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口肉番漫画之色狼游戏

      “真有意思。”

      陈炀眼神闪烁。

      他看着暴走的慕容菁,嘴角微微翘起。

      看得出来,慕容菁并非疯了,也不是被小熊附身控制住了。

      而是慕容菁长久以来被囚禁的本心,开始解禁了。

      之前她被打击,被欺压,本心被自卑怯弱牢牢地束缚住。

      此刻,被笑之妖施展能力,她有了直面本心的勇气。

      又加之小熊附身,给了她一股强横的力量,让她有了抗衡的勇气和资本,这才出现了现在的暴走。

      这是她本心力量的一次释放。

      “小姐会不会从此变成这样?有点可怕哦。”黄莺儿有些不安道。

      “不会。她身上的力量不会永远存在。但从此以后,她会变得更加勇敢。”

      慕容菁抱着小熊冲了出去。

      陈炀抱起黄莺儿,立马跟了上去。

      身后传来柳欣楠惊惶的呼声。

      ……

      春晖院,在垂花苑的后方。

      这里是慕容勇的居所。

      在慕容主簿娶柳欣楠之前,这里一直属于慕容菁居住。

      柳欣楠生了慕容勇和慕容雪之后,这里便归了慕容勇。

      而慕容菁被赶到偏僻的竹林小屋去住。

      此时,慕容菁正朝着这里冲来。

      这里是她心心念念的所在,多年来她一直想要搬回来。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现在,她感受到小熊带给她的勇气和力量,终于不再掩饰自己的欲求。

      但她同时也略感奇怪。

      “我是不是被邪魔附身了?”

      “为什么我会如此疯狂?”

      “我感受到一股不属于我的力量,它在我的体内流转。”

      “但不知为什么,这种感觉,我还挺喜欢的,哈哈哈哈。”

      “不管了,哪怕是梦,我也想要拥有这样的力量。”

      “在梦醒前,在死去之前,我想要放肆一回,我想要疯狂一回。”

      “我不愿再忍气吞声了,我想要夺回我的春晖院,那里有我和母亲最多的回忆。”

      慕容菁想到这里,脚步更加急促。

      附着在她身上的熊影,感受到主人的意志,开始狂奔起来。

      奔跑的慕容菁速度越来越快。

      她撞飞石栏。

      撞飞家丁。

      撞飞拦截的悍仆。

      在一段斜坡的路上,慕容菁四肢着地,真正像一头熊一样狂飙起来。

      到了。

      春晖院紧闭的院门,被她扑飞而起,直接撞飞。

      ……

      此刻,春晖院内。

      十岁的慕容勇正在侍女的伺候下,正在院子里,一边赏雪,一边悠然洗着牛奶浴。

      一个侍女拿着陶罐,给浴桶里加入温热的鲜奶。

      啪!

      慕容勇突然扬起手,一个耳光打在旁边侍女的脸上。

      “我说了,我要六分温热的牛奶,你这滚沸的倒进来,是想要烫死我吗?”

      侍女捂着脸不敢说话。

      “笨死了,笨死了,快点给我滚出去。”

      “还有你,不要在我面前穿有格子纹的裙子,赶快脱掉!”

      侍女惊慌失措,战战兢兢。

      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小公子生气。上个月刚有一个侍女,被慕容勇砍了手掌。

      就在这时,院门突然被撞飞,怒气冲冲的慕容菁冲了进来。

      慕容勇吃了一惊,喝道:

      “喂,你谁啊?给我滚出去。”

      “嘿,叫你呢,你别踩坏我的金羚毛毯。”

      慕容菁直接走到他的面前,一把捏住脖子将他提出来,扔给旁边站立着的侍女。

      “在我想打你前,赶紧消失在我的眼前。”

      慕容勇脸色气得煞白,喝道:“来人啊。哪里来的贱婢,给我拖出去剁了舌头。”

      慕容菁反手给他一个耳光。

      一脚将那雪白的奶桶踢碎。

      她的目光看向院子的四角,眼神疯狂又愤怒。

      “全都变了,我的春晖院不是这个样子,嗷!”

      慕容菁嘶吼一声,犹如巨熊狂啸。

      抱着慕容勇的侍女腿脚一软,跌倒在地。

      慕容菁冲向屋内。

      珍贵的楠木桌子,双掌击下,拍成碎片。

      墙上挂着的虎头,一脚踢飞。

      黑玉制成的餐桌,一肘砸裂。

      锦缎丝绸织成的窗帘,撕为碎片。

      博物架上收集的各种珍奇,一拳一个,全部击飞。

      铺在屋内的地板也连片掀飞。

      平时跋扈嚣张惯了的慕容勇,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见过这等疯狂的女人。

      他大张着嘴,哇地哭了起来,旋即被抱着他的侍女捂住。

      “不能哭,小心她撕了你。”侍女紧张道。

      慕容勇紧紧咬住嘴巴,呜呜咽咽,不敢啼哭。

      侍女抱着他,跌跌撞撞逃出院门。

      良久以后。

      慕容菁终于平静下来。

      附着在她身上的熊影,一点点消逝。

      陈炀和黄莺儿走了进来。

      “小姐,你没事吧?”黄莺儿担忧问道。

      慕容菁看了看四周的狼藉碎片,哑然一笑。

      “没事。这种感觉真好啊,哪怕只是一会儿,也值得了。”

      正在这时,奶妈蒲春华走了进来。

      慕容菁过去搀扶着她,两人抱在一起哭了起来。

      “小姐,老爷被柳家陷害,关在太守府出不来了。”

      慕容菁安慰道:“没事,我来想办法。柳欣楠那恶妇现在何处?”

      蒲春华止住啼哭,道:“柳欣楠跟闻忠一起,带着许多仆从跑了。”

      慕容菁道:“跑得好,最好别让我见到她。”

      蒲春华上下看了看慕容菁,摸了摸她的脸颊,笑道:“菁菁长大了。看到你本事这么强,我也放心了。”

      她看到陈炀站在一旁,便知趣地笑道:“我去安排侍女过来收拾,小姐先到中堂歇息。”

      蒲春华走后。

      慕容菁看向陈炀,深深鞠了一躬:“谢公子帮助。”

      陈炀摇了摇头:“举手之劳而已。对了,慕容主簿大人被太守抓捕入狱,这是为何?”

      慕容菁道:“这事我也不知。不过,我与太守之女覃夏关系甚好。我想通过她先打探一下,再来决定如何处理此事。”

      陈炀道:“也好。若是方便,有机会进入太守府,望姑娘能带上我。我也想去拜访拜访太守大人。”

      慕容菁脸上一红,不知该如何接口。

      黄莺儿噗嗤笑道:“陈公子,哪有让我家小姐带一男子出行的?这样可是会让别人误会的。”

      陈炀也是一怔。

      是哦,这个类似前世古代的世界,还是很讲究礼法的。

      慕容菁笑道:“公子,其实也有办法。后天,将军府的苏轻姑娘过生日,公子你是邻居,何不登门大大方方送上一份礼物?那天覃夏姑娘也定然会来。这样大家熟识以后,交往起来也更加方便了。”

      陈炀拊掌道:“这样最好,不唐突,最是自然。说来可笑,我府上搬来这里快一月,还未登门拜访过邻居,真是汗颜。”

      慕容菁笑道:“那是因为公子低调。”

      陈炀看慕容府的事处理得差不多了,便想起身告辞。

      这时,左眼瞳孔中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主人,我感受到一股力量在窥探这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