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中直人

      说起来,人家这号称江州第一大警署的地方还真是免费服务。

      车拿回来,根据之前的租车合同对照以后,出示追赃证明就完事可以开走。

      所以赵德柱觉得做面锦旗感谢下也是应该的。

      但他顺便就想起,自己那红马球包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

      不也应该这样去感谢下?

      找曾警官去查了查电脑,立刻知道是归属在那边的区分局。

      赵德柱顺路做了俩。

      回来果然是连那位老所长都被叫出来,有个标准的赠送锦旗小仪式。

      因为据说程庭已经又出任务去了,曾警官当仁不让的扶着锦旗另一边,骄傲又认真的敬礼合影完毕,送赵德柱出来上车。

      然后才低声:“我怎么发现你这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在我们所有三起案件名字,还在那边区分局有一起,这也太频繁了吧?”

      赵德柱顺口:“有缘呗,走了啊。”

      曾警官跟着车窗追两步:“我知道你在哪里了,好好照顾黑娃,我有空去看它!”

      赵德柱摆手说好。

      把车汇进已经喧哗热闹起来的都市交通里。

      黑娃睁大乌黑的眼睛,憨嘟嘟的在副驾驶看着这陌生的大城市,朝赵德柱这边又挪了些。

      从来没兴趣养宠物的赵德柱,看看这暖水瓶大小的狗子,随手摸摸那全身黑卷的毛,狗子马上就舒坦的翻过来等着他做SPA。

      笑起来的赵德柱,脑海里居然都在想要不要做点宠物生意?

      一定要做大做强的那种。

      他是真的在用心想自力更生。

      果然,带着锦旗找到那边分局,又进行了一遍赠送仪式。

      然后人家也态度很好的把涉案财物合影拍照还给了他。

      高级货就是不一样,虽然外面被烂泥塘的染黄了不少,但里面一点都没受到侵蚀,球杆就更没有损伤了。

      赵德柱昨天还有点郁闷的事业终结心情,舒畅不少。

      当然,黑娃寸步不离的跟着他,非要参加仪式的可爱样子,也有很大功劳。

      等他把车开回西南城市学院的时候,得到了学生们的热烈欢呼。

      相比球包失窃那天刚看见这辆车,大家那时候还根本不敢随便驱动车辆。

      现在已经完全能区分出新旧好坏差别。

      更知道这辆车经历了被骗走、贩卖到几百公里之外。

      还是刘江涛他们亲手把GPS模块给藏到车里。

      现在赵德柱居然真的把车找回来。

      所以脸上带着的惊奇、欢喜是真挚的。

      女生们更是爱不释手的把黑娃抱过去,如果不是狗子拼命叫唤,估计连所有权都要被夺走。

      负责驾校学习的陈磊把几百号学员的考试班次表列给赵德柱看。

      他们几个已经参加了本周的第一轮理论考试。

      后面几乎每天都有三到十人要去参加考试。

      整个驾校的学习氛围,绝对比这野鸡大学的课堂学习浓厚多了。

      周梦霞也把几百号报名的名单,收支账目,目前发到“教练”们手里的补贴,都列成表格给他看。

      还是用圆珠笔画的表单呢。

      赵德柱觉得还是要学会用电脑做表格吧。

      财务只好说自己已经在学了,只是没打印机。

      买呀,身上又有十来万现金的赵德柱,明显重新阔绰起来。

      顺口跟杨倩和黄盼盼交流自己决定完全放弃汽车租赁的原因。

      但大家学了车,有什么生意可以做呢?

      又或者根据大家的特长,搞那个婚礼庆典公司怎么样?

      赵德柱知道这个市场其实也蛮大。

      黄盼盼居然松了口气,说搞婚礼庆典怎么都比买一堆车让她觉得轻松多了。

      杨倩则笑他:“比上回酒生意放弃掉,心情要好得多?”

      周梦霞猜测:“这次没亏钱嘛。”

      赵德柱摇头:“看起来是搞了些钱,还有几辆车,但这次去高原真的挺吃苦,最主要是这汽车租赁生意……看起来很有前途的,我怎么就找不到地方下嘴呢。”

      男生普遍不敢说话,刘江涛就只会拍胸口:“没事!我们就算开着车去下乡卖货,也绝对能把驾照利用起来!”

