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和人妻里美尤利娅

      刘成凯刚想要谦逊几句,病房门又被推开了,从外面进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正是押车的小王,跟在后面却是那个麻脸的警察。

      原来,小王也通过他房间的窗户目睹了刘成凯勇斗众打手的整个过程。他看得嗔目结舌,但眼看刘成凯遇险,自己哪里有胆量下去救人?

      他完全都看呆了。

      直到警方人员控制了现场,并在搜查房间时,他被当作嫌疑人,让警方控制起来了,他知道自己的性质,就算不当作酒店的打手,也会被视作不良的客人。他于是急中生智,就把刘成凯抬了出来,并说跟英雄是一起的。

      于是,警方就他借口来医院探望刘成凯的时候,决定派一名干警‘押送’他去。那个麻子警察自从接受于振江的嘱托后,就一直留意梁雪梅的证词。他当然趁这个机会要自告奋勇来了,就想再探听这个知情女孩的口风。

      小王一见到刘成凯,就立即抢步上前,紧紧握住了他的手,并问寒问暖道:“老刘,您没事吧?要不要紧呀?”

      刘成凯一看是他,心里显得相当讨厌。但碍于情面,只好应酬了几句。

      小王平时就是一个马屁精,只见他一伸大拇指道:“老刘,我眼看英勇地阻击这伙犯罪分子,真是一个大大的英雄啊!我跟着您都沾光,我当时只恨自己没有本事,否则我就跟您一起并肩战斗,好好教训这帮狗日子的。”

      刘成凯淡淡地说道:“你不帮忙正好,要不我还要分心照顾你呢。”

      “就是,就是!我知道自己不济,又怕分您的心,所以才暗中不动,等待机会。”

      麻脸警察见他这副嘴脸,鼻子不禁哼了一声。他不再听小王胡吹下去,暗中留意了一下梁雪梅,并靠近她问道:“我们昨晚牺牲的同志在临终前没对你说交待什么话吗?”

      “他是说了··”

      麻脸顿时紧张起来了,不由看看旁边的刘成凯和左建军。

      “你不会听错吧?一定要想好了再说。”麻脸开始错误地诱导道。

      刘成凯一听,心里不由划了一个问号,雪梅还没说什么,这位警官为什么紧张呢?

      梁雪梅赶紧继续讲道:“他当时向我说出一个名字,好像是犯罪团伙的头子,可是我当时又害怕又紧张,已经记不起那个名字了。”

      麻脸警察一听,心里倒松了一口气,“既然是这样,你要想清楚了再说,千万不能瞎说,别冤枉了好人啊。”

      他又问候了几句刘成凯,就借口出去了。他接下来要去医院面见于振江,把了解到的情况汇报给于振江。

      刘成凯见小王还在跟自己磨叽,不得不打断道:“小王,你跟老板联系了吗?”

      “哦,还没有呢。”

      “那你赶紧给老板打一个长途电话,把我的情况向他介绍一下,我这个样子是一时不能开车了,你跟老板商量一下,想法子把货车开回去吧。”

      “那好吧。您就安心养病吧。我现在就出去联系老板。”小王说完就溜溜走了。

      刘成凯看他出门后,又看看梁雪梅,然后说道:“你刚才的话说错了,真不该对那位警察那么说话。”

      梁雪梅立即愣住了,看了一眼身旁的男朋友,然后问道:“刘大哥,我哪里说得不对了?”

      “你既然记不起卫东提到的名字,就不能贸然说听说过,这会给你以后安全埋下隐患的。要知道,那个黑窝点的罪犯远没有被铲除,老板娘都下落不明,他们很可能再对你不利。”

      左建军也感到颇有道理,于是附和道:“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我们以后真要慎重一点呀。”

      梁雪梅有些不以为然,心里暗道,我是跟警察说了,又不是外人呢。

      再说老板娘齐晓云昨晚安排好后,就去酒店的财务室,把所有的现金都放入自己包里,准备撤离后带走。就在这时,听到外面传来了打斗声,她伏在窗口一看,正是‘卧底警察’跟自己手下人厮杀。她心里立即凉了半截,没想到自己手下最得力的人也没有制住他。他在外面这么一闹,酒店等于完全暴露了,警察很快会闻讯赶到。她心里暗暗叫苦,知道大事不好了。

      她知道酒店弄成了这样,‘老板’不会轻饶了自己。自己本来就是老板手里一张牌,就算日后见到了老板,自己也不会有好果子吃了。她于是决定,趁混乱时,自己悄悄逃走。

      她带好所有的‘金银细软’悄悄溜出了后门,再启动停靠在那里的一辆‘桑塔纳’。神不知鬼不觉地开出了酒店——

      她开车沿着一条国道,往自己老家方向逃窜——

      她开了一夜的车,快到天亮时,已经是有困又乏了,便把车停在公路边,打算在车里打一个盹再走。她停好车后,又有点‘内急’,如果一直憋着,可无法休息好,于是她就下车想解决掉。

      她停车的地方是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她下车后,本来就可以就到解决。可她多年的习惯,感到有些不雅,就下了公路,来到了下边树林里。

      她往里走了几步后,就解开腰带蹲下来方便。但她做梦没有想到,就在这片树林里,还潜伏着两个黑影。

      那两个黑影本来是在树林里休息,当老板娘齐晓云的车停下来时,就引起了他俩的注意,也立即精神了起来,正巧看到齐晓云下车进树林解手的全过程。

      他们相视一眼后,都觉得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便悄悄摸了上去——

      齐晓云刚刚站起来,还没来得及把腰带扎好了,其中一个男子就从她背后扼住了她的脖子,她顿时吃了一惊,刚要叫出声来,就被那人的另一只手捂住了嘴,再也发不出声来。

      另一个男子一弯腰操起了她的两条腿,两个男子抬着她,一直向树林深处遁去——

      齐晓云虽然动弹不了,但她心里清楚,自己遇到打劫的了,这真叫真李逵遇到了假李逵。

      那两个男子一直把她抬到了几十米远的树林深处,才把她放下了。

      齐晓云是一个‘老江湖’。她知道为了保命,是不能挣扎的。她即便被那男子松开自己的嘴巴,也没有大声呼救,而是镇定地问道:“两位兄弟是哪条道上的?”

      那两个男子见她居然不害怕,也大出意料之外。其中一个男子冷笑道:“这你不需要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

      齐晓云为了减轻对方的敌意,于是就讲道:“我是从怀化来的,去省城看儿子,我知道两位兄弟不容易,只要能放我一条生路,我愿意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你们。你们看行不行?”

      其中一个男子打量了她一眼,并问道:“你带了多少钱?”

      齐晓云心里清楚,自己如果说少了,那也是没用的,因为自己落到他们手里,他们会随时过去到车里搜查的,但如果实话实说,那对方听到那么大的数目,更不会留自己活口的,怎么办呢?

      她想了想便一咬牙道:“不瞒两位兄弟说,我带了很多钱,想在省城投资做生意,我看两位兄弟都是‘实在人’,干这一行一定是被生活所逼,我看你们就跟我干吧。我决不会亏待二位兄弟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