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最痛

      “哲别,给你几天时间,处理一番木真身后之事,这段时间你自己好好想想,若是届时你还想跟随我左右,便来找我。”

      李长生安抚了一番皇宫内外的蒙元人,随后将哲别带到一处安静所在,与其说起了这番话语。

      哲别身材宽阔,长相粗犷,他诚心道:“哲别想要跟随上人赎罪的心思,坚若磐石,是不会改变的,当然,木真可汗的身后事也需要料理一二,如此,哲别便先去处理这些事情,随后便追随上人,希望您到时候不要嫌弃在下粗鄙便好。”

      李长生淡然点了点头,随即手掌一翻,一个迷你金色帐篷出现在掌心,他挥手之间,那金色帐篷脱离掌心,随后迎风见长,眨眼间,便暴涨成方圆十数米的金色大帐。

      李长生指了指金色大帐,淡淡开口,“到时候,你来这里寻我便可。”

      眼见李长生挥手间弄出一顶金色大帐,苏若兰与玲珑两女自是惊讶万分,而一旁的哲别更是双眼圆睁,惊呼出声,“天啊,长生上人竟然得到了我蒙元故老相传的圣物法宝‘金帐’,真是令在下吃惊非小!”

      说到此处,哲别这五大三粗的汉子,双眼发亮,仿佛看到了稀世奇珍一般,兴冲冲道:“据传,这‘金帐’之内乃是一处可随心而变的空间居所,其内灵气充沛,修炼绝佳,居住环境更是豪华无比,乃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空间至宝!长生上人,能否……能否让在下去里面一观?我哲别,就算是死,也无憾了。”

      被他这么一说,苏若兰乃至玲珑两女也都无比好奇起来,天下间真有这等奇妙之物么?

      当即,苏若兰与玲珑两女看向面前那硕大无朋的金帐的目光,都带着丝丝希冀与期许。

      “自无不可,大家一起进来看看吧。”李长生既然将这件刚刚签到的法宝拿出来,自然不介意让众人进入观看。

      接下来,哲别、苏若兰、玲珑三人便怀着无限向往的心思,跟随李长生向着‘金帐’之内而去。

      关于这件刚刚签到来的法宝,李长生抽空研究了一下,发现,它是一个极其不错的空间类法宝,正好解决几人居住的问题,于是这才当场取了出来。

      蒙元皇宫这里的龙气还没有签到而出,接下来恐怕还要待上几天,李长生自己当然无所谓,但玲珑乃至苏若兰这两女就有些不好办了,恰巧,他之前签到出来如此一件法宝,此时间正好使用。

      几人刚一进入‘金帐’,便有一股浓郁到极点的灵气铺面而来,修为只有武道四重天的苏若兰,甚至呼吸了几口灵气,便感觉自己的修为提升了不少!即便是哲别与玲珑两人,也在这浓郁的灵气当中,有些熏熏然。

      然而,还未等几人对浓郁灵气做过多惊叹,眼前闪现的一幕幕便让大家都齐齐惊呼起来。

      目之所及,只见金帐内竟是别有洞天,花鸟鱼虫,样样俱全,让人看上一眼,便有赏心悦目之感,当真一派世外桃源之景。

      走过偌大的‘院落’所在,便是一处处精致无比的房间,样式齐全,古香古色,让人颇有些目不暇接。

      随便推开一处房间,内里厅堂居室应有尽有,灵气之充沛比‘院落’中还要更甚。

      别说是苏若兰与玲珑两个女人,就算是哲别这等粗犷的汉子,在里面转了一圈,也有些流连忘返,不想出去了。

      玲珑这女人领地意识还是很强烈的,此时间,她以‘女主人’的身份自居,对于哲别这等‘外人’,自是三言两语之间,就将粘着不想走的这家伙给打发了出去。

      哲别憨憨的走出金帐,回头再次观看,便是惊诧发现,即便以他九重天的强大修为,也无法感应到金帐所在!

      “不愧是故老相传的圣物!其神妙之处,不是我这等粗人可以想象的。”

      箭圣哲别不由喃喃低语。

      “也就是长生上人法力通天,刚一到达蒙元皇庭,便将这等至宝得到手中,而我蒙元之人,一代又一代生活在这里,却是从未有人能窥探出至宝分毫。”

      哲别感叹了一句,便不再过多停留,快步而去了。

      金帐内,随着哲别这个外人离去,几人明显都随意了不少,玲珑更是女主人一般道:“若兰师妹,这里房间众多,你自行挑选一间合适居所便好。”

      说罢,她一拉李长生,眉目含笑道:“相公,奴家有些疲乏了,陪我回房休息吧。”

      说话间,不待李长生回应,便挽着对方的胳膊,两人成双入对的进入了金帐内的主房之中。

      苏若兰呆呆看着两人亲昵的身影消失在房门背后,其脸上闪现出不忿、羞赧、酸涩、不甘等种种情绪,不过,随之都在一声轻叹中,化为了乌有,她振奋精神,迈步走入一处居室,带着坚定无比的神色,将房门关闭了开来。

      现在我苏若兰实力低微,抢不过你,暂且让你嚣张一段时日,待我实力提升上来,长生师兄,还是我的!

      宽敞的主房内。

      “仙子还没演够么?再这么亲昵下去,我就要将你带到卧室中去了。”李长生的声音不由响起。

      “李魔头!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玲珑仙子气咻咻的甩开李长生的胳膊,自顾自的四下观赏起了屋中一个个精巧美丽的小物件。

      李长生看着对方那喜笑颜开的模样,不由无语,“喂,你怎么打算的?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难道还不想说说么?”

      “说什么?你这人真是莫名其妙。”玲珑仙子心情看起来很是不错,流连于一个个精巧的物事之间,好奇心极强的这碰碰那摸摸,别提多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李长生无奈,只得摊牌道:“这些天,我一直都在忙碌,你怎么没有趁机逃走?还有,你从上界而来,难道就没想着返回上界的事情么?你这一副在这里耗下去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