      周梦霞也连忙点头:“对对对,这个生意有车就好做得多。”

      赵德柱没来及细问。

      因为明明是上课时间,好多学生却偷跑出来学车。

      高尔夫班这才得知赵德柱回来的消息,沈佳凝气喘吁吁的下来把他拎回去上课。

      剩下男生把捷达王弄走,女生把黑娃抱了去。

      等打完一天的练习杆课程后,赵德柱就看见捷达王和狗子都给洗得干干净净了。

      不知不觉他确实成了这所学院,超越所有学生的存在。

      起码他在寝室养宠物也没人来管他。

      刘江涛打包票,说自己对养猪养狗绝对擅长,这事儿包在他身上。

      所以等这周去高尔夫球场实习的时候,赵德柱就把黑娃丢给他照顾。

      狗子还多舍不得的嗷嗷叫。

      除了球场的大巴车照例接人,赵德柱自己也开上了捷达王。

      主要是给杨倩、黄盼盼她们几个参加第一批次驾照考核的指导上路状况。

      当然车还是他来开,一路上前方有什么情况,应该怎么应对,

      但高雨欣却当仁不让的占了副驾驶,说去高尔夫球场,当然应该她来接待好各位学姐。

      杨倩、黄盼盼她们都看出来高妹对赵德柱的觊觎之心,贼笑着嗯嗯嗯看戏。

      其实赵德柱对攻击性比较强的女生,下意识的就要防备些。

      所以又下意识的会照顾周梦霞、沈佳凝这样柔弱点的小女生:“你上回说那个下乡卖货是怎么回事?”

      平时就看得出来,周梦霞应该偏农村一点:“我爸妈……是在城里打工的,所以我以前大多数时候在乡下跟爷爷奶奶生活,乡下其实有那种流动卖货车,冬天、过年都是这种车的旺季,羽绒服啊,年货啊,腊肉啊什么的装满沿着乡镇街道这样卖过去,生意很好的。”

      赵德柱脑海里面难免会跟后世的网络购物联系起来。

      他再不谙商业,不懂经济,后世的实体销售被网络购物打得落花流水还是知道的。

      已经经历过两次失败的他,本能的反应就是,这个项目能做大吗,能做得长久吗,核心能控制在自己手里吗?

      其实赵德柱自己都没意识到,他这种心态说难听点,是眼高手低。

      但从长远来看,却让他心理上的起点很高,谁叫他实际上还有亿万家产来支撑呢。

      就看能不能找到真正适合他的那个产业了。

      高雨欣刚想鄙视乡下生意有什么做头,一直挤在后排角落不做声的冯晓婷开口:“好了,让老赵自己考虑下,我们来复习这个交规吧,我准备去驾校来帮他们上这个理论课,大倩来帮我?”

      黄盼盼捂头羞愧,她是第一批去理论考试的唯一没过:“我只知道我们现在超载了?”

      身材娇小的周梦霞连忙再往边角挤一点:“肯定没超重!”

      但是等到了高尔夫球场,又得庆幸她们四个来高尔夫班帮忙。

      因为今天服装阿姨带队来团建啊。

      她这规模就非比寻常了,三百多人!

      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地级市以下的加盟商。

      也就是县里面,服装品牌店的店主。

      什么时候见过这种传说的贵族运动啊。

      不是拘谨得要命,就是大大咧咧想装着不在乎。

      场面闹腾极了,杨倩她们都得帮忙做礼仪。

      这让主打售卖会员卡的高尔夫球场总经理和董事长都很皱眉。

      赵德柱很想说十多年以后,几乎所有高尔夫球场都已经在改变这种每张卡过百万的营收模式。

      只在有钱人身上撸羊毛,行不通了。

      可他凭什么把这么重要的商业信息告诉对方?

      随口说句红马要倒闭,都换了五十万的球杆来呢。

      更何况自己都拉来了两单收入几十万的团建活动,这家高尔夫球场居然还稳着不表示下。

      那就别想再有以后了。

      老陈似乎也想到这个,刚伸手悄悄要给他说什么。

      服装阿姨看见赵德柱:“夏姐前天在找你,说你电话打不通……赶紧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