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完整在线播放

      看着大家震惊的表情,张平很淡然的表示:“大家不用震惊,我确实是炼气三层的境界。不过情况稍微有点特殊。

      大家也知道,我之前多次前往东海大学。主要是因为我的灵根特殊,需要特殊的修行功法。而这个修行功法目前只有东海大学拥有。

      这种功法大家可以上网搜索,百日筑基。”

      大家立即搜索,不一会相关信息就出来了。百日筑基的功法,本来就不是秘密,一个已经被淘汰几千年的功法。

      不过,在游戏、影视、文艺、乃至科研、私立学校、宗教等,还是经常有百日筑基的影子。

      “先筑基后炼气。原来如此。”大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不是不能理解的怪物。

      但随后大家又开始发酸了。

      刘少兵悠悠的读着一条百科信息:“百日筑基有成的,相当于半只脚跨入筑基期。只要修行到炼气九层巅峰,就能自然的进入筑基期。完全没有门槛。”

      楚依依都有些震惊,“没想到啊,我们当中最先达到筑基期的,竟然是你。一步登天,说的就是这个吧。”

      郑绍军呆愣愣的看着张平,喃喃自语:“我就说,你不对劲。果然!”

      大家不说话了,忽然感觉压力好大。

      通用功法是先炼气后筑基。但算能修行到炼气九层,最终可以筑基的,也不是很多。哪怕现在的楚依依灵根变异,也只敢说筑基‘应该没问题’。

      可张平呢,人家已经一只脚跨入筑基境界了。只要修为补上去,就是一个筑基期。

      哪怕现在还是炼气期,也拥有部分筑基期的威能。比如,飞行。

      虽然只能贴地飞行,还需要借用一点风的法术。但人家那是真正的飞行,不用像自己那样,还要踩着法术才能勉强腾空一点点。一旦真气耗尽了,又成了落毛的凤凰。

      张平走到场地中央,对还在发愣的高云河招招手,“喂,还打不打了?”

      四周同学们爆发出怒吼:“打啊,打死这个银币!”

      “对,打死这个大银币!”

      “太可恶了,刚刚战斗的时候,还以为他就是一个炼气三层的,就没用力。结果人家竟然是筑基期。”

      一片喧嚣中,高云河面色缓缓沉稳下来,他拖着双手长刀,缓缓向张平走去。“很好,之前还想着和你一个炼气三层的对战,有些欺负人。

      虽然你只是炼气三层。但加上百日筑基的特性和部分筑基期的威能,你的实际修为应该提高一个品级。

      炼气境界,三层为一品。应该将你当成炼气六层的看待!”

      张平摊手:“怕是不行。不过应该可以当成炼气四层巅峰、或者炼气五层初级的样子吧。

      具体如何,我也不清楚。

      正好,借你的手试试。”

      “嘿嘿,我很乐意砍你这个大银币!”高云河走到张平面前,想了想又后退了三米左右,最终两人距离约20米。

      张平看的很无语——喔艹,白瞎了你这个大个子,还有炼气六层的修为,你胆子咋这么小。

      不过稍作深思,张平却不得不承认:高云河的警惕是对的。

      小心无大错。自己这些年不也是如此过来的嘛。正是因为小心,才能拥有现在的根基。

      张平缓缓拔出自己的长剑。长剑黝黑,隐隐有一分玉色光泽。其上隐隐有淡红色的纹路流转。

      不过张平并没有激活阵法,而是简单的当成普通的长剑使用。他想要试试自己真正的战斗力如何。

      聚风术、疾走之风加持,加上完全放开的筑基期的小小天赋,张平的速度远远超过同学,。只一眨眼,就来到了高云河身边。

      高云河却是早有准备,身边当当当的出现三道‘抗拒风环’。

      相比于抗拒火环,抗拒风环速度更快,但防御稍弱。不过接连三道抗拒风环,却让飘在天上的张平,不受控制的后退。

      果然,高云河战斗经验丰富,第一时间就针对张平的弱点做出了反击。

      随后高云河双手抓着长刀,脚下同样闪过疾走之风,闪电般扑向张平。狂暴的身影如同神鹰捕猎,高壮的身影灵活无比。

      面对如此的高云河,张平并没有盲目的攻击,而是接连丢出三道风盾。但张平对风盾的使用方法也与众不同,而是距离身边老远,阻挡敌人攻击的路线。

      高云河手起刀落,刀锋上有风刃的气息闪过,三道风盾直接被撕裂。

      “不对……”高云河顿时发现问题,三道风盾几乎没有丝毫防御力,空有其型。

      下一刻张平发动聚风术,四周破碎的风盾在聚风术的效果下,开始胡乱的聚集。张平虽然没有修行‘混乱之风’,但却依靠自己对法术等的理解,硬生生用组合技能,实现了混乱之风。

      当然,和真正的混乱之风还是有差距的,但这并不能否认张平的优秀。

      看到这一手,旁边的校长都忍不住点头。

      高云河微微后退,看着围着自己绕圈、缓缓靠近的张平,身体缓缓调整,他竟然在张平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不像别的同学,自己可以站着不动,对同学说:来,自己动。现在需要一起动。

      对峙片刻,张平再次主动攻击。依旧是疾走之风,但却被张平玩出了花样。

      因为张平本身就能‘悬浮’,疾走之风不需要承担体重部分,只需要给张平水平移动的力量就足够。

      因此,张平的疾走之风更快,更加变幻莫测。或急或慢、或变或幻,完全违背了一般的物理规律。

      高云河警惕。

      忽然,张平进攻了。直线进攻。

      高云河不相信,做出防守姿态,并做好变化准备。

      结果张平真的就这么莽了上来。沉重的双手剑如同铁棍一般砸向高云河的脑袋。

      高云河横刀阻挡。心中有些无语:合着你之前变化那么多,就为了莽上来?有什么意义!

      重剑落下,高云河终于感受到了不对:你力气有点大!

      铿锵一声巨响,难以想象的力量传来。高云河手中长刀几乎拍在自己脸上。总算反应快,迅速后退。

      可下一瞬间,高云河眼神收缩:一点寒光扑面!

      高云河汗毛倒竖,他可是看到过张平的这‘一点寒光’的威力有多大。想都不想,面前瞬间凝聚三层风盾。

      噗嗤噗嗤。

      接连两声,前面两层风盾被洞穿,第三层风盾终于险之又险的挡住了寒光。

      也多亏高云河修为高,风盾更加坚固。

      脚下疾走之风不停,高云河闪电般后退五米之多,才终于停下脚步,看着前面持剑而笑的张平。

      张平并没有追击,而是对高云河……勾了勾手指。

      “哇……”不少女声惊呼。

      此前大家和高云河的战斗,高云河基本上都不挪动脚步,甚至不用主动攻击。

      这是高云河第一次被击退,而且很是狼狈的跑出五米之多。现在,张平竟然还要勾手指。

      霸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