这两位是我的朋友,王小石和温柔......”

      说着伊月将他白天如何凑巧发现船上的蹊跷又为何等现在才出手全都告诉了雷纯,他可不想雷纯以为他是另有所图。

      虽然他确实对雷纯另有所图没错。

      “可惜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害的姑娘的几个护卫惨死,实在罪过。”王小石在伊月说完后开口说道。

      他倒是没有怪伊月的意思,他盯了一天都还是来晚了,要怪也是该怪他自己才是,事实上他就是在责怪自己没能尽早察觉。

      “白兄猜测今晚对方很可能会动手,可惜我还是不够重视,早知如此我就应该提前来这附近守着的。”

      王小石说完,伊月和雷纯心中都是一阵无语。

      早在这里守着?那雷纯洗漱更衣就寝岂不全被王小石给看到了?她虽然是江湖儿女但也还没有不拘小节到这种地步好么?

      在这年头,女儿家的贞节大多数时候可比自身性命都重要多了。

      “王公子不必为此自责,今晚要不是你们三位,小女子可不堪设想,唯求速死,这大恩大德,活命之情,小女子永志不忘!”

      雷纯说的非常认真,她此时还没有因为雷损的身死,以及自己被文雪岸糟蹋而黑化,虽然有点小腹黑,杀伐也非常果断,但是对于朋友和恩情却是非常的看重的。

      由于船上死了很多人,需要好好收拾一番,热情好客的王小石便邀请了雷纯去他们的船上暂作休息。

      雷纯自然不会拒绝。

      她对伊月三人的身份来历也是好奇的很呢。

      可惜白愁飞虽然行走江湖多年,但之前一直用的别的马甲,还是好几个,这是做足了准备才第一次换回了真名,雷纯根本没有听过。

      王小石更是第一次下山,他不说雷纯也猜不出他们的来历。

      倒是温柔。

      身为‘洛阳王’、‘大嵩阳手’、天下第一用毒家族‘老字号’温家掌权者之一的温晚之女,同时还是小寒山派红袖神尼的关门弟子,更是金风细雨楼楼主苏梦枕的小师妹。

      雷纯对她的名字不说如雷贯耳也差不多了。

      在她的主动下,不需要刻意讨好,天真烂漫的温柔对她的印象很快就完成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才回到船上,两人就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了。

      伊月和王小石跟在她们后面,见状也是微微一笑。

      雷纯虽然对敌人很绝,但对朋友,尤其是对温柔那是比对亲姐妹还要好了不少。

      事实上,两人当初一同被文雪岸抓住,文雪岸本来是想先对温柔下手的,可是雷纯这时却主动开口替下了温柔,牺牲自己保住了她,这种牺牲就连很多亲姐妹恐怕也做不到吧。

      不久前的遭遇并没有给雷纯造成多大的影响,身为雷损之女虽然受限于体质太弱不能习武,但是一身气度和胆识却并不比很多成名高手逊色多少。

      温柔白天采买的零食小吃被她很大方的拿了出来。

      然后又让船上的厨子温了壶酒,做了几个好菜,四人把酒聊天,一直到了后半夜才各自回房休息,而他们之间的距离也通过这次聊天拉进了许多。

      尤其是雷纯善琴,王小石善箫,白愁飞善歌舞,都是精通音律之人,这种知音关系更是比普通朋友肯定是要更加亲近的。

      所以在回房休息前,温柔提出接下来四人同行的时候雷纯很高兴的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的十多天时间,四人乘船一路同行,感情也在迅速的升温。

      只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却是有一点